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小殤笑的直不起腰來,但是他對於哥哥,始終保持那種尊敬。

“他的第一位老師是哥哥,這是汪家的傳統。”

當年汪小魚也是這樣從哥哥身上學習精神的。

人傳人的精神,是一種最直接的方式。

但是現在看來,汪小殤無疑是幸運的,因爲他還有一個哥哥,而汪小魚在五歲那年三個哥哥相繼戰死。

“哥哥,你不跟我回家嗎?”

一分鐘一過, 情牽幾許,如引忘川 ,他笑夠了,就會陷入短暫的清冷狀態。

畢竟清冷少年也不是白叫的。

“ 不回去了,既然你沒有接到那些任務,京都,我還是不去了,有些人我也不想再見到。”

“連太奶奶也不想見了嗎?太奶奶可是一直在等着你回家。”

“每天早晨,太奶奶都會坐在棗紅木門前等着你回來,已經堅持八年了。”

“哥哥,你再不回去,恐怕以後再也見不到太奶奶一面了,太奶奶她……畢竟上了年紀。”

源塵盯着汪小殤看,但是汪小殤自從進入清冷狀態後,就算是源塵也看不透他的內心。

“你說的是真的。”

“千真萬確。”

“明天出發,去京都。”

源塵說完就閉上了眼睛,他需要儘快吸收魔源的記憶,還有他要挑戰第一層的魔窟塔。

魔窟塔第一層。

羣魔亂舞!

小小男孩被一羣白衣魔靈圍攻,感覺很有話劇性。

但是源塵不能使用任何非體力力量,否則視爲放棄衝塔。


白衣魔靈衝擊着男孩,每一次,男孩都會依靠身體的力量躲開,實在躲不開了,就使用力氣對抗。

人類的潛力是無窮的,魔的潛力同樣巨大。

但是普通人卻無法施展出太大的力量,這與不會釋放力量有很大的關係。

當一個人堅定了自己的意志,所謂的潛力釋放出來,就能發揮出碎石裂金的能力。

很多人認爲這是超能力,但是此刻的源塵明白,他們只不過是一羣意志偶然達到一定程度的人類。

是的,他們還是人,並不是什麼超能人,高等人。

而只是普通人。

以前的源塵不懂,他不確定超能力人和普通人的區別,但是現在的他明白了。

區別就是意志力。

而現在源塵的模樣,與其說是真靈,不如說是更深層次的意志力。

他的真靈始終都沒有改變過,他從始至終都是這個小孩子的樣子,只不過先前被蒙上了一層僞裝,讓他實現了自我欺騙罷了。

但是對此,源塵並不清楚。

他只知道,意志力越強,他現在發揮出的力量就越大,這樣他就更有機會突破第一層的塔!

魔窟塔有九層,每一層都有不一樣的考察方式。

第一層就是意志力!

經過一夜的拼搏,源塵累成了狗。

緩緩醒來後,源塵是有些小失落的,他竟然沒能突破所謂的第一層。

也就是說,他的意志力還是沒有過關。

最後一個怪,他始終都沒有打敗。


魔窟塔裏。

第一層,一個白衣身影此時累個半死,忍不住喘了幾口氣,道:“臭小子,我若是被你打敗了,那都沒臉見人了。”

魔窟塔內的所有魔靈都閉上眼睛捂住耳朵,他們什麼也沒聽到什麼也沒看到。

哪怕是裝聾作啞,也比死掉強。

“離開別墅,我就幫不了你了,日後的一切,都需要你自己去把控,這個世界沒你小子想的這麼簡單,哎,昔日榮光皆不復,萬界之劫難避免!”

“爲何那場遊戲偏偏會選中你呢,我苦命的孩兒~”

源塵收拾妥當,就準備啓程了。

他本來是不打算帶上顧思思和阿呆的,但是阿呆說,現在整座山都被濃霧籠罩,如果負責人顧珊珊來了,那肯定有辦法聯繫到他們,到時候可能所有的鍋都要他們兩個人背,這就慘了。

聞言後,源塵也是皺了皺眉,隨後道:“既然如此,那你們一起跟着吧。”

就在這時,一個電話打了過來,電話聲音響徹整個別墅。

別墅外面也響起了熱武器上膛的聲音,聽聲音,至少有數百個。


“哈哈哈,我去會會他們。”

“哥哥,你不用出去。”

源塵正疑惑呢,突然間,源塵的笑聲就像是迴音一樣,擴散開來,笑聲具有魔性,除了靠近源塵的幾條生命,別墅外包圍的所有人,都被那笑聲控制。

手中的熱武器全部丟在了地上,別墅外的人全部雙眼迷離,站在原地左右搖擺,像是不倒翁。

“他們怎麼了?”

源塵看到了別墅外的一切,整個人都感覺莫名其妙。

“哥哥,你真厲害,這笑聲是在哪裏學的?”

汪小殤很疑惑,他真的不知道哥哥這詭異笑聲是從哪裏學的。

“我去過寂滅遊戲,在那裏面學的。”

反正汪小殤對寂滅系統也不瞭解,源塵直接這樣解釋也不無不可。

汪小殤點頭,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信了。

突然間,源塵有些後悔讓這傢伙保持清冷狀態。

別人清冷,至少內心波動很明顯,但是汪小殤清冷,那就是真的清冷,內心空靈如明鏡,看不透其內心。

或者說,這樣的汪小殤,讓人有種照鏡子的感覺。

鏡子外的人什麼想法,鏡子內的人便是什麼想法。

看不透。

源塵發現這個便宜弟弟也是有與衆不同地方的。

“走吧。”

源塵剛剛走出兩步,就停下了。

一道銀色身影攔住了他的去路。

“汪小魚!你還想跑到哪裏去?束手就擒吧!”

說完開場白,沒有再廢話,銀色身影直接朝源塵攻擊!

“科嵐?”

源塵輕笑一聲,然後身形化作虛影,躲過了科嵐的鞭腿。

“你小子無故對我動手,可知道該是什麼罪?”

“汪小魚,你還有臉說,周圍的人就是證據,他們都被你的笑聲暗算,已經失去心神。”

“誰說是汪小魚控制的了他們? 總裁的圈養情人 ?”

“還有,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是汪小魚了?”

“難道就因爲我長得像汪小魚?難道不能是因爲我喜歡這張臉,纔可以變成這樣的嗎?”

“那段視頻……”

“呵呵, 你把那段視頻放在隱藏文件夾中,設置了三十六重密碼,以爲我不知道嗎?”

“你不是汪小魚?”

“我當然不是,不信你問北斗的一斗,如果你是我是他,看他會不會打死你。” 汪小殤不說話,他有權保持沉默。

弟弟還在這裏呢,哥哥就一個勁的說自己死了,這樣對方能信嗎?

“那爲什麼汪小殤叫你哥哥。”科嵐信了一半。

“這小傢伙,他需要一個替身來哄他的太奶奶,我長得這麼像他哥哥,自然選中了我。”

科嵐對源塵無話可說,這個人簡直就是無縫插針的怪物,他的任何問題在對方面前都不堪一擊。

對付不了源塵,但是他卻可以對付汪小殤:“汪小殤,你可知道這個人是SSS級詭異笑聲的源頭,你把他引去京都,你可知道後果,你承擔得起嗎?”

汪小殤啞口無言,如果源塵不是他哥哥的話,這件事情卻是很麻煩。

他這樣做無疑的一種非常不正確的選擇。

而且他的這種行爲,是把汪家置身於絕對危險的境地,如果事情鬧大了,很可能給汪家抹黑。

“呵呵,殺掉你,不就什麼事情都沒了嗎?”

源塵上前跨出一步,然後科嵐就都動不了了。

“你對我做了什麼!? 農女重生之丞相夫人 !”

“別說的那麼曖昧,我只是控制了外附納米戰衣而已。”

“你,怎麼做到的。”

源塵當然是用三界系統做到的。

“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