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江南,直接就在心裏開始大罵那羣小弟子不是東西,找人收拾我們也就算了,竟然找來了一羣女弟子,還找這麼好看的!

幹啥呢!真不給我們這種得道高僧留面子嗎!

真是……出家人非禮勿視,非禮勿視啊!

他們莫不是真以爲自己不打女人了?笑話!我滅法高僧!那是說說就算了的嗎!

這麼瞧不起我?

甘霖娘!

“來者何人!”江南直接橫球攔路,大喝一聲,只是這聲音聽起來有些中氣不足,畢竟剛剛自己剛收拾完人……

“給老孃滾開!”那爲首的女子冷聲喝道,隨後一步步停的朝着江南這邊奔來,手中的那長刀,在太陽下顯得是那麼刺眼。

“好咧,這就滾!”江南答應一聲,拉着江北就往一邊閃去。

“哥……你的脾氣呢?”江北一臉懵逼的問道,這反轉是不是有點太快了?

“哎呀,大家都是一個宗門的,出家人,要與世無爭,弟弟,你着相了,無量壽佛!”江南拍了拍江北的大光頭,一臉深意的說道。

江北想罵娘,但愣是說不出來一句話,這感覺,有點難受,他竟然有一天,也被老哥給教育了。

還特麼着相了,老哥這一套一套的都在哪學的啊!


而那些女弟子,也是沒再找江北麻煩,徑直朝着前方趕去。

“哥……”江北傻愣愣的看着老哥。

此時的江南,已經被那些女弟子的翩翩身姿給吸引住了。

“弟弟……”江南嗓子眼發乾,江北明白,這孫子……這大哥可能又想去洗澡了。 江北那心中簡直是一萬匹草泥馬一刻不停歇的在奔騰着。

自從老哥見到那小魔女王昱涵,整個人就跟變了個性子一樣……也可以說是從昨天見到了那種美麗的風景之後才這樣的。

但是現在,老哥好像確實是對這幾個殺氣騰騰的姑娘產生了什麼興趣……

“哥,你這是要幹啥啊,她們又沒惹咱們。”江北頗爲無奈的說道。

而江南,則也是明顯的愣了一下,這才喃喃開口道:“那女的剛纔罵我了,我得找回場子。”

“你說這話,你自己信嗎?”江北嘴角狠狠地抽了兩下。

但是江南卻是一臉認真地點了點頭,得!沒法說了,這天也沒法繼續聊下去了!

看看這天色尚早,江北的一顆心也是活絡了起來,雖然他們剛剛乾翻了一羣弟子,但是那明顯還有些沒過足癮,尤其是他……

雖說江北這人平時也懶得動手跟人家打架,但是這次也實在是老哥下手實在太快,罵不過別人,他也不服啊!可是不服又沒什麼辦法,那就打。

打吧,還被老哥的搶了先,這叫什麼事兒?

再合計合計那些女弟子,不錯,這回肯定有架打……

呸!打架不是重點,重點是要去英雄救美,那女的看着就楚楚可憐的樣子,怎麼和萬魔宗這些五大三粗的漢子對打,明顯是肯定會吃虧的!

他們得去幫忙!

而且,他們也正好可以好好的看看這萬魔宗內部的弟子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起碼得把這彪悍的民風給弄明白,才能更好地融入進來。

自己也恰好可以過過手癮。

“哥,我覺得你說得對,那女的剛纔罵你了,咱們得去找回場子。”江北一臉認真的說道。


江南嘴一咧,牙一呲,笑的那叫一個開心,點上根菸,義正言辭的喝道:“走!找回場子!”

好在那些女弟子跑的並不是特別快,而江北的神識也來得及跟得上他們,畢竟三千米的距離,在這巨大的萬魔宗可能不是多遠,但是也得走一會兒。

至於她們的實力,雖然是內門弟子,但並不是多高,就連那帶頭的女弟子,也不過是合谷二階罷了。


要說到合谷二階的實力,那楊薇倒也是合谷二階。

但是這倆女的雖然是同樣的實力,卻是差之甚多,起碼在江北看來,如果那內門女弟子和楊薇要是真打起來了,起碼勝率得達到七成。

至於另外那三成?則是因爲老哥送她的那把中品靈寶吧,如果沒了那把寶劍,楊薇的勝率應該不足一成。

不光如此,那女弟子雖有着合谷二階,且近乎二階圓滿的實力,而她身邊的弟子也沒什麼善茬,其中半數也是合谷二階,另一半乃是合谷一階。

在招收弟子這一塊,萬魔宗做得是真的不錯,不像是那些正派宗門,動不動就安排點關係戶……

江南跟着江北趕路,卻是覺得這條路越來越熟悉……

熟悉在哪?怎麼像是來過呢?江南眉頭緊鎖,愣是沒想起來。

但是江北確實想起來了。

如果所料不錯,這是朝着外門那邊去的,不正是他們來時的路嗎!

堂堂的內門弟子,爲啥要往外門跑呢?所爲何事?

可按照常理來說,那些內門弟子不是應該瞧不起外門弟子的嗎?更不會與他們有什麼瓜葛纔對啊。

那現在這羣女的朝着外門那邊去,難不成是要欺負人?

想到這,江北的身體也是不由得一震,護犢子之心頓時涌現,在江北的設想中,雖然外門弟子的實力幾乎是最差勁的,但是也是一個宗門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人!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這裏的水,不是百姓,而是廣大的外門弟子,畢竟他們撐起的纔是這麼強大的宗門運營。

眼下這羣女弟子肯定是要去外門找誰的麻煩,按照宗門的尿性勁兒,外門弟子要是欺負了內門弟子……那是要被嚴厲懲治的!雖然不太可能有這種情況發生。

但如果是內門弟子欺負外門弟子,卻是沒什麼人會爲這些外門弟子說話。

別說什麼萬魔宗如何如何的,萬魔宗就算再不一樣,它也是個宗門,這種內幕,絕對一個樣!

至於江南,完全沒想那麼多,作爲富二代,肯定就是要享受生活的,作爲一個得道高僧,他肯定得去阻止這種即將開始的戰鬥。


而且,也得爲自己把場子找回來!哪能隨隨便便就捱罵了呢,不太好辦。

wωw ☢т tκa n ☢¢O

江北和江南一轉身,緩緩鑽入了一條小路,不緊不慢的跟着這羣女弟子。

跟一羣合谷初期的小弟子要是能跟丟,這兄弟倆也不用活了。

不過多時……她們便停了下來,與此同時,江北也停了下來。

這是一不太高大的殿宇,看得出來,這是一處修煉地,裏面不時傳出聲音,有嬌笑聲,也有故作不悅的發火聲,還有嚴厲的訓斥聲。

但是……都是女性的聲音。

江北再次往裏走了幾步,卻是發現雖然此地僅僅是一個不起眼的殿宇,卻也是有着屏蔽神識的陣法。

這下,就只能繼續往裏走,距離那羣內門女弟子百米處,他們才停下來,雖然對此江南抱有一定的疑惑,但是還是覺得挺好的,起碼觀察一下這萬魔宗的女弟子,也是個可以陶冶情操的事兒。

“裏面的人,給我滾出來!”那爲首的女弟子將手中長劍朝着地上一插,一副捨我其誰之勢!

而不過多時,那一道道聲音的主人們也緊皺着眉頭出現了。

鶯鶯燕燕。

可那爲首之人,卻是極爲熟悉,而還在那看賣呆的江南,更是直接瞪大了雙眼。

億萬婚寵:嬌妻萬萬歲 ,可是現在竟然還是熟人!

是的,出來的這些人裏,那爲首之人,除了和江北有過一面之緣的楊薇還能有誰!

但是她和江南的關係卻是深了不少。

起碼江南是很欣賞她的。

而那過來找事的內門女弟子,則是瞬間將楊薇等人圍住。

“不知姑娘前來,所爲何事。”楊薇不卑不亢,輕聲問道,眉頭微皺。 “放肆!區區外門弟子,見到本座,竟然還不跪下!”那爲首的女弟子冷聲喝道。

就這麼一句話,加上之前她說的什麼“給老孃滾開”,這個人設當時就在遠遠看着的兄弟倆心中崩塌了。

請叫我史萊姆大人 ,看來真是人不可貌相,畢竟是魔門之人,還得看看她來做什麼的。

“哥,別傷心,這年頭啥樣的女的都有,沒事。”江北出聲安慰道。

倒是江南完全不在意……江北有點懵,老哥這到底是圖意點什麼?

“我本來合計着幫她們一把,正好順路結交一下,以後拿下內門也好辦一些,哎。”江南暗暗搖了搖頭道。

江北的心猛地一緊,我真是差一點就信了。

……

“爲什麼要跪?”楊薇皺着眉,輕聲問道。


“區區外門弟子,竟然敢出言不遜,該打!”那冷傲女子冷喝一聲,“來人,掌嘴!”

聽聞此話,那女弟子身旁的一人瞬間上前,舉起手掌便要抽,卻是不想,這楊薇直接一伸手,握住了來者的手腕。

而那妄圖打人者,臉上頓時漲紅,想要發力,手腕卻是緊緊地被楊薇握住。

楊薇也並沒有得理不饒人,反而是手臂一甩,那女弟子直接便向後大退數步。

隱藏在暗中的江北更是心中道了一聲好!

這楊薇倒是有點意思,不愧是那些人的大師姐,有骨氣!

而那冷傲的內門女子,卻是輕笑了一下,再看向楊薇的時候,也是微微皺眉,看起來倒是對這楊薇的實力有些驚詫。

“我楊薇好像未曾惹過你們吧?”楊薇冷聲問道,一副作勢你們要打我便陪着的架勢。

“不錯,倒是真不錯,想不到區區一個外門弟子還能如此。”那冷傲女子冷笑兩聲,隨後將**在地上的長劍直接抽出,指着楊薇。

而楊薇見狀,更是下意識的看了一下自己身後的那些弟子,隨後暗暗嘆了口氣。

“不論你是爲什麼來找我們麻煩,但是我是她們的大師姐,還望你能網開一面。”楊薇輕聲說道,像是懇求。

那冷傲女子則是擺了擺手,那包圍圈便打開了一個缺口。

“我數三個數,消失在我們面前。”冷傲女子冷聲喝道。

“楊師姐,我們不走……”

“楊師姐,不管是什麼,我們今天跟她們拼了,諒她們也不敢殺我們!”

“就是!都是同一個宗門的人!她們不就是內門弟子嗎!”

……

“很好,既然如此,那就一起死吧。”

一聲脆響,直接從楊薇的手中爆出!再這陽光下,那把細長的長劍顯得是那麼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