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游魚新書《江山美人榜》上架了,歡迎大家去支持,謝謝!

給讀者的話:

有月票就來幾張,還差點就上榜了!謝謝! 司馬無雙悄悄地打量江帆,江帆今年剛剛滿十五歲,她已經是十八歲了,大他整整三歲。江帆長得還不錯,身材魁梧,體格健壯,一張英俊的臉,可惜是一個白痴,司馬無雙為此有點惋惜。

不過這樣也好,正因為江帆是白痴,她嫁到江家之後就有更多機會尋找江家那本《符元經》了。

司馬相文對著身邊的司馬無雙微笑道:「無雙,你帶著江帆到院子里走走吧,你們互相交流一下。」司馬相文給了司馬無雙一個眼色。

司馬無雙立即走到江帆面前,「江帆弟弟,我們去院子里玩好嗎?」司馬無雙微笑道,露出潔白的玉齒。

江帆立即點頭道:「好的!」

司馬無雙拉著江帆的手,兩人出了客廳來的庭院之中,司馬府的庭院十分漂亮,兩旁都是花草樹木,中間是一條青石子路。

司馬無雙拉著江帆的手穿過青石子路,兩人來到一座出池旁邊,水池裡有很多紅色、黃色、綠色、藍色的魚在水裡游來游去。

「江帆弟弟,這水裡的魚好看嗎?」司馬無雙嬌笑道。

江帆隨便瞟了一眼,望著司馬無雙痴痴道:「這些魚沒有你漂亮!你到水裡肯定比他們好看!」江帆立即幻想司馬無雙在水裡洗澡的情景,那肌膚,那山峰,簡直是蓋帽了!

司馬無雙抿嘴笑道:「咯咯,你人雖傻,但是說話挺好笑的,我到水裡怎麼就比那些魚好看了呢?」

「嘿嘿,因為那些魚都沒有穿衣服的,你不穿衣服在水裡肯定更好看的!」江帆露出一副色迷迷樣子,雙眼盯著司馬無雙的身前。

司馬無雙臉上緋紅,瞪了江帆一眼,「虧你想得出來,你真是個花痴呢!」司馬無雙嬌羞道。

「嘿嘿,我就是花痴!」江帆笑道。

司馬無雙無奈搖頭,「江帆弟弟,你們家的書籍都放在什麼地方的?」司馬無雙微笑道。

江帆愣了一下,暗自道:「我靠,無雙問我書籍做什麼?」

江帆搖頭道:「無雙姐姐,我不知道,我房間里有不少書,可是我不喜歡看。」

接著司馬無雙又問了江帆一切莫名其妙的問題,江帆就一直搖頭,司馬無雙跺足皺眉道:「哼,問你這個白痴真是白痴了!什麼都不知道!」

江帆暗自好笑,「我靠,這司馬無雙嫁到江家肯定是另有所圖啊,要不然才不會嫁給一個白痴呢!呵呵,我就好好地逗你玩玩。」

三日後,江帆和司馬無雙在符皇府舉行訂婚典禮,這個消息一下傳遍了整個塔州城,所有人都對這場訂婚議論紛紛。

有的人說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還有的人說那個美女比江帆還白痴,還有人說這裡面大有玄機,總之說什麼都有,江帆和司馬無雙的訂婚成了塔州城茶餘飯後的話題。

十日後,江帆和司馬無雙在符皇府舉行了婚禮,那場面十分熱鬧,前來祝賀和看熱鬧的人很多,符皇府人山人海,異常熱鬧。

經過一系列的習俗禮儀之後,身穿新郎衣服的江帆牽著身穿新娘衣服的司馬無雙進入房裡,兩人坐在床邊。

江帆掀開了蒙在司馬無雙頭上的紅布,在燈光下,司馬無雙臉若桃紅,顯得十分漂亮,看得江帆眼都直了,「嘿嘿,老婆,你好漂亮了啊!」江帆故意傻笑道。

司馬無雙手指江帆額頭笑道:「你樣子好色啊!眼睛這麼直勾勾看著人家。」

「老婆,我們早點睡覺吧。」江帆摟著司馬無雙倒下,扯上被子蓋在兩人身上。

司馬無雙臉羞紅,「哎呀,哪有天剛黑就睡覺的!」司馬無雙驚呼道。

「嘿嘿,我父母說了,他們想早點抱孫子,我們到那當然要早點睡覺。」江帆翻身趴在司馬無雙身上。

司馬無雙嚇得驚呼起來,「江帆,趴在我身上做什麼?」

「嘿嘿,鍾三娘告訴我,晚上睡覺要睡在你上面。」江帆故意傻笑道。

司馬無雙臉上發燒,「江帆,不要信鍾三娘的話,她是騙你的。」司馬無雙把江帆推了下來。

「哦,那我們脫衣服吧!」江帆一下把衣服脫光了,露出強壯的肌肉,寬厚的肩膀,一旁的司馬無雙眼都看直了,沒想到江帆有這麼健壯的身體。

江帆望著司馬無雙,「老婆,你怎麼不脫衣服啊,我來幫你脫!」江帆伸手就去扯司馬無雙的衣服。

嚇得司馬無雙往旁邊閃,「哎呀,我可不脫衣服,我現在不想睡覺。」司馬無雙急忙爬了起來。

可是江帆一把摟住了他的腰,一下扯掉了司馬無雙的外套,露出了肚兜,「哦,老婆,你這裡塞了什麼東西,為什麼有兩個包包呢?是不是藏了什麼好吃的,我要吃!」江帆故意十分好奇,伸手就去扯司馬無雙的肚兜。

司馬無雙嚇得急忙閃開,她手指一彈,一道符球飛出,落在江帆身上,江帆頓時就渾身發軟,倒在床上。

江帆暗自吃驚,這個司馬無雙對自己伸展什麼符咒,簡直竟然渾身乏力,那麼想睡覺呢?不行,這個新婚之夜不能這麼睡著了。

江帆努力睜大眼睛,他想到元神空間立即的金色鼎,呼!金色鼎釋放出金光,江帆身上的符咒自動解除了。

他扭頭看司馬無雙,她正在屋裡翻箱倒櫃的,好像在尋找什麼東西,「老婆,你找什麼呀?」江帆驚訝道。

司馬無雙嚇了一跳,望著江帆,吃驚道:「你,你怎麼沒睡著啊?」她剛開明明給江帆施展了瞌睡符咒,江帆為何沒有睡著呢?

「老婆,你不陪我睡,我睡不著,你來吧,我要吃你藏在懷裡的好吃的東西。」江帆坐了起來。

司馬無雙急忙跑了過來,對著江帆彈射出青色浮球,「江帆,乖乖睡覺!」司馬無雙輕聲道。

江帆立即感覺到渾身乏力,軟綿綿地倒下了,司馬無雙立即給江帆蓋被子,突然江帆的手一把摟住了她的腰,「老婆,一起睡覺!」

「哦,你怎麼沒中我的符咒呢!」司馬無雙震驚道。

江帆故意疑惑道:「老婆,什麼符咒啊?」

「哦,沒什麼,我陪你一起睡,你可要乖乖睡覺哦!」司馬無雙溫柔道。

江帆點了點頭,突然一翻身把司馬無雙壓在下面,「噢,你做什麼!」司馬無雙驚呼道。

「我要看看你懷裡藏了什麼好吃的東西!」江帆伸手就去扯司馬無雙肚兜。

祝何昌進朋友好好學習,天天向上!感謝支持!

給讀者的話:

游魚新書《江山美人榜》今天上架了,歡迎大家去支持新書,謝謝! 司馬無臉通紅,急忙擋住江帆的手,「我這裡面沒有吃的東西!」司馬無雙嬌嗔道。

「沒有吃的?那裡面藏著什麼東西?」江帆故意驚訝道。

司馬無雙搖頭道:「什麼都沒有呀!」

「嘿嘿,我才不信,你肯定是偷偷藏著什麼好吃的,我也要吃!」江帆的手突然下滑,一下按在包包上面,「哇擦,好像是饅頭哦!」江帆故意驚喜道。


司馬無雙驚呼起來,她急忙伸出劍指,默念咒語,點了江帆手臂一下,江帆立即感覺渾身無法動彈,他被定住了。

瞪大眼睛望著司馬無雙,她推開江帆的手,惱怒道:「你手真討厭!」

突然江帆的雙手一下抓住了司馬無雙兩個包包,嘴裡笑道;「我要吃饅頭!」

司馬無雙驚呼起來,「你,你怎麼能動了!」定身符有效時間可是十分鐘,這次幾秒鐘就失效了。


「我要吃饅頭!」江帆故意裝傻,用力一扯,司馬無雙的肚兜被扯掉了。

「啊!」司馬無雙驚呼起來,她本能地雙手護住身前。

「哈哈,果然有兩個大白饅頭,我要吃!」江帆撲了上去,張嘴巴就咬。

司馬無雙剛想使出符咒,可是饅頭被江帆嘴巴叼住了,她不禁嚶了一聲,一陣觸電感,差點讓她眩暈了。

旋即,她清醒過來,劍指急忙點江帆額頭上,江帆立即又被定身了。可是江帆的嘴巴還是咬著饅頭的,司馬無雙急忙推開江帆,「你這個白痴,就知道吃!這是饅頭啊!被你咬疼死了!」司馬無雙氣呼呼道,她臉漲得通紅。

突然門外傳來聲音:「無雙,帆兒,你們怎麼了?沒事吧?」那聲音是三夫人梅映雪的聲音,她剛才聽到屋裡有叫聲。

司馬無雙急忙回答道:「母親,沒什麼,我和江帆鬧著玩呢!」

「哦,你們鬧著玩啊!無雙,房裡的事情,你可要主動點,江帆什麼都不懂,我和老爺等著抱孫子呢!」三夫人梅映雪道。

司馬無雙臉緋紅,「哦,我知道了,我正在和他辦事呢。」

突然江帆手伸了過來,又扯掉了司馬無雙的肚兜,她驚呼一聲,急忙把被子蓋在身上,單手結印,默念咒語,一道青光一閃,空中出現一根繩子,迅速把江帆捆上了。

「哼,省得你手不老實!」司馬無雙哼了一聲。

「我靠,新婚之夜你就捆老公啊!」江帆暗自道,元神空間裡面金色鼎很快就化解這個符咒。

「老婆,我要吃饅頭!」江帆壞笑著再次撲了上去。

司馬無雙這次早有準備了,一道青光一閃,她瞬間使出漂浮符咒,身體斜著漂浮出去,就像一隻氣球一樣,江帆撲空了。

「符咒好像在你身上不太靈驗,難道你是金童聖體?」司馬無雙吃驚道,她身體漂浮在空中。

在符元界只有金童聖體對符咒不敏感,幾乎所有符咒對他無效,這種金童聖體是很難得遇到了的,傳說中只有符神才是金童聖體。

江帆十分吃驚,司馬無雙竟然可以懸浮空中,看來這世界上的符咒真是十分奇妙。他立即爬起來,朝著司馬無雙抓過去,「老婆,我要吃饅頭!」

「吃你頭!你這個白痴!」司馬無雙再次使出捆綁符,一道青光一閃,江帆再次被五花大綁。

為了防止符咒失效,司馬無雙拿起桌上的床單把江帆包裹起來,就像裹粽子一樣,裹得嚴嚴實實,只露出一雙眼睛和嘴巴。

「哼,就算你是金童聖體也無法出來了!」司馬無雙拍著手笑道。

這次江帆無法掙脫開了,心裡暗自罵道:「我靠,這次,竟然栽了,戲謔不成,反而被這小丫頭綁起來!早知道就推倒她算了!」

「老婆,你綁著我做什麼?你快放開我!」江帆立即喊道。

「哼,不綁著你,你手腳不老實!今晚你就乖乖地躺在這裡不要動!」司馬無雙拿起被子蓋在江帆身上。

「老婆放開我!再不放我可喊救命了!」江帆立即威脅道。


「哼,我讓你喊救命!」司馬無雙拿起一塊布塞入江帆嘴裡。

江帆那個氣呀,「我靠,沒想到我江帆竟然被人捆綁起來,嘴裡還塞布了!」江帆暗自道。

司馬無雙不再理會江帆,她又四處東翻西找,忙活了大半天,最後什麼也沒發現,失望地坐在椅子上。

「看來那本《符元經》不是藏在這裡的,應該藏在老頭子屋裡了。」司馬無雙自言自語道。

江帆望著司馬無雙,「我靠,原來這女人在尋在《符元經》啊,這就是她嫁給我的原因。這《符元經》是一本什麼書,值得她甘願嫁給一個白痴呢?」江帆好奇道。

這一夜就這麼過了,第二天早上江帆被鬆開繩子,手都被捆麻木了,「哦,老婆,我要向我母親告狀,說你捆了我一夜!」江帆滿臉不悅道。

司馬無雙頓時慌了,一把拉著江帆的手笑呵呵道:「江帆弟弟,我的好老公,我是和你開玩笑的,不要告狀啊!」

「哼,不行!我一定要告你虐待我,晚上你就像老鼠一樣,到處翻東西!」江帆扭過頭道。

司馬無雙急忙捂住江帆的嘴巴,「你小聲點!千萬不要亂說啊!我給好吃的給你吃好吧?」司馬無雙就像哄孩子似的哄著江帆。

「那你給什麼好吃的?」江帆望著司馬無雙。

「給什麼好吃的呢?」司馬無雙扭頭看到桌子上的糖果,「江帆弟弟,給你糖吃好嗎?」司馬無雙笑嘻嘻道。

江帆搖頭道:「糖早就吃膩了!不要!」

「給你水果好嗎?」司馬無雙笑道。

江帆搖頭道:「不要!」

「那你要什麼?」司馬無雙無奈地望著江帆,她真不知道江帆想吃什麼呢。

江帆瞪大眼睛望著司馬無雙身前,「嘿嘿,我要吃饅頭!」江帆壞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