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了很長一段時間,夕陽已經開始西下,唐宋終於看到前方有人影。

是牧民,正在趕著一群白羊,場面倒是挺壯觀。

唐宋飛身過去,神念提前釋放。出乎預料到是,馬背上那人似乎察覺到他的出現,猛地回過頭來。

咿,還是個高手?

唐宋暗暗吃驚,飛落到對方跟前,拱手道:「在下唐宋,路過此地,想與閣下打聽一些事。」

那人四十來歲的模樣,留著濃密的鬍子,帶著帽子。不過他身上的氣息很穩重,估摸著也就是剛成為靈神。

低頭審視著唐宋,那人沉聲道:「把你的神念收回,我不喜歡被人探查我。」

這話倒是讓唐宋愣了,趕忙將神念收回,然後奇怪的問道:「你能感應得到我的神念?」

那人不由皺眉,沉吟著:「只要是靈神,每個人都能釋放神念。只不過,你的神念比較強而已。你的修為,應該比我高。」

握草,這麼說神念在這裡已經變成普遍了?

千億總裁:絕寵傲嬌妻 唐宋心頭暗暗苦笑,神念對他來說一直都是個作弊利器,這下好了,到這個世界就廢了。

沒有多想,唐宋又拱手道:「在下從其他世界進入,對這裡一無所知,不知閣下是否方便?」

那人遲疑了一下才點頭:「我需要先把羊群趕回去。」

唐宋喜上眉梢,趕緊過去幫忙。估摸著得有上百隻羊,倒也是壯觀。

不多會,翻過前邊一個小土坡,總算見到幾戶人家,正是炊煙裊裊。門口有個女人跑過來幫忙,看樣子應該是男子的妻子。

唐宋沒再幫忙,站在不遠處看著。這裡畢竟是人家的家,沒有允許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好。畢竟自己是陌生人,萬一人家有什麼不滿就尷尬了。

很快男子從羊圈內出來,摘到帽子,輕聲道:「你可以叫我木易。先進屋吧,我想你不是什麼惡人。」

唐宋感激了一聲,這才跟著對方走進屋。

標準的牧民生活,並不是倒茶,而是倒了一杯羊奶。隨後木易便道:「你想知道什麼?」

唐宋喝了一口,趕忙道:「你盡量多給我說一些,我對這裡一無所知,勞煩木大哥了。」

尋思了一下,木易才耐心的解釋:「這裡叫天靈大陸,一個很大的世界。這裡沒有國家,只有家族。當然,家族不會來這種地方。外邊我不怎麼了解,不過這裡的人都有修為,壽命也很長。基本上只要不被殺死,都不會死。不過,會老。」

「然後的話,修為,只有靈聖和靈神之分,你應該也是靈神。靈神有很多等級,據說有一百個,我是一級靈神。」

握草,意思是有百級靈神?

唐宋背後頓時抹過幾分涼意,他估摸著,自己比木易強不了多少。在之前的世界是四段靈神,來這裡最多也就六級靈神。這麼推斷的話,自己就是個蝦兵啊!

只聽木易繼續道:「我就知道,出了草原往南是南陵城,那是李家的城池,也是這個草原最重要的交易城池……哦對了,這裡用的錢,是這個。」

說著木塔從懷裡拿出一塊細小的白色石頭,讓唐宋不由一抽。這不是,天靈石? 前面幾次要麼是我和陳柏,要麼就是我和劉宇或者李慕顏,根本就沒有我們所有人一起的機會。

陳柏說這次的丹藥數量很多,而且都是很有用的丹藥,看來肖龍沒少在田偉光面前幫我們說話。“這些丹藥都是我們去‘百鬼洞窟’事必備的丹藥,等我回去分清楚了,明天在各自把丹藥交到你們每個人的身上。記住了,待在身上的時候一定要保管好。”

在術士的戰鬥中,身上備着的丹藥也極其重要,丹藥有着很多功效,不同的丹藥,功效也都個不一樣。有的是治療內傷的,有的是止血的,還有的是穩定心神的,等等。

戰鬥的時候,巧妙的運用丹藥來治療自己,也是十分重要的。加入兩人在打鬥的時候,都傷了內力,如果一人身上帶着治療內力的丹藥的話,那他吃下丹藥之後,肯定有極大的優勢來對付那個沒有丹藥,內力得不到恢復的人。

說完之後,陳柏準備叫我們回去休息,這時候我才發現沒看到小黑貓的蹤影,於是問道:“小黑貓去哪了?”

“不清楚,昨天她就出去了,到現在都還沒回來。”劉宇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

我看向李慕顏,她的回答也和劉宇一樣,不清楚小黑貓到哪裏去了。

“她該不會是出了什麼事吧?”我心裏擔心,着急的說道。

現在陳雅琪和我父親李子凡已經被抓走生死未卜,要是小黑貓也出了什麼事的話,那可就徹底的糟了。見我慌了,陳柏微微皺起眉頭,說沒事的,在省城小黑貓應該不會出什麼事,估計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辦,再等等看,說不定一會就回來了。

他話音剛落,就看到秦筱筱帶着一大堆東西進來了。看她滿頭大汗的樣子,應該是剛買完這些的東西,自己一個人帶回來的。

“筱筱你去哪了,怎麼現在纔回來?”我急忙走了過去,問道。

她說沒去哪,就失去買了一些東西。我們看了一下她的買的東西,數量很多,而且亂七八糟的,什麼都有。有黑狗血,黑狗毛之類的,真不知道她上哪裏買來這麼多這些東西。

“買這些東西做什麼?”李慕顏一臉疑惑,問道。她說買黑狗血還能理解,畢竟我們也可能用得上,不過這黑狗毛之類的其他東西,看上去好像用不到。

倒是一旁的陳柏看出了什麼端倪,開口說道:“你該不會是想要製作打鬼鞭吧?”

秦筱筱點了點頭,說沒錯,她就是要製作打鬼鞭。這次我們去的可是‘百鬼洞窟’裏面的鬼魂數量不用她說,我們自己心裏也清楚,有一件防身的法器會好一些,名貴的法器我們沒有,這麼短的時間內我們也不能找得到,所以製作最簡單的打鬼鞭是最合理的。

“打鬼鞭雖然只是稱不上品級的普通法器,但是用來對付鬼魂還是很有效果的。上次我給啓明的,他用了幾次,應該也用不了多久了,所以就去買了這些製作打鬼鞭的材料,想要給我們每人都有一個。”

陳白點頭說她說的有些道理,不過陳柏身上還有一個打鬼鞭,不用製作他的,那就還剩下四個人的需要製作。 極品銀行小桂圓 我們後天就要出發,他和秦筱筱現在開始製作的話,應該還是能勉強來得及的。

“事不宜遲,我倆馬上開始吧。”說完,他和秦筱筱就準備把東西帶到他房間裏去。

劉宇我們三個原本也說要打算幫忙的,人多的話也能快點完成,但陳柏說不用,我們幫不上忙,讓我還是趁這兩天好好的休整一下,調整好狀態,以一個好的狀態出發去‘百鬼洞窟’救人。打鬼鞭有他和秦筱筱就行了。

“還有老三,你就趁這個時間趕緊把楊立安交給你的這一養蠱盅的蟲蠱培養好,讓它們認你爲主,爲你所用。”陳柏轉頭看向我,對我說道。

嗨,給姐笑一個 我說知道了,自己會努力在我們出發前完成這件事的,讓他放心。

於是就這樣,秦筱筱和陳柏兩個人去製作打鬼鞭去了,劉宇和李慕顏回房間休息調養身體,讓傷勢完全恢復,而我則是回到房間打算現在馬上就開始讓楊立安新給我的這一養蠱盅的蟲蠱認我爲主。

讓無主蟲蠱認主這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做不好的話,很可能會失敗,讓蟲蠱全部死去。因爲這些蟲蠱一開始肯定是楊立安的蟲蠱,只不過楊立安爲了送給我使用,解除了和蟲蠱之間的關係。要是我讓蟲蠱認主失敗的話,那這鞋蟲蠱就會選擇自殺死亡。

蟲蠱是很忠誠的,認主失敗,它們就會感覺到自己受到了威脅,從而選擇直接自殺。

我手裏拿着養蠱盅,心裏還十分的緊張,深呼了一口氣,然後把養蠱盅發到地上,在上面貼上蠱符。貼上蠱符之後,就開始念蠱咒,這個讓蟲蠱認主的蠱咒很繁雜,有好幾種,我要一直不間斷的,不停的念,等唸完了之後再在養蠱盅上滴上自己的幾滴鮮血,這樣纔算是完成了,中間不能出任何的差錯。

光是念蠱咒就花了將近三個小時,我念得嘴皮子都快抽筋了,只覺得喉嚨又幹又燥,急需一杯水來緩解,但是現在讓蟲蠱認主的事情還沒完成,我不敢輕易的做其他的事情。

在念完蠱咒後,劃破了手指,在養蠱盅上滴上了自己的鮮血。很快的鮮血就被養蠱盅裏的蟲蠱們隔着養蠱盅的蓋子給吸食了,完全沒了蹤影。

我呼了口氣,總算是完成了,太好了。

我心裏無比的激動,也慶幸自己的幸運,竟然就這樣成功了。我還在高興的時候,腦子裏響起了金蠶蠱欠扁的聲音。“高興什麼,要不是有本大爺在暗中幫你,你以爲你能這麼順利的讓蟲蠱認你爲主?”

“金蠶蠱,你醒了?”聽到金蠶蠱的聲音,我欣喜的問道。“你的意思是說剛剛你在暗中幫了我?”

“那是自然,你真是一點也不讓人省心,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咳,真是丟人。”

我就算怎麼這麼輕易就成功了,原來是有金蠶蠱在暗中幫我,金蠶蠱是萬蠱之王,它在我體內,那些蟲蠱肯定是感應到它的氣息了,纔會這麼輕易的就認我爲主了。

不過這樣也好,也省得我花費更大的力氣,而且萬一要是失敗了,那就慘了。這次去‘百鬼洞窟’,這些蟲蠱對我來說極爲重要。

“你到底是什麼時候醒的,怎麼也不告訴我一聲?”我沒好氣的繼續問他。

它說沒多久,就在我和陳柏趕回到家裏的時候,原本想看看我怎麼讓蟲蠱認主的,沒想到我的手法這麼差,它不得不出手幫我。

“你醒了就好,我還擔心在我們去‘百鬼洞窟’的時候你還醒不過來,現在你醒了,我心裏也有了更多的底氣。”我說道,對與我來說,金蠶蠱可是一個不可缺的戰力。

我的話也讓這傲嬌的小東西,得意起來。“看吧,果然你還是要靠我,行吧,既然你是我的小弟,到時候遇到危險了,我就勉爲其難的出手救你,你可不要太感動,哈哈……”

懶得理它,我趕緊打開養蠱盅,察看裏面的蟲蠱。裏面的蟲蠱很多,我估摸着也有上百隻蟲蠱,養蠱盅雖然小,但是卻能裝下很多蟲蠱,這也是養蠱盅比其他器皿更有力的地方。

我心裏激動,現在有了這些蟲蠱,再加上金蠶蠱,去那個‘百鬼洞窟’闖一次的話,就有那麼一點把握了。 沒有在木易家停留很久,唐宋很快就離開了。他看得出來,木易還是有些警惕,估計是擔心自己威脅到他們。

不過從木易這裡,唐宋倒是了解了不少。沒有國家,只有家族,不過歸屬感不是很強。大多數人都是各自生活,有些實力非常強的靈神也會經常亂逛。

按照木易所說,因為壽命長,這裡修鍊特別難,所以有丹藥。只是,煉丹師非常少,木易到現在都沒見過丹藥。天靈石就是貨幣,卻也是一種可以用來修鍊的寶貝。只是一旦用於修鍊,就會消散了。

天色昏暗,唐宋還是沒飛出草原。也不著急,找了個地方落腳,然後拿出煉丹爐。

只是讓唐宋納悶的是,從之前世界帶來的藥材,只要一放出來就瞬間泯滅,根本沒辦法煉丹。能存留下的,天地果,黑水,天靈石,還有那黑白菜,就連黑雲石都留不住。

其他所有的藥材,哪怕是一品藥材,只要一出現立馬就泯滅。

這下唐宋頭疼了,沒有天道制度的世界,想要煉丹只怕難於上青天。因為空間靈氣本身就很濃厚,這裡的人實力又很強,想要煉製有用的丹藥肯定非常不容易。

將煉丹爐收起來,唐宋靜下心吸收空氣中的靈氣。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他現在還能通過吸收外界靈氣增強世界內的力量濃度,換句話說他在這裡是可以提升的……

次日大清早,唐宋才繼續往南陵城飛梭。

果然不出所料,這個世界要比之前的世界高大上很多,居然有高樓。雖然只有五六層,可相對來說已經很了不起。

建築風格更趨向於現代化,好多房屋都很龐大。不過,這裡沒有城牆,說是城池還不如說是城市,就一條護城河過去直接是房屋。

此時已經是臨近半中午,城內往來的人不少。唐宋跟著人群穿梭,不停的四處張望,端是新奇。感覺就像是魔幻世界,堪比拍電影。

不過他並不敢釋放神念,昨晚木易說了,這裡的人很忌諱神念探查,那算是一種挑釁。

噹噹當……

正走著,前方傳來鑼聲。唐宋立即踮起腳望去,兩個身穿藍衣的男子一邊敲鑼一邊往這邊走,同時高聲喊著:「李家打量招工,都過去看一看瞧一瞧了啊。」

人群頓時議論起來,好多人紛紛朝著前方跑。唐宋想了想,也跟著小跑過去。

一派狐言 想要了解這個世界,最好的辦法當然是找個大家族。不過現在實力不清不楚,唐宋也不敢胡來,所以先過去看看……

在一個豪華的府邸大門前,一大群人圍著。唐宋沒有擠著過去,而是站在不遠處看著氣派的府邸。

猶豫了一下,還是快速釋放神念,朝著府邸裡邊籠罩而去。

好像也不是很強……

很快唐宋就感應到一個高手,立即切斷神念,然後低著頭混入到人群裡邊。李家裡邊有高手,至少要比他強!

果然,沒多久大門上走出一個中年男子,神色緊繃的四處張望,明顯是發現了唐宋的探查。只是對方似乎沒能準確定位到唐宋身上看,看了一會之後,中年人又進去了。

唐宋暗暗鬆了口氣,繼續往裡邊擠。前邊有一排桌子,跟招聘會很像,一對一的當面詢問。

後邊還有好幾個牌子,上邊寫著招什麼工。只不過,這裡的人似乎沒有排隊意識,亂成一團。

雜役,五十錢一年;陪練,八十錢一年……

唐宋暗暗皺眉,昨晚木易說這個世界的貨幣就是天靈石,是按重量來算。一兩十錢,一斤十兩。

天靈石雖然很輕,可他手頭並不少,估摸著還有五十斤左右。實在是在之前那個世界,天靈石太過於變態,就算煉丹也只是放一點點。他最後給南宮先生的,也有十幾斤。

五十斤,那可是很大一塊,跟個棺材似的。

如此算來,這裡招工也太便宜了,雜役才五十錢,而且是一年……

沒等多想,後邊一個男子忽然推了他一把,順勢擠到前邊雜役的位置坐下。唐宋正好被推到陪練這邊,皺眉的回頭看了一眼。那男子並沒可以在意,已經成了習慣。

「你要做陪練嗎?」

聽到聲音,唐宋才回過頭,發現對面的招聘人員一臉熱切的盯著自己,心頭不由咯噔一下。

怪異的張望,這才發現其他崗位擠壓的人很多,唯獨陪練這裡,壓根就沒人!

奇怪,難道陪練很辛苦?

「快寫下你的名字,實力,然後我先給你半年工錢,馬上錄用。」對面的男子兩眼放光的吞咽著口水,就像是餓狼碰到獵物。

唐宋低頭看了一眼,上邊都還是空白,一個名字都沒有。

怪,肯定不正常!

唐宋皺著眉頭低聲問道:「我能問一下,當陪練需要做什麼?」

「很簡單的,就是陪我們小姐修鍊。我們家小姐很溫和,基本上不會對打,有時候一年都不出手,所以你放心。而且我們家小姐非常大方,經常會給賞賜。」男子有點迫不及待的催促,「你快寫,反正不會虧。陪練最賺了,只是他們不懂,怕打傷了我們小姐。其實我跟你說根本就不會,就算傷了也不會為難你,放心好了。」

越是這樣說,唐宋越覺得有問題。這麼好賺的話,其他人為什麼不上?

盤算了一下,唐宋尷尬道:「我不太清楚自己的實力……」

不等說完,男子已經搶過話:「那你就寫五級,我看你差不多也就這個實力。快點,只要一個陪練而已。」

這麼隨意?

唐宋想了想,還是寫上自己的名字。當陪練最合適不過,那樣才能更清楚的了解這個世界的力量!

等他寫完,男子立即把紙搶過去。看了一眼,滿臉笑容:「走,我帶你進去。放心,等會先給你結算半年工錢,剩下的半年後結算。我們家最大方了,不會坑你。」

唐宋起身跟著對方走進去,一邊走一邊回頭,發現後邊好多人充滿惋惜的看著自己。

奇了怪了,不就是陪練而已嗎,挺多也就是陪著對打,能怎麼著? 李家很大,唐宋一邊走一邊四處張望,前邊的男子則是絮絮叨叨不停的說陪練好,說他們小姐多溫柔多善良。

雖然沒有釋放神念,不過唐宋看得出來,基本上碰到的雜役都是一級或者二級靈神,很少有超過三級的。這麼算下來的話,自己是五級,勉強超過常人。

穿過花園,進入到一個小別院。裡邊跟唐宋預想的不太一樣,沒有花花草草,倒是有個水池在角落,中間確實一片很寬敞的空地,還放了很多沙子,像是摔跤場。

「你先在這等著。」

唐宋停在門口,男子快步跑進去。很快裡邊房屋走出幾個人,帶頭的是個十五歲左右的姑娘。長得倒還算看得過去,沒有雲藝那種活潑勁,倒是有些剛毅。頭髮盤起來,身上的衣服有點像是武道服。

「過來。」

聽到叫喊,唐宋這才走過去。打量了一眼小姑娘,輕聲道:「在下唐宋。」

那小姑娘抬頭打量著他,皺著眉頭:「你真有五級靈神的實力嗎?」

還沒等唐宋回答,小姑娘又道,「算了,一年的工錢先結算給他。」

唐宋一怔,也沒太在意感激:「多謝。」

後邊的男子掏出一個荷包遞過來,唐宋也沒看到的塞進口袋,然後輕聲問道:「可有什麼吩咐?」

「呀,你還挺懂。」小姑娘頗為驚奇,隨後笑起來,「也沒什麼,我今天還沒練,你先陪我練練。」

說話間,後邊的幾個隨從立即退開,一個個深表同情的看著唐宋。

注意到他們的眼神,唐宋不禁驚奇。這小姑娘看起來實力也不算很強,怎麼是一個個好像很怕她?難道是因為她是李家小姐,擔心打傷?

沒等多想,小姑娘已經走到院子中間的沙地上,回頭喊著:「趕緊過來啊。」

重生之幸福要奮鬥 唐宋也沒多想的走過去,掃了一眼小姑娘,輕聲道:「需要怎麼做?」

「你就用盡全力,隨便打。」小姑娘很隨意的扭動著脖子,「如果我發現你不儘力,我可要罰你。我要開始了!」

還沒等唐宋來得及反應,小姑娘已經健步衝過來。速度很快,力道也很剛猛,拳影瞬間抵達唐宋跟前。

唐宋沒有躲避,而是強行轟出拳頭迎上去。

嘭!

兩個拳影互相對碰,小姑娘被轟得往後倒退,唐宋卻紋絲不動。

「咿,你還挺強。」小姑娘並沒有氣餒,反倒是兩眼冒星光,「再來!」

說著又衝過來了,唐宋沒有含糊,耐心的迎接著她的攻擊。這小姑娘的力量似乎很強勢,攻擊力道非常剛猛。只不過,跟唐宋比起來還是差了不少,他就用了四成功力不到就能擋住。

而且唐宋發現,小姑娘的力量雖然很猛,速度卻比較慢。也不知道是特例還這個世界的人都這麼慢,反正看起來有點笨拙。

嘭嘭,啪……

因為是陪練,唐宋並沒有躲避,總是迎著對方。小姑娘越打越帶勁,不停的狂轟。她應該是使用什麼武技,招式很明顯是有加成,而不是隨意攻擊。

轉眼打了好一會,小姑娘愣是沒有占具任何便宜,兩人就不停的對轟。圍觀的一幫隨從倒是有些驚奇,一個個瞪大雙眼。

想了想,唐宋忽然加快速度,然後開始反擊,同時沉聲道:「你的攻擊雖然剛猛,武技也不錯,但對力量的控制不夠。注意防禦,不要分心……」

嘭嘭!

小姑娘被打得不停往後退,唐宋沒有絲毫放鬆,繼續攻擊:「不要只是防禦,要及時找破綻反擊……對,一旦抓住機會一定要強硬……這樣不行,你的反應太慢了,明顯力道跟不上。爆發,注意力量爆發,不太快也不要太慢……」

眼見著唐宋一邊教導一邊逼迫,圍觀的一幫隨從徹底傻眼了。小姐竟然,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小姑娘的臉色漸漸發白,不停的防禦,讓她的損耗非常大。再加上唐宋速度快,她根本招架不住。

眼見她已經開始吃頓,唐宋皺著眉頭往後退開,沉聲道:「你後續乏力有點嚴重,得加強耐力才行。不過,你的爆發力不錯,只是防禦這一塊太弱了。」

「小姐……」後邊一個丫鬟想跑過來,小姑娘卻喘著氣擺手。

咬著牙,抬頭死死盯著唐宋,小姑娘雙眸泛著亮光:「你肯定不是五級靈神,五級不可能這麼強。我才是五級,你最少八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