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辰疊好揣進懷裡,又拿過馮子石遞給他的一個布包。

包里裝的,就是說好的藥材。

「祝楊兄早日康復,一路順風。」馮子石拱拱手。

楊辰回禮。「借您吉言,你的事我一定上心,告辭。」

「好,慢走不送。」

馮子石依舊笑臉回應。

楊辰背好布包,出門向賭場方向走去。

臨了回頭,馮子石還目送著他,見楊辰回頭,還衝他擺了擺手。

見楊辰消失在視線里,馮子石微笑的臉鬆弛下來,重歸平靜。

「這楊辰,歲數挺小,這麼多疑,真是麻煩啊,不過給他個由頭,應該能安他的心了吧……」

說回楊辰這邊,出了醫館,天色已經不再朦朧。

進了賭場後門。

「呦!小楊,怎麼回來了,聽朱哥講你不在醫館嗎?你這是?」楊辰一進門正好碰到王逸。

「嗨,我這多皮實啊,呆了兩天實在是待不住了,這不是胳膊好點了嗎,就是不太敢用力,我就回來找你們吃飯來了。」

楊辰這邊答應著,那邊來吃飯的兄弟都看到了他,圍上了一頓盤問。

「我啊!,主要是想大家了,一天看不見大伙兒,我渾身難受啊,吃飯也不香,嘿嘿!」

「好傢夥,就你會說話啊!怪不得邵爺喜歡你,給你好頓『疼愛』啊,哈哈。」圍觀的人打趣道。

「嘖!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啊,趕緊的,餓了,吃飯去,離我遠點,我這可沒好利索,沾到就倒啊,被我賴到沒一個燒雞可起不來,勿謂言之不預啊。」

楊辰擺出一副無賴嘴臉。

「上過學就是不一樣啊,還整點文詞兒,嘖嘖嘖。」又一個兄弟接過話茬。

楊辰才要再擠兌兩句,就被白姐打斷了。

「去去去!都飯廳呆著去,有什麼話到那慢慢聊,別擠我廚房門口,看你們我都煩得慌。」白姐一隻手還拿著刀,對著門口喊道。

「得!母夜叉發話了,走吧啊,走吧。」

「誰背後罵老娘,敢不敢當面說,正好我今天給大夥加個肉菜!」白姐停下了手裡的菜刀。

「得得得得,快走快走。」眾人推搡著回了飯廳。

閑聊兩句,有楊辰在,飯廳也是熱鬧了一些。

都是車軲轆話,繞來繞去,就是邵勇出手太重,楊辰太不小心之類的。

不管真關心還是打趣,楊辰都一概應下。

不一會,廚房的人都端著粥菜進來了。

白姐從圍兜里拿出熟兩個雞蛋,放到碗里遞給楊辰說:「小楊傷還沒好利索,多給你倆雞蛋,別留什麼病根,現在沒事,歲數大都找上來了。」

楊辰道謝接過,慢慢吃了起來。

粥過一碗,見眾人吃飯的速度都降了下來。

楊辰對著王逸說道:「王哥,馮大夫你知道不。」

王逸叨了口小蘿蔔鹹菜,說道:「嗯,知道啊,『咯吱咯吱』,我以前老幫他倒騰藥材,怎麼了,他找你幫忙了?」

「嗨!這不用了點人家好葯嗎,雖說人家看的是邵爺面子,那人家托我辦點事,我不得給人辦了嗎。」

楊辰裝作不在意的樣子,就是想看看王逸對這件事的反應,若是有什麼危險,王逸看他這幅樣子,一定會叮囑他。

「哦!『呲溜』沒事兒,挺好,還能留點金瘡葯,跌打損傷都挺好用的『呲溜』哈!馮大夫人挺好,藥材差一些也沒什麼,但時候你就跟我們去,我幫你找人換。」

王逸邊說邊喝粥,顯然並不在意此事。

「成啊,你幫忙弄吧哥,到時候分我點葯就得了,完了我把藥材給他送去,我也省得操那個心,怪麻煩的。」

「嗯,成!」

王逸答應的很痛快。

王逸滿不在乎的反應讓楊辰微微皺起了眉。

借著喝粥的碗,擋住臉龐,楊辰覺得此事不對,卻想不通不對在哪。

「哎,走一步看一步吧。」

「嗯?你說啥小楊?」戴偉澤抬起了埋在粥碗里的胖臉。

「沒事兒,吃你的吧胖哥。」楊辰笑了笑。

既然看不透,那就等著招架吧,楊辰又下意識看了眼左手腕的紋身。

『沒什麼好擔心的。』楊辰心想,都是死過一次的人了。

跟大家碰了個面,思前想後,楊辰還是決定等等邵勇,跟邵勇碰下面。

跟朱誠在樓梯口扯了會兒閑篇,天南地北什麼都聊。

「朱哥,那說好了,把你家的小說傳記什麼的都借我看看,我也漲漲見識。」

「嗯,哎,邵爺來了。」

楊辰扭頭看去,正是邵勇悠哉悠哉的溜達進來了。

邵勇看見楊辰,愣了一下。

「邵爺,我這幾天不見你,你這又英武了幾分啊,有沒有想我這個對手啊。」楊辰主動開口說道。

「你怎麼回來了,傷好利索了嗎?來,樓上說。」

邵勇回過神,向樓上走去。

「哎,成。」楊辰對朱誠眨了眨眼,接著向樓上走去。

朱誠見楊辰看他,對著楊辰做口型『尊重』。

楊辰點頭,表示知道。

上了二樓,邵勇招呼楊辰坐下。

「傷恢復的怎麼樣?」這邊問著,邵勇已經倒了杯米茶,遞給了楊辰。

楊辰雙手接過。

「還成,就是雙臂骨頭還沒好,臟腑也還需要休養,正常行走沒問題,就是提不起來力。」

邵勇喝了口茶

「我出手重了點,嗯……」

楊辰見邵勇說不出下文,也是瞭然邵勇想說什麼。

「嘿,沒事兒,這事兒也怨我,明知你打不過我也沒說讓讓你,沒事兒啊,下次我一定放放水,有點高手風範,這次就不跟你計較了,來!碰一個!」

楊辰說完,抬起茶杯和邵勇手裡的茶杯碰了一下,仰頭幹了。 回到家,李星星接到一個不幸的消息。

她想帶夏明星一起參加舞會,驚艷亮相,結果徐父告訴她說,百貨公司的運輸部接到臨時任務,滬上所有空閑貨車全部抽調到碼頭運糧食,就是把上岸的糧食運到糧庫,等待接下來的分配,再運往四面八方。

是進口的糧食。

夏天,國家決意進口糧食后就開始行動了,這是第一批。

得到消息的人無不歡欣鼓舞。

糧食的數量雖然不及趙海雲所捐,但足夠全市運輸隊忙上幾天幾夜不得回來,當然不會讓他們白忙活,不僅管吃管住,而且在忙完后一人分二十斤細糧帶回家。

李星星財大氣粗,不在乎細糧,她眨眨眼睛,問道:「我爹是不是得親臨現場?」

舞會就此取消?

真取消了倒是好事兒,李星星對舞會實在沒興趣。

外面餓殍遍野,玩啥歌舞昇平?

舉辦舞會的財政部門,略有些沒眼色呀!

徐父不知李星星心中的種種吐槽,回答道:「有糧食局的幹部在,還有其他相關部門,不用勞動陳向陽同志的大駕。」

滬上雖不大,但幹部們一直是各司其職。

聞言,李星星頗覺遺憾。

「怎麼了?」徐父覺得她神情隱約有點不對勁。

李星星嘆口氣:「財政部門舉辦一個歡迎舞會,歐陽同志的千金非得請我參加,我想和小夏哥一起去,由他來保駕護航,誰知他沒回來。」

徐父立刻道:「今晚?」

「是啊,就今晚,我回來換衣服,等請柬。」勢必讓歐陽琳後悔到死!

徐父便笑道:「以歡迎你爸為名兒舉辦的舞會,我有收到請柬。你哥和你明堂哥在財政局上班,至今沒回來,我估計,他們都在場。」

果然如李星星所料。

她打心眼兒里透出一股得意洋洋,「您忙,我上樓打扮一下。」

一定不能丟了渣爹的臉!

絲綢一類的旗袍、連衣裙都不適合,不管是大花布還是小花布做的布拉吉則太花哨,也不宜佩戴珠寶玉翠,皮包、皮鞋倒是無礙。

經過慎重考慮,李星星下樓時,穿一件白襯衫配一條黑紅格半身長裙,加紅大衣。

雙馬尾扎著紅色緞帶結,絲帶飄逸,襯得一張小臉又白又美。

徐奶奶誇道:「明眸善睞,丹唇皓齒,好看極了。」

李星星真是她見過最會打扮的女孩子。

越簡單,越精緻。

里裡外外透著一股不屬於滬上的時髦味兒。

李星星眉開眼笑:「徐奶奶,您的話甜極了!」

「七點於開始,在奶奶家陪我們吃完飯再和你徐叔叔一起出門,免得餓肚子。」徐奶奶從茶几上拿起一份請柬遞給她,「不知道派的什麼人,把請柬送到就走了,讓我轉交,沒見著你的人,也不怕你拿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