“他穿着血紅色的衣服,手裏還拿着一根紅色的棍子,看上去很詭異。對了!他好像很喜歡笑,雖然他笑起來的樣子不明顯,而且很陰森,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類!”

小貂極力地回想着。

在它的描述之下,林隕陡然覺得這跟他記憶中的某個人簡直是有着七八分相似……

“那個人,是不是長這樣的?”

於是,他直接戴上了千幻面具,易容成了那個人的模樣。

“對!對!就是他!”

小貂連忙道。

“果然是萬崆!”

林隕摘下了千幻面具,露出了有些凝重的神色。他萬萬沒想到,原來先他一步進入這個地方的人,居然偏偏會是他的頭號大敵萬崆!

他有些無法理解,萬崆到底是怎麼越過宮星芷的大軍登上冰魔靈山山頂的……

就算萬崆的實力非同小可,他也絕對沒有能力在宮星芷的眼皮子底下登上山頂,畢竟後者可是一位實力頂尖的天宮境強者!

還有……萬崆到這裏來又是爲了什麼?

“小貂,你還記得那個壞人是從哪個方向走的嗎?”

林隕道。

“他應該是朝着那個方向走了,不過那裏面很詭異,總是會發出一些奇怪的聲音。我覺得那裏面會很危險,所以從來都不敢進去。”

小貂回答道:“林隕,你不會是想進去吧?千萬別進去,我在這裏待了好久好久,從來都不敢到裏面去!我記得好久以前,有一隻很厲害的大蜘蛛跑了進去,然後我就再也沒見到過它了……”

小貂的見識有限,說起話來也是不清不楚。林隕根本就無法從它的話中分辨出準確的時間,只能依稀猜測到萬崆前去的地方,很可能有着可怕的危險存在。可即便是如此,林隕也不想就此放棄。無論萬崆來到這裏有着什麼目的,他都必須去看上一眼,並且尋找機會打亂對方的計劃。

正所謂,讓敵人不利,就是對自己最大的利益。

林隕沒有理由放過這個坑萬崆的機會。

“我得進去。”

林隕道:“小貂,如果你害怕的話,就不要跟我一起走了。你就好好地待在這裏,記住,如果再碰上其他人類的話,記得趕緊跑。”

好歹是萍水相逢,林隕並不希望這頭單純的傻貂碰上什麼危險。根據小貂剛纔的描述,它們紫貂獸的皮毛很可能對人類武者有着不小的誘惑,林隕雖然對此不感興趣,但卻不能保證每個人都跟他一樣。

畢竟大部分的人類武者都是貪婪的,正因如此他纔要告誡小貂一聲。

這個世界是很危險的,其中最危險的生物就是人類!


“你要走了嗎?林隕。”

小貂的聲音中帶着一絲失落味道,這可是它等了好長好長的時間才碰到一個跟自己關係不錯的傢伙。之前是那頭老鷹妖獸,可那傢伙不知道爲什麼消失了。

如果連林隕都走了,那它又得一隻獸在這裏繼續瞎晃悠了。

孤獨的滋味是不好受的,無論是對於人還是妖獸來說,小貂就是一頭受夠了孤獨的可憐妖獸。自從它出生以來,對它好的生物除了林隕以外,就只有那頭失蹤的老鷹妖獸了。

如今林隕要獨自一人闖入那個危險的地方,就等同於要拋下它了。

“小傢伙,自己好好保重吧。以後記住了,別輕易地相信任何人和獸,當心自己的小命。”

林隕將小貂從肩上輕輕地放了下來,並且又煉製了一瓶的七品丹藥放在小貂的皮毛之上,笑道:“拿好這瓶東西,如果再受傷的話就吃一顆。”

這頭小貂雖然傻了點,單純了點,但卻在不經意間讓林隕想到了自家的那頭蠢虎,由此生出幾分惻隱之心。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以林隕的性子,是不可能會管這個閒事的。

“等等!我要跟你一起去!”

就在林隕要離開之時,小貂居然一股腦地躥上了林隕的肩頭,它的聲音在後者腦海中響起:“我不要再一隻獸待在這裏,太無聊了!林隕,我要跟着你,從現在開始我騎你走,這樣我就不會累了。”

“你要跟着我?”

林隕的眼神陡然間變得古怪了起來。

這算什麼?

他自己給自己找了個小麻煩嗎? “小貂,你不怕跟着我有危險嗎?”

林隕問道。

“不怕。”

紫貂獸想了想,理所當然道:“你不是挺厲害的嗎?以前我跟着大鷹的時候,它都會保護我。有大鷹在,什麼妖獸都不敢欺負我。”

聞言,林隕一陣無語,這頭紫貂到底是從哪裏看出來他厲害的?

“算了,你想跟就跟着吧。不過我得先說清楚,如果真碰上我處理不了的危險,我可不一定會管你的。”

超級MOD符文大師

然而紫貂獸在聽到他這話後,反倒是興奮至極地點了點頭。這讓林隕忍不住懷疑起這頭傻貂是不是腦子壞了,都說不管它了,還這麼高興做什麼?

殊不知,當年小貂在碰上那頭大鷹的時候,小貂想跟着對方,對方當時也是這麼說的。正因如此,小貂就默認爲這句話的意思是會保護它。

沿着通道的盡頭方向,林隕一路前行。有小貂的指路,他這次倒是沒有再迷路,畢竟這頭紫貂獸在山壁通道內混跡了多年時光,早就對這裏的地形一清二楚。

“小貂,你有沒有在這裏見過水精?”

林隕腦海中靈光一閃,忽然道。

“水精?那是什麼東西?好吃的嗎?”

小貂好奇道。

算了,當我沒問。

林隕徹底服了它,他就不該指望這頭單純的傻貂會知道些什麼。或許以後者的眼界見識,就算是真的見到了水精,也未必能夠認得出來。

漸漸深入通道,林隕將自己的精神力量盡數釋放出來,想要去尋找之前靈魂出竅時所感應到的那股極寒之氣來源。只要能夠尋到那股極寒之氣的出處,想必他離水精也不遠了。

“林隕,你爲什麼要一直往那邊走?那個地方很冷的。”

這時,意識到林隕所走的方向有所偏移,小貂連忙道:“你不是要去找那個壞人幫我報仇的嗎?你都走錯路了!”

“很冷的地方?”

林隕精神一震,急聲道:“那是什麼地方?你去過嗎?”

如果他沒猜錯的話,小貂口中很冷的地方,極有可能就是極寒之氣的出處!

“好久以前我不小心去過一次,不過那裏太冷了,我很快就跑了出去。對了,那裏面好像還有一些閃閃發亮的石頭,看上去很漂亮,就是冷得半死,一點都不適合睡覺。”

小貂努力地回想着,若有所思道。

“帶我去那個地方。”

林隕果斷道。


他強忍着心中的振奮之情,若是小貂的描述沒錯的話,那個很冷的地方大概率就是水精的藏身之地!於是,在林隕的催促下,小貂連忙替他指了路。

用最快的速度,林隕一路穿行通道,眼前漸漸出現了一陣刺眼的白光。與此同時,他更是發現這附近的空氣溫度急速下降,就連他的呼吸都帶上了一絲寒氣。

這是一條與衆不同的通道,無盡的冰霜覆蓋,凝結出了冰晶通道。因爲寒冷,小貂更是直接躲進了林隕的懷中,根本不敢露頭,生怕把自己的耳朵給凍壞了。

林隕神色驚喜,一步步地向前深入,循着那股極寒之氣的源頭,他眼前終於出現了小貂所說的場景。一塊塊散發着冰冷寒氣的亮晶晶石頭鑲嵌在山壁之上,就像是鑽石一樣,有種神祕而深邃的奇異色彩。

“這就是水精?”

林隕將手放置於那山壁上的石頭,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冰冷觸感,輕聲道。

只見他立刻催動真元,暗自運作起《魔天玄典》,要將這水精內蘊含的水之元素給生生地吸出來!有了水精,他自然可以隨時開始修煉水之腎臟!

譁。

旋即,他卻是眉頭緊皺,眼中出現一抹異色,直接收回了自己的手掌。在小貂疑惑的視線下,林隕不斷地觸及着那山壁上的每一塊水精,他的臉色愈漸陰沉了起來,空氣中的氛圍也不知不覺間變得沉重了。

啪!

林隕一拳直接擊碎了其中一塊水精,眸子中充滿了濃濃的不甘之色。

“林隕,你怎麼了?”

小貂被嚇了一跳,結結巴巴道。

“這裏的水精,全都是空殼子!”

林隕沉聲道:“它們原本蘊含着的水之元素,好像早就被人提前吸收過了。”

沒錯,正如林隕所說,他所見到的這些水精,全都只是一些徒有外表的空殼而已。他想要的水之元素精粹,早就不知道被誰吸收到哪裏去了。

沒想到他費盡了千辛萬苦找到這裏,結果找到的居然是一些早已被吸乾能量的水精,這個結果換做是誰都有些無法接受。

“怎麼會這樣呢?”

小貂疑惑道:“我在這裏待了好久好久,除了之前那個壞人以外,我從來都沒有見過任何人和妖獸……”

它雖然單純了一點,但它的記憶力倒是不錯,它清楚地記得這麼多年來它從未在這個地方見過其他活着的生物。即便是之前出現的萬崆,他所走的方向也不是這個地方,按理來說應該也不是萬崆。

那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把這裏的水精吸乾的?

“難怪冰魔靈山這麼多年來都沒有出現過新的水精……”

林隕暗道。

這水精出現的位置如此隱蔽,如果不是他靈魂出竅偶爾察覺到的話,根本就不可能想到這山壁內會是別有洞天。可就算是有人跟他一樣尋到了這裏,這裏的水精也早就被人吸乾了,終究只是徒勞無功。


“不行!”

下一刻,林隕眼中出現了堅定的光芒,鏗鏘有力道:“我要繼續找!這裏面說不準還有一些沒被吸乾能量的水精,只要有一線希望,我都不能放過。”

水精是他修煉水之腎臟唯一的機會,他自然不可能輕易放棄。

於是,林隕便是繼續深入通道,每看見一塊水精,他都會嘗試着去查探其中的能量。可無論他找到再多的水精,都是一樣的結果,這裏所有的水精彷彿都被人給吸乾了一樣。

譁。

不知不覺間,林隕已經不記得自己走到哪裏了。眼前一道光亮出現,他居然走到通道的盡頭,眼前出現的場景卻是讓他豁然開朗,有種身處於奇異空間的感覺。

他萬萬想不到,自己所處的山壁通道盡頭,居然會是一片巨大無比的山窟!這座山的內部,有着成千上萬條通道穿越縱橫,可這些通道的最終盡頭,卻全都是這片山窟!

高約上千丈,寬約數百丈,林隕甚至懷疑這裏正是冰魔靈山的內部深處!

“哇!這裏原來這麼大!”

小貂更是驚呼道。

它在這裏待了這麼多年,因爲膽子太小,所以從來都沒有離開過裏面的通道。假如它的膽子再大上一點,恐怕早就發現這裏的廬山真面目了。

“那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