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長見狀不是個法子,就讓黎氏來找鳳白泠拿主意。 「小姐姐,你男朋友好帥呀。」

溫初柳聞言,面色頓時一變,下意識地辯解:「沒有沒有,我和他只是朋友。」

時竹溪也點點頭,沉聲道:「對,朋友。」

明明話是這麼說的,可胸口處卻很悶,很難受,像是心臟被人揪住,透不過氣的那種。

服務員見場面有些尷尬,於是轉移話題道:「小姐姐,你們是一起付款嗎?」

溫初柳剛想開口說不,服務員又開了口:「我們有第二杯半價的活動哦,不過這樣的話就要在店內合照,然後掛到門口的許願樹上。」

拍照,和錢……完全沒有可比性好不好?!

於是,財迷溫初柳立馬亮着眼睛,看向時竹溪,軟著語調:「時竹溪,參加吧參加吧~」

時竹溪嘴角微微抽搐,用看着智障般的眼神看溫初柳,這肥婆,是真的不覺得這樣的活動應該是情侶來做的嗎?他跟她不是朋友嗎?

所以,某人很果斷地拒絕了。

溫初柳氣鼓鼓地瞪着他,突地展顏一笑,「你這麼抗拒拍照……不會是你不上鏡吧?」

「……」

「哎呀,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不就是擔心鏡頭把你拉肥五倍嗎?不要怕,我肯定會比你瘦的。」

就在溫初柳想要再開口吐槽他的時候,時竹溪突的彎下腰,啞聲嘲諷道:「咱能要點臉不?」

不讓她知道什麼叫小肉臉她就對自己沒數了是嗎?還激將法?我這麼沉穩的人,像是會被激將法刺激到的人嗎?

「好,我們參加。」

#你聽到了嗎?空氣里有打臉的聲音#

服務員小姐姐幽怨地看着他倆的互動,默默表示:我偷你家網了?大白天的給我看這個。

但看到顏值這麼高的一對在面前秀恩愛也很高興,所以她決定自己拿着照相機去給他們拍照。

伴隨着咔嚓一聲落下,一張照片出現了,裏面,溫初柳笑靨如花,高興的對着鏡頭比了茄子,而時竹溪則一臉淡然,面容矜貴。

「你們兩個!真的好般配!」服務員高興地大叫出聲,隨後去拿來兩支筆,遞到他們兩個面前:「來吧,寫下你們的願望之後就可以貼到樹上啦。」

溫初柳拿着筆,思索了好久之後才在正面寫上:希望我這一輩子都有吃不完的零食,還有,這輩子一定要見到竹神的真容!

寫完后就遞給了時竹溪,用着惡狠狠的語氣說:「你寫背面,對了!不準看我的!不然就不準了……」

時竹溪接過卡片,不屑地冷笑一聲:「誰會看你的!你的願望無非就兩個主題,零食,偶像,有什麼好看的?」

他背過身,無視掉溫初柳因錯愕而瞪大的眸子,刷刷刷地寫下一行字,然後瀟灑地遞給服務員。

兩人寫完后,奶茶也做好了,於是溫初柳又點了些小吃。

我多麼想要一個每天陪我喝奶茶的人

知道我的喜好我的味道甜度要幾分

我多麼想變成你最喜歡的烏龍瑪奇朵

這樣你就可以獨愛我一個

。 今豫和在院子裏恭候陸細辛的大駕。

他穿着一襲寬大的白衣,絲綢材質,領口和袖口都綉著金色雲紋,古韻十足,站在院子裏頗有些飄飄欲仙的感覺。

這是他特別裝扮過的,想在陸細辛面前呈現最好看的樣子。

「你來了,細辛小姐,我早已等候多時。」今豫和懶洋洋轉眸,望着陸細辛的目光惺忪慵懶。

「今先生。」陸細辛語氣寡淡如白開水一般,說話的語氣一點相熟之氣都沒有,是完完全全的陌生。

今豫和心裏有些不舒服,下意識蹙了下眉,抬手撥了撥袖口,展示自己的衣服。可惜,陸細辛根本就不注意他,開門見山:「洛安身上的催眠是不是你主導?」

太直接了,一點寒暄都沒有。

今豫和不高興,心情惡劣起來,他舔了舔蒼白無血色的嘴唇,嘲諷一笑:「是我又如何?沈嘉曜如今在我手中,被我催眠,細辛小姐若是想知道催眠鎖是何物,只能求我。」

他歪著頭,臉色一派天真,神色卻邪佞無比。

全然一副有恃無恐,諒陸細辛那他沒辦法的模樣。

陸細辛眸色加深,定定看着他:「到底要如何,你才會說出催眠鎖為何物?」

「求我啊。」今豫和懶懶的坐在搖椅上,故意道:「只要你肯定跪在地上求我,我就考慮告訴你。」

今豫和眸光一轉,腦海里一個又一個的壞主意就蹦了出來。

陸細辛毫無所動,神色一點也沒有因為今豫和的話變化,而是認真開口:「我覺得不好,我不想求人。」

聽到這句,今豫和興緻更高,晃着腦袋:「那可怎麼辦呢,你不求我,我是不會告訴你催眠鎖的。怎麼辦呢,沈總只能一直忘記你了。」

說完,他好整以暇地看着陸細辛,滿眼都是幸災樂禍。

陸細辛冷著聲線:「我最後再給你一次機會,說!催眠鎖到底為何物?」

今豫和輕啟雙唇:「求我啊!」

找死!

陸細辛目光一厲,不想再這個腦殘身上浪費時間。

右手一揮,直接道:「來人,給我將他逮起來,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話音一落,院子中齊刷刷闖進來一百來號人,直接將今豫和給圍住了。

今豫和抬眸,看着這陣仗直接傻了,望着陸細辛:「你……」

陸細辛打斷他的話,語氣不耐:「你是不是傻?好好在F國待着不好么?偏偏跑到我門口耀武揚威,在F國我想要抓你還費些力氣,卻沒想到你居然不遠萬里,直接送上門,我不抓你,真是對不起你這番千里送人頭。」

今豫和:「……」

怎麼會是這番發展,今豫和懵了,他手機明明捏著沈嘉曜啊,她應該求他才對。

他都已經想好要怎麼懲罰她了!

陸細辛眸光一轉,就看出今豫和的心思,忍不住笑:「你腦子裏都裝得是什麼?你以為我是無權無勢,只會苦苦哀求的小白花嗎?別說你千里送人頭,就是你現在好好待在F國,周圍保護嚴密,只要我想,我也能將你抓到手!」

失策了!

今豫和目光明滅,是他低估了陸細辛,她和那些軟弱無助,只會苦苦哀求的女人不一樣。她想要什麼東西,絕不會求,只會動手去搶。

不過,只是初始失策而已,並不代表他會輸。

今豫和眸光輕輕轉動,像一隻邪氣的妖。

他壞壞地看着陸細辛:「你抓了我也沒用,你知道的,我是催眠大師,普通的心理專家,或者刑偵專家的逼問手段是對我沒用的。

至於嚴刑拷打更別想,我們今家和F國政府關係極好,我更是舉世聞名的催眠大師。

我此番來西元城,行蹤並未隱藏,只要我出了事,長時間不回F國,F國政府肯定會管西元國要人。若發現我身上有傷,這就是嚴重的外/交事件!」

今豫和就是吃准了陸細辛拿他沒辦法。

可惜,他小看了陸細辛。

陸細辛也壞壞地看着他:「今先生,你的想像力怎麼就這麼貧乏呢?你是不是忘了我的身份,你應該知道我是生物製藥類的專家,更是精通醫術,要什麼嚴刑拷打,心理專家逼供呢?

直接給你下點葯,就讓你的意識處於半夢半醒的狀態,然後趁機給你催眠,讓你說出催眠鎖就好了。」

今豫和臉色瞬變。

陸細辛還在悠悠開口:「這只是其中一種方法罷了,今豫和,只要你落在我手中,我就有一百種辦法讓你開口。即便你現在不開口,以後也會開口,區別只在時間的長短而已。

我不着急,我等得起!」

今豫和:「……」

這個女人是魔鬼么!

她怎麼厲害到這個程度!

今豫和心態有點崩。

他第一次對人動心,就遇到這等魔鬼人物,感覺整個人生觀都發生變化了,原來喜歡一個人,想要吸引對方的注意力,是會要命的! 知道他們葫蘆里賣的什麼葯,才好確定下一步棋該怎麼走。

錢叔和孫華也都表態,一起去看看。

下午都吃了不少螃蟹腿,這玩意最飽肚子了。

畢竟是紅薯,不怎麼消化,當時不覺得,過後會越來越飽。

於是晚餐就簡單了些,沒中午那麼豐盛。

吃完飯,沈如芸記著果果的話,提前讓陸懷安揉好了面。

「要做小籠包的,面要醒久一點。」

「還要剁點肉泥出來,明天早上怕來不及。」

「反正天還冷,不會壞的。」

陸懷安任勞任怨,她說幹嘛就幹嘛,指東不往西的。

幾次下來,沈如芸察覺到了不對勁,有些奇怪地看著他。

這是不是太聽話了?總感覺哪裡不對!

「怎麼?」

沈如芸搖搖頭,暗暗安慰自己:應該是錯覺,錯覺。

把所有東西收拾好,陸懷安洗完澡出來,揚眉:「你不洗?」

「啊,洗呢。」沈如芸放下手裡的書,匆匆起身。

等她洗完出來,就看到陸懷安拿著她剛才的那本書正在看。

他很放鬆,身體很隨意地斜倚在床頭,昏黃的燈光照著他的臉,平日稍顯凜冽的眉眼都透出了三分溫柔。

這般看書的樣子,添了點書卷氣。

沈如芸不禁看的有些呆住,想起下午陸懷安說的要打她之類的話,面紅心跳。

「傻站著做什麼?」陸懷安撩起眼皮,把書擱床頭柜上:「過來。」

他氣勢一放,頓時沒了剛才那種內斂的感覺。

沈如芸感覺自己像是被頭狼盯住了似的,恨不得掉頭就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