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某種神秘能量,操控人類的大腦,讓他們進入一種奇怪的景象當中去。

自己的所作所為,完全不知曉。

「咻咻咻……」

從旁邊一個通道,傳來咻咻聲,像是有東西朝柳無邪飛速奔來。

邪刃猛然斬下。

「鏘鏘鏘……」

一陣陣火光四濺,兩頭死侍出現在柳無邪面前。

骨骼猶如金剛,邪刃劈砍下去,居然毫髮無傷。

「千年死侍!」

同時出現兩頭死侍,柳無邪駭然大驚。

外面的時候,祭出靈魂之矛,才斬殺一頭千年死侍,同時出現兩頭,這可不是好徵兆。

除了他之外,其他人肯定也遇到相同的事情。

遭到死侍的追殺。

沒有貿然施展靈魂之矛,利用寒冰道法,將兩尊千年死侍冰封在原地,無法動彈。

不論他們怎麼掙扎,都無法破開寒冰之氣。

領悟陰陽二氣,柳無邪對寒冰之氣領悟更深。

寒冰道法攻擊力雖不如寂滅拳,卻在一字斬之上。

這就是武技跟道法之間的區別。

兩尊千年死侍張牙舞爪,腦袋做出各種古怪的動作,甚至能看到他們的嘴角在笑。

柳無邪心裏一凜,雖然這些千年死侍臉上沒有肉,也能通過他們的牙齒變化,復原他們臉上的笑容。

跟老牛死前的笑容一模一樣,這些千年死侍,難道也被控制住了。

這不僅僅是幻象那麼簡單了,死侍可不是活物,幻象對他們起不到任何作用。

靈魂之矛一點點刺入他們的頭蓋骨下面,查看死亡晶體的情況。

進入之後,並未祭出天道聖光。

「這是什麼?」

柳無邪眼眸深處閃過一絲震驚,千年死侍頭蓋骨裏面的死亡晶體上,出現一道道血色紋路。

跟柳無邪在破敗大城中遇到的千年死侍完全不同。

那頭死侍的頭蓋骨裏面的死亡晶體,沒有這種血色紋路。

「難道是這些血色紋路控制了這些千年死侍?」

柳無邪有些頭緒了。

如果真是這樣,跟老牛一夥的那三名修士,他們的魂海當中,一定也出現這種血色紋路。

當時他沒有注意,也沒有搜刮他們的魂海。

血色紋路被柳無邪拓印下來,祭出天道聖光,兩頭千年死侍發出痛苦的叫聲,一點點死去。

柳無邪站在原地,神識進入魂海,將拓印下來的血色紋路復原。

出現的那一刻,天道神書猛地顫動一下。

一道血色紋路,烙印在天道神書上,顯得猙獰可怖,像是一道刀疤。

天道神書記錄誅天法則,任何序列,都在它記錄之內。

血色紋路一點點演化,天道神書開始推演。

不到一分鐘時間,一枚完整的血咒,漂浮在柳無邪面前。

看到血咒的那一刻,柳無邪是既緊張,又鬆了一口氣。

緊張,因為血咒是一種十分歹毒的東西,連他都找不到破解之法。

鬆了一口氣,因為他找到了具體原因,接下來就好辦了,只要找到破解血咒之法,自然無懼這裏的一切。

關鍵是他找不到破解血咒之法。

推演了好幾遍,一點頭緒都沒有。

天道神書成立以來,柳無邪還是第一次碰到,竟然有解不開的東西。

「應該是我的境界太低了,收集的天地序列不夠多,推演不出來血咒的破綻。」

很快找到原因,歸根結底,還是柳無邪境界太低。

直白一點說,把天道神書比作一本超級字典,而這本字典裏面,並未收錄關於血咒的東西,自然無法找到答案。

柳無邪身為仙帝的時候,也沒遇到過血咒,所以他的字典裏面,除了知道血咒這個名字外,多一點線索都沒有。

神識從魂海中退出來,血咒的印記,在他眼前揮之不去。

「血咒,是一門古老的詛咒,可以詛咒一百世,生生世世,遭到血咒的侵蝕,轉世輪迴一百世之後,血咒才能解除。」

柳無邪眉頭緊鎖,這是他對血咒所有的了解。

這只是血咒的冰山一角,遠不及這些。

出現在此地的血咒,絕對不是詛咒某個人,而是在喚醒某個東西。

或者說這裏潛伏一尊恐怖的生物,藉助血咒,來完成復活。

短短几個呼吸時間,柳無邪做出一系列的推斷。

具體是哪一種,柳無邪也不知道。

「既然是喚醒某個東西,一定有祭壇,只要找到祭壇,就能解開所有的謎底,佈置在地下的那些棺木,應該都是血引。」

隨着柳無邪不斷的推斷,已經有了一些眉目。

破掉此地的祭壇,才能順利從這裏逃出去。

用這麼多活人做血引,是何等的恐怖。

柳無邪初步數了一下,擺放在那座空曠地下世界的棺木,少說也有數萬個。

這些人是活着的時候,被放在棺木之中,利用血咒封印。

難怪他們看起來,跟活着的時候一模一樣,因為他們壓根就沒死。

他們的肉身被血咒封印,魂海還完好無損,同樣被血咒控制。

老牛因為撬開了棺木,觸碰了棺木中的血咒,他的靈智才會被血咒操控,自己割開喉嚨,喚醒棺木裏面血引,從而徹底激發了這裏的一切。

就算老牛沒有開啟棺木,其他地方一定還有類似的棺木,這種血引,絕非一處。

坍塌的地面,很多棺木早就被巨石砸開,血咒已經開啟了,老牛隻是一個倒霉鬼而已。

接下來的任務,找到祭壇,將之毀滅。

以他一人之力,很難做到,看來要聯合一些人才可以。

能佈置血咒,絕非泛泛之輩,起碼超過真玄境。

加快了腳步,以免事情朝更嚴重的方向發展,柳無邪身體猶如一道流星,直奔更深處。

路上碰到的死侍越來越多,他們在阻止人類進入。

穿梭了數千米,前面出現一座地下宮殿,柳無邪碰到了其他人類。

他們絲毫感知不到危險,還在尋找著寶物。

宮殿是黑白兩色,除了黑就是白,顯得陰森恐怖,誰會用這兩種顏色塗滿那些柱子。

彷彿進入九幽地獄,這裏不是人界,而是通往地獄的通道。

一個大膽的想法,在柳無邪腦海之中形成。

他們此刻不是朝外面走去,而是走向另外一個世界。

他們從未接觸的世界。

血咒人類知道的人極少,更別提有人懂得刻畫。

目光橫掃一圈,這座宮殿很簡陋,連座屋子都沒有,一覽無餘可以看到周圍的一切。

「於少,我們找了半天了,什麼東西也沒找到。」

柳無邪聽到熟悉的聲音,於霖竟然也在這裏。

大多數修士,從其他通道,進入此地。

足足超過三百人聚集在這裏,大多散落在四周。

柳無邪還看到紀秋夫婦也在,他們竟然也進來了。

身體一晃,出現在紀秋夫婦身後,輕輕拍了拍紀秋的肩膀,後者嚇了一跳。

「柳兄弟,你怎麼在這裏?」

看到柳無邪,紀秋一愣,很快流露出一絲喜意。

這一路上,他們遇到各種稀奇古怪的事情,險些死在這裏。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第477章

一樓,大客廳里。

蘇有容和李蕊陽吃着點心,喝着別緻的茶水。

倆美女開心的聊著,相處很融洽。

「有容嫂子,這茶真好喝啊!」

「呵呵,你三喜哥配的,薑絲紅棗,暖身養氣」

「三喜哥真是變化好大!這小炸年糕,也是他做的?」

「是啊,味道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