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華派?」

刻晴聞言不由得想了想,然後輕輕的點了點頭,繼續的開口說道:「那些門派也都是傳承了數百年的,應該還是有不少劍術拿得出手的弟子的。」

「這……」

清實在是想說刻晴太高看那些門派了,他對於這些門派最深的記憶,還是慶雲頂附近那一對師兄妹。

回想了一下那個委託任務,清連忙的搖了搖頭,只能說第一印象極差,尤其是那個搞人心態的師妹。

會場的正面是一個三米高的枱子,上面有一些椅子,顯然是屬於貴賓席的水準了。

依靠着清和胡桃的刷臉,守在高台口的千岩軍和船隊水手並沒有攔下他們。

只是剛往裏面走了沒幾步,清便聽見了北斗的聲音。

「那個女人的事情怎麼這麼多?我要擴大會場她說不符合規定,然後她來了又要搭一個有椅子的看台?現在又嫌棄椅子不舒服?她怎麼那麼特殊!」

站在北斗旁邊的小弟連忙的低聲勸說道:「大姐頭別生氣,天權星大人能聽見的。」

「聽見怎麼了?我就是要讓她聽見!」

北斗瞪了一眼眼前的小弟,不由得開口問道:「怎麼?你還向著那個多事的女人?」

「當然不是啊,大姐頭快消消氣。」

這小弟連忙的笑着擺了擺手,繼續的開口說道:「反正也是她掏的摩拉,也省的她再找大姐頭的麻煩不是?誒,清先生來了。」

「嗯?」

北斗帶着殺氣的轉過頭來,看着緩步走過來的清,又看向了跟在清身後的刻晴。

清看着北斗這模樣,不由得笑着開口說道:「大姐頭,這武鬥大會都要開始了,怎麼還在生氣呢?」

北斗收回了看向刻晴的目光,不屑的開口繼續說道:「都是煩心事,不說了不說了,坐下等會兒,馬上就要開始了。」

說着,北斗隨意的擺了擺手,轉過身朝着高台上面走去。

清自然是無奈的跟在北斗身後,緩步的走上高台,凝光正坐在正中間。

聽見腳步聲,凝光微微的偏過頭來,瞥了一眼清,又看向了站在清身後的刻晴,輕輕一笑道:「坐下等會兒吧,就要開始了。」

「哼!」

北斗冷哼一聲,坐在了距離凝光很遠的位置,然後看着不遠處正在給她手下的水手塞廣告的胡桃,不由得笑着搖了搖頭。

胡桃抱着懷裏的木盒子,這裏面是她花了好幾天才做好的小廣告,還有更多的被她交到了往生堂的弟子手中,負責在今天混入人群,廣而發之。

將周圍的幾個水手和千岩軍搞定,胡桃緩步走了過來,將一張廣告遞給了北斗,開口肯定的說道:「慶祝南十字武鬥大會開幕,往生堂套餐服務限時折扣,現在辦理,免費贈送上等墓碑一塊兒。」

北斗伸手接過了這張廣告,這上面寫着往生堂的套餐內容和廣告詞,還有胡桃即興發揮的畫作。

廣告時間結束,胡桃順勢坐到了北斗的旁邊,繼續的開口說道:「這次你們的特邀嘉賓可是我們往生堂的客卿,怎麼樣?我們之間是不是要多一些生意上的來往?」

北斗看着眼前滿是生意人嘴臉的胡桃,不由得笑着開口說道:「哈哈哈,看起來清還沒有把這個驚喜告訴你啊。」

「哦?」

胡桃伸手接過了北斗遞過來的文件,不由得眉頭輕挑。

「如何?胡堂主可以現在就簽訂下來。」

北斗看着正在認真看着合同的胡桃,笑着繼續說道:「不如我把你的生意往楓丹等地推廣推廣?你把你們的客卿讓給我。」

「本堂主看中的人,可不能放出去。」

胡桃將手中的文件合起來,遞給了北斗,繼續的開口說道:「還是麻煩北斗船長了,明天來往生堂簽訂合同,畢竟這種事情,本堂主還是要讓大長老他們瞧瞧的。」

「好,沒問題。」

北斗伸手接過了這些文件,然後看着胡桃起身朝着清走過去,不由得輕輕的搖了搖頭,道:「這小子倒是好福氣啊。」

而此時的凝光旁邊,清便坐在此處。

這裏應該算是主座,原本是屬於北斗的位置,但是北斗表示拒絕和凝光坐在一起,便便宜了清。

清看着一覽無餘的會場,不由得有些感嘆,不得不說這簡直就是c位的待遇。

「你可是真會享受啊。」

清忍不住的嘆了口氣,感嘆般的繼續說道:「你也不怕璃月的百姓說你貪圖享受、高人一等?」

「自從群玉閣的規模起來,這種傳言便多了。」

凝光聞言輕輕一笑,然後看着下面的人聲鼎沸,繼續的開口說道:「直到群玉閣的規模大到他們無法想像時,這種聲音便消失不見了,反而更多人在稱讚於群玉閣的瑰麗。」 聖誕節的早上,哈利緩緩的醒來。

「聖誕快樂,提——」

「聖誕快樂,哈利波特!」多比瞪著個圓圓的大眼睛從提耶拉床上蹦到哈利床上。

「你是……多比!?」哈利被多比嚇了一跳。

「提耶拉呢?」哈利緊張的問道,「你把提耶拉怎麼了?」

「我沒事,哈利。」這個時候提耶拉正好洗漱完了進來,「你看哈利,正式介紹一下,這是多比。」

「你好。」多比開心的沖哈利揮了揮手。

「這是……這是怎麼回事?」哈利疑惑的問道,「我有點搞糊塗了。」

「多比自由了!」多比興奮的說道。

「什麼?怎麼回事?」哈利還是一臉懵逼。

「我來解釋吧。」提耶拉拍了拍多比的肩膀說道。

「是這樣的,我通過預言得知了多比是馬爾福的家養小精靈,所以我就猜測,多比那些所謂的要保護你的行為都是受到馬爾福的授意,對吧,多比?」提耶拉捏了捏多比的肩膀說道。

「哦……哦,是的。」多比心虛的說道。

「所以趁著聖誕節,我製作了一份魔法禮物,送給了德拉科,外面是一個除了家養小精靈怎麼也打不開的盒子,而裡面是一套衣服。」提耶拉指了指多比身上穿著的這身巫師服說道。

「是的,提耶拉先生送給多比的衣服!」多比拽起身上的衣服開心的說道。

「提耶拉也送給了我一條會變色的圍巾。」哈利突然說道。

「這不是重點。」提耶拉說道,「重點是,

家養小精靈是在古代的戰爭中被巫師征服的種族,每一隻一出生就要接受奴性的訓練,必須世世代代為主人服務的奴隸。他們承擔一切家務,由主人束縛,不能隨便違抗主人的命令,若違抗則必須對自己進行懲罰。對他們來說,他們的最高權利就是服從主人的命令。他們必須辛苦勞作一生,除非主人遞給他們一件衣服,他們才會獲得自由權。」

「所以你給了多比一件衣服,然後多比就自由了?」哈利問道。

「是的!多比自由了!」多比開心的又說了一遍。

「那多比以後不會再試著傷害我了?」哈利又問。

「多比從來沒想過傷害哈利波特,多比——」

「多比只是受到他的主人的命令,對嗎?」提耶拉拍了拍多比的肩膀說道。

「是的,是的,多比只是受到他主人的命令。」多比臨時改口道。

「哦,好棒啊!」哈利有些敷衍的說道。

透過和哈利的眼神接觸,提耶拉知道:

【好想快點拆禮物!】

「哈利那你先洗漱,我先帶多比去找海格。」提耶拉說道。

「去找海格?為什麼去找海格?」

「我要給多比安排一個工作,多比雖然獲得了自由,但他的生存也成問題。」提耶拉說,「而且海格經常跟我抱怨,他有的時候太忙了,我想他應該會很樂於接受多比的。」

「哦哦,好吧……等到我。」哈利快速從床上躥了下來,穿衣洗漱,「我跟你一起去,回來之後我們拆禮物。」

【我給提耶拉準備了一個大驚喜!】

提耶拉聽見哈利心裡興奮的說。

「嗯,好吧,那你快點。」提耶拉無奈的說道。

提耶拉早就知道了哈利所謂的大驚喜是什麼。

是一件全新的巫師袍。

自從「寄生者」煉製成功之後,提耶拉就一隻穿著「寄生者」這件防塵防臟還能自動清潔的衣服,因此就哈利的觀察,提耶拉已經將近兩個月沒有換過巫師袍了。

把多比這個討厭鬼趕走所花的時間比哈利預計中的還要短。

就在哈利穿戴整齊,裹得嚴嚴實實,準備走出格蘭芬多大門的時候,被提耶拉拽住了。

提耶拉的另一隻手拽著多比的胳膊,笑了笑說道:「這種方式更快。」

提耶拉話音剛落,多比,提耶拉還有哈利就消失在了格蘭芬多休息室。

下一秒,他們出現在海格的小屋旁。

接下來的事情就很順其自然了——

一向熱愛神奇動物的海格根本沒有理由拒絕收留一個無家可歸的家養小精靈。

尤其是當海格知道這個家養小精靈是一個家養小精靈中的異類,渴望自由,渴望平等的時候,海格就更願意收留多比了。

反正多比身材瘦小,還沒海格養的狗,牙牙大。

海格在他客廳的壁爐旁邊用廢籬笆,舊毛毯和巴克比克蛻掉的絨毛給多比搭了一張床。

多比很喜歡這張床,除了不能在床上蹦蹦跳跳以外,多比對這張床相當滿意。

這讓多比和海格之間的關係拉進了不少——

讓多比原本不能在提耶拉身邊工作的低落心情略有緩解。

那之後,提耶拉,哈利又和海格閑聊了一會兒,就返回了寢室。

多比則被留在了海格那裡。

每逢聖誕都是海格最忙的時候,他除了要照顧自己隱秘動物園裡面的一大攤子神奇動物,還要為學校的聖誕節挑選聖誕樹和食材。

因此對於提耶拉和哈利送過來的這麼一個小助手,海格歡喜異常,像是個得到新玩具的兩米多的大孩子一樣。

提耶拉回到格蘭芬多寢室之後,在哈利期待的目光下,打開了哈利送給他的那份禮物——

一件嶄新的,格蘭芬多長袍,出自摩金夫人之手。

長袍領口和袖口用金色的絲線秀了一排排稀碎的古代如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