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飛天狼怪滿意地點了點頭那麼安心小姐此時的舉動違反了基本規則的第四條之非必要時刻不得在人類面前顯露真實面目以及第七條之任何衝突競爭當以人類規則進行請問安心小姐是否明白?

我聽著飛天狼怪這話怎麼像是在法庭上說的難道說非人類也是**制的嗎?那我可不可以告他們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伊羅不要說了只剩下我們兩個這些規則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就算你找了見證人又有什麼用?見證結果你要上報到哪裡去?他們都死光了沒有人會來看你這些見鬼的上報材料的!疑似天使安心憤怒地打斷了飛天狼怪伊羅的話你還抱著這些死條規有什麼用?用不了多久你我都會死去只有&#o39;門&#o39;能夠救我們……

基本規則第一條在任何時刻我們都不應該動用&#o39;門&#o39;這是違反自然的非法製品應當全部銷毀。伊羅顯然是個極為死板的人開口閉口都是規則讓人聽著都煩再加上他那副欠扁的怪物樣估計警方到達后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對他進行亂槍射殺以解救面臨狼人威脅的可愛天使。

難道你不想了解倒底生了什麼導致我們坐困在這個鬼地方等死嗎?現在就剩下我們兩個了既沒有可以商量的同伴也沒有家鄉的音訊我們做什麼都不會有人管。我們苦苦尋找落在這個星球上的六個&#o39;門&#o39;並不想改變什麼只不過不想死得糊裡糊塗至少我們要知道家鄉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拋下我們不管。告訴我難道你不想知道嗎?安心的語氣激動儘管我對內容聽不太明白但卻可以聽出引誘的意味。

伊羅難得地沉默了片刻好一會兒才艱難地吐出一個字來想……

既然這樣我們為什麼不通過&#o39;門&#o39;去尋找真相?現在就剩下我們兩個了隨便做什麼都可以……

這後半句話說得好曖昧尤其是出自這麼一位美女之口很容易讓人浮想聯翩熱血沸騰不過他們兩個要是做什麼的話那是不是可以看成*人獸交呢?咳這可是限制級內容趕快打住。

對不起規則必須遵守!&#o39;門&#o39;是極度危險的反自然產品對於平衡的破壞具有難以估量的影響必須全部銷毀我們不能抱有任何僥倖心理安可達魯的悲劇前車可鑒。一點也不識風情的伊羅顯然並沒有像我那樣想到歪處而是很堅決地表達了自己的立場。

你和你的鬼規則去死吧。安心終於爆了身上的白光猛然間全部變紅如同熊熊燃燒的烈焰一般呼呼舞動。

令人窒息的熱浪撲面而來剎時間就讓我滿身大汗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安心身上閃動著的確確實實是熾烈火焰而不是紅光。

安心左近的桌椅等金屬塑料製品全都呈現出將融化的狀態扭曲變形堆萎下去地板和天花板甚至都沒有來得及燃燒就直接炭化以安心所處位置為中心出現一個迅擴大範圍的黑色圓圈由此可以想像她身周的溫度有多高了。

刺耳的警報聲同時響起天花板上的消防水籠頭應聲開啟把原本裝飾華麗的拍賣大廳澆得一塌糊塗。

水落到安心近處立刻就被火焰蒸成騰騰的白汽飄散開去不一會兒的工夫整個大廳內變得霧氣繚繞有如起了濃霧一般所有的東西都變得影綽模糊如同幻影一般不真切。

霧氣深處突然響起激烈的怒吼聲打鬥聲兩個模糊而怪異的身影碰撞衝擊異樣的光彩自其間不停閃爍在白霧之中映出極為漂亮的霓虹效果。

時不時的有一團團紅光自濃霧深處飛出來所落之處立刻烈焰熊熊。

現在正是天賜良機這種時候還不逃命那就絕對是傻瓜。再說了不是我不肯當見證人而是在現在這種霧騰騰的情況下我什麼都看不清楚想做見證也沒有辦法。

我立刻從展台後面一躍而起就準備以生平最快的度逃出這非人戰場想當年我可是校長的短跑冠軍這麼點的距離只需要十幾秒的時間就足夠用了……

但我只不過剛一跳出來就見一團耀眼的紅光劈面飛來不禁嚇了一跳要是被那紅光落到身上那我就可以榮幸地享受布魯諾當年的火刑待遇了。我還年輕還沒有結婚事業又剛有小成當然不想這麼快結束自己的生命。於是我當機立斷立刻就以剛剛醞釀好的最快度一頭鑽到展台底下。

可那團紅光居然不偏不倚地正好落到展台上的老古董上面。

透過展台的玻璃檯面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很像玻璃鏡子的老古董剎時間變得通紅下身造價不菲的純檀香木架子轉瞬間便無聲無息地變成灰燼。

乒的一聲輕響就好像是小玻璃瓶炸碎了一般整個鋼化玻璃檯面應聲碎裂玻璃碎塊落得我滿頭滿脖子都是燒得通紅的古董鏡子對著我的腦袋筆直落下來這要是被它砸到的話那我腦袋的下場就會跟檀香木架子沒什麼區別了。

見勢不妙當然不可坐以待斃。我猛得施展出雖然不太雅觀但在武俠小說中向來是萬試萬靈的逃命絕學驢打滾飛快地向前翻出。

不過估計我是沒什麼當大俠的天份我剛剛做出架勢還沒等翻出去那紅通通的古董鏡子就落到了我的腦袋上。

強烈的灼熱感如同飛流直下的瀑布一般從頭頂迅落下流遍我的全身伴隨而來是千刀萬剮般的強烈痛楚。

完了死定了!

我腦中一片混亂模糊感覺那種叫神智的東西正以光離我而去。

模糊中似乎聽到兩聲驚叫。


壞了!

不好。

什麼壞了?什麼不好?

我感覺全身輕飄飄的好像飛了起來努力地睜開眼睛立時大吃一驚。

我現在的視角居然真的是在空中而且是在整個大廳的頂部。

雖然依舊白霧迷漫但我卻可以清楚地看到大廳中的所有情形。

疑似天使安心和飛天狼怪伊羅正急惶惶地向著同一個方向撲去。

那個方向有一個散亂的金屬架子一個人正一動不動地躺在下面頭臉被一面通紅的鏡子蓋住而看不清長相。

這個人看起來有點眼熟不過我一時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他唯一能肯定的就是我一定是經常見到他。

飛撲到那人身旁的安心和伊羅齊齊伸手去抓那面通紅的鏡子同時伊羅大喊顧東先生……

顧東?伊**什麼叫我的名字?

我感到有點迷惑再看看那個躺著的熟人立時醒悟過來。

那人不就是被古董鏡子砸到的我嗎?

為什麼我可以看到自己?難道是靈魂出竅的關係?靈魂出竅那不是意味著我掛掉了嗎?

還沒等我想明白這件事情下方的情況突然起了變化。

那被燒紅的老古董鏡子猛得在我的腦袋上豎立起來迅漲大眨眼工夫就變得和房間一樣高矮邊際深入天花板、地板和牆壁將整個大廳一分為二我那可憐的腦袋當然也難逃被切成兩半的命運。

瞧起來就好像是大廳內多出一面紅色的光滑牆壁真是說不出的怪異。

兩個非人類有些不知所措地停在紅牆面前。

你剛才是故意的對不對!伊羅一直保持平靜的聲音終於變得憤怒起來。

當然不是。安心的語氣之中卻充滿了興奮不過既然&#o39;門&#o39;已經打開了我們不如進去吧。

你根本就不了解&#o39;門&#o39;的危險性。伊羅怒吼著似乎恨不得把眼前的安心撕成碎片你以為打開&#o39;門&#o39;就可以進入了嗎?你錯了!

為什麼他們兩個總說這老古董是門?真是沒道理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它也像鏡子多於門當然了現在它看起來更像是一堵牆。

你害怕進去就算了我自己去。安心嘲笑著伊羅展開雙翅向著那一片蒙蒙紅光飛去拋開她這種飛去撞牆的行為看起來實在是很愚蠢不說這景象還是美妙呢。

這一回伊羅卻停在原地沒有阻止安心的行為。

砰的一聲悶響安心一頭重重撞在了巨大的老古董上從空中掉下來一屁股摔到地上樣子很是狼狽。

為什麼會這樣?安心從地上一躍而起揉著撞痛的額頭轉過來沖著伊羅大喊是不是你做的手腳?

當然不是。伊羅的語氣中充滿了譏諷你以為&#o39;門&#o39;像你想像的那麼簡單嗎?

難道使用手冊上說的也會有差錯嗎?安心從左邊翅膀下摸出一塊好像書本那麼大的金屬板來仔細地看了起來。

你也不想想如果安可達魯的使用手冊真是那麼好用的話他們又怎麼會因為&#o39;門&#o39;而滅亡?伊羅大笑道況且我認為安可達魯很可能也不是&#o39;門&#o39;的製造者他們記載的方法不過是自己探索出來的罷了。

你一定知道怎麼用它對不對?安心憤怒地把金屬板擲向伊羅告訴我告訴我我要進去我要進去。

伊羅閃身躲過飛來的金屬板看向安心的目光中充滿了憐憫搖頭嘆道:我只知道&#o39;門&#o39;的危險性時間平衡的破壞不是任何文明所能承受得起的。至於&#o39;門&#o39;確切的使用方法我想除了它的真正製造者外不會有人知道。

你騙我我一定可以進去的。安心好像瘋了一般轉過身來再次向老古董飛去砰砰的一下接一下不停撞擊著直撞得額頭鮮血四濺但老古董卻紋絲不動。

雖然美人撞牆比較難得一見但我真是看不下去了進入這個&#o39;門&#o39;就真的那麼重要嗎?進不去就算了搞得跟撞牆自殺似的值得嗎?

突然老古董晃動了一下平靜的表面現出一圈圈水樣的漣漪但漣漪的中心並不是安心撞擊的位置而是老古董的正中央。

那漣漪一圈圈的漾開去越來越急越來越密好像有什麼東西裡面蠕動著想要衝出來。

它動了它動了。安心雖然頭破血流形象狼狽但見到自己的努力終於有了成果不禁歡呼起來然後更加努力地繼續進行自己偉大的撞牆事業。

開始了嗎?伊羅喃喃自語著顯得有些失落沒想到我們終究還是失敗了。

好像是要特意應和伊羅的這句話一般蠕動的漣漪猛然間停了下來整個老古董表面重新恢復了一片平靜。

整個空間忽然間顫動了一下只不過是微微的那麼一動看起來效果就好像是盜版影碟中的畫面抖動一樣。

只不過這麼輕輕一顫之間世界就翻轉了過來。


這麼說真的很奇怪但除了這樣形容以後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來表達此時此刻的這種情形。這純粹是一種感覺就好像是電影膠片翻過來以後所有拍下的內容都左右互換了位置一樣……

我可以看到大廳里那些東倒西歪的桌椅全都變了個方向被壓在古董鏡子下面腦袋變成了兩半的我原本向上微微曲起的右手變成了左手……

這可太詭異了真讓人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一片淡淡的陰影自古董鏡子內飄出來好像一片雲一樣慢悠悠地向我飛來但奇怪的是伊羅和安心都對這飛出來的陰影沒有做任何錶示就好像壓根沒有看到它似的。

這片陰影好怪飛行的同時不停的變幻著樣子給我的感覺就好像是一個人在表達著自己喜怒哀樂愁苦憂的所有情緒隨著樣子的變幻中心部位隱隱有古怪的亮光不停閃起亮光中可見許多模糊的影像飛劃過。

我感到有點害怕見這怪東西筆直地向我飄過來便想要躲開。

但任憑我如何努力都無法挪動自己的位置。由此可見那些小說電影里所說的人死了以後靈魂可以隨便閑逛絕對都是騙人的鬼話以後我再也不相信這些東西了。當然如果我還有以後的話……

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片陰影越飄越近緩緩的飛過來。

隨著陰影飛到我的位置我的視線便一點點地暗了下來我幾乎可以想像此刻那陰影正慢慢吞噬我的情形雖然我已經死了現在也感受不到痛苦但一想到這種景象我還是忍不住感到一陣冰寒。

絕對黑暗突然降臨籠罩了眼前所有的世界。

我感到自己好像坐上升降機在黑暗中極運動向著下方不停降去。

這是去哪?難道是下地獄的快綠色通道嗎?呸我想哪去了我這麼種從來不作姦犯科至多愛占點小便宜的難得好人怎麼會去地獄那種地方?要去也是去天堂說不定天堂正好是在下面。對一定是這樣誰說天堂就一定是在天上的它肯定在地下面要不然為什麼我會往下降?

黑暗之中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好像過了很久又好像只不過是短短一瞬下方的黑暗之中突然出現一個亮點。

隨著我的下降亮點快擴大著。

終於要到了嗎?天堂還是地獄?我忍不住緊張地屏住了呼吸如果死人也有呼吸的話。

亮點終於大到了佔滿前方所有的空間我如同石頭一般掉進了那一片光明之中。

砰的一聲我重重摔到了地上。


好痛尤其是地面上還全都是大大小小的石頭硌得我全身都好像被無數小刀同時刺了一下似的。

不是說死人沒有痛覺嗎?

眼前依舊是一片黑暗但呼呼風聲、婉轉鳥鳴、草樹響動不停地傳入耳中鼻端飄動著混和了泥土、花草等等味道的清香。

天堂一定是天堂要不然怎麼可能有鳥叫怎麼會有花香?我如此激動地想著卻有點不明白我怎麼看不到任何東西難道死人沒有視覺嗎?

一條濕濕軟軟溫溫的東西突然伸到我的臉上不停蹭擦著我的臉頰。

好癢好癢感覺好像是我家的寵物小狗在我午睡時跑過來舔我。我一時忘了自己已經死掉如同生前一樣大叫一聲不要鬧了。跟著睜開眼睛翻身坐了起來。

眼前一片光明。

我說剛才怎麼一片黑暗原來是我一直沒有睜開眼睛。

我忍不住尷尬地嘿嘿乾笑兩聲轉頭四顧打量自己此刻所處的環境。

這是一處茂盛幽靜的樹林。

與以前見到的那些人工林中那些細小的樹木不同這裡的每一株樹都極為粗大密密層層的枝葉把天空完全遮蔽了起來一些細碎的光點透過樹葉間隙射落進來落到下方的草叢間形成斑駁的亮痕。

周圍滿是半人多高的雜草其間如同繁星般點綴著色彩各異的細碎野花。

淡淡花香混和著泥土、青草的芬芳匯成即使是最昂貴香水也無法比擬的清香味道夾在細細微風之中飄來剎那間就讓我有了種微醉的感覺。

好清新的空氣沒有半點刺鼻廢氣的味道就連我這鼻炎症患者也難得的呼吸暢快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