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八年,誰能等的起。

“十年八年怎麼了,只要霍影帝等的住,蘇姐早晚是他的。”

而且他覺得蘇姐也不可能讓霍哥等這麼久。

爲什麼?

直覺啊,女人的直覺,可是很準的。

還有一點是因爲向寶還是第一次看到蘇姐給了一個男人“迴應”。

霍然無奈,“好,這可是你說的。”

絕世妖嬈 ,十年八年而已,不算什麼。

“但是從現在開始你不許躲避我,即使不迴應,也不能阻止我對你的追求和示好,更不能跑。”

“……好。”莫名有一種被人抓住脊樑骨的感覺。

身後兩助理:“……”

沒有想到霍然居然還真的答應了!

楊柯:霍哥你的節操呢!

向寶:蘇姐威武!

那可是霍然啊,萬千少女的夢中情人,女友粉連起來都能繞地球一圈了。

“那就這麼說定了。”他突然侵襲了一下她的嘴角。“蓋章。”

蘇千尋:她剛剛是被吃豆腐對吧?

莫名的居然還不排斥。


她懷疑是老爹在上面在她身上動了什麼手腳?

天道:……滾。

蘇千尋接下來都不和他說話,開始閉目養神,誰先開口說話誰就是二郎神身邊的哮天犬。

下飛機後,蘇千尋和向寶上了保姆車,車門還沒來得及關上,就見某人直接跟着上了自己的車。

“你……”

擦……她纔不是哮天犬那隻一天天就知道盯着仙女姐姐流口水的色狗! 霍然看她表情基本就知道她腦瓜子裏想的是什麼狗,心下失笑。

“抱歉,我保姆車沒在這裏,剛好和你一路,所以只能蹭你的車了。”

“你和我一路?”蘇千尋也不管那有的沒的了,擰眉,“你接了天珠?”

“嗯,客串了一個小角色。”

蘇千尋莫名有種自己即將被獵人逼入死角的感覺,無法逃避,不受控制開口。

“什麼角色?”

霍然伸手給她將跳到臉頰上的頭髮絲捋到耳後。

“那個對大師姐癡情不悔的魔道少主。”那個少主在最後,是爲了大師姐而死的,而且心甘情願。

如果這個世界上讓夏孤覺得自己對不起的人,除了他,再無他人。

果然,她不好的預感應驗了。

“堂堂影帝,居然去演配角。”

霍然:“我這叫做——婦唱夫隨。”

“噗~”向寶沒忍住笑出聲,蘇千尋瞪她一眼。

“誰跟你是夫妻。”

“難道你忘記了,在‘我’臨死之前,你可是答應了我的求婚。”雖然那時候魔教少主已經翹辮子了,再也見不到夏孤穿上紅衣一步一步走向他,把手交到自己手中的畫面,但他卻是滿足的,因爲自己心愛的女人,心裏終於也有了自己的位置,即使那不是愛,只是歉。

蘇千尋覺得某人真是想方設法的佔她便宜。

愛咋咋地吧,她覺得自己還是佛系一點,讓他來攻略自己了,還省事。

霍然不知道她腦瓜子裏想些什麼,但明顯感覺的到她算是認同了自己一點,也就一點。

兩人很快就到了劇組,劇組裏的人看到霍然坐蘇千尋的保姆車過來,頓時想到了之前的緋聞。

所以這兩個人,不會真在一起了吧?

導演不好奇,因爲他知道,霍然就是因爲蘇千尋來他們這裏客串的,還特意客串了一個在戲裏和蘇千尋唯一有感情戲的角色。

“霍影帝,歡迎。”

這算是導演第一次和霍然合作,居然還不主角。

真是可惜了,這兩人要是來演男女主,那這部戲絕對爆啊。

“導演。”


霍然衝着導演相當平淡的頷首了一下。

導演執導他的性情,沒說啥。

婚婚欲睡 ,拽的跟個二五八萬似的,這個衣服太醜,那個劇情要改,比祖宗還祖宗。

對方背後還靠着投資商……真是想想就都是淚。

導演示意兩人去換衣服化妝,一會兒好開始拍攝。

蘇千尋請了三天假,有些劇情還是需要補上的。

沒過一會兒,兩人換好衣服出來,這會兒的夏孤還是個白衣飄飄的大師姐,和一身華麗黑衣的姬年還不是一條道上的。

說起來, 御王圈寵:棄妃天天想爬牆! ,師門有關,其中作爲魔界少主的姬年也是出了不少力的,在她耳邊不知道說了多少誘惑的話。

見兩人出來,邊上的工作人員和其他主角配角都覺得,這兩人……簡直就是天作之合,不在一起都對不起老天爺給他們的這副無瑕疵的容貌。

導演走過來和蘇千尋說。

“接下來先拍你和你師門的對手戲。” 所謂師門對手戲,說的是大師姐夏孤勸解師尊無數次,卻一次又一次的被師門師兄弟背叛,針對,看着他們爲了一個小師妹不管天下蒼生,即使她無數次的陷普通百姓於水火,再加上姬年在她耳邊煽風點火,她忍無可忍之下,終於叛出師門,被師門的人包圍在山門口。

“導演,我真要說這話?”

蘇千尋指着上面夏孤叛出時候的話,她覺得自己要說了,他們可能……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導演看了一眼,並沒有覺得其中有什麼問題。

蘇千尋:“說這話,我怕被雷劈。”

她慫。

霍然湊過去看了一眼,失笑。

以上頭那位的脾氣,她要是敢說,絕對會給她來個天打五雷轟。

導演看了看天空:“應該……不至於吧。”

導演信奉的可是唯物主義,雖說她之前說自己是天道親閨女,運氣確實很好,網上很多人看了綜藝之後都會轉發她的微博許願,不少人說自己願望達成。

實際上,導演只覺得這是剛剛湊巧而已。

蘇千尋挑挑眉,“既然你們都不擔心,那我也就不擔心了。”

反正也不會真劈到她,她是聽習慣了,希望其他人不要被嚇到纔好。

導演頷首,拿起喇叭喊道:“演員給各位,action。”

霍然還沒出場,蘇千尋這會兒正被一羣正道中人包圍,那羣曾經滿眼崇拜的人此時正對着她拔劍相向。

“夏孤,你和魔教勾結,今還敢背叛師門,你當真不知罪嗎?”

夏孤看着面前那纖塵不染,高高在上的紫禾真人,也就是自己的師尊,還有站在她邊上的師兄弟,還有白明月那個罪魁禍首,孤冷一笑。

“背叛?呵,我從未背叛;師尊,背叛這天下的人是你,還有她!”

她手指白明月:“她,爲了她所謂的情愛,徒弟愛上了自己師尊,當真是可笑!可笑至極!可師尊你呢,你曾經心繫天下,心懷萬民,現在呢,她無數次陷萬民於苦難,她的手上沾了多少百姓的血,可您卻一次又一次的護着她,爲了這麼一個徒弟,你負了天下蒼生!”

看着上面那一臉委屈,冷笑一聲,眼中承載這對眼前一切的失望透頂。

“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

“轟隆”一聲,蘇千尋的聲音啞然而指,頭頂上放一個巨大的雷散開,把所有人嚇了一跳。

蘇千尋:“……”她就說吧。


導演被轟的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真……真打雷了!”他不敢置信的盯着蘇千尋,難不成她還真是天道寵愛的親閨女?!

迅速起身跑過來,“千尋,這怎麼回事?”

蘇千尋聳肩,“我剛纔說過了,這話,別人說沒關係,我不能說。”伸手指了指頭頂,嘆氣:“會被天打雷劈。”

“這……”

導演有種自己的三觀正在被重塑的既視感。

你們可能不信,我之前是唯物主義的。

蘇千尋揚眉,“怎麼,你們不相信?”

衆人:“……”心情複雜,不知道該說什麼。

“行吧。”蘇千尋嘆口氣,“那我再試一遍。”

“天地不仁……”

“轟隆轟隆~”

還沒繼續說下去,連下兩個雷,而且距離他們更近了。

導演覺得自己的耳朵都要聾了。

青天白日打雷,太恐怖了!

“那啥,你這話還是隨便用別的話過去,反正之後要後期配音。”

直覺告訴他,再這麼下去,這個雷遲早得劈倒他腦袋上來;其他人一致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