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淵:「我受傷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不,我脫給你看?」

林香:「不用!大晚上的,涼!」

荀淵:「有你在懷裡,不涼。」

荀淵這張嘴,真是毫無底線。

林香:「王爺,您不是咳血了嗎?我看不像。」

荀淵臉也冷了,道:「我何止是咳血,這大晚上的,你還往別的男人營帳里跑,我簡直就是氣到吐血。」

林香:「哈哈……在解海誠眼裡,我就一男的……男的……」

荀淵:「你不準和他待在一起。」

林香:「大晚上的,才好下手盜兵符。」

荀淵:「我不要。」說著就鬆開了林香,把頭轉向一邊。

不會是真的生氣了吧?

林香:「你來都來了,不帶點東西回去,豈不是白跑一趟?」

荀淵突然正色道:「香兒,其實我來北靖關,只是想讓荀戎知道,兵符在解海誠手裡,與在他手裡,並沒有什麼區別。」

林香小心問道:「王爺,你不要兵符?」

荀淵無奈的嘆了口氣,道:「你以為我真稀罕這個天下?可荀戎若是安不了這個天下,那還不如落在我手裡。」

這種殺頭的話,荀淵居然可以毫無顧忌的在她面前說得這麼輕描淡寫。

林香:「那你稀罕什麼?」

荀淵只是抬起手,在林香頭上輕輕敲了一下,道:「睡覺。」

雖然不疼,林香還是揉了揉剛才被荀淵敲的地方,「哦」了一聲,就站了起來。

荀淵:「你去哪?」

林香:「睡覺啊。」

荀淵:「你要去哪睡?」

對哦,去哪睡?肯定不能真的跑去找解海誠擠一擠,那荀淵還不得把人給宰了。

荀淵:「過來睡。」說著就往邊上挪了挪。

林香:「嗯。」

可林香剛一坐到床上,荀淵就坐了起來,看錶情好像很不高興的樣子。

林香:「那我出去睡……」

荀淵:「你睡覺不脫盔甲的嗎?不嫌硌?」

林香:「哦,忘了。」

林香脫了盔甲剛一躺下,荀淵就把她抱在懷裡,她頓時就慌張了,過來一會兒,荀淵還是沒有下一步動作。

一回頭,發現是自己多慮了,荀淵已經睡著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踩著劍蝶兜了一個小圈兒之後,周南將信蝶阿珍喚到近前,研究了一下它的送信和郵寄能力。

這個能力很有意思,通過信蝶阿珍,周南可以調出一個半透明的操作窗口,在這窗口之中可以進行寫信和物品郵寄操作。

其中寫信送信,需要知曉收信人的昵稱,可以匿名寫信,信件寫好之後,點選送信,信蝶就會飛走,將此信件送到收信人手中。

當然,信蝶不會一直飛到送信人近前,它擁有空間傳送能力,不論收信人處在哪裡,哪怕是秘密營地、任務副本,信蝶都能迅速傳送過去,必將信件送達。

物品郵寄功能則只限用於好友之間,每次只能郵寄一件物品,此郵寄功能則有一個小時的冷卻時間。

周南稍一思索,匿名給【大力讓我出奇迹】發了一封信件:「喜從天降!恭喜您被神秘大神眷顧,獲得卡牌合成秘方:使用任意星數九張夜貓卡合成,可以合成隱藏神卡九夜貓王!」

信件寫完,點選發送,信蝶阿珍拍了拍翅膀,便就飛上高空,很快就化作一個光點,消失不見了。

於此同時,在【四方神廟】競技場中,【大力讓我出奇迹】正帶著九隻夜貓清理五環路上的野怪。

【最強混子】就站在旁邊,這傢伙正小心的查看草叢,就怕從其中突然跳出來一隻大灰狼。

時至如今,這兩位倒也矢志不渝,仍舊在競技場中賺押注金幣。

只是以前有【血海大聖】帶著他們,如今他們只能二人開黑。

「我決定了,不加入血海家族了,咱們要加入就加入最強的家族,血海大聖還是太菜了!」

【大力讓我出奇迹】突然說道。

【最強混子】一愣,道:「這不好吧,你的九命貓,可都是他出錢給湊齊的啊?」

「這還不是因為他覬覦本姑娘的美色嗎?這傢伙現在真把自己當師父一樣,居然嫌我們菜,還不帶我們打競技場了,要這樣的師父還有什麼用?我聽說,有個隨便家族很強,搶了守護卡薩哪兒N5難度的首通,把三大家族都給比下去了……」

【大力讓我出奇迹】正這麼說著,突然看到遠處有一個光點出現,那光點迅速變成了一隻色彩斑斕的蝴蝶,它扇動著翅膀,抓著一封信,徑直飛到【大力讓我出奇迹】近前。

「呀,好漂亮的蝴蝶啊,怎麼飛到我這裡來了,咦,它好像帶著一封信!」

【大力讓我出奇迹】稍有疑惑。

帶信而來的蝴蝶當然就是信蝶阿珍,它將帶著的信件丟到【大力讓我出奇迹】手中,又繞她飛了一圈,便就又化作光點,消失不見了。

「信?」

【大力讓我出奇迹】更感疑惑,她連忙將收到的信件打開,一看其中內容,不禁露出了笑容。

【最強混子】疑惑道:「什麼東西,誰人來的信!」

【大力讓我出奇迹】笑道:「時來運轉,我應該是完成了某項隱藏成就,有神秘大神眷顧於我,你讓開一點,我讓你見證奇迹!」

「見證什麼奇迹!」

「見證神卡出世!」

【大力讓我出奇迹】毫不懷疑信中內容,她以為這是系統發的郵件,當即收回自己的九張夜貓卡,並以它們展開卡牌合成技能。

「叮,您確定要進行卡牌合成嗎?」

「確定!」

「叮,合成失敗,您的九張夜貓卡已損毀!」

本是滿懷期待的【大力讓我出奇迹】直接愣住,在它面前,九張夜貓卡迅速就變成了一地殘渣。

【最強混子】也看得愣了,疑惑道:「大力妹子,你這是做什麼啊?腦袋被門夾了,玩卡牌合成?沒有合成秘方你敢亂合?九命貓被你糟蹋了啊。」

「我,我有合成秘方啊,九張夜貓卡合九夜貓王!這,這是怎麼回事……」

【大力讓我出奇迹】感覺很是委屈,她又看了看手中的信件,蹙眉道:「該死的,難道這神秘大神坑我?」

又在此時,又有一個光點化作蝴蝶出現,那蝴蝶再次向【大力讓我出奇迹】丟下一封信。

【大力讓我出奇迹】趕緊查看,只見其中寫道:「是不是合成失敗了,不要灰心,神卡不是那麼容易得來的,失敗乃成功之母,大力才能出奇迹,繼續收集夜貓卡吧,三次合成失敗之後,第四次必然合成成功。神秘大神提醒:九夜貓王為隱藏橙卡!」

「原來如此!」

【大力讓我出奇迹】頓時心中釋然,又有激動,「九夜貓王居然是隱藏橙卡!橙卡啊,最高級的卡牌!要三次失敗之後,第四次才能成功嗎?感謝神秘大神,我必然合出九夜貓王,一鳴驚人……」

卡牌訓練場,周南見到信蝶返回,卻也嘀咕道:「這好嗎?這不好!萬一大力姑娘真的信了呢?豈不是要被坑慘?她不會那麼傻吧?罷了,以德服人,厚德載物,半年之後再給她發一封信吧……前提是我沒忘記了這事兒。」

周南也不繼續玩寫信了,接下來他使用神秘蝴蝶合神秘蝴蝶,繼續期待出神蝶卡,結果出了蝴蝶卡,這是可以與蝸牛卡媲美的垃圾卡。

周南也不氣餒,只當積累黑卡合成秘方,又有帝蟹卡與神秘蝴蝶卡合成,期待出神帝卡,結果出了蟹蝶卡。

將此卡牌使用之後,周南發現蟹蝶就是長著螃蟹鉗子的蝴蝶,生命值50點,攻擊力3點,職業設定戰士!

周南搖了搖頭,又用小惡魔卡、帝蟹卡、神秘蝴蝶卡合成,期待出個魔神帝或者帝魔神,結果出了個「小蟹蝶」,其屬性比蟹蝶還差。

再往後,周南的湊字大法都未成功,最終,他將英熊蟹、惡徒、蟹蝶、小蟹蝶、神秘蝴蝶卡等廢卡全部合成,就得了一張【蝴蝶蟹·基美拉】,此卡也就只相當於中上等的白卡。

至此,周南此前的積累也算用盡了,連之前積攢的小微光藥劑也沒剩下幾瓶,其收穫也就是三張最強英熊卡、蟹劍王卡、野人王卡、兩張信蝶卡,以及【大惡魔·陳霸天】,周南對此結果也不算失望。

「好卡來之不易,接下來完成訓練場任務,便就去落日森林逛逛吧,如果在落日森林中沒有什麼收益,那就去開了白銀城的傳送點,去東海岸刷螃蟹,將我的最強蟹劍王打造出來。」

周南默默總結:「帝王蟹卡牌當合卡材料還是很不錯的,還有大魚人卡合成的大人卡、大大人卡,也能當合卡材料,大這個字還是可以的,信蝶卡也不錯,如今也有合成方法了,有機會再合幾張出來。」

片刻后,周南開始卡組訓練。

通關卡組訓練第九關,這是卡牌訓練場的第九關。

卡組闖關與單卡闖關不一樣,守關者比較強大,不管是幾張卡牌組成的卡組,都是打一樣的守關者,卡組沒有卡牌數量上限,如果無恥一點,用幾百張卡牌組成卡組都沒問題,照樣可以去訓練場闖關,只是這樣做除了能刷闖關記錄之外,並無多少實際意義。

周南也不追求登上明星卡組排行榜,他只是純粹過任務,想著儘快打穿第九關,乾脆就將【岩石將軍·大滾】、【熊貓·潘滅】、【火龜·滅霸】、【野人王·哈哈肯】、哼哈三野、【劍蝶·強芬】、【獸醫·二流】、【炮徒·登雷】、【變異血脈魚人·天天】、【魚人勇士·鯊利曼】、【魚人勇士·鯊利弗】、【蟹劍王·哥番奇】、【大惡魔·陳霸天】以及三張最強英熊卡、十二張血脈魚人卡組了一個30張卡牌的卡組,取名「黑卡大軍」,以此「黑卡大軍」進行卡組訓練闖關。

其結果自然是摧枯拉朽,輕易就闖過了第九關。

「叮,訓練場卡組訓練任務完成,獎勵您遊戲積分一百點!」

「叮,您的卡組黑卡大軍已經在訓練場資料庫中備份,請設置出場費!」。 []

小若若在兩個哥哥懷裏,這才感覺到了安全,又抽泣了一會後,終於,她的情緒慢慢的平復下來了。

「好了,跟哥哥說說,到底出什麼事了?這幾天你和媽咪突然走了后,也聯繫不上,你們到底去哪了?媽咪呢?」

墨寶看到妹妹終於平復下來了,於是開始問。

霍胤也鬆開了她,關切的眼神,表示是跟弟弟一樣的疑問。

小若若看着兩個哥哥,又是吸了吸小鼻子,這才回答:「我們被那個老頭子趕出去了,那老頭子說不準再讓媽咪照顧爹地和你們。」

「果然是這個老頭,我就說了,一定是他幹得!」

話音剛落下,墨寶立刻鐵青了一張小臉,忿恨道。

霍胤也沒有好到哪裏去。

那老頭,他本來就不喜歡,現在聽到這些,他更討厭了。

「那後來呢?」

「後來,媽咪就找到了大伯,他給我們安排了住處,還讓媽咪去醫院上班,我沒人帶,媽咪就把我送去學校了,可是,那個學校,他們……他們……」

才剛平復情緒的小糰子,說到這裏,玻璃珠似得大眼睛紅了紅,又要哭。

墨寶跟着她一起長大,看到這一幕,立刻什麼都明白了。

「混賬東西,居然敢欺負你墨爺的妹妹!」他「騰」的一下站了起來,滿臉都是憤怒。

霍胤也小臉相當的難看。

但是,他比起弟弟來,還是要冷靜一些,他忍了忍后,繼續問妹妹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