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

倒吸冷氣的聲音驟然響起,所有人瞬間感覺頭皮發麻。

再次擡頭,一道身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小楓的身後。


身着一身名牌西裝,黑色的領帶,白色襯衫,腳下穿着一雙名牌皮鞋。

細碎的短髮,獨特的氣質,還有那深邃的目光。

一眼看上去,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危險。

所有人更加迷茫,順着男人的手臂向下掃視,很快便看到男人的手中拿着一把五棱軍刺。

軍刺的頂端,還不斷的往下滴落着鮮血。

嘶!

倒吸冷氣的聲音再次響起。

每個人身體之中如同竄過電流一般。

看向男人的目光,充滿了驚恐。

羅成嘴角卻露出一抹輕笑。

眼前的人他認識,正是馮騫通知過後火速趕到這裏的頂尖教官,郎珏。

他殺人的手段,從一些方面來說羅成都自愧不如。

很快,郎珏快步走到羅成身前。

儘管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可是目光之中卻滿是火熱和激動。

羅成倒也沒有意外,自從認識郎珏之後,就從來沒有見到他笑過一次。

走到羅成身前,郎珏單膝下跪,恭敬行禮。

再次讓周圍所有人石化。

就來張思蘭都無比詫異的看着羅成。

這時候他才明白,原來一切都在羅成的計劃之中。

看向羅成的目光,也再次多出了一抹震驚。

羅成點了點頭,輕輕開口:“回工地等我。”

郎珏恭敬擡手,沙啞的聲音緩緩響起:“是!”

說完之後,轉身離開,幾個跳躍便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之中。

羅成轉身,輕輕開口:“把地上的釘子清理一下,出發。”

說完之後,便直接回到了車內。

這一次,再也沒有人猶豫,快速清理着地上的釘子。

上車之後,羅成給林博打了個電話,告訴了這邊發生的事情。

有羅成在,剩下的殺手都不敢動。

很快,林博帶人來了,將剩餘的殺手帶走。

羅成開車,載着張思蘭繼續趕往戰區。

陳兵受到了驚嚇,等待林博的過程中就已經睡着了。

張思蘭路上說了很多感激的話,羅成輕輕答應着,並沒有多說。

很快,到了戰區。

羅成並沒有進去,也不想讓其他人看到自己。

畢竟張思蘭到底什麼身份還不清楚,萬一他父親認識自己的話,會很麻煩。

沒過多久,張思蘭出來了。

羅成開車載着張思蘭回到了陳家。

至於那羣保鏢的事情,羅成無心理會。

在陳家熱烈歡送下,羅成開車離開了陳家,回到了工地。

路上林博給羅成打了個電話,說那些殺手都已經開始審訊了,而且殺手的事情並沒有告訴局長。

羅成讓他自己處理就行。

林博還帶來了一個非常有用的消息,他告訴羅成,說跟局長合作的,似乎 不只是朱天恩一個。 羅成掛斷了電話。

心中倒是好奇林博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不過也並沒有多問。

一個局長,還掀不起來什麼大浪,現在最主要的是想辦法將被抓走的那羣富家公子找到。

回到工地,將車停在一旁,羅成緩緩擡步走了進去。

遠遠的便看到郎珏那孤傲的身影,佇立牆邊。

還沒到中午,戰士們也還沒有休息,都在忙碌着。

剛想過去,卻發現遠處有好幾個員工正對着郎珏指指點點,議論紛紛,也不知道再說些什麼。

就連曲筱雅和慕詩涵都站的遠遠的,有些謹慎的看着郎珏。

很顯然,郎珏給她們危險的感覺了。

羅成輕笑,雖然臉上並沒有表露,可是看到郎珏之後心中還是很高興的。

緩步走進。

看到羅成回來了,曲筱雅等人鬆了口氣。

議論的也不再多說,開始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郎珏看到了羅成,深邃的目光轉變成火熱,連忙快步向着羅成的位置走了過來。

羅成回頭,曲筱雅還在詫異的看着這邊,似乎在擔心一般。

對着曲筱雅擺了擺手,曲筱雅這才放鬆了下來。

郎珏側頭看了一眼,又看了看羅成,眼神中露出了一抹恍然的表情,連忙開口說道:“龍尊,那位是……您的……”

話沒有說完,不過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羅成輕笑着點了點頭。

郎珏瞬間呆愣,冰冷的面龐終於出現了一絲改變。

就連羅成都有些驚訝,這麼多年也從來沒有看到郎珏臉上的表情竟然還會變幻。


下一刻,郎珏眼神裏面閃過一抹慌亂,擡步便要向着曲筱雅的位置衝去。

羅成恍然,低喝一聲:“回來。”


郎珏身體瞬間停止,回到羅成身前,略微手足無措的說道:“龍尊,我見到您的夫人竟然沒行禮……這……”

羅成眼神裏面閃過一抹驚訝的光芒。

隨後,嘴角露出無奈的笑容,輕聲說道:“行了,以後再說,她還不知道我的身份。”

聽到這句話,郎珏這才放鬆了不少。

沉吟片刻,再次恢復了之前的冰冷,不過眼神之中依舊閃爍着怪異的光芒。

羅成擡步走到了一旁,找了個位置輕輕坐下。

郎珏走到羅成身前,恭敬戰力。

羅成擡頭,輕輕打量了郎珏一眼,曾經的一切彷彿在眼前一般。

羅成輕笑,輕輕開口:“你這身衣服穿了多少年了,還不換呢。”

郎珏遲疑片刻, 緩緩開口:“龍尊,我……每天都換,就是衣服一樣而已……”


雖然話語依然冰冷,不過不管怎麼聽似乎都有一種委屈的感覺一般。

也只有在羅成面前,郎珏纔會出現這種狀態,別人敢嘲諷他,現在已經鼻青臉腫了。

羅成起身,走到了郎珏身旁。

輕輕伸手,一把將郎珏背後的五棱軍刺拔了出來。

放在太陽下面,軍刺上不會反射任何的光芒。

通體黝黑,多年血液的浸泡下,現在已經有些泛紅了。

這個武器,是用一塊極爲特殊的金屬製成,跟隨郎珏多年。

別人想碰一下,難如登天。

羅成輕輕揮動,再次放回了原來的位置。

轉過身去,揹負雙手,腦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現出了曾經的種種。

郎珏輕聲問道:“龍尊,您有什麼需要我做的。”

羅成輕輕開口:“沒有什麼特定的,但需要你做的事情很多,有很多事情我不方便出面。”

郎珏拱手:“是!”

羅成繼續問道:“最近有沒有訓練戰士。”

郎珏一愣,羅成主動跟他閒聊,還真是太陽在西邊出來了。

不過郎珏自然是非常興奮,連忙開口:“最近很忙,一直在各個特種大隊裏面遊蕩。”

羅成輕笑:“新一代戰士的實力如何。”

郎珏沉吟片刻,輕輕開口:“跟龍尊您那個時代,差的太遠了。”

羅成並沒有繼續開口,心裏面也很是複雜。

他希望國家富強,希望戰士強大。

輕輕開口:“後面應該會跟戰區打交道,有什麼不能讓人知道的先處理一下。”

郎珏卻傲然開口:“幫助龍尊做事,沒有什麼需要避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