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子倒也識趣 ”陳教官點了點頭說道其他人也勉強的站了起來,他們一臉尊敬的看着王彪他們這些人實在是太強悍了。

其中一部分人忍不住對陳教官豎起了大拇指,“教官你好厲害,昨天我還以爲你跑去散心了,沒想到你竟然想到去請援軍過來。”

“教官這口氣我們一定要出,這憋到肚子裏不放鬆一下是不行,絕對要打死鷹爪那幫小兔崽子們。”

“教官你好厲害呀,這都是從哪兒找來的高人。”

“行啦,都他媽別廢話,給老子低調一些。”

陳教官儘管笑得嘴巴都要裂到耳根子出來,還是擺了擺手示意這些人低調,他說道,“你們今天儘管看好戲吧,這些人可都是我的王牌,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我是不會輕易動用的。”

陳教官平時都是大大咧咧的,此時此刻卻有一些裝腔作勢的感覺。

若不是昨天早已看透了他的爲人,王彪他們此刻怕是要相信了,這陳教官的話,線下聽到陳教官的話時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王彪則是在心裏感慨了一下教官的承受力還真是強,昨天還被他們虐得死去活來,今天就崇禎威風了,還藉着他們裝了一次逼。

陳教官笑呵呵地看着王彪,他們說到:“我們現在去吃點早餐,等到九點開始團隊戰的時候,我們去湊湊熱鬧吧。”

石傑倒是沒什麼意見,帶領着自己的那幫兄弟們從院子出發到了餐廳,他們的餐廳是1層3層的小樓,面積不大不小,就像大學的食堂一樣,因爲他們這些人來的晚,所以餐廳的人並不算多,林林總總的,大概還有二三十人。

看到這一幕時,陳教官二話不說就帶領着衆人轉身去了2樓。

在這途中,石傑聽到有一部分的人議論着他們。

“這些是狼圖騰的人嗎?怎麼感覺比昨天多了一些?”

“人多有什麼用,反正他們就是一幫廢物而已,拿來墊底的,丟死人了我纔不願意和他們走的近呢。”

“你知道嗎?他們還抽中了跟鷹爪的人鄙視呢,這次也不知道會被打成什麼樣子。”

聽着他們的議論時,石傑皺了一下眉頭,看來鷹爪的人是囂張的不可一世,越發不可理喻了。

餐廳看起來簡陋,但是伙食卻很好,要什麼有什麼。

等到石傑他們過來的時候,卻沒有一些胃口,他們在岐山上面的食材要比山下的食材好的不知道多少倍,因爲有靈氣的滋養那些食材,越發的美味,才幾天的功夫就將他們所有人的嘴給養吊了,看到這些食物的時候竟然食不下咽。

陳教官見了之後說道:“小杰你們都別浪着多吃一點,我們中午是沒有時間休息的,只有吃飽喝足了纔好幹事兒不是。”


“教官你就不用擔心我們的實力了,難道你忘了昨天晚上我們把你……”

他話剛一出口,小六等人就急急忙忙的看了過來,教官也看着自己馬上就要出醜,連忙制止到:“你說什麼呢?瞎說什麼玩意兒的,昨天前天的我告訴你啊,我可啥事都沒有,你別跟我說廢話,我這人脾氣不好,要是生氣了,那可了不得。”

看到教官火急火燎的樣子,衆人忍不住笑了起來。

王彪下意識的說道,“你放心,我絕對不是要說你什麼壞事,我不打算讓你生氣,我就是想告訴你啊,昨天晚上你那酒量不行啊,改天我們再好好的喝一場。”

小六他們聽到這話都忍不住笑了,王彪說的沒錯,他們陳教官酒量的確差了點兒,剛沒喝他就醉了,偏偏還要主動要酒,最後喝多的人總是他。


“酒量不好是小事,可是酒品還不行,這問題就嚴重了,喝多了費桌子。”

成雪淡淡的說了一句,教官一愣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他撇了一眼石傑小聲的嘀咕着,“難道我昨天把桌子弄翻了嗎?”

石傑認真的想了下,淡定的說道,“教官這種小事不必放在心上了吧,反正我認識教官之後,教官先過的酒桌多了去,連我都數不清了。”

“吃飯吧,吃飯別那麼多的話。”

教官又開始轉移話題,他這沒理便開始轉移話題的樣子落在衆人的眼裏,讓他們忍不住大聲的笑了起來。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教官因爲對酒精過敏,所以不能夠喝酒,他每次都忍不住,就是因爲希望能夠陪伴這些夥伴,他每一次喝完酒之後都特別的難受。

雖然肉體很煎熬,但是內心卻是無比的暢快,當他內心不爽的時候,也常常會喝上一些來緩解煩惱,快要吃完飯的時候,石傑手機響了起來,拿出來一看,發現是姜皓天打過來的,他迅速接通了電話。

“週日的事情我已經計劃好了,等一下你過來我交代你如何安排下去。” “老闆現在不行,我在外面呢,教官遇到一些麻煩,或帶着王彪他們過來幫教官一把打打團隊戰,所以他們自身也有幫助只是這場比賽要下午一點半才能夠開始……”

說到這裏的時候,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朝着陳教官看了過去,陳教官那麼說到:“4點可以結束,6點你就能夠趕回去了。”

“對,6點我就能夠回去了,事情如果急的話,我現在也可以回去。”

其實這都是一些小場面而已,王彪他們這些人應該都能夠應付得了,不用自己在場的。

姜皓天淡淡的說道:“不急,等你回來之後再找我商議也不遲,正好白天我再細化一下細節給你一個更爲詳細的方案。”

說完這話姜皓天就掛斷了電話,石傑等待着姜皓天掛完電話之後才收回手機,這也從側面表達了他對姜皓天的看重。

看到姜皓天收起手機的時候陳教官還在一旁唸叨着,“小杰等今天結束了之後我跟你一起去,我想把我的兵也能夠訓練到這種程度。”

如果自己的兵也能夠達到這種程度的話,那是何等的威風,陳教官一想起這件事的時候就忍不住幸福的眯起了眼睛。

щшш●тtkan●℃O

他率領着自己的這支部隊,雖然現在名聲狼藉成了墊底的,可是如果能夠得到姜皓天的教導,肯定會別有一番成就的,想到這裏的時候他便忍不住得意洋洋了起來。

看了一眼他的神色,石傑嘆了口氣說道,“你可以和我一起去啊,但是我不知道老闆會不會答應,我老闆最怕麻煩了,他每天都需要照顧女兒,就算是王彪他們也只是每天來教導一個小時而已。”

聽到這話陳教官嗆了一下,直接咳嗽了起來,麪條從他鼻孔中噴了出來,此刻啊,他卻一點都顧不上,反而拉着石傑激動的說道:“啥你剛纔都說了些啥玩意兒,一個小時。”

石傑看到他這樣的反應時,越發的無奈,卻是肯定的點了點頭。

陳教授原本以爲這些人之所以會有這般成就,肯定是悉心教導所致,但是現在石傑的態度確實有些讓他琢磨不透了,僅僅是一個小時就能夠讓這些人變成這個樣子,實在是難以讓人理解,他望着面前的這些人眼底充斥了一些詫異,這些人看起來也不像是天賦異稟的樣子,怎麼可能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達到這種成就?

於是陳教官忍不住旁敲側擊起來,他好奇地望着石傑問道,“那他到底用的是什麼法子?”

石傑搖了搖頭,忍不住迴應,“這件事我不能說,師傅千叮嚀萬囑咐不能夠告訴別人。”

雖然和陳教官情同兄弟,但是師傅的事情還是不能夠往外面說。

陳教官聽到這話卻沒有要放棄的意思,他認真地盯着石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說道,“我清楚這些,你現在只需要告訴我他是不是有讓其他人一下子晉級的能力。”

陳教官的神情特別嚴肅,然後是石傑跟他認識了四五年,也從來沒有見過他臉上有着如此嚴謹的神情,在掙扎了一番之後最終點了點頭。

陳教官哈哈大笑起來,他拍着石傑的肩膀說道,“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你左右爲難,我會通過一種東西來換取姜先生的訓練方案。”

看到他這麼自信的樣子,石傑好奇地說他:“什麼東西。”

教官看看四周,小心翼翼的湊到了石傑的面前回答,“靈寶。”

說到這裏他臉上的笑容十分自信,他相信無論是何種人在面對這種天地靈寶的時候,一定會產生動搖,就連姜皓天也不例外,一定能夠被自己所拿出來的東西動搖。

然而沒想到這話落在石傑的耳朵裏,卻讓他忍不住搖了下眉頭,他疑惑地說道,“僅僅是如此嗎?這種東西可打動不了我師傅,我師傅那裏多的很,他隨隨便便就可以拿出來一大堆。”

剛剛還自信滿滿的陳教官,在聽到他的話時,臉上的神情逐漸變得僵硬。這都不動心?


看到他臉上的神情時,石傑覺得有些不忍心,於是說到:“也說不定你拿出來的禮貌比較好呢,我師傅真的有可能心動。”

陳教官哪裏不清楚,石傑說的這番話就是爲了安慰自己,於是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姜先生畢竟跟我們不一樣,他是到達了那種層次的人,眼界肯定過於常人。”

“過於常人,哼,我老闆的眼界永遠是教官你無法想象的。”

陳教官不樂意了,拍了一下他的腦袋,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說道:“你小子不用在這裏跟我怪聲怪氣的,我先說明了我這裏可有一大堆好玩的,到時候你要是拿過去的話,說不定江先生還真的有興趣拿,原本是打算交上去的,但是我現在覺得他們有了發揮的餘地。”

看到陳教官臉上流露出來的自信滿滿時,石傑忍不住好奇地看向了他說道,“教官你說的這些事情真的有這麼神奇嗎?我覺得你是在騙我的吧。”

“我怎麼可能會騙你啊,你放心,我有的是辦法打動姜先生的。”

看到他如此自信的樣子,石傑笑了笑,也不好意思再去打攪他的熱情。

等到衆人一吃完飯的時候離開了餐廳,走了幾分鐘來到了廣場,廣場是露天的,它西側是一處建築樓,只有一層而已,看得出來是做室內訓練的,而南北兩側什麼都沒有,東側就有一大叢茂盛的樹林,剛剛走到邊緣,衆人便忍不住跳了一下眉頭,不是說9點的時候就要開始了嗎?怎麼現在人會這麼少?廣場上僅僅有幾個後勤人員而已,也不知道其他人去了哪裏。

陳教官目光如炬掃視着周圍,突然他的目光定格在訓練大樓的面前,只聽他驚異不定地說道,“總教官怎麼會在這兒?”

石傑聽到他的話,朝着他的目光看了過去,就看到了一個較爲熟悉的身影。 在他的印象當中,當初他僅憑着一人之力,就可以將所有的教官打得鼻青臉腫,落花流水,實力不可輕視。

周建華在見到他們這些人的時候,直接走了過來,陳教官也帶領着衆人朝着他的方向走了過去,“總教官你怎麼在這兒?”

陳教官一臉納悶地望着他。

周建華搖了搖頭說道,“現在不止我在這裏,其他的高層也都來到了這裏。”

聽到他的話時,陳教官還是一頭霧水,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事實上今天的團隊戰就是一次考覈,這次主要是因爲鷹爪的趙泰斗提出來的,我覺得還不錯就上報了下去,沒想到上面的人真的感興趣,於是答應了下來。”

“所以說這次的考覈不一般,成績末尾的會被剔除這裏,或許他們就是在有意針對你,當然上面的人居然答應了下來,也提了一些意見規則,在那裏讓我們也有了一絲希望,要不然的話這次綜合成績出來後,我們直接成了吊車尾,到時候可就都不好看了。”

陳教官的臉色大便,他緊緊地皺着眉頭,看上去十分緊張。

如果被踢出了梯隊的話,資源會相對的減少很多,跟其他隊伍相比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而且福利方面也會全方面的下降。

想到這裏陳教官臉色變得通紅,忍不住大罵起來,“他媽逼的,我就知道這趙泰斗這小子沒安好心。”

果然,說着說着他便又要一副潑婦罵街的樣子。

周建華知道他的性格,立刻打斷了他的話,說道:“行了,不是告訴你還有一次機會嗎?只要你們這次認真對付的話,一定可以通過的,上面的人也十分認真的對待這次考覈,絕對不可以露出一絲人情味,就算是我們的頂頭上司在此也不能夠,所以一定要傾盡全力才行。”

“咦,有些不對勁呀,上次不是聽說好多人都受傷了嗎?現在怎麼會出現了這麼多人,還有女的混在其中。”

周建華看到成雪他們的時候忍不住揚了下眉頭,他不用數也知道這些人異於平常,奇怪的問道。

“tnnd,今天我就是要仗勢欺人了,我今天就是要做我趙泰斗,他小子找不到爹媽找不到東南西北兄弟們我們走。”

陳教官罵罵咧咧地帶着一大羣兄弟們走向了大樓,周建華見狀跟在了他的身後,無奈的在心中嘆息了一口氣。

陳教官的關係擺在那裏,他還是要給面子的,而且陳教官在訓練隊伍方面確實有才華,對於這樣的人才他確實西財的,雖然成交觀前幾次失利了,但是他覺得陳教官還是有崛起的希望。

這次上面的考覈更像是針對陳教官,還有趙教官的,他們兩個人的爭鬥一向很猛烈,上面雖然不怎麼過問,但是想來也是充滿了不滿,這次的機會也可以打壓一下他們兩個人。

走到裏面便看到大廳和走廊,還有一些房屋,看得出來這就是訓練場地的內側。

他們一行人走了,進去的時候裏面已經坐滿了許多人,各大隊伍的人都坐在了裏面,而這些人的鏡頭有一排桌椅坐在中央的位置便是這次派來的考覈官。

當然他們的身邊也有不少來圍觀的高層人員,而在他們的面前也有一排桌椅,是他們這些教官的位置,桌椅的前方也是場地的,另一頭擺放着無數個攝影設備,上面還正在調試着叢林的畫面,從林的各個角度盡收眼底。

走到這場面之後,周建華便走上了舞臺,陳教官和石傑一行人來到了最外側,直接坐了下去。

兩個考覈官朝着他們這邊看了過來,留考覈官員地劃過一絲幽光,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反應,而陳考覈官則是輕微的搖着頭,在心中嘆息了一口氣,這些年來狼圖騰的實力一直在下降,給人一種窮途末路的感覺。

看到陳教官他們一行人落座之後,趙泰斗冷冷的掃視了過來,看到他的眼神時,陳教官就忍不住罵罵咧咧鬧:“看個屁你看,怎麼是不是想要現場打一架。”

“姓陳的你別太囂張了,我只不過是在想從明天開始你們就要滾出去了。”

趙泰斗不甘示弱地回懟了過來,一聽到他這話啊,陳教官就忍不住火冒三丈罵了起來:“放你tmd狗屁,老子今天要把你打的,找不着爹媽,老子今天就給你磕頭。”


“呵呵,我還真的是期待這一幕。”趙泰斗並沒有將陳教官的話放在心上,他轉過頭去一幅愛理不理的樣子。

陳教官看到他的樣子時冷冷一笑也並未開口,過了幾分鐘之後,伴隨着一個最後支隊的到來,總教官開口說道:“今年的團隊賽至關重要,也是今年的考覈賽,我先說明一下規則前幾日,個體格鬥以及各項指標通過研究也都按比例變成了分數,現在各個支隊的分數即將會投映在這前面的大屏幕上面。”

衆人聽到這話之後情不自禁的擡頭看向了屏幕,他們看到這屏幕上顯示的反對戰績時,臉上的神情再次有了變化。

分數看起來都不高,其中最高的是鷹爪隊,他們得了80分,而第2個則是雪豹62分,第3個是海豚61分。一直到第9個分隊是55分,目前看來鷹爪隊的分數最高。

然而到了最後一個狼圖騰,分數有了跳崖式的下降,直接變成了34分。

看到這一幕時,鷹爪隊的人瞬間笑了起來,他們輕蔑地看了過來,環衛的勾起脣角,看着他們,在嘲諷的眼神時,狼圖騰等人也有些羞愧地低下了頭。

陳教官看到這一幕火冒三丈,他罵罵咧咧的:“小兔崽子們,你別太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