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紫陌猛的從被子裏竄出來,又快速的坐了起來。

看到沐雲軒那妖孽般的笑容,她突然覺得,自己矯情個屁啊!沒準當事人還喜歡得不得了呢?

“我餓了。”

陌黎九天 蘇紫陌等着沐雲軒,想到昨天晚上買的那些食物,她都沒吃多少就被沐雲軒給掠到牀榻上了。

只是某女似乎忘記了一件事情,自己先勾引在先啊!

“早膳都已經準備好了,就等你起來吃呢。”

說完,沐雲軒起身,到衣櫃裏給蘇紫陌取衣服。

衣櫃裏各種顏色的衣服都有,這是沐雲軒提前準備好的。

沐雲軒一一看了看,一套白色的衣裙落入他的眼中,他很少見陌兒穿白色的衣裙。

隨即他快速的取了下來,拿着走到牀榻邊。

“陌兒,今天就穿這件吧!”

“白色的。”

蘇紫陌皺了皺眉頭。

“陌兒不喜歡嗎?”

沐雲軒覺得她穿白色的更加漂亮。

“也沒有,我隨意穿就好!”

蘇紫陌挪了挪身子,痠痛的感覺讓她再次皺了皺眉頭。

沐雲軒知道她不舒服,拿着衣服坐到牀榻邊親自爲蘇紫陌穿上。

能讓沐雲軒親自穿衣服的女人,天底下只怕只有蘇紫陌一人了。

蘇紫陌卻割了他一眼,都是他不知道節制點惹的禍。

沐雲軒卻是開心的笑了笑。

“陌兒,我已經讓人燉了藥膳,吃了以後你就不會感覺到累了。”

“你要是知道節制,老孃用得着吃藥膳嗎?”

蘇紫陌拉過腰帶繫好,麻利的下了牀榻,就是在不舒服,她此刻也不會表現出來。

沐雲軒卻搖頭笑了笑,只怪她太誘人了,他根本就沒辦法節制。 早膳沐雲軒讓人準備得很用心,都是蘇紫陌愛吃的菜,這點蘇紫陌比較滿意,沐雲軒別的不會,在生活上對她都是無微不至的。

吃過早上以後,蘇紫陌有換來了金蝶,交代了一些事情以後,她和沐雲軒騎着九翼金龍飛往三清山。

三清山裏,馨兒最近一段時間在三清山裏,除了泡藥浴之外,其他的時間都用來修煉和練習幻羽的飛行。

三生門的後山,海東一直陪着馨兒修煉,自從馨兒到了三清山以後,馨兒的安全就一直由他負責。

“馨兒。今天我們就是先修煉還是先練習飛行呢?”

海東笑看着馨兒粉撲撲的小臉問道。

“海東叔叔,馨兒今天不想修煉,也不想練習飛行,馨兒自從到了三清山以後,一直都在修煉,馨兒今天想休息一天,海東叔叔也每天跟着馨兒修煉,都沒有休息過,海東叔叔,不如我們今天休息一天吧。”

馨兒聲音軟軟的說道,她今天不想修煉是有原因的,因爲昨天她在練習飛行的時候,看到半山腰的一顆粗大的大樹裏有一個洞,洞裏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召喚她,所以她今天打算去看看。

海東一聽,也對,馨兒自從三清山以後就一直在修煉,馨兒悟性極好,休息一天也不會耽誤什麼。

“馨兒,那我們回去吧,山裏寒氣重,如果不修煉,以馨兒的身體,不能久留。”

馨兒擡眸,甜甜的笑了笑,“海東叔叔,你先回去吧!馨兒想去摘些野果吃。”

海東一聽,看了看野果的方向。

“馨兒,那還是叔叔陪你去吧,你一個人去,叔叔不放心。”

師兄把馨兒交給他照顧,他得把馨兒照顧好才行,師傅也是千叮囑萬囑咐的,一定要保護好馨兒。

馨兒一聽,就知道海東叔叔沒有那麼容易就回去,“海東叔叔,馨兒不會去太遠,摘了野果就回來,我師傅說了,馨兒這病,多出汗是好事,今天既然不能修煉了,馨兒走一圈,出出汗就回來,而且三清山很安全,海東叔叔就放心吧。”

馨兒撒嬌的搖着海東的手臂。

“海東叔叔,海東叔叔………。”

海東叔叔最受不了的機會她乞求他的樣子了。

海東柔笑着搖了搖頭。

“好了,你這個小丫頭,你也知道叔叔最受不了你這一招了,不過你要答應叔叔,一定不能跑遠,知道嗎?”

“知道了,海東叔叔,馨兒不會亂跑的,而且這後山也沒有魔獸,海東叔叔就放心吧。”

馨兒心裏特別高興,可可愛的小臉上去不敢有絲毫表露,就是喜笑顏開而已。

“那去吧!叔叔半個時辰以後回來找馨兒。”

“好的,海東叔叔,那馨兒走了哦!我們半個時辰以後見。”

馨兒甜甜一笑,轉身往山上跑去。

“馨兒,你慢點,別跑那麼快,小心摔着了。”

“知道了,海東叔叔,馨兒會小心的。”

馨兒微微放慢了腳步,自從身體有了好轉以後,她便喜歡跑了,孃親說過,跑步能讓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好,只要對身體好的事情她都會去做。 如今,她跑跑跳跳都不成問題了。

海東看着馨兒的背影笑了笑,轉身下山。

跑了一雙距離,馨兒回頭一看,已經沒有了海東的身影。

她甜甜一笑,快速的用意意念召喚出幻羽往目的地飛去。

“陌兒,下邊就是三清山三生門了。”

沐雲軒和蘇紫陌騎着九翼金龍停在半空。

“嗯!雲軒,邵峯對他師傅及其尊重,我們也不能壞了規矩,我們到山下去,不行上山。”

“好!九翼,下山。”

九翼一聽,快速的往山下俯衝而去。

馨在幻羽的幫助下,很快就來到了目的地。

到了大樹下,馨兒小心的靠近樹洞。

仔細的聽了聽,和前幾日一樣,有微弱的聲音在呼喚自己。

“你在裏邊嗎?是你在呼喚我嗎?”

馨兒甜甜的聲音小心翼翼的問道。

只是,迴應馨兒的卻只有馨兒的迴應。

馨兒腳步快速的移動,在想跨進樹洞的那一刻,她突然停了下來,要是自己出事了,孃親一定會很傷心的,孃親爲了爲了她吃了那麼多苦,她怎麼可以在做讓孃親擔心的事情?

一想到這裏,馨兒腳步不由自主的退後了幾步,她坐到地上,眨了眨大眼,怎麼辦,怎麼辦?

“主人……!”

猛的,馨兒又聽到了那個呼叫她的聲音,這一次更加的清晰,馨兒一聽,又猛的從地上起來。

她快速的用自己僅有的修爲探測了一下樹洞裏的情況,並沒有感覺到危險。

“孃親,馨兒就做一次這樣危險的事情,以後馨兒會乖乖聽話的。”

馨兒深呼吸的一下,毫不猶豫的跨進樹洞裏去。

而三生門裏,海東接到守門的弟子稟報,蘇紫陌和沐雲軒求見,他急急的到堯煌天尊的房子稟報。

堯煌天尊正在打坐,聽到海東的腳步,他緩緩睜開眼眸。

“師傅,蘇紫陌和沐雲軒求見。”

“哦,這麼快就來了。”

堯煌天尊從榻上下來。

那蘇紫陌就是峯兒畢生所愛嗎?

剛好,他也有事情找她,這次見過面以後,以後他們在見面的機會就會很少了。

“走吧!爲師跟你走一趟。”

堯煌天尊走了幾步,又停了下來。

“對了,海東,你在這裏,馨兒呢?你師兄已經來過信了,他們夫婦是來接馨兒的。”

“會師傅,馨兒在後山摘野果呢?馨兒說她半個時辰就會回來,那小丫頭今天想休息一天,就是不來海東跟着。”

“無妨,在這三清山裏也不會遇到什麼危險,走吧!”

蘇紫陌和沐雲軒被帶到了三生門的正殿裏等候堯煌天尊。

二人一進三生門就四處看了看,宏偉氣派的宮殿讓人根本意想不到這山裏會有這麼一座華麗的宮殿。

“這裏不愧有慕容邵峯的資助,幾乎和皇宮一樣氣派了。”

沐雲軒看着四周說道。

“堯煌天尊和邵峯雖然是師徒關係,可是二人之間猶如父子,做到這樣的程度,對於邵峯來說,應該還不夠吧。”

堯煌天尊的事情邵峯和她說過,對於這位堯煌天尊,她也很想見上一面。 “哈哈……!”

殿外,傳來堯煌天尊爽朗的笑聲。

蘇紫陌和沐雲軒起身迎向門口。

隨即,堯煌天尊和海東走了進來。

“晚輩見過堯煌天尊。”

兩人同聲道。

堯煌天尊不着痕跡的打量着兩人,“二位果然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

“前輩過獎了,小女馨兒叨擾了多日,多謝前輩照顧。”

沐雲軒上前一步說道。

堯煌天尊沒有急着回答,而是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喊道快速的給他到了一杯茶水,他抿了一口茶纔看向沐雲軒。

“馨兒乖巧可愛,她到三清山裏來,也給我了帶來了很多歡樂,是我們要謝謝馨兒纔是。”

“對了,堯煌天尊,馨兒呢?”

看到他們沒有帶着馨兒一起來,蘇紫陌忍不住出聲問道。

海東一聽,站了出來。

“莊主,是這樣的,馨兒在後山摘野果,她答應我會在半個時辰裏回來,應該差不多快回來了。”

“馨兒一個人?”

蘇紫陌雙眸閃了閃。

“是啊,這小丫頭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平日裏都是我陪着她修煉,今個兒她突然說不修煉了,想休息一下,她想去摘野果吃,可她卻不讓我陪着她去,這後山也沒有魔獸,馨兒一在堅持,我便沒有陪着她去。”

一聽,蘇紫陌覺得有些不對勁,馨兒可不喜歡吃野果。

以她對馨兒的瞭解,馨兒這樣做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她在後山發現了什麼東西,她不想讓別人知道。

“馨兒平常會一個人去後山修煉嗎?”

蘇紫陌又問道。

“不會,就今日,平常馨兒修煉都很積極的。”

“怎麼了?陌兒。”

沐雲軒看出蘇紫陌的眼神有些不對。

“以馨兒的脾氣,只是摘野果而已,就是海東和她一起去也沒什麼,可是馨兒卻拒絕了,那就只有一個可能,馨兒在山裏遇到什麼事情了,只是她不想讓其他人知道。”

“莊主,應該不會吧,這後我們經常山上上下下的,沒有魔獸,更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馨兒會發現什麼呢?”

海東想不出這後山裏有什麼特別的只是這後山的野果到是特別多。

“海東,不如這樣,你先帶人山上去有野果的地方找一找,眼看這一個時辰的時間快到了,還不見馨兒的蹤影,說不定馨兒還真遇到什麼事情也說不一定。”

堯煌天尊不敢大意,他們覺得後山裏沒有危險,可馨兒畢竟是一個孩子,在加上修爲低,難免會有事發生。

“是,師傅,海東這就去。”

“等一下,我們和你一起去吧!”

蘇紫陌提議道。

“也好!大家一起去找吧!”

不等海東回答,堯煌天尊又開口說道。

“二位請!”

說完,海東上前帶路。

而馨兒在進了樹洞以後,讓她意想不到的是,這樹洞裏別有天地。

馨兒拿出偷偷準備好的夜明珠趙亮四周,從樹洞裏進來以後,這裏邊居然是一個寬大的山洞。

洞裏黑乎乎的,什麼都看不見,只有馨兒手中的夜明珠散發着光亮。 星空蘊道 馨兒剛開始的時候有些害怕,可是走了一會以後,什麼都沒有看見,馨兒深呼吸了幾下,又大着膽子往裏面走。

越是往裏邊走,那個聲音就越來越清晰,馨兒心裏有一種感覺,她感覺那個聲音在呼叫的就是自己。

“啊!”

馨兒腳下不留神,被一個稍大一點的石頭給絆倒。

膝蓋出的疼痛讓馨兒皺了皺眉頭。

馨兒掙扎着起身,看了看滾落在一邊的夜明珠。

重生女王萬萬歲 她急步走過去拿夜明珠,只是剛剛到了夜明珠前面,突然看見一條黑色仰着頭看着她,不大,只有竹竿那麼粗,卻很長,讓她驚訝的是,這條黑蛇的眼睛是綠色的。

馨兒猛的嚥了一口口水,她雖然能修煉了,可是從來沒有和魔獸戰鬥過,以前她都是看着兩個哥哥和魔獸戰鬥的,眼前的黑蛇一看就不是一條普通的黑蛇,而是魔獸蛇,至於是哪一類的,她不知道,一看遇到了危險,馨兒便有些後悔自己的冒失了,要是以自己的修爲能鬥得過這魔獸還好,要是鬥不過,她死在這裏,恐怕連屍骨都沒有人能找到,孃親更是要傷心死了。

“小,小黑蛇,我不會傷害你的,你給我讓一下路好不好?裏邊有人在呼喚我。”

馨兒甜甜的說道,大大的雙眸水亮水亮的,乞求的看着小黑蛇。

小黑蛇綠色的眼眸奇怪的看着眼前這個可愛的小姑娘,她的聲音也很好聽,不過這洞裏有人嗎?它在這裏生活了很多年了,它怎麼不知道?

“這裏面有人,你是怎麼知道的?”

小黑蛇突然開口說話,把馨兒嚇了一跳。

馨兒心跳動得厲害,可表面上卻不動聲色,不得不說,她小小年紀,已經把蘇紫陌平常的氣質學了大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