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翎的事件也總算告一段落了。 【中心世界 真視神社境內 森林】

兩名少女在森林中漫無目的的遊走。她們是一對雙胞胎,金黃色的長髮到腰間,深藍色的瞳孔。淺藍色的哥特服飾,從外貌來看很容易給人留下愉快的印象。不過她們是純潔的護盾的成員,身爲純潔的護盾自然和其他成員一樣好鬥。某種意義來說這個組織就是一個好鬥分子的集團。

“沒意思啊!”

“沒意思啊!”

“沒意思~!”x2

正在兩人不斷抱怨並緩緩前行,漫無目的的徘徊着。這時一個身影出現在她們的視野中。彷彿等候她們一般,阿雅坐在一棵大樹的樹幹上。

“無聊嗎?真巧,我也正好無聊得受不了。”

“什麼人!”x2

她們並沒有覺得意外。即便她們並非感知型,這麼龐大的魔力不可能沒有擦覺。單純只是想說這臺詞罷了。

“我是三柱之一真視神社的主人真視的巫女阿雅。如果我沒有認錯的話,你們應該是純潔護盾的琪雅和卡亞。”

“噢~噢~你知道我們?”x2

阿雅出現在這裏並不是巧合,利用真視的力量得知兩人會經過這裏才特意在此等候的。雖說是希望的代理人依露菲亞的守護者,但是兩人的思維方式非常單純。即便知道自己被利用他們也不會在意,只要有趣就行了!

“多少有所耳聞。其實近期我們三柱和因非利亞騎士團處於交戰狀態。”

“什麼!?這種消息我們怎麼不知道!?”

卡亞表現得非常意外,但是琪雅卻並不明顯。比起驚訝她跟在意話題的後續。

“說白了,你希望我們出手相助?”

“沒錯。”

“呵呵,既然知道了這個消息我們必定會摻和一把。不過,爲什麼認爲我們一定會站在你們這邊?”

“我確信你們會站在我這邊,所以我纔會特意在此等候。很遺憾因菲利亞騎士團的實力很強,以現在的三柱根本沒有勝算。比起站在強者那邊,站在局勢不利的我方會更加有趣,不是嗎?”

阿雅的話題引起了兩人的興趣,不知不覺間氣氛也出現了變化。原本看似和諧兩名少女……此刻卻被強烈的存在感所包覆着。


“好吧!似乎能消磨下無聊的時間。”

“不過我們不想受到他人的限制,你們也沒必要配合我們。我們會擅自採取行動的。”

說完兩人轉身離開了。隨後娜娜從大樹背後走出。

“守護者嗎……”

“娜娜,回去之後立刻開始神降儀式的準備。”

“神降!?阿雅大人要親自出戰!?”

阿雅難得露出了認真的表情。“如果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的話那是保險,可惜我已經看到了未來……我和法姆的戰鬥是無法避免的。”

【中心世界 真視神社邊境】

與真視神社交戰的是因菲利亞騎士團白騎士的主力部隊,戰鬥進行的非常順利。目前白騎士的部分部隊已經進入了真視神社的境內。事情發展得太過順利使法姆也產生了莫名的危機感。

營地的一頂帳篷中佈置了簡單的會議室,法姆坐在內側的椅子上。椅子的前方是一張木桌,桌子上放置着一張軍事地圖。除了法姆以外沒有其他人。穗耶菈走進帳篷來到了法姆的身旁。

“穗耶菈?你到前線的話,也就是說城塞的防衛工作已經告一段落了吧。”

“是的,防衛戰已經結束。所有的城塞都成功抵禦了敵人的進攻。不過,副隊長中有一人受傷。”

“受傷?”

“是摩卡大人……”

“摩卡!?是嗎?傑斯卡吧?”

“嗯,雖然說是輕傷。怎麼說呢,恐怕短時間內無法參與戰鬥了。並不是外傷,全身的肌肉拉傷和痠痛……傷害轉移使用的頻率大幅度超出了摩卡的極限,在那種狀態下長時間的持續戰鬥造成了這樣的結果。”

法姆無奈的笑了笑。

“這還真是爲難摩卡了……這邊的情況非常順利,順利得令人不得不懷疑。真視神社……那個阿雅到底在想什麼?該不會還在睡懶覺吧?”

說到真視神社自然會想到真視的巫女阿雅,傳說看透一切事物的人。除了危機感外眼下的局勢令法姆感到非常不快。

“還以爲將會是一場惡戰,沒想到居然會如此不堪一擊。”

穗耶菈託了託眼鏡。

“不,估計阿雅差不多是時候行動了吧。如果真視神社這的如此不堪一擊早就被其他兩柱吞併了。”

正如穗耶菈所說,糟糕的消息來了。一名白騎士走進帳篷。

“報告!敵軍中出現了從屬不明的人,在她們的攻擊下已經有數十名騎士被俘。而且神社那邊還聲稱要把所有的女僕培養成巫女。”

聽了這話法姆立刻站了起來,強大的氣流瞬間粉碎了帳篷。此時法姆的心情有些複雜,但是臉上的笑容卻和平時有所不同。那是和魔王的名號非常相襯的笑容,強烈的壓抑感即便通過皮膚也可以清晰得感覺到。


“呵呵呵,開什麼玩笑……既然都做到這份上了,那就沒必要客氣了。”

“咳咳!”穗耶菈託了託眼鏡後走到了那名白騎士的身旁。“法姆大人,這不像你。請冷靜點!說明一下狀況,是出現了其他勢力的援軍嗎?”

“不,僅僅兩個人。他們自稱純潔的護盾,名字是琪雅和卡亞。兩人一組的少女。”

“純潔的護盾?守護者!?在戰場上想要俘虜騎士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且還出現了數十名……她們的能力能詳細說明一下嗎?”

守護者的實力以目前的情報還無法完全摸清。在大型騎士戰場是參與活動的兩名毫無疑問是特殊的,如果每個守護者都擁有那樣的實力。那麼……除了圓桌騎士界別外,根本無力與其對抗。

“具體的情況我也並不清楚,據說她們使用高濃度魔力所形成的魔力絲線將對手纏繞並使其無力化。”

“看來有必要親眼確認一下。”

在決定前穗耶菈確認了法姆的意思。

“這件事能交給我嗎?”

法姆坐下後又恢復了平時的態度。

“交給你辦。不過我也一起去,對守護者多少還是有點興趣的。”

“明白了,就這麼辦吧。” 【對面世界 真視神社邊境】

真視神社與白之騎士團交戰的最前線。這是一片草原,也是神社的巫女們活動最爲頻繁的地方。各種活動都會在這裏進行,這片土地對神社來說是有重要意義的,騎士團進軍到這裏足以證明神社已經陷入了苦戰。琪雅和卡亞的身影很快就被確認了。她們以自滿的速度穿梭於戰場中,準確得迴避着各種攻擊兵靠近她們的獵物。兩人以同樣的姿勢奔跑着。她們的雙手置於身後並張開五指,從她們的指間泄露出金色的魔力,這些金色的魔力形成五條發光的細小絲線向兩側延伸開。

那是相當高濃度的魔力,一般的武器或魔力是無法將其切斷的。這就是雙子的能力。身處戰場的她們與其說是戰鬥更接近與玩耍。在戰場上全速奔跑用自滿的絲線將對手纏繞並無力化。說道雙子變回想到銀白騎士團的惡作劇至上,光是戰鬥時的身影她們倒是非常相似。

突然兩人察覺了兩個龐大的魔力。

“卡亞,感覺到了嗎?”

“嗯,非常清楚。非常強力的兩個魔力。”

兩人的視線同時轉向了感應到魔力大方向。

“那應該就是指揮官吧。”

“在別人出手之前改掉她們!”

兩人改變方向向着感知到魔力的方向跑去,這兩個魔力正是法姆和穗耶菈。法姆處於較遠的位置,穗耶菈卻和兩人非常近。想到法姆面前必須經過穗耶菈所處的位置。那麼戰鬥的順序自然是現擊敗穗耶菈,然後在考慮法姆。

很快穗耶菈的身影就出現在她們的視野中了。無袖短裙的女僕裝是方便行動的戰鬥裝束,穗耶菈的雙手包覆着劍刃形態的魔力。那是晶體化的高濃度魔力,白色透明的魔力和手臂相連形成了利刃。利刃周圍的空氣持續得顫動着。

“找到了!”x2

雙子見到穗耶菈立刻就展開了行動,她們迅速靠近穗耶菈卻並沒有對她發動攻擊。她們從穗耶菈的身邊跑過,隨後跟上的絲線從兩側試圖接近穗耶菈。穗耶菈舉起了右手。

“這就是情報裏提到過的絲線嗎?的確是非常高濃度的魔力,一般的攻擊恐怕無法將它切斷吧。很可惜……你們找錯對手了。”

穗耶菈一劍斬下,從兩側靠近總計十條絲線全部被斬斷了。

“斬斷了!?”

“怎麼可能!?”

由於自己得意的能力被輕易化解的緣故,雙子產生了明顯得動搖。穗耶菈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她趁機發動了攻擊。兩支利刃出現在穗耶菈的頭頂後分別向雙子飛去。雖然有所動搖,兩人及時的避開了攻擊。她們加速向穗耶菈靠近。雖然想利用絲線封住穗耶菈的行動非常困難,但是同樣穗耶菈的攻擊也很難擊中雙子。她們的行動力和反應都非常優秀,實戰經驗也非常好。

此時法姆在後方擺設了座位觀看着她們的戰鬥。

“的確非常有意思的能力。魔力的濃度來看,應該在副團長級別。守護者嗎……的確是無法忽視的存在。”

法姆的注意力轉向了穗耶菈那與手臂鏈接的利刃。


退魔劍……第一次和穗耶菈接觸時多少也有些意外。將一切魔力瞬間分解的劍。除了高濃度魔力所帶來的強度外那利刃還有其它的祕密。利刃是在持續震動的,從而產生特殊的波動。這波動中摻雜着穗耶菈的魔力,形成了特殊的效果。這效果就是魔力的分解。分解的強度非常高。某種意義來說,穗耶菈就相當於魔法師們的天敵。在那利刃面前,再高濃度的魔力也沒有任何意義。穗耶菈接觸到魔力之後就決定了自己的戰鬥方式,一直堅持到現在。以排除對方的魔力爲目的的戰鬥方式,這分固執到了這種地步……哼,也只能認同了。她所付出的努力得到了理想的形態。與其說才能穗耶菈是個努力家。

爲了應對穗耶菈的退魔劍雙子的攻擊頻率變高了。她們以最小限度的動作避開穗耶菈的攻擊試圖近距離直接讓絲線接觸她的身體,但是絲線在穗耶菈的周圍完全無法成型。這時他們才察覺到利刃震動的事實。很快兩人被擊退了,雙方都停止了攻擊。

琪雅雙手握拳擺出了格鬥技的姿勢,迴應她的行爲卡亞也擺出了格鬥技的姿勢。此時穗耶菈還沒有想好應對她們那異常行動力的手段,但是兩人的變化使她不得不重新考慮對策。

拳術?不,那樣的行動力……恐怕踢技也不會差。比預料的要辣手也說不定……

雙子行動了,她們起步的同時數支利刃向她們迎面飛來。但是那樣的攻擊就連牽制她們的腳步都辦不到,兩人以最小限度的動作修正行動的路線,避開利刃後他們加速衝向穗耶菈。意外的是穗耶菈居然主動向兩人靠近。這行爲並不是沒有意義的,雙子最大的優勢在於行動了,助跑的距離越長攻擊的力度自然也越強。穗耶菈舉起右手一劍斬向琪雅。

在進入穗耶菈的攻擊範圍之前琪雅就進行了行動路線的修正。大角度的轉向卻並沒有造成明顯的破綻。卡亞從琪雅的身後出現,她利用助跑時得到的優勢發起了猛攻。左腳止步後右拳打出了強力的一擊。爲了當下這攻擊穗耶菈不得不用雙手的利刃同時進行防禦,擋下攻擊後穗耶菈的雙手卻因此不能馬上做出反應。

就在這時琪雅已經鑽進她的腹下並壓低身體的重心,擺出了準備出拳的姿態。這毫無疑問將會是非常猛烈的一擊,如果被擊中的話基本上就分出勝負了。危機之下穗耶菈擡起右腳用膝蓋頂向琪雅擊出的拳頭,穗耶菈成功抵擋了攻擊卻因爲強大的衝擊力被逼退十餘米。

佔到有事雙子露出了自滿的笑容。

“哈!哈!知道厲害了吧!”

“哈!哈!即便沒有魔力我們的實力也是很強的!”

穗耶菈調整好姿態後卻沉下了臉。

的確辣手……兩人的實力都很強,即便是其中的一人也非常難對付。這種危機感……簡直糟透了!

穗耶菈的嘴角露出了興奮的笑容。

糟糕,我似乎已經忍不住了!

穗耶菈舉起了雙手,兩把利刃在頭頂接觸發出了相聲。此時雙子也察覺了她異樣的神情。伴隨着強大的氣流穗耶菈頭頂的兩把利刃合併成一把並瞬間膨脹了數倍。還沒等雙子反應,穗耶菈揮下了利刃。 【中心世界 真視神社邊境】


利刃斬落與地面,琪雅和卡亞分別向兩側避開並迅速從側面靠近穗耶菈。

“笨蛋!這麼大一把劍怎麼可能運用自如啊!?”

“失去冷靜了嗎?”

首席保鏢,柔心噬骨 。穗耶菈沒有理會她們的嘲諷,嘴角露出了興奮的笑容。突然斬落在地面的利刃分成了兩把細長的利刃想兩側掃去。雙子雖然有些意外,她們迅速向後方跳躍避開了攻擊。

雙方一度停止了攻擊。與穗耶菈雙手連接的兩把利刃長度超過了十米,刀刃較細並不沉重。即便是穗耶菈的臂力應該也能輕易揮動這麼一來周圍十米以內的距離都變成了穗耶菈的有效攻擊範圍,即便雙子的行動力非常優秀也無法輕易靠近了。這麼一來,她們的速度優勢自然也沒了。

妻主在上之撩漢成癮 。畢竟現在穗耶菈的身影毫無疑問是與法姆第一次接觸時的那個戰鬥狂。

那是……沒想到到了現在還能看到被稱爲戰鬼時那穗耶菈的身影。死死咬住對手的惡鬼,這就是過去她給人留下的印象。被她盯上可是非常麻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