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事通老頭點了點頭,「嗯,知道就好!」他微笑地望著江帆,他知道江帆是不敢泄露這資料的。

一道白光一閃,江帆腦海出現了有關《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資料,他頓時大吃一驚。沒想到《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竟然和符神界遠古的傳說中的天靈地寶,涉及到了符界原始的創世符神,另外還涉及符神界和符魔界的事情。

江帆收起白色玉石站了起來,對著事事通老頭微笑道:「嗯,你的資料果然很詳細,但是為何沒有說《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隱藏著什麼秘密呢?」

事事通老頭露出一絲尷尬之色,因為他的確查不到《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隱藏的秘密,「呵呵,這個《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秘密我也查不到,不過老夫可以肯定這個秘密肯定和創世符神留下的創世符神殿有關。」

江帆露出吃驚之色,「呃,什麼是創世符神殿?」江帆驚訝地望著事事通老頭。

「嘿嘿,創世符神殿是符神界一個極其古老的傳說,傳說在符神界還沒有誕生之前,有一位遠古符神叫符天,他創造了符神界、符魔界、符元界、虛無界,後來他有創造了其他各界,一共是九個界。他居住的宮殿就是創世符神殿,也叫符天神殿,還有符神界的符印就是他留下的。」事事通老頭解釋道。

江帆心裡暗自震驚,這個創世符神符天竟然創造了九個界,如此看來神界、仙界、人界、妖界、魔界都是這樣符天創造的了。

想到這裡江帆終於明白在神界為何獲得金色的鼎了,還有納甲土屍元神空間的黑色墓碑是不是和這個符天有關呢?

「呃,事事通老頭,那你知道這個符天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嗎?」江帆問道,既然符天創造了九界,那他肯定是來自外界的神人了。

事事通老頭搖頭道:「呃,這個恐怕只有符天創世神自己知道了,或許找到了符天神殿就知道他的秘密了。」

江帆點了點頭,「如此看來這個《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肯定是隱藏了符天神殿的秘密吧?」江帆猜測道。

事事通老頭搖頭道:「這個老夫也不知道,老夫沒有見過《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也只是知道符天創世神留下了好幾件東西,具體是什麼,我也不知道。」

江帆知道再問下去也得不到什麼消息了,對著事事通老頭拱手道:「事事通老頭,多謝了!我告辭了!」

事事通老頭對著江帆擺手道:「不客氣,你可是出了大價錢的,恕不遠送了!」

江帆和納甲土屍偷偷地返回了傲月宮,江帆去了第一層趙輝、李清、代傑、黃富等人的住處,他們剛好訓練剛剛結束,在屋裡休息呢。

「老大,您和傻蛋去了什麼地方啊?我們剛才去第二層找您呢!」趙輝急忙道。

「我剛才和傻蛋外出辦事去了,你們去找我,沒有其他人知道吧?」江帆皺眉道,他和納甲土屍可是偷偷地溜出去的,如果被易管家知道就不好了。

「哦,老大,我們是偷偷去找您的,沒有人知道,您出去做什麼去了?」趙輝好奇地問道。

於是江帆就把見事事通老頭以及易傲風見了自己的事情說了出來,隨後江帆把有關《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的資料給眾人看了。

眾人露出吃驚之色,「呃,老大,看來這個《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裡面隱藏秘密和創世符神符天有關呢!是不是什麼寶藏啊?」趙輝吃驚地道。

江帆笑了,「不可能是寶藏,作為創世符神,哪來的寶藏呢,估計是天靈地寶之類的寶物吧。」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呃,帆哥,這個符天可不一般,竟然是九界的創造神,那他留下的東西那可不一般呢!誰得到他留下的東西,那絕對是符神界無敵了!」黃富若有所思地道。

江帆點了點頭,「嗯,看來《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隱藏著十分重大的秘密,恐怕虛天子也不知道,他是故意騙我們的!」

「老大,那個虛天子已經得到了《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他是不是已經在偷偷地尋找符天神殿去了?」趙輝皺眉道。

江帆皺起眉頭,手摸著下巴,「嗯,按照虛天子的個性他應該開始研究《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的秘密了,如果他破解了這個秘密,他肯定就開始行動了。」

江帆知道虛天子野心很大,他不甘心在三大符神主之下,如果他破解了《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裡面的秘密,或者得到天靈地寶,那他就可以和三大符神主抗衡了。

「老大,虛天子太壞了,不能讓他得到那些寶物!」趙輝急忙道,他想著江帆等人被困在無盡空間的事情就十分生氣,恨不得暴打虛天子一頓。

「是的,這傢伙太壞了,如果被他得到那些寶物,我們就無法在符神界混了!必須設法阻止他!」李清也點頭道。

江帆點了點頭,「嗯,我也知道不能被虛天子得到那些寶物,但是他在虛天宮,我們在傲月宮,根本無法阻止他啊!再說虛天子是五大符神帝之一,我們也不是他對手啊!」

「老大,我倒有一個計策,讓虛天子無法獨吞符天留下的寶物。」李清露出壞笑道。

江帆望著李清,「李清,你有什麼計策呢?說來聽聽。」江帆微笑地道。

「老大,如果我們把虛天子得到《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的消息放出去,讓符神界的那些符神帝和符神主都知道,你想想,虛天子還能獨吞那些寶物嗎?」李清奸笑道。

「噢,李清這個主意不錯呢!只要大家都知道了虛天子得到《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消息,然後告訴大家《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裡面藏有重大秘密,虛天子肯定不敢出門了!」趙輝笑道。

江帆皺起眉頭,摸著下巴,點了點頭,「嗯,這倒是一個很好的方法,但是憑藉我們的能力是無法把《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的事情傳遞這個符神界的。」

「對哦,我們在符神界沒有任何勢力,傳遞這個虛天子得到《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消息十分困難,但是我們可以藉助傲月宮的勢力傳播啊!」黃富提議道。

江帆點了點頭,「嗯,要藉助傲月宮勢力傳播虛天子得到《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的消息,那就必須讓易傲風去做才行可是我們如何讓易傲風這麼做呢?」江帆露出為難之色。

「帆哥,我有一個計策讓易傲風這麼去做!」黃富笑道。

「哦,小富,你說說看!」江帆望著黃富道。

「帆哥,你忘記了你和易傲風的女兒易盈風的關係了,你讓易盈楓去告訴易傲風虛天子正在偷偷摸摸地尋找《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的秘密,易傲月旺肯定不會讓虛天子得逞的。」黃富微笑地道。

江帆露出微笑,「哦,我怎麼忘記了易盈楓了呢,嗯,我今晚就去找她,讓她去和易傲風說這件事情,易傲風明天肯定會散播虛天子獲得《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的事情的。」

「嘿嘿,那太好了,虛天子肯定寢食難安了!」趙輝笑道。

「呵呵,虛天子豈止寢食難安,他恐怕要受到追殺呢,他沒有一天會安寧的!」黃富笑道。

眾人都十分高興,想著虛天子要倒霉,大家都十分高興,「老大,你打算生產香水和香皂的事情籌辦如何了?」趙輝問道。

「香水和香皂的的事情已經辦好了,明天就開始建作坊了,我想讓你們去負責生產香水和香皂的事宜,這樣我們製造香水和香皂的工藝就不會泄露。」江帆微笑地道。

「老大,香水和香皂生產出來之後,誰負責銷售呢?」趙輝問道。

「這個我已經考慮好了,銷售的事情就由我、李志玲、陳麗、易盈楓負責了,要不了幾天,香水和香皂在青戌城肯定會供不應求的。」江帆頗為得意地道。

「帆哥,你和易盈楓生產香水和香皂的事情易傲風知道嗎?」黃富問道。

江帆搖頭道:「生產香水和香皂的事情,易傲風不知道,如果他知道,應該不會阻止的,畢竟幫著傲月宮賺錢啊!」

「帆哥,話雖如此,我看易傲風這人十分狡詐,我感覺他肯定會想著獨吞香水和香皂的利潤的,你可要小心提防。」黃富提醒道。

江帆點了點頭,「嗯,易傲風是一個胃口很大,貪婪的人,我們要控制好香水和香皂的製作工藝和配方,絕對不能讓易傲風知道這些!這樣他就不敢踢開我們獨幹了!」

晚上的時候,天氣很好,一輪明月掛在天空,江帆早早地來到了易盈楓的住處,易盈楓正在屋裡等候江帆呢。

「江帆,製造香水和香皂的圖畫好了嗎?」易盈楓望著江帆微笑道,她剛剛洗完澡,頭髮濕淋淋的,只穿了一件睡袍,顯得十分迷人。

江帆一把摟住了易盈楓的腰,「盈楓,我圖紙已經設計好,明天我們就可以建造作坊了。不過為了香水和香皂的工藝、配方不外泄,我必須派我的那些兄弟去。」江帆笑呵呵地道。

易盈楓瞪著江帆,「怎麼了?你還不放心我啊!」易盈楓有點不高興地道,她以為江帆不信任她呢。

「盈楓,你是我的女人,我怎麼不信任你呢!我是不信任外人!如果用傲月宮其他護衛,我們的配方和工藝就很可能外泄的,到時候符神界就會出現好多家生產香水和香皂的勢力,那我們就沒錢賺了!」江帆微笑地解釋道。

易盈楓聽到江帆的解釋,她臉色緩和許多,「好吧,就按照你的要求派你的那些兄弟去監督吧。」易盈楓點頭道。

隨後江帆和易盈楓聊了片刻,他故意放低聲音,對著易盈楓道:「盈楓,我今天得到一個神秘的信息呢!」

看到江帆神秘的樣子,易盈楓好奇地問道:「江帆,你聽到什麼神秘消息啊?」

「聽說虛天子發現了《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的秘密了,他正在尋找什麼寶物呢!據說那可是符神界創世符神符天留下了許多的天地靈寶都和這個《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有關呢!」江帆故作神秘地道。

易盈楓露出吃驚之色,「什麼!《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和符天有關係啊!那這件事我要去稟告我父親!」易盈楓急忙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江帆點了點頭,「嗯,這件事情你必須稟告你的父親,但是那可千萬不要說是我告訴你的,你就說是在外面聽到的,要不然你父親會找我麻煩的。」江帆對著易盈楓道。

易盈楓點了點頭,手勾著江帆的脖子,雙眼含情脈脈地望著江帆,「江帆,我知道啦!我不會和父親說是你說的!我已經是你的人了,當然會向著你的!」

看到易盈楓的含情脈脈的眼睛,江帆伸手托著她的下巴,「盈楓,早上在花園還沒吃飽啊?是不是還想吃啊?」江帆曖昧地笑道。

易盈楓臉上泛起紅暈,吐氣如蘭地道:「江帆,你這人壞死了,如果你想吃,我可以給你!」

江暗自發笑,「我靠,這小妮子癮真重呢,早上吃過了,晚上還想吃呢,只是不好意思開口。」江帆暗自笑道。

「嘿嘿,我還真想吃你這兩個饅頭呢!吃完饅頭我就吃掉你的肉餃!」江帆的手鑽入了易盈楓的懷裡,隨意地胡來。

易盈楓觸電般地癱軟在江帆懷裡,「哎呀,你壞死了,弄得人家渾身都癱軟了!」易盈楓嬌滴滴地道,她臉色是一片桃紅,那神態十分誘人。

看得江帆頓時情緒高漲,一把抱起了易盈楓就往屋裡走,突然外面傳來女僕聲音:「小姐,老爺來了!」


易盈楓和門口的女僕打招呼了,只有有人來找自己,就發現警示,這樣以便她可以提前做好準備,要不然她和江帆的在一起被人發覺了。

易盈楓頓時慌了,她鬆開了江帆的手,「哦,我父親來了,你快放我下來!」易盈楓急忙道。

江帆就是膽子再大也不敢當著易傲風的面和易盈楓胡來,畢竟易盈楓表面上是司空明的未婚妻呢,他迅速放下了易盈楓,「呃,我躲到什麼地方去呢?」江帆望著屋裡四周道。

易盈楓急忙整理衣服和頭髮,對著江帆道:「你躲到衣櫃裡面去,我不叫你出來,你千萬不要出來,否則我父親會殺死你的!」

江帆點了點頭,他迅速打開衣櫃,躲入衣櫃裡面。易盈楓急忙走出屋子到了前廳,打開門,「父親,這麼晚了,您有事嗎?」易盈楓驚訝地道。

易傲風面點師微笑第五在易盈楓,「盈楓,為父來找你是有事情要交代!」易傲風走進屋裡,他坐在椅子上。

易盈楓站在易傲風身邊,「父親,您有什麼事情交代?」易盈楓急忙道,她心裡有點緊張,。擔心父親發現屋裡的江帆,因為易傲風是符神帝境界,他可以感知到屋裡氣息的。

易盈楓並不知道江帆已經隱匿了氣息,江帆早就想到這點了,雖然躲在衣櫃里,但是必須隱匿氣息,否則會被易傲風發覺的。

「為父明天要去虛齊洲辦事,傲月宮裡面的事情就交給你打理了!你可不要貪玩,怠慢了傲月宮的事情。」易傲風一臉嚴肅地道,他獲得了《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的治療后,他決定去虛齊洲親自察看虛天子有何行動。

江帆躲在衣櫃里聽到易傲風要去虛齊洲,就知道肯定是為了《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的事情去查探虛天子的消息去了,心想這可是易盈楓說出《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和符天有關的事情。

「父親,您此去虛齊洲是為打探了虛天宮的虛天子的行動吧?」易盈楓望著父親易傲風微笑地道。

易傲風吃了一驚,望著易盈楓,「呃,盈楓,你怎麼知道我要去虛天宮查探虛天子的行動呢?」易傲風吃驚地道。

「父親,我今天在酒樓吃飯的時候聽到皓白宮的人議論《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的事情,他們說《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落在了虛天子手裡,而且這《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和傳說中的創世符神符天有關呢!」易盈楓望著父親易傲風皺眉道。

易傲風露出驚訝之色,「呃,連你都知道《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落在虛天子手裡了!我這次就是查探虛天子有什麼行動呢。」易傲風手捋著鬍子道。

「父親,您知道《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才有什麼秘密嗎?」易盈楓望著父親易傲風道。


易傲風搖頭道:「我也不知道《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的秘密,既然和創世符神符天有關,這裡面說不定是符天樓留下的什麼寶物呢!另外司空符神主也命令我查明此事呢!」

「父親,你這樣去虛齊洲查探虛天子恐怕會一無所獲的,虛天子十分狡猾,他才不會被人跟蹤的。」易盈楓搖頭道。

易傲風手捋著鬍子點頭道:「嗯,虛天子十分狡詐,他即使知道了《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的秘密,也不會聲張的,可是司空符神主讓我打探《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的事情,我又不能不去啊!」

「父親,我看您不如這樣吧,你放出風聲,說《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落在虛天子手裡了,而且《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是符天遺留下了的寶物,這樣符神界就有很多人去找虛天子的麻煩了!」易盈楓微笑地建議道。

躲在衣櫃裡面的江帆聽到了易盈楓說出這句話,他心裡很不高興,這也就是他想告訴易傲風的,想藉助易傲風的勢力散播這些消息,讓虛天子陷入符神界眾符神人的眼中釘。

易傲月望著易盈楓搖頭笑道:「盈楓,你這方法不可取啊!你這樣做就等於讓符神界的人都知道了《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的事情,到時候所有人都來搶奪《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那我們傲月宮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聽到易傲風的話,江帆心裡咯噔一下,就知道這個計策失敗了,易傲風根本不想更多人知道《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的事情,因為他有私心,他也想得到《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秘密。

易盈楓明白了父親的用意,「父親,您也想得到《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裡面的秘密嗎?司空符神主都插手此事了,此事其他兩位符神主恐怕也知道了,您恐怕沒有希望了。」易盈楓搖頭道。

易盈楓的意思是符神界三大神主肯定知道了《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的事情,就憑傲月宮的勢力,就算得到《金鼎符籙》和金色的鼎秘密,也得不到符天留下的寶物。


易傲風手捋著鬍鬚笑了,「呵呵,盈楓,事在人為,儘管三大符神主知道了這件事情,他們是不會親自出手的,都是我們這些人出面的,這樣我們傲月宮就有機會了!為父可不想永遠寄人籬下!」

易盈楓瞪大眼睛望著父親易傲風,「父親,你笑擺脫司空神宮的控制?就算您得到了符天留下的寶物也不可能擺脫司空符神主的控制吧?」易盈楓吃驚地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易傲風臉色立變,「呃,盈楓你小聲點!這要是被外人聽到,傳到司空神主耳里,我們傲月宮就完了!據說符天留下的是克制三位符神主的寶物呢!」易傲風聲音放低道。


「我靠,這個易傲風的野心挺大的,他想得到符天的寶物,擺脫司空符神主的控制呢!」江帆暗自吃驚地道,這件事還是有可能的,因為誰也不知道符天留下了什麼寶物,也許是一件克制符神主的寶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