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好吧,不比這個,不然會被當成人身攻擊。

就像有錢人隨便買點什麼,在普通人眼裏是低俗的炫富行為,是要被口誅筆伐的。

所以身為高顏值人群天花板,楊磊從來不在這方面點評其他人。

譚貴青卻挺自豪,「還要感謝磊哥你,要不是磊哥給機會,我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兒敲代碼賺學費呢。」

楊磊擺擺手,「不用說這些,你準備好了?」

「嗯。」

「我看看你做的新的產品設計。」

「磊哥,這個就不用看了,入股之後你自然會看到。」

楊磊直視譚貴青的眼睛。

片刻後點點頭。

這個譚貴青,還真長了點心眼,不像之前那麼好忽悠了,而且態度也更強硬,面對他的眼神,絲毫不帶退縮。

可見,這小子不只是漲了心眼,還漲了膽氣。

膽氣哪兒來的?

必然是有退路,不怕得罪他。

想到這裏,他直接取出擬定好的股份轉讓協議,「你看看,沒意見就簽字,然後去工商那邊備案。」

譚貴青拿過合同認認真真地研究了幾分鐘,「磊哥,為什麼是現金加技術入股?」

「你想以純技術入股?」

「對。」

「但純技術入股的話,你拿到的股份要少一些,」楊磊伸手攔住譚貴青,「你聽我說完,飛越科技的註冊資金是五百萬,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磊哥你手頭不寬裕了?」

楊磊嗤笑一聲,「我再窮,三五千萬的零花錢也是有的,至於么?我這是為了你,明白?」

「什麼意思?」

「這涉及股份的分配,你想拿到更多的股份就必須支付相應的代價,比如說你想要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現在你只要拿出價值二百五十萬的技術或者現金就可以,可如果註冊資金是五千萬呢?你就必須拿出價值兩千五百萬的現金或者技術,不然就有可能觸犯法律方面的風險,懂吧?」

譚貴青皺着眉頭想了想,「我的技術和創意是無價的。」

「在資本市場,沒有什麼東西是無價的,」楊磊毫不留情地反駁,「不要拿你憑空想像的東西來挑戰法律的權威和資本的冷酷,在資本市場里,沒有人會聽你說什麼,只看事實,明白,五百萬的註冊資金是我最大的誠意,如果你能拿出二百萬現金加技術,拿走百分之八十的股份我都沒意見,你能拿出來嗎?」

譚貴青連忙搖頭。

二百萬在楊磊這個級別的土豪眼裏不算啥,但對一個剛剛創業的大學生來說就是個天文數字。

當然,譚貴青在常寶賢那邊也拿到了一些好處,都是光明正大地收益,但遠沒有二百萬這麼多。

楊磊不知道譚貴青賺了多少錢,但想也知道不會太多,常聊科技剛剛成立,譚貴青又佔了那麼多股份,各方面都還在建設中,產品也還沒有上線,一點盈利都沒有,憑什麼拿那麼多錢?

能拿到十來八萬的補貼就算常寶賢夠義氣。

嗯,譚貴青還是常聊科技的總經理,總經理的工資肯定不少,也有權利從公司里拿點小錢出來,或者自己給自己發點獎金什麼的。

可就算譚貴青敢那麼玩,也絕對不敢弄太多。

新人剛出道,哪來那麼大的膽子?

所以他估摸著譚貴青手裏有個一二十萬的現金就差不多了。

見譚貴青搖頭,於是接着道:「這不就對了?如果註冊資金是千萬級別的,就你這麼點創意,拿一個點的股份都夠嗆,因為你的創意已經不值錢了,明白吧?」

「我,我……」

譚貴青愣了半天,什麼話也沒說出來。

因為這是事實。

譚貴青的創意在年前確實算個創意,可現在有常聊科技大張旗鼓地開發成品,那還能算創意?真當常聊科技里那些員工都會幫忙保密?別開玩笑了,有心人花個幾百塊錢就能買到內部消息,查都沒地方查。

在譚貴青和常寶賢合作之後,這創意就不值錢了。

看譚貴青不說話,楊磊乘勝追擊,「我也反思了我之前的態度,確實有點看不起人,向你道歉,同時也希望你能拿出你的誠意來,認認真真合作一把,這跟其他無關,只和錢有關,作為國內第一家短博客類社交軟件,只要流量起來,哪怕不上市,也能有十位數以上的估值,隨便賣一點股份就能實現財務自由,所以,眼光放長遠一點。」

「可是我沒有多少錢……」

「有多少算多少吧,你總不能一點錢也不掏,就那麼那一份過期的二手創意白占那麼多股份吧?」

「我,我可以少拿點股份。」

「多少?」

「三十?」

楊磊搖搖頭,「譚總,註冊資金五百萬,算上房租、人工、設備等費用,我已經在常聊科技投入了八百多萬,八百萬的百分之三十是多少?是二百多萬,你覺得你這二手創意值這麼多錢嗎?不是我嚇唬你,現在花兩萬塊錢就能從常聊科技的員工手裏買到全套的資料,我跟你合作,就倆原因,你有技術,也有一定的想法,是個人才,二,我不想背上剽竊或者抄襲的黑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1144章

不可能。

陳天選當即就搖搖頭,陳家的通天策上記載了不少關於風水,和民間世俗的東西。陳天選很清楚,大夏幾千年來,成精的東西的確不少。

世界奇怪的東西,比比皆是。但每一個東西,都在遵循着自己的道理。而精怪要成精,至少要千年以上的時間。

他雖然沒有見過,通天卷里卻描述過。

真能具有靈性的動物,要麼是奸詐,要麼是兇狠。

自然法則里,任何一個站在頂端的東西,不管動物還是植物,都是最狠的存在。

而小白蛇,從蛋殼裏孵出來到現在,應該都不到三個月吧。

想到這裏,陳天選更是覺得不可能。

一定是秦歌。

她只是不好意思說。

首發網址et

……

此刻,鬼醫門的山峰上。

岩師兄已經被嚇傻了。

他一邊走,一邊大叫:「有,有,有怪東西!!」

「有怪東西!」

「快出來,所有人都快出來。」

鬼醫門的其他人也紛紛出去。

小燕走在最前面,問道:「師兄,怎麼了?」

其他是兄妹也跟過來,問道:「師兄,怎麼回事?」

嚴師兄長吁一口氣,不停的在喘/息著,說:「我,我看到了……看到了!!」

眾人低頭一看,捂著鼻子。

怎麼回事。

一股巨大的尿騷味。

再一看,竟然是岩師兄褲子裏的。

「師兄,你這是怎麼了?」

「師兄,你這臉丟大了啊!」

「師兄,你,趕緊去洗一洗吧,真是太臭了。」

岩師兄也一臉的難看,他長吁一口氣說:「你們……聽說我,我剛才,剛才,看到了……」

「看到了什麼,師兄不要賣關子。」

岩師兄還在害怕著,他緊張的說道:「一條白蛇。」

鬼醫門的師兄弟聽到這話,無不哈哈大笑:「岩師兄,你被一條白蛇嚇成這個樣子?你給我說它在哪裏,我們立馬去抓它。」

「師兄,這你就有點過分了。我們鬼醫門的人,雖然不像是陳家的人那種百毒不侵,但我們也是有底子在的。這種白蛇,咬了你也不會出任何事。」

「師兄,真是的,你被這玩意嚇得出尿?」

就連小燕也無語的說:「師兄,你怎麼回事,今天一直就怪怪的。」

岩師兄沒理會眾人,一把抓住小燕的手,說:「那個上山的傢伙,有問題!他不是你什麼恩人,他一定是沖着鬼醫門來的!」

小燕不高興了,說:「師兄,那是我恩人!你再這樣說他,我永遠都不理你了!」

岩師兄咬着牙,極力克服剛才的恐懼,說:「我剛才看到的是,是一條大蛇啊!很大,很大,無比的大!而且,它的頭上,有角!」

幾個師兄弟笑聲更是鋪天蓋地。

「師兄,有多大?」

岩師兄毫不客氣的大吼道:「整座山那麼大!」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師兄,你真會開玩笑!真要有那麼大,我們會看不到?而且,真要有那麼大,一定動一下都會地動山搖。」。 祭台下方,聚集了無數樹人,紮根在泥土中,分散在四面八方,化為了一片鬱鬱蔥蔥的蒼莽森林。

張若塵使用木靈真氣,凝聚成的樹人,從那些千年樹人的旁邊經過,並沒有引起太大的動靜。

張若塵暗暗的鬆了一口氣,心頭暗道,修鍊成木靈寶體,果然能夠瞞天過海。

他將精神力展開,小心謹慎的蔓延出去,開始探查。

等他收回精神力,頓時有些吃驚。樹人一族的強者,遠超他的預估,僅僅只是生長了三千年以上的樹人王,就多達三十五株。

其中,甚至有幾株樹人散發出來的氣息,更加恐怖,讓人不寒而慄。根據張若塵的猜測,應該是生長了四千年的樹人,它們的實力,堪比魚龍第四變的修士。

可以想像,若是一不小心暴露了行跡,陷入樹人一族的圍攻,就算張若塵有三頭六臂,恐怕也會被撕碎。

必須小心行事。

「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