迭戈他們自然是想要爭取更多利潤!

而且,這個利潤是不確定的,這中間會遇到什麼問題,誰也不能保證。

迭戈笑眯眯說道:「楊先生,你知道我們想要什麼的。」

楊晨軒說道:「除了我,你們還能找到誰合作?」

迭戈毫不客氣指出楊晨軒的短板:「楊先生,你太高估你自己了,你的資金不算多,你在金融領域也沒有太深的根基,那些世界資本相比,楊先生顯得有些年輕了。」

「像楊先生這樣的小資本家,全世界範圍之內,不說找太多,幾十上百個還是有的。」

迭戈這話說的還是很客觀的。

楊晨軒聳聳肩:「那又怎麼樣?現在資本家們都知道,墨西國很危險,國際上有幾個大資本看上你們國家了,其他小資本家不敢過來,怕成了犧牲品。」

「現在留給墨西國的時間也不多了,就算有其他小資本願意過來,他們也未必有足夠的時間來布局。」

這樣的資本操作,是需要一個很長的時間來布局的。

很多人看到某些大佬轉移資產,或者布局新行業,或者狙擊某個領域,甚至某個國家。

爆發出來的時候,其實已經到了決戰的時候。

在「決戰」之前,這些大佬都會偷偷購買相關資產,或者持股相關股票,入股相關公司等操作。

收購資產都是要談判、交易等,有時候收購一個公司就要談判幾個月,長的甚至能拖幾年。

入股一個公司,基本也是幾個月的事。

這些提前布局,基本都是提前幾個月,有的甚至提前一兩年。

現在匆匆忙忙趕進來,要先想辦法收購公司或者資產,又要各種抵押、貸款,然後把比索換成米元。

這不是一塊兩塊,而是幾億、幾十億甚至上百億的資金流動。

迭戈微微嘆了口氣,說道:「看來楊先生已經想得非常周全,方方面面都考慮到了呀!」

楊晨軒說道:「咱們合作,自然是要做一些準備的。」

「那行,我們雙方都坦誠一點!」迭戈看著楊晨軒:「楊先生,你需要多少錢?」

。 雲傾綰聞言站起身,回首望了一眼凝竹的房間,青無和阿澈正在裏面和凝竹聊天解悶。

自從她腿傷后,二人時常陪伴在她身側,就怕她想不開會難過。

「好,去看看。」

御天凜走上前輕柔的挽起雲傾綰的手,眨眼間二人已經出現在仁心醫館的後院。

這一次顧星河竟然難得的沒在後院品茶,雲傾綰倒是有些意外。

以往來這裏幾次,每次來的時候他都在品茶看書,看的還是自己所著的醫書。

「顧大夫?」

雲傾綰站定后掙脫開御天凜的手,走上前輕聲喚道。

「你們來了?」

房間內忽然傳來顧星河的聲音,雲傾綰和御天凜對視一眼,默契地走了進去。

顧星河坐在案前正在研究藥材,那藥材雲傾綰瞥了一眼,正是她之前「低價」售賣給他的除炎草。

「顧大夫,看來我們來的不是時候,叨擾了。」

雲傾綰禮貌上前行了一禮,對於自己的突然造訪打擾了顧星河有些抱歉。

「無妨,你們來的正好,凝竹的腿傷或許有救。」

顧星河聞言站起身,將手中除炎草小心翼翼放回到藥罐里,轉身對着二人說道。

「顧大夫此言何意?凝竹還能站起來嗎?」

雲傾綰一聽頓時有些激動,走上前忍不住抓住了顧星河的衣袖反問道。

被她忽然這麼近距離的詢問,顧星河顯然有些招架不住,連忙一揮衣袖閃身到了一旁沉穩應道:「確實還有一線希望。不過需要兩樣珍稀藥材,再以靈力深厚之人為她重塑筋骨方可一試。」

「儘管是這樣,恢復的幾率也只有四成,在下並無完全把握,」

顧星河的話讓雲傾綰又短暫的失落了一瞬,不過只要有一線希望她便不會放棄!

「顧大夫不妨直說,需要什麼藥材我們會儘快籌集。」

一旁的御天凜見狀走上前開口道,順便將雲傾綰拉回到了自己身側。

剛剛雲傾綰情急之下拉住顧星河的衣袖時,御天凜忽然覺得心中有種難言的不悅感。

好像一看到雲傾綰接近別的男子,他就渾身都不自在。

「對,顧大夫但講無妨,我會儘力的!凝竹的腿只要還有希望我就不會放棄,只是要麻煩顧大夫你,我欠你的人情已經太多了。」

雲傾綰也跟着附和道,她向來不喜歡欠別人人情,如今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欠了顧星河。

「人情賬在下記着的,不會忘。至於那兩樣藥材,一個是風家獨有的易筋丸,另一個是作為藥引的龍隱草。」

顧星河慢慢道來,走到桌案前拿出醫書翻找到其中一頁,上面畫着的正是龍隱草的圖樣。

「風家?你是說風澤?」

雲傾綰聞言略微一愣,沒想到這個所謂的易筋丸竟然是風家獨有,難道顧星河都沒有研製出來么?

「正是。易筋丸並不算貴重難尋,但是這藥丸是憑藉風家的風系靈力獨門煉造的,就算是在下煉造出來藥效也不及其三分。所以算是他們的獨創吧。」

顧星河說罷抬眸看向雲傾綰,似笑非笑地又道:「雲姑娘不是和風家少爺關係匪淺,一顆易筋丸而已,想必風公子不會為難。」

「顧大夫真是高看我了,不過為了凝竹我也願意一試。另外那味藥引龍隱草呢?」

雲傾綰也懶得在這個時候跟顧星河較真,他這話里就像是暗含嘲諷,但又並無惡意。

「龍隱草……是人妖魔三界邊境的麒麟山上,魔獸火麒麟身上特有的一種藥草。」

沒等顧星河解釋,站在身側的御天凜卻忽然搶先說道。

「火麒麟?你說它身上長草??」

雲傾綰不可思議地看向御天凜,見他的神情不像是在開玩笑,又轉頭看向了顧星河。

「正是。火麒麟常年沉睡在麒麟山上,這龍隱草就是依靠着它身上特有的靈氣所長成,百年光景才出那麼幾株,等閑根本別想拿到。」

「而且聽聞妖界有人鎮守在麒麟山上,半山腰設有結界,迄今為止也從未有人踏進過一步。」

顧星河的話讓雲傾綰忽然想起來初遇龍巡時的場景。

他看起來彬彬有禮仙姿卓越,倒不像是個會為難別人的守山人。

不過那是建立在她當時沒有踏進結界的基礎上,若是真的誤闖入,還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這葯我也只是聽師尊提起過,真正的藥效不得而知。所以……你們大可不必前去冒險。」

顧星河說罷坐回椅子上,拿出醫書想要翻找其它的辦法。

「既然你師尊都提到過,想必這龍隱草肯定不凡,顧大夫,這幾日就麻煩你繼續派人給凝竹送葯穩定下她的傷情,我會想辦法儘快取回龍隱草。」

雲傾綰說罷雙手抱拳行了一禮,最後拉着御天凜趕忙離開了顧星河的房間。

他們走後,顧星河忽然有些後悔告訴雲傾綰這件事,龍隱草藥效未知,這樣貿然前去怕是會凶多吉少,可是……他又找不到理由去阻攔她。

回到雲園,雲傾綰剛剛站定便準備收拾行李去麒麟山,她剛跨出一步去就被御天凜的手拉了回來,險些撞進他懷裏。

「阿綰,守山人你應該見過,麒麟山絕不像你想的那般輕易可進,若是踏入結界,後果不堪設想,即使是我,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御天凜擔憂的神情看着雲傾綰,他連續幾次在百年一次的遮日時進入麒麟山,為的也是火麒麟身上的龍隱草,可是沒有一次成功過!

剛才聽到顧星河提及此藥草時,他便神情凝重惴惴不安。

他了解雲傾綰的性子,一旦知道了這個藥草的存在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去取,可是麒麟山上有龍巡鎮守,還有百年沉睡的火麒麟,龍隱草絕不可能被輕易拿到!

「不試試怎麼知道不行?難不成你去試過?」

雲傾綰看出了御天凜神色異常,打趣問道。

「是,我試過。」

「嗯?怎麼回事,你且說說?」

沒想到御天凜的回答竟然是肯定,雲傾綰不禁有些詫異,連忙追問道。

「阿澈的毒你應該知曉,曾經我也是聽聞龍隱草藥效奇特或許能解掉阿澈所中之毒,所以為此去過幾次麒麟山。」 夜幕降臨,一簇火把照亮著略顯破敗的植物園,看著那已經完成移植的夏果灌木,哈爾森是滿臉的歡喜。

相對於操縱各種元素的職業者,騎士體系簡直太土了,哈爾森畢竟是大家族出來的人,見過不少的職業者,

就像自家三叔,就是一位操控火元素的職業者,能夠吐出一米長的火柱,更能搓出火丸子。

溫蒂夫人的弟弟家兒子,算是自己的表兄弟,是一位操控木元素的職業者,能夠讓地面長出藤蔓。

通俗的講,職業者就是法爺,騎士就是戰士,而哈爾森,有成為法爺的資質。

哈爾森撫摸著那略顯光滑的樹榦,就如同劃過情人的肌膚一般,隨後注入了10點源力值,以確保這灌木能儘快的紮根這片新土地。

隨著源力值的注入,夏果灌木輕輕搖曳著綠葉,一瞬間,哈爾市那強大的靈魂之力,似乎捕捉到夏果灌木的一絲感激之意,或許,萬物有靈吧。

「老爺,你在幹啥啊?」

隨著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提著馬燈的嬌小身影出現在小樹林中,是小特妮,她的聲音是如同他的眼眸一樣乾淨。

「這麼黑還敢跑到小樹林來,不害怕嗎?」

哈爾森一邊說著話,一邊拿起地上插著的火把朝著小樹林外面走去,哈爾森知道,這小女娃是來叫自己吃晚餐的。

「怕啥啊,這會是夏季節又不是秋收時分,野獸和亞人很少出現在鎮子周圍,而且俺也很厲害的。」

小特妮揮舞著小拳頭,露著小虎牙說道,身為北境荒野的人,這裡民風彪悍,小特妮年紀不大,但已經盡顯潑辣的性格。

「明天你哥哥也會來到城堡擔任我的扈從。」

「俺哥哥?誰啊?」

「山姆啊?」

「俺和山姆一樣大,他只不過比俺早出來一會,憑啥他做大,俺做小,哼!」

……

鐵鏈和掛鉤懸挂著笨重的吊燈,上面那一圈圈密集蠟燭將大廳照的通亮,晚餐后的餐桌上,老管家傑克率先開口說道,

「老爺,今天下午一共收購了21·5斤禾木,2斤提升視力的太陽花種子,1斤提升腸道消化的刀豆,1斤提升嗅覺的蒼耳草……,一共花費了10金幣3銀幣。

並且,我通過了解,發現了一種提升血液流動的血箭草,和增強骨骼生長的地骨皮,提議進行協商收購,」

老傑克身為家族老人,自然知道一個新興的男爵領地,資源的累計非常重要,尤其是這種特別需求的源力植物。

「恩,我們帶來的源力植物,因為移植的因素,今年估計會進入休果期,招募的民兵也會增加資源需求,確實需要擴寬一些其他補存途徑,

傑克,收購的事情,就交給你來操作,同時再加深與鎮里居民的溝通交流,探查一下還有沒有其他特殊的植物。」

哈爾森點著頭交代著老傑克,這位家族老人,以前一直在為家族打理商鋪,能力毋庸置疑,有他處理這些瑣事,哈爾森也省心且安心。

「老爺,城堡年久未修,很多地方已經荒廢,就目前來看,糧倉,馬廄,民兵營房,鐵匠鋪,圍牆,這些建築都需要進行修復,初步預估一下,這將需要上千金幣的投入。」

老傑克悠悠的說道,畢竟上千金幣的投入,可不是一筆小數目,老傑克必須要讓哈爾森知道,目前需要面對的困境,

當然,老傑克之所以選擇說這些,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關於花費50金幣收購夏果灌木這件事,雖然最後沒有花錢。

畢竟,在老傑克看來,這顆灌木或許值這麼多錢,但對於現在的青石堡來說,完全沒有實用價值。

身為青石堡的管家,老傑克有必要讓每一枚金幣都花在需要的地方。

「額……,確實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先把糧倉與民兵營房修繕好,其他的慢慢投入,放心吧,以後這些青石堡都會擁有的。」

哈爾森沉思了一下說到,當然,哈爾森可沒意識到老傑克讓自己節約的意思,還以為只是單純的提出問題。

這時,黑騎士海爾兄弟將一捲圖紙遞給哈爾森,同時彙報到,「老爺,經過我倆的篩選,這次一共招募了10位民兵,剩餘的23人編入了巡邏隊,今天,我們將整個小鎮全部巡邏了一次,這是繪製的簡易地圖。」

接過圖紙的哈爾森心中不由的感嘆到,「不愧是經過正規王國騎士訓練的黑騎士,竟然還懂繪製地圖。」

哈爾森一臉期待的將那圖紙攤在餐桌上,老傑克也圍上起來,想要一看小鎮的全貌。

不過,相對於哈爾森前世看過的地圖,這繪製的著實簡陋,就如同塗鴉一般,看來自己確實是高估了。

當然,這不能怪海爾兄弟,而是哈爾森對地圖的認知有點要求高。

「那個,我想我需要你的幫助,」哈爾森看著一旁的黑騎士說道,畢竟,也只有他這個製圖者,才會明白這彎彎曲曲的線條和圖案代表什麼。

「老爺,這個三角代表青石堡,位於整個小鎮中心偏東的地方,這條直通南北的直線代表小鎮上的那條大路……,」

黑騎士一邊指著圖紙上的各種圖案與線條,一邊講解著各自代表著意思,很快的,哈爾森就對整個禾木鎮有了大致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