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暗綠色的大爪探出,如磨盤般,拍向林浩,一切阻攔之物盡皆粉碎,威勢驚人。

林浩卻沒有閃躲,反而欺身而上,渾身散發著淡淡金芒,握拳硬抗。

「轟」的一聲,林浩身體被震起數丈,那巨獸雙腿忍受不住轟然跪倒在地,恐怖的氣浪從碰撞中心擴散,席捲八方。

亂石橫飛,古樹崩碎,飛沙走石,場面異常恐怖,如同世界末日降臨。

未等轟鳴聲散去,只聽巨獸低吼一聲,蠍尾化作黑影,似能刺破虛無,直接來到林浩臉前,對準他的眉心狠狠刺下。

感受到蠍尾帶給自己強烈的威脅感,林浩不敢硬接,手掌並指成刀,從側方切向蠍尾。

「鐺!」

蠍尾受到巨力斜飛出去,林浩抓住時機,抬起右腿狠狠踹向巨獸!

「轟隆隆!」

巨獸措不及防之下,立刻翻倒在地,如悶地葫蘆般滾向一側,露出了其身下護住的毒夫人,林浩面露冷笑,抬起巨大的右腿,狠狠跺下。

那毒夫人見林浩如此威勢,駭然之下忍痛取出一黃金種子,這黃金種子一出現,就散發出極為濃郁的生命氣息,毒夫人口中念動法訣,雙手托住黃金種子,體內的元力瞬間被其吸食,黃金種子隨之光芒大放,一黃金古樹破殼而出,剎那間長成一棵參天古樹。

「小子,這黃金種子和那枯木法寶都是我機緣所得,乃我平生至寶,你能逼我用出算你本事,等會抓到你后,我定會讓你加倍償還的,黃金戰將還不給我出來。」

隨著毒夫人興奮尖叫,黃金古樹劇烈的顫抖,下一瞬,樹榦枝葉簌簌顫抖,詭異地變為一中年修士,只見他身著黃金戰甲,身高八尺,手中拿著一把虛幻長槍,只是雙目緊閉,彷彿沒有意識。

「以我血為引。」毒夫人咬破舌尖張口吐出一口鮮血,直接落在黃金戰將的眉心,抬起右手指向林浩厲聲道,「以我念為線,殺此子!滅其身!毀其魂!碎其魄!」

黃金戰將的身體中傳出咔嚓之聲,隨後睜開了雙眸,倆道精光立刻爆出,一股幾乎堪比涅槃境老怪的氣勢衝天而起,黃金戰將緩緩抬起右手,身子扭動中,將手中的虛幻長槍猛的投出,在其投出虛幻長槍的剎那,其右手竟立刻有另外一虛幻長槍幻化,其右臂甩動,再次投出。

剎那間,數十道長槍呼嘯而來,如同槍雨般急速落下。

「那長槍你接不下,快躲!」林浩還沒從震驚中恢復過來,耳邊立刻響起小白的聲音。

林浩也不遲疑,拔腿就跑,他猛然向前衝出百丈之後,回頭一看,立刻驚駭,因為那虛幻長槍竟彷彿有靈智般,轉換方向追來。

林浩一驚,捏一個法訣,撤去法天象地的神通,身體恢復之後,一對羽翼立刻出現在起身後,用力一扇速度頓時猛增,可是那虛幻長槍光芒閃動之後速度也隨之暴漲。

「這是什麼鬼東西。」林浩心頭暗罵,瞥了一眼遠處的毒夫人,殺意更盛,他想殺死毒夫人,但那黃金戰將一步不離,很是麻煩。

「小子,給我一滴精血,快!」就在林浩猶豫不決的時候,小白焦急而虛弱的聲音再次傳來。

「做什麼?」林浩一愣,一道虛幻之搶,陡然加速轟在林浩的背後,將其從空中轟下。

「疼死老子了!」林浩怪叫一聲,對小白傳音道,「小白你幹嘛?」

「廢話怎麼那麼多,快點!」小白氣急怒罵道。

林浩一撇嘴,咬破舌尖逼出一口精血,在精血被其逼出的剎那,立刻消失不見。

「林浩,吞服聚靈丹,能吞多少吞多少,快點,等會別怪我沒提醒你!」小白舒了一口氣,疲憊說道。

感受到小白語氣中的急迫,林浩沒有發問,一邊閃躲虛幻長槍,一邊取出大把大把的聚靈丹,塞入口中,在其吞下倆次之後,他眉頭微蹙,露出一抹瘋狂,而是再次取出倆把聚靈丹一同塞入口中。

如此數量的中品聚靈丹,化作狂暴澎湃的力量在體內炸開,膨脹地感覺幾乎剎那間出現,林浩仰天長嘯,雙目瞬間變得通紅。


「爽!」

林浩大叫一聲,全身的皮膚鼓漲起來如同氣球,於此同時,他丹田內的雛丹驀然震顫開始貪婪的吸收起周圍的藥力轉化而來的驚人元力。

可是體內的元力太多,雛丹吸收的如同九牛一毛,林浩全身通紅,體表甚至有了裂痕。

「小白!!」林浩咆哮道。

「林浩,在堅持一會!誰讓你吞那麼多了!!」小白帶著哭腔吼道。

「我……」林浩頓時無語,可是他來不及感嘆,一波接著一波的衝擊力湧來,使林浩的意識都是出現了模糊。

「該死的!」林浩咆哮一聲,扭頭看向身後的虛幻長矛,他雙目血紅,嘴角帶著瘋狂的微笑,竟在半空停下身體,獰笑著任由那無數虛幻長矛轟在自己身上。

轟!轟!轟!……

巨大的轟鳴聲在半空中炸開,如同煙花般美麗,將林浩的身影剎那淹沒。

「好!」毒夫人看到如此一幕,興奮地猖狂大笑之後,立刻架起遁光出現林浩面前,她雙手一撮,虛空一指,一把招魂幡從其儲物袋內飛出,將林浩所在的位置盡皆籠罩。

這招魂幡乃是拘禁神魂的法寶,若是有修士身死之後,神魂遁出,可以被招魂幡捕捉到,這招魂幡對魂魄有奇效,但對未曾身死的修士效果確是極低。

「急急如律令,收!!」毒夫人冷喝一聲,虛空再次一指。

那招魂幡立刻散發出陣陣青光,可是不管毒夫人如何念動法訣,卻是沒有任何魂魄被拉扯出來。

「怎麼回事,難道剛才的攻擊將他的神魂一起摧毀了嗎?」毒夫人喃喃自語,袖袍一揮,頓時有一陣風吹過,將那濃霧吹散,於此同時為了防止意外,她還將黃金戰將喚到身旁。

在濃霧吹散的剎那,毒夫人看到了躺在虛空中的林浩。

此時林浩全身衣服盡皆被毀,身上更是血肉模糊,甚至看不出人形。

「哼,果然是死了!」毒夫人臉上露出兇狠,對身旁的黃金戰將說道,「去看看。」

黃金戰將聞言,機械的邁動腳步走向林浩,那黃金戰將走到林浩身旁后,抬起手臂向林浩抓來。


可就在他手臂碰觸到林浩的剎那,林浩驀然睜開了雙目,其左手探出虛空一抓,之前那枯木法寶出現在林浩手中,唯一不同的卻是在枯木端部,有一個嫩綠的葉子迎風招展。

枯木隨著林浩手臂的舞動而化作一道奇異的軌跡,那嫩綠之葉竟脫落而下,非但沒有下落反而轉瞬來到黃金戰將的眉心,直接沒入。

黃金戰將的手臂已經死死抓住了林浩,可是瞬間僵在原地,本來木訥的雙眼竟有了幾分靈動,片刻之後,他抬起頭向林浩看去,目光中有了遲疑。

林浩神秘一笑,元力瞬間輸入枯木之中,枯木變為嫩綠,嬌艷欲滴,黃金戰將隱沒在眉心的綠葉再次浮現,照相輝映,畫面頓時有些奇異。

不遠處的毒夫人,心中突然有了極為不妙的感覺,她看到林浩突然活過來,看到林浩取出了枯木,還有黃金戰將的詭異,心中的不安急速放大,忍不住高聲叫道,「你……在做什麼?還不殺了他!殺了他啊!!」

黃金戰將毫無反應。

「我讓你殺了他!我是你的主人,我命令你殺了他!混蛋,動手啊!!」毒夫人厲聲大喝,雙手連忙打出一連串的法訣,這法訣是她控制黃金戰將的唯一手法。

立刻,黃金戰將的眉頭皺起,周身立刻湧現出無數血色鏈條,將黃金戰將捆綁之後,端部竟化作毒蛇,張口咬向黃金戰將的頭顱。

「螻蟻也敢吞我?」低沉的聲音,第一次從黃金戰將口中發出,極為拗口,彷彿數千年未曾說話,喉嚨摩擦發出的聲音。

也就是在這道聲音傳出的剎那,黃金戰將一把抓住身後的毒蛇,狠狠一拽,一拽之下,那毒蛇竟發出凄厲的嘶吼,而那黃金戰將也是悶哼一聲,嘴角流出金色的血液。

顯然毒夫人的禁制對他的傷害也是太大。

「小子,你對他做了什麼?」毒夫人見到黃金戰將竟向自己出手,立刻驚恐吼道。

對毒夫人的質問,林浩仿若未聞,而是死死盯著眼前的黃金戰將,目中有了猶豫。

「林浩……把,把你手中的枯木交給他。」恰逢此時,小白異常虛弱的聲音再次傳出。

林浩聞言,用力一咬牙,抬起手中的枯木法寶,遞向了正與鐵鏈毒蛇搏鬥的黃金戰將,那黃金戰將見到如此一幕,明顯的一愣,但是瞬間卻露出一抹欣喜和渴望,他重重的對林浩點點頭,然後接住了枯木。

在黃金戰將雙手握住枯木的瞬間,天地似都是一顫,緊接著一道翠綠的波紋緩緩向四周擴散,使所過之處,空間都隨之震顫,黃金戰將周身的鏈條剎那間碎裂,成了粉末消散。

感受到這波紋的強度,林浩臉色大變剛要離去,但那波紋卻是卻是繞過自己,向遠方擴散。

「這股力量,怎麼會?你是怎麼辦到的?這不可能!!」

毒夫人見到如此一幕,心生駭然之下,再也不敢久,呆駕起遁光,拔腿就跑。


「跑?你跑的掉嗎?」

始終關注毒夫人的林浩面色陰沉,對著黃金戰將喊道,「殺了他!」

那黃金戰將聽到林浩的傳音,抬起頭古怪的看向林浩。 但這一抹古怪在剎那間便消失不見,化作了深深的尊敬,「主人,泰坦如您所願。」

話音落下,自稱泰坦的黃金戰將,轉過身體,他右手中的枯木化作了真實的長矛,金光從長矛上汩汩湧出,如同神輝灑落,氣勢強大。

他抬起頭看向逃遁的毒夫人,恐怖的殺意瞬間籠罩而去。

毒夫人感受到身後傳來的恐怖殺意,她尖叫一聲,周身頓時出現無數毒蟲將其環繞,速度頓時激增數倍。

「殺!!」

中氣十足的爆喝聲,如沉雷般在天地驀然回蕩,泰坦身體扭曲成一個奇異的姿勢,然後猛地投出了手中的長矛。

金光四射,長矛破空,如同流星隕落,帶著尖銳的轟鳴聲,剎那遠去來到被大片毒蟲籠罩的毒夫人身前,直接刺入。

「噗!噗!噗!……」

一連串的爆破聲,長矛毫無阻擋直接刺入毒蟲中,長矛之尖從一側竄出,在虛空中劃過完美的弧度,斜斜的刺向大地。

轟聲不絕,長矛帶動毒蟲群連帶毒夫人,直接墜入山林中,引起大片的煙塵。

「好恐怖的力量,好鋒利的長矛。」林浩眼皮一跳,深深的看了一眼泰坦,閃身向毒夫人墜落的方向掠去。

到處都是毒蟲的屍體,惡臭遠遠的傳了出來,使人聞之欲嘔。

林浩幾個閃身,撥開樹葉一眼,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起來,在空曠的一片平地上,一把丈長的長矛斜斜插在岩石上,地上一片血跡。

強大的精神力毫無顧忌的瞬間湧出,周圍的場景開始在腦海中顯現,「在那裡!」

林浩低喝一聲,身後的雙色羽翼猛烈一揮,向他的左側衝去,而黃金戰將緊隨其後。

在林浩的正前十幾里的地方,滿身鮮血的毒夫人狼狽逃竄,她臉上帶著怨毒之色,胸口有一個碗口大小的傷口,冒著白煙,不時傳出嗤啦聲響,想不到泰坦的長矛還帶有如此腐蝕性的效果。

林浩嘴角露出殘忍的笑容,他不會為自己的家人留下如此禍患的,羽翼劇烈扇動,一個加速,林浩頓時出現在毒夫人身後,「死!!」

「你殺不死我!」毒夫人轉過身,極為怨毒的看向林浩,與此同時她的右手抬起一把將自己的衣衫撕碎,露出裡面晶瑩妖艷的**之身,此時她臉上沒有絲毫羞赧反而透出無盡的憤怒,「此術我自從得到之後一直沒有施展,因為若是施展便就九死一生。但如今我得到主人眷顧,我不會死!而你……會死!!」

沙啞瘋狂的尖叫回蕩,毒夫人右手捏動法訣,對著自己的胸口連點數下,每次點下都會使其身體爆出一團血霧,但那血霧沒有消散而是凝在空中,靜止不動。

「九幽之下的閻王,大山之中的巫女,聽從您僕人的召喚……以我血肉,以我壽元獻祭!懇請您降臨……死亡之手!」

毒夫人的血肉隨著低沉的吟唱聲而迅速枯萎,轉眼間她的身體就變得如同乾屍般,滿臉褶皺,皮包骨頭,醜陋不堪中全身遍布蒼白的紋路,令人看到之後,不禁頭皮發麻,汗毛乍起。而她身前的血霧卻膨脹了數倍,如同巨大的血肉心臟,砰砰跳動。

「以我念為引,滅火此人!」

在她凝聚了無盡仇恨,滔天憤怒的話語落下的剎那,毒婦人抬起右手,遙遙對著已然來臨的林浩伸出一指,立刻,那血霧砰的一聲炸開,竟在虛空蠕動,從其中伸出了一條通體紫紅的手臂,一條長滿粗厚毛髮,散發出蠻荒之氣的手臂。

在那手臂出現的剎那,林浩瞳孔收縮,神色一變。

林浩甚至都沒有時間去思考,就有一股濃郁的血腥味撲面而來,那手臂竟在剎那間暴漲,成了數丈大小,將林浩所有的退路封死之後,狠狠一握。

「不好。」林浩大驚,剛要閃躲。

手臂之上的毛髮卻立刻暴漲,如同繩索將林浩死死困住,在他被困住的剎那,一道金光立刻從遠處射出,沒入他體內消失不見。

下一刻巨大的手掌合攏,發出咔嚓之聲。

「呵呵,你終於死了……」毒夫人聲音沙啞地如同野獸咆哮,「我從小與黃離私戀,費盡心機在掩人耳目生下一子,想不到被你殺死,你該死!!我夫君更是被主人,隨手滅殺!為什麼?為什麼??都是因為你,所以你更該死!!」

「如今我更是變成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還成了主人的血子……」毒夫人憤怒咆哮,有些癲狂的手舞足蹈,最後她死死盯著空中的巨大手掌,怨毒道,「我要讓你的家人陪葬,我要將你的族人盡皆屠戮,而且讓你的父母嘗盡世間一切的刑罰,喋喋喋,我要讓你後悔,死不瞑目!!」

毒夫人看到空中逐漸變得暗淡的巨大手掌,呼吸有些急促,「面對死亡之手的攻擊,你絕不可能存活,你的魂魄會被九幽閻王,大山巫女得到,忍受煉魂之苦。」

發泄完之後,毒夫人狠狠地掃了一眼空中的死亡之手,轉身欲要離開,她已經決定,等回復之後,就要將林家屠戮殆盡,完成她的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