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雙城,楚家門前, 豪門纏情,總裁的契約歡寵 ,上面雕刻著各式各樣的神獸,還有能量陣法在其中波動,這輛馬車,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

「嗷,」疾風獸一陣嘶鳴,抬起了前蹄,停在了楚家門前,門前兩個黑衣門童看到了這輛馬車,立馬打足了十二分的精神,一個白衣小廝從楚家家門中沖了出來,伸出小手,一把撩開了馬車上的玉石垂簾,

「二爺,您回來了,」小廝滿臉笑容相迎,這就是楚家二爺,楚夢雲,

楚夢雲走下車,搖了搖頭,然後嘆了口氣,走進了楚家,

(未完待續) 「二爺,剛才東方家的人來過,說有要事相商,」管家走了過來,看出了楚夢雲臉色不好,就知道……

「一定又是和趙家歐陽家勾心鬥角的事,過後再說吧,」

「是,」

管家一人獨自跟隨其後,楚夢雲去了書房,


「管家,薛神醫請來了么,」楚夢雲說道,

「神醫過會就到,」管家說道,

「神醫能來,但是不知道老爺肯不肯讓神醫救治啊,」管家說道,

「哎,爹他老人家的身體是一日不如一日了,不能拖了,」楚夢雲憂心忡忡的說道,

「二爺,二爺,」

書房之外,有人慌慌張張的前來通報,

「二爺,應該是神醫到了,」管家說完,然後就要出門迎接,

「二爺,是楊爺回來了,」

楚夢雲剛推開門,站在門外的小廝說道,

「什麼,大哥回來了,在哪,」楚夢雲一臉吃驚的表情,彷彿不敢相信,

「在門口呢,我已經派人去接了,」

「派什麼人,我親自去,」

說完,楚夢雲大步流星的來到了楚家門口,

遠遠的,楚夢雲就看到了楚夢楊的身影,還有楊琳,還有兩名少年,一名女子,

「這都是大哥的孩子,」楚夢雲驚愕,

「哈哈,」老遠,就傳來了楚夢楊的笑聲,

「老二,」楚夢楊大笑道,沖著楚夢雲擺了擺手,

「大哥,」楚夢雲跑了過去,來到了楚夢楊的面前,

「嫂子,」楚夢雲沖著楊琳點了點頭,

「二叔,」樂天沖著楚夢雲笑道,

「這是,樂天,都長這麼大了,快,回家,回家說,」

隨後,一行人從楚家門中竄了出來,站成兩排,

「楊爺,」眾人看著楚夢楊的身影,齊刷刷的喊道,

「呵呵,幾年不見,還是老樣子,」楚夢楊說完,就走了進去,

「幾年,」樂天發懵,


「你爹呀,回來好多次了,」楊琳說道,

過後,眾人齊聚內堂,

管家手捧木匣,走進門來,

「楊爺,這是這幾年的賬目,請您過目,」管家說話間,將手上的東西遞了過去,

「嗯,」楚夢楊擺了擺手,道:「這些交給二弟做就可以了,」

「是,」

說完,管家就退下了,

楚夢楊,是楚家第一繼承人,是楚家家主在成年禮上親自任命的,就算當年楚夢楊離開家族,也沒有將這個繼承人變更,

因為當年楚夢楊背離家族,只是緩兵之計,這一點,楚家上下都清楚得很,

「二弟,爹呢,」楚夢楊問道,

「爹他,他不在家,」楚夢雲道,

「怎麼會不在家呢,」楚夢楊皺了皺眉,

「爹說自己想要清閑兩天,跑到無雙城外的深林之中,在那裡住下了,這不,你們進門之前,我才剛從爹那裡回來,我想勸爹,但是他怎麼都不肯,也不肯治病,」楚夢雲說話間,管家又在外面傳來了通報,

「楊爺,二爺,薛神醫到了,」

「薛神醫是我請來為父親治病的,」楚夢雲說道,然後眾人便從屋中走出,去迎接薛神醫,

無雙城,楚家上空,彩雲遮蔽,一匹獨角聖獸腳踏祥雲而來,聖獸之上,一個白袍青年,手持一顆長柳綠樹枝,一頭黑髮如同墨染,兩眼有神,炯炯發亮,

「這就是薛神醫,好年輕啊,」樂天自語,據說薛神醫年齡過百,境界高深,看這模樣,不愧神醫之名,

「恭候神醫,」楚夢楊和楚夢雲倆人恭敬的說道,薛神醫從輩分上,是楚夢楊的爺爺輩,連當年的龍皇,也得尊稱薛英一聲老哥,

「恩恩,你回來了,」薛神醫看著楚夢楊笑著點了點頭,

「幾次請神醫前來,真是不好意思,有勞了,」楚夢雲行了一個大大的禮,

「沒關係,這次我帶來了聖泉之水和無根之木,希望可以幫助你父親,」薛英道,

薛英說話間,身邊的聖獸不斷的揚起頭顱,望著眾人,

「父親不在家中,還勞煩神醫多走一趟,」楚夢雲很不好意思的說道,

「沒關係,來都來了,」薛神醫很大方,並沒有多說,

「大哥,你和我們一起去吧,」

「嗯,」眾人點了點頭,

隨後,楚夢雲帶路,帶著眾人飛往無雙城外的山林,

薛英踏上獨角獸,飛入高空,楚夢楊和樂天對視一眼,和眾人共同跟隨,

薛英回頭望著樂天,青眯的眼神,

「那個年輕人是,」

「哦,是我大哥的兒子,也是上一次聯賽的冠軍,」楚夢雲說道這,臉上有些掛不住了,

「呵呵,你們的孩子都很優秀,」薛英人老成精,怎麼會看不出來楚夢雲想的,

眾人身下,一片鬱鬱蔥蔥的樹林,再過遠處,是青峰山脈的分支,一道光禿禿的山嶺格外顯眼,周圍被樹林圍繞,還有一條從山嶺流下的小溪,叮噹作響,

在光禿禿的山嶺和鬱鬱蔥蔥的山林之間,一座小木屋出現在眾人眼中,

「就是那裡,」楚夢雲道,

隨後,眾人落下身去,一名身穿麻衣的老者從木屋中走出,這就是楚家的家主,楚青元,

「不是告訴過你了么,別麻煩薛神醫,」老者走到門口,驚訝的抬起頭,他沒想到楚夢雲的身後,除了薛神醫,還有別人,

「爹,」楚夢楊和楊琳叫道,

「爺爺,」樂天走到楚青元面前,輕輕的叫道,

「是,天兒,」楚青元驚訝的說道,

「你們,怎麼來了,」

隨後,楚夢楊向楚青元說明了來意,並請薛神醫為其醫治,

楚青元本來擔心,楊家人一直不肯善罷甘休,現在聽到楚夢楊所說,連自己的孫兒都有神級實力了,楊家現在,就算找麻煩,也不會找到這上面來了,心中沉浮的一刻石頭,也終於放下了,

「薛神醫,裡面請,」楚夢楊揚了揚手,

楚青元多少次拒絕看病,但是楚夢楊一句話,楚青元卻從不反抗,

「看你的氣色,是不是身體不見好轉,」薛英說道,

「嗯,而且,體內的元氣像是不斷溶解一般,提不上力氣,」

「怎麼會這樣,」薛英拿過楚青陽的手腕,細細的探索起來,

「嘶,」薛英深吸了一口冷氣,

「好厲害的毒,連我都瞞過了,」薛英冷笑,自認為無所不能的他也會有失手的時候,

(未完待續) 「毒,你說爹他不是病,而是中毒,」楚夢楊詫異道,

「是中毒,而且還是一種很厲害的毒,先前我看過你爹的時候,並沒有這麼嚴重,也沒有毒發,」

「是什麼毒,好治么,」楚夢楊一聽說父親中毒,心頭一下子就沉了下來,然而,樂天卻高興起來,因為有冰蟾,可解百毒,

「這溶筋化骨散,可以溶解筋脈,煉化筋骨,使人變成血泥一灘,之所以感到元氣減少,就是因為你的筋脈受損,無法保存元氣所致,」薛英說道,

「先前,我讓你們去尋碧玉蓮,就是因為碧玉蓮能夠固本培元,」

「既然神醫能夠認識毒症,那就一定有解毒之法,」楚夢雲在一旁,急忙說道,


「這個,現在,毒已經潛入筋骨,而且,楚小侄本身就有舊患在身,一毒一傷,這個,」薛英說道,

「神醫直說無妨,」楚青陽說道,

「這個救治雖難,但也不是毫無辦法,只是這毒霸道異常,加上你身患舊疾,不知道你的身體能否承受的了啊,」薛英道,

「哎,神醫儘管救治,我這吧老骨頭,死就死了,反正後續有人,我也放寬心了,」楚青陽說道,

「爹,別這麼說,」楊,雲兩兄弟勸阻道,

「這樣吧,你們一家人好不容易團聚,先回去吧,在這裡,實在是麻煩的很,」薛英說道,

楚青陽點了點頭,心裡高興的很,

楚家家中,書房之內,

「你爹的病情,我需要用聖水,為之調理身軀,與此同時,也要控制毒性的蔓延,等到身體好轉,能夠經得起清筋洗髓,我才能為其解毒,」神醫說道,

「謝謝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