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次執行什麼任務,希望你這個傢伙不叫蠢呢,我看得出來,你這個傢伙的身手應該特別的厲害,大家都是一個國家的人,所以希望,你不打擾我了,當然我們也不會干擾你。”

寧無華點了點頭,然後看着面前這個中年男人,這個中年男人也看着寧無華,寧無華友好的伸出了手,這個男人直接和他握了一下手之後,可是兩個人握手的時間有點太長了。

因爲寧無華緊緊的抓住這個男人的手,這個男人也緊緊的抓住寧無華的手,兩個人正在暗暗的較勁呢。

可是兩個男人誰都不服輸,誰都不願意首先鬆開,到最後兩個人滿臉通紅,依然沒有鬆開,自己握着對方的手。

“沒有想到你的身手還不錯,應該當過兵的吧,我也可以告訴你,我這次目標是什麼?我直接要着一個國家總統的弟弟的項上頭顱,我要他的命,不知道你們要什麼東西。”

寧無華微笑的看着面前,這個男人可是寧無華現在的臉色,那是紅得不得了,對面的中年男人,臉也紅得特別的厲害,然後就對寧無華說。

“既然你是爲了,那個人的命,我們這一次是爲了他們的手上的一份技術,這個工廠這個國家,幫助我們從歐洲買到他們的一個,軍事核心技術,所以我們這次是來拿的,這個工廠只是我們的一個代理人而已。”

寧無華點了點頭,國外對自己的國家進行了軍事封鎖,我會把高科技武器賣給自己的國家,所以導致國家除了自強以外,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當然有些時候爲了降低成本,也爲了降低時間,所以就通過一些代理人購買國外的先進技術。

“竟然如此,我們這次的目標並不一致,但是我們可以互相配合,你覺得怎麼樣?我幫助你們,你也幫助我,我們互相掩護,互不干擾啊,畢竟大家都是一個國家的人,應該互相幫助。”

雖然嘴巴里面說着和做,可是兩個人手上的力氣卻沒有一點點的減少,而且,兩個人手上的力氣還加大了幾分,導致兩個人,感覺到自己手特別的疼。

這個中年男人,眼睛轉了一下,就點了點頭,然後就對寧無華說。

“既然如此,我可以同意你的要求,我們就在他那裏開始互相幫助,互相扶持,我可以幫助你,也可以幫助我,如果我們達成這個和解的話,就鬆開我們手上的手吧。”

寧無華響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然後同時這兩個傢伙就把自己的手給鬆開,寧無華捏了一下自己的手,被這個人捏的特別疼。

這個男人也甩了一下自己的手,因爲寧無華的力氣也同樣不小,把他的手弄的特別疼,現在他耍一下,活動一下筋骨,然後他還是特別滿意的對寧無華說。

“沒想到你這麼小的年紀,居然有這麼大的力氣,而且看你的身手,看你的樣子,你應該也當過兵的吧,而且你的身手還挺不錯的,你有沒有興趣爲國家服務。”

聽到自己國家的招攬,居然寧無華也很想同意,可是現在他有自己的事情沒有做完,所以寧無華搖了搖頭,就對這個中年男人說。


“現在我有個事情沒有忙完,雖然我很想爲國家服務,但是必須等我把這件事情忙完了之後,我纔可以考慮爲國家服務,現在的話就算了吧。”

像寧無華這樣的人才不能強求,畢竟得到一個人,並沒有太大的作用,只有得到一個人的心纔是最重要的,所以這個中年男人點了點頭就對寧無華說。

“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也不強求,只是希望你以後,多爲國家做點事情,國家需要你這樣的,傑出青年爲國家服務,我的名字叫李達,認識一下吧。”


這次這個中年男人友好的伸出自己的手,寧無華也有好的和她的手握在一起,兩個人卻沒有剛纔那種互相暗暗較勁的感覺了。

“我的名字叫寧無華,跟我自己的事情忙完之後,我自然而然會爲國家效力的,畢竟國家就是我們這些青年人的歸宿,爲國家效力,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這個中年男人點了點頭,然後就把這個軍工廠的構型圖交給寧無華,就對寧無華說。

“既然如此,爲了表達我的誠意,我就把這個軍工廠的,地形圖交給你,希望你在這次任務中能配合我們一下,幫助我們拿到這個東西。”

“畢竟我們得到這個東西的話,會被國外的人眼紅的,所以他們也拍了一些特工,在哪裏守着,就在那裏守株待兔,等着我們過去。”

寧無華看着自己手上的這個地圖,這份地形圖介紹的特別詳細,連廁所裏面有幾個馬桶,它的標誌出來的,所以非常的詳細聽到這個中年男人這麼說,給她點了點頭,表情嚴肅的對他說。

“你放心吧,雖然我現在無法爲國效力,但是暫時爲國家貢獻自己一份力量還是可以的,別說讓我幫一個小忙,就算是讓我幫什個忙,一百個忙我寧無華都會願意幫你們的。”

然後這個中年人感激的點了點頭,然後看了一下週圍,小聲的在寧無華的面前說。

“寧無華兄弟,我勸你和這傢伙,早日離得越遠越好,這個傢伙並不是簡單的人,而且狡詐如狐,我以前就吃了他幾次虧,而且這個傢伙無情無義,聽說他以前連自己的父親都殺了。”

寧無華當然知道,這個李達的說的人是誰?可是寧無華回過頭來,很疑惑的看着面前這個李達。

“寧無華兄弟我也給你明說了吧,我也勸你早日離開他的女兒,她是女兒,和她有不正當的關係,而且聽說這個人是一個性虐待狂,他的老婆,就是因爲他的性虐待,然後被他折磨致死,我這裏有照片,你看不看。”

寧無華弄了一下,然後還是點了點頭,這個中年男人,就打開面前的一個筆記本寧無華,然後輸入了一個密碼,打開了一個相冊,寧無華就湊在這個顯示器上面看了一下,果然那個白人女人,和他的父親有不正當的關係啊。 雖然八卦這種東西,還有偷窺別人隱私這個東西確實不好,但是誰沒有這種慾望呢?當寧無華看到,這個女人和她的父親,居然有不正當的關係,而且他的父親確實是一個性虐待狂。

而且他們兩個人拍的照片,被寧無華以前看的,最重口味的日本電影,歐美電影,都要重口味些,尤其是兩個大老爺們在,私家車上面看這些東西,看了一會兒,寧無華和這個男人,同時不淡定了,然後兩個人還是有一些些尷尬。

“寧無華你要明白,我這是爲了,給你介紹情況,介紹這父女倆,他們兩個是什麼樣子的,所以我是拿資料給你看的,畢竟大家都是一個國家的人,我也不想坑你。”

聽到面前這個中年男人這麼說,寧無華也點了點頭,然後兩個人還是興致勃勃的看着這些圖片,看完了之後,寧無華才覺得果然那個女人不一般呢。

“寧無華你要想開一點,現在瞭解了之後現在知道了,反悔還不晚,大不了這次,任務完成了之後你就回去,直接不和他在一起,這樣的話,你頭像也不可能戴綠帽子。”

眼前的這個中年男人,也是爲寧無華好,所以寧無華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對她說。

“你就放心吧,我知道你是什麼意思,我和他的女兒並沒有那種關係,你明白的,而且我們只是僞裝,我也不知道他們爲什麼,讓我當他的,女兒的未婚夫,他們也沒有告訴我,突然就這樣做的。”

聽到寧無華這麼一說,這個中年男人表情特別的驚恐,他直接把自己的筆記本塞進的盒子裏面,然後看着面前的寧無華對寧無華說。

“寧無華我跟你說過,這個傢伙就是個老狐狸,這次任務之後我勸你的話,能跑多遠跑多遠,不然的話,也被這個老骨頭吃了之後還不會吐骨頭呢,這個傢伙和他接觸了這麼多年,沒安好心的。”

寧無華思考了一會,點了點頭,然後他們兩個人就沒有說話,寧無華看着窗外,不斷的思考,這個中年男人剛纔給自己說的話。

做你男人,看到寧無華這個時候正在思考,他也沒有再說話了,也戴上耳機,靜靜的聽着音樂,而且就在寧無華旁邊閉目養神,畢竟他接下來要乾的事情是很耗費精力。

他們的車很快就來到了,這個國家最大的城市,拿到了當地執政長官的公寓裏面,畢竟寧無華國家的商人,現在在國際上面很有地位的。

再加上這個國家本來就是個小國家,能得到寧無華國家的商人過來考察,那真的是特別的榮幸,就像見外國領袖一般。

所以寧無華他們的車才停到他們公寓的門口的時候,他們當地的執政官已經在門口等呢,看到寧無華,他們的車來了之後,當地的執政長官直接走了過來,把車門給打開,表示他的歡迎。

李達到不客氣,微笑的走出車,和當地的執政長官,兩個人勾勾搭搭愉快的聊天的,寧無華啊,直接拿上他的公文包,因爲在車上已經說了,寧無華是他的私人祕書。

當然是祕書,也得有個私人祕書的樣子啊,所以定了這個時候乖乖的站在他們兩個人的面前,然後乖乖的跟着李達,跟在他屁股上面。

就像寧無華自己國家一樣,像他們這些客人,第一件事情,先不聊生意,也不聊投資,先吃飯,所以寧無華他們才下車,就被當地執政長官,拉到客廳裏面去吃飯了。

當地的執政長官也不客氣,給寧無華他們準備了很多當地特色的小吃,而且當然也做了一些寧無華,自己國家的特色食物。

然後寧無華乖乖的坐在李達的旁邊,別人在那裏聊天,寧無華就自顧自的在這裏吃飯喝酒,就能放倒之後,就乖乖的假笑一番之後,他們就去風俗場所了。

然後寧無華跟着他們去本地的風俗場所,然後又喝酒,看着李達在酒場之中游刃有餘,寧無華都有點佩服他,自己有點應付不了這種場合。

可是李達感覺就是一個商人一樣,對這種場合那是應付的遊刃有餘,寧無華只是在他旁邊,就像一個木頭一樣,應該說像個機器人一樣給他拿着東西給他擦着汗。

當然有些時候端茶送水,也是要做的,寧無華就這樣百無聊賴的跟着他,跟着他一起在這裏混,當然第一件事做商人的,當然李達是假裝商人。

所以他這個時候就直接跟上當地的執政長官,去一個小房間呢,當然這個中年男人還是特別貼心的,讓寧無華不要跟上他,所以寧無華只是看着他進去之後,就拿上他的公文包,就走出了這個風月場所。

揹着寧無華並不好這一口,所以寧無華直接走下樓,來到這個當地小城鎮的一個,鬧市區裏面,準備買點東西,當然也準備,一點東西。

像這種城市,這種不入流的小國家,這個國家表面上很光鮮,但是裏面絕對暗藏着黑暗,先要找到黑暗的地方,繁榮的相對富裕的地方是不能去的。

所以寧無華直接往他們的,最窮的地方走,因爲那個地方,人民比較窮,所以窮山惡水出刁民,當地的人也不好管,所以他們就自過自的。

所以寧無華的目標很簡單,就是找到當地的蛇頭,因爲他不敢相信那個女的,畢竟聽那個中年商人說,那一家人並不簡單。

所以寧無華打算執行任務,完了之後,如果稍微有風吹草動的話,自己就通過當地的舌頭離開這個國家,回到自己的地盤上去。

所以寧無華直接來到這個比較貧困的地方,當然寧無華也來到這個地方,大家的眼睛就一直盯着寧無華,因爲寧無華的打扮,並不像是一個普通的人。

反而像是一個商業精英,政治精英一樣,如果是因爲看着寧無華的打扮,非常的考究的話,這些人可能馬上就把寧無華給圍起來,然後給寧無華一點教訓了。

寧無華看了一眼之後,就直接向女人最多的地方走去,像這個地方女人最多的地方,而且打扮的特別風騷,還向來往客人賣弄風騷的地方肯定是,能得到最佳情報地方的位置。

所以寧無華直接在這一個,稍微貧窮一點的地方找那些女人,得來全不費工夫,那是女人在一條小巷子裏面,他看到很多女人站在外面,所以寧無華直接回過頭,走到他們的身邊。

看到寧無華來了,這些風俗女人,直接圍在寧無華的身邊,因爲他們看到寧無華衣服穿的這麼考究,應該是個有錢人。

有錢人他給的錢也多呀,對他們來說,這就是一筆大生意,所以他們就把寧無華給圍了起來,說着寧無華聽不懂的話。

這些女人勾搭在自己身邊,寧無華也是滿意的,寧無華就拿着這個國家的貨幣,舉起自己的頭頂搖了搖。

看到錢了之後,這些站街女人那是更加的興奮,而且更加努力的賣弄風騷,然後寧無華隨便抓了一個長得漂亮的女人,就直接走到房間裏面之後,把錢放在牀上,看着面前這個女人對他說。

“你想不想要這個錢?如果你想要這個錢的話,我希望你告訴我一個祕密,當然告訴我一個人的位置在什麼地方,也不能說是一個祕密,如果你同意的話就點點頭。”

這個風塵女子能看到自己面前有這麼多錢,可是看着寧無華現在這種打扮,她害怕寧無華有問題,所以不敢答應,寧無華看到這個女人明顯有點糾結。

又從自己的包裏面拿出了一沓鈔票,讓他鈔票放在這個女人的面前,寧無華明顯感覺到這個女人有點心動了,然後寧無華就在這個女人耳朵面前說。

“而且我可以告訴你,如果你能告訴我哦,我想要的人在什麼位置的話,這些錢全部給你,而且我不會傷害他,我只是找他談合作,希望你能同意我,如果你能同意我的話,這些東西全部屬於你,而且還有其他東西都屬於你哦。”

坐着寧無華,又從自己的包裏面,拿出了一沓鈔票,當然由於這個國家物價實在太便宜了,所以寧無華一沓又一沓的鈔票拿出來,難道是本地的鈔票?但是相當於寧無華自己國家的鈔票來說,並沒有多少。

可是對本地人們來說,寧無華拿出來的東西確實讓她們心動,這個女人咬了咬自己的嘴脣,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一樣,就把這些錢全部塞進了,自己胸的那個位置。


好在這個女人胸挺大的,所以這些鈔票塞到她胸的位置,也沒怎麼看出來,只是感覺到她胸大了一點點而已,這個女人把寧無華給他的鈔票全部塞到自己胸口的位置之後,就在寧無華耳邊說。

“你就在這裏等我一下,等我把這些東西放好了之後,我再帶你去,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帶你去的。”

然後這個女人就想走,可是寧無華抓住了她的手,搖了搖頭,這個女人看着面前穿着考究,但是現在明顯感覺不好惹的寧無華時,只能點了點頭。

然後就帶着寧無華繼續往前面走了,由於寧無華和這個女人談判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所以寧無華和這個女人出房間的速度也快,當寧無華一出這個地方的時候,很多風塵女子看到寧無華,眼睛裏面只有輕蔑。

剛剛寧無華無視他們的眼神,他直接跟着自己的目標繼續往前面走,這個風塵女子,就繼續,帶着寧無華在這個迷宮裏面,到處亂轉,轉了很久,他們出了這一個城鎮,來到外面一個廢舊汽車廠。

看到自己越走越遠,越走越偏僻,寧無華整理一下自己的武器之後,自信的跟着這個女人走,真的很遠之後他們到了一個廢舊汽車廠。

這個汽車廠有很多廢舊的汽車,但是這裏的汽車年代都比較久遠了,而且看他們的樣子,像是蘇聯時代的產物,只不過寧無華明顯在這裏,感覺到有人。

因爲寧無華一到這個廢舊汽車廠,他就聽到噼裏啪啦的響聲,好像是有人在拆這些廢舊汽車一樣,當然寧無華並不在乎,他眼睛一直盯着這個女人,當然他也警惕着四周的環境。

這個女人直接把寧無華,帶到了一個這也叫的拖車面前,寧無華看了一下這個廢舊拖車,還挺不錯的,說得很有農家樂的風範,上面有霓虹燈,還有沙灘上面用的影子。

在旁邊有一個小桌子,上面還放着幾杯果汁兒,而且旁邊一個妙齡的穿着比基尼的女人,他在那邊切水果,這個廢舊拖車雖然看起來比較費勁,但是因爲重新刷了漆的緣故,還看起來不錯。 這個切水果的妙齡金髮女郎,看到寧無華來了,直接放下了自己手上切水果的刀,然後就跑了,他自己來的這個風塵女子也跑了,諾大一個廣場,只剩下寧無華一個人。

看到這個女人,寧無華也不慌張,雖然這個女人有問題,但是他至少把自己帶隊的地方嗎?所以寧無華,摸着自己懷裏的槍,把自己手上的槍給拿了出來。

警惕的看着四周的環境,然後看了一會兒,還是沒有什麼人出來,寧無華就直接走到,這個沙灘上面用的椅子上面坐着。

拿着旁邊,這一個水果這兒,看了一下,應該沒有什麼人喝,所以寧無華直接喝了一口,再看着自己做的環境。

就在寧無華等了一會兒,就在她等到感覺到有點無聊的時候,寧無華突然聽到噼裏啪啦,還有汽車的響聲,這一下寧無華就皺了眉頭了,他直接子彈上膛,如果有風吹草動的話,他不介意,把這些人去送去見他們的上帝。

等了一會兒,有三輛汽車直接開到寧無華面前,每一輛汽車上面都站了整整幾個人,而且這些人,十分的囂張,不斷用自己手上的刀或者鐵塊,敲着他們的車,把他們車子敲的噼裏啪啦響。

然後這些人就從車上面下來,得意洋洋的把寧無華圍得死死的,寧無華這個時候直接把槍放在桌子上面,看他寧無華上有槍,這些人直接從,他們去車裏面拿出了他們的,經典裝備ak47。

而且把他們手上的武器舉過自己的頭頂,好像,向面前的寧無華說,不要以爲你有槍,他們也有槍,可是看着面前這些傢伙如此的囂張,寧無華直接,快速的拿上槍,朝他們手上的槍,每個人開了一槍。

然後這些人,由於沒有拿穩,他們手上的槍就被寧無華給打飛了,然後寧無華再一次把自己手上的槍,放在桌子上面,覺得好笑的看着面前這些傢伙。

這一下他們知道,寧無華這個傢伙不是好惹的,這麼快速就把他們,手上的槍給打掉,那沒有一定的功夫,根本辦不到啊,所以這個時候他們只是把寧無華圍了起來,卻沒有動手。

不是他們不想動手,而是他們不敢動手,因爲寧無華剛纔拿槍的動作,和開槍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就在他們眨眼睛的時候,寧無華就完成了一切,所以他們也明白,寧無華這個傢伙要他們的命,速度也應該很快。

看着這些傢伙,就像木頭一樣站在自己的面前,寧無華真的覺得,爲什麼所有當小弟的人都是這麼愚蠢的人呢,所以寧無華直接從凳子上面站起來,把槍放回了原處,就對這些傢伙說。

“我現在需要你們老大的幫忙,我需要見你們的老大,而且我是來找你們老大談生意的,因爲這可是很沒有禮貌的,萬一,因爲你們這麼沒有禮貌,你們老大這筆生意談不成,小心你們老大找你們算賬啊。”

寧無華指指點點,很有一種大領導來視察工作的感覺,這些傢伙,也看不準寧無華到底是什麼身份,所以這個時候只能,跑過去通知他們的老大了。

看着別人去通報了,寧無華這個時候繼續,坐在凳子上面養精蓄銳,就在寧無華得意洋洋的在休息的時候。

一輛吉普車,直接開向了他們,而且,這輛車,好像是要撞死寧無華一樣,因爲他到了這個地方之後,不斷的在加速,而且一直衝着寧無華來的。

看到這裏寧無華也不慌張,直接拿起槍,操,這個車開了三槍之後,這個車就乖乖的停在寧無華面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