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說,弱肉強食,要不是主人給你求情,你研究再深都得死。”

“什麼?你這個狐狸精,我跟你拼了。”

“丘哥,別…”

“哎呀,這什麼鬼靈獸,爲毛能反彈我的幻術。”

“我都說了,讓你別衝動了,因爲你打不過小美的。小美可是吃了我體內6成凌氣才孵化出來的,天賦神通多得很,其中一樣就是反彈3倍魂力以內的幻術攻擊,你這不是找虐嗎?”

“什麼!6…6成凌氣?天殺的,王偉你這隻白眼狼,勞資一路陪你走過多少風風雨雨,吃你一口凌氣你都不給。你現在跟我說,這隻剛出生的狐狸精吃了你6成凌氣?勞資不活了,不活了,哇哇哇。”

“湫湫…”

“小美說,你是不是真的不想活了?如果是,那她現在就把你的法陣吃掉了,免得浪費。”

“你想得美,臭小子,我跟你講,勞資這輩子就賴上你了。”

“哈哈…” 顏值爆表又溫順的小美,和幾位娘子還有靈獸打打鬧鬧,不一會兒就融入我們這個大家庭。

小美知道我要玩遊戲,非常善解人意地回到紋身裏修煉,還時不時給我反哺體魄魂。再看看那隻整天就知道和糖糖膩歪,也不修煉的皮卡丘,忽然有一種想讓小美把它吃掉的衝動。

半夜時分,叮的一聲,我升級了。我本來還想等她們升到20級,再一起去3級城鎮的,但我這個想法遭到了幾位娘子的集體唾棄,說我沒出息。

有時候我是真的搞不懂女人,我在忙事業的時候,她們就想我多陪陪她們。我想多陪陪她們的時候,她們又說我沒出息,要我去幹一番大事業。

鬱悶不已的我,找到了村長,準備前往3級城鎮。村長把我帶到了魔法師公會,說是在那裏可以使用魔法陣進行傳送,能節省不少時間。在決定前往哪個城鎮之前,當然是要好好了解情況的,我偷偷給會長塞了1塊領主級魔晶,驚呆了所有直播間的寶寶們。

“會長大人,我想知道,和2級村莊相比,3級城鎮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哈哈,首先是規模,3級城鎮寬闊無比,能容納1以的冒險者。通過冒險者的努力,城鎮等級會不斷提升,可容納的冒險者也會越來越多。”

“也就是說,這個3級城鎮將會是冒險者生根發芽的好地方咯,那我可以在城裏購買或者租用房子、商鋪、功能型建築之類的嗎?”

“當然可以,城內的一切發展都是自由的,只要你有本事,成爲地主、當上城主、制定法規也不是不可能。值得注意的一點就是,城內龍蛇混雜,切記,凡事三思而後行。”

“謹記。”

“城內建築和這邊大致相同,對應的功能建築,積分也是通用的。城外魔獸分佈和這邊有較大的出入,那邊的魔獸十分狡猾,狡兔三窟的道理你應該懂吧。”

“就是說,那邊的魔獸沒有固定的行動片區,而且智商要比這邊的高上不少咯。”

“沒錯,原住民在進步,魔獸也在進步,魔獸傻乎乎的站在那裏等你去殺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那麼,戰魂有村也有城,是否有國?”

“遠古時期,戰魂大陸魔獸橫行,人類淪爲魔獸的飽腹之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後來,在9位英雄的帶領下,人類開始奮起反擊,戰火從不停歇。根據9大魔獸之皇的勢力分佈,大致可以分爲9大國:金、木、水、火、土、風、雷、光、暗之國,你現在所在的石崗村和即將前往的獬廌城都屬於土之國。獬廌,音同謝智,神羊,是勇猛、公正的象徵。”

“怪不得獸潮來襲的時候,絕大多數的領主都會土系、石系、御系的技能,原來這是土系魔獸之皇的勢力範圍。假如離開石崗村的我,想前往其它國家的城鎮,會被區別對待嗎?”

“作爲一名冒險者,在你離開石崗村的時候,你就已經恢復自由身了,你是有權選擇前往任何一個國家的。但如果你已經成爲了獬廌城的公民,無論去的是土之國還是其它國家的城鎮,你都是會被區別對待的,因爲你不是當地的公民。”

“村也好、城也好、國也好,大家雖是同盟關係,卻少不了明爭暗鬥,爲的是爭奪優越的冒險者資源。這也就是爲什麼優秀的冒險者,無論去到什麼地方,都會被溫柔對待的原因了。”

“聰明,一點就透,你現在明白爲什麼我會爲你耐心講解這麼多了吧。如果你決定要前往獬廌城,我也會向上級申請,前往獬廌城任職,成爲當地法師公會的註冊法師。因爲,相信作爲第一個走出2級村落的你,是不會讓我失望的。”

“修道之人,講求隨緣,既然獬廌城是咋們村的直系上級城鎮,自然是我的首選。放心吧,獬廌只要有我在,發展速度一定快。”

“你現在站到這個魔法陣裏,一會兒就到了。”

“那個…不用收傳送費什麼的嗎?”


“傳送費?我剛纔已經收了啊哈哈,去吧,開展你的心旅途吧,少年。”

叮,恭喜您,進入3級城鎮——獬廌城,成爲當地公民。

叮,恭喜隔壁老王叫偉哥成爲第一個進入3級城鎮的玩家,他的英雄事蹟已被載入史冊,獲得史詩級榮耀一個,獎勵500聲望,10點全屬性,世界公告3次。

叮,恭喜凌魂觀創建成功,觀主爲隔壁老王叫偉哥,世界公告3次。

叮,恭喜隔壁老王叫偉哥成爲第一個創建幫派的玩家,他的英雄事蹟已被載入史冊,獲得史詩級榮耀…

叮,恭喜您,通過2級潛能考驗,完成度100%,殺戮潛能等級提升,新增被動:10%的攻擊轉換成真實傷害,潛能樹得到了強化。殺戮勳章升級,佩戴後+20%攻擊,獎勵殺戮寶箱一個,寶箱打開後10秒自動離開殺戮空間。

叮,恭喜您,獲得潛能果1個、攻之果3個、空間行囊3個,100兩黃金。

叮…20W經驗。

叮,恭喜您…劍道天賦升級,當前等級爲2,所有劍道技能效果+10%,攻擊+20,可以修習2級劍招。

叮…10W經驗。


叮…修煉…修煉技能效果+10%…魄力+20,可以修習2級心法。

尋樂記 …御獸…生命+20…寵物等級20以上,負重條件允許時,在非戰鬥狀態下,可騎乘。

叮…煉藥…效果+10%…生命+20…2級煉藥術…丹藥品質+10上限。


剛到獬廌城的我,把幫派創建好之後首先是拜訪了城主,瞭解一下城內的法律法規後,順便進行了潛能升級。

隨後開始掃蕩可以升級天賦的任務,我也不遮遮掩掩,就這樣在衆目睽睽之下把這一切都做完了,然後直播間裏一下子就沸騰了。

“不管是初覺醒還是升級,別人的天賦和潛能都是一天搞一次,搞個幾次才通關的。再看看偉神,一次全過,完美通關,不服不行。”

“我第一次覺醒殺戮潛能的時候,在殺戮空間裏殺了81只魔獸,拿了一個傷害+6%的殺戮勳章,沾沾自喜了好久。現在看了偉神在殺戮空間的表現,我才知道,什麼叫差距。”

“啊啊啊,偉神,我要看屬性板塊。”

“屬性版塊+999。”

在寶寶們的強烈要求下,我半推半就之下,打開了久違的屬性板塊。

暱稱:隔壁老王叫偉哥

шшш ттκan ℃ O

稱號:名動四方

等級:20(12.8%)

生命:610


攻擊:838

防禦:469

速度:538

魄力:579

魂力:542

聲望:7960

金錢:128165金92銀67銅

天賦:2級劍道、2級修煉、2級咒體…

潛能:10%的攻擊轉換成真實傷害、+30%攻擊、+20%造成傷害、+10%暴擊機率、+50%暴擊傷害、暴擊時-4%所有技能冷卻

潛能裏的+30%攻擊中,其中10%是1級潛能自帶的,還有10%是殺戮勳章附加的。潛能樹強化後技能上限提升了,我把5點技能點點在了總傷殺氣之上,造成傷害從原來的10%變成了20%,暴擊機率我沒去點,暴擊傷害已經滿了,所以把剩餘的2點點在了暴傷系新出的減冷卻技能之上。

選擇隨機加點的我,雖然總屬性要比別人多20點,但我的攻擊是要比純攻加點的人低180左右的。當初選擇殺戮天賦,並選擇總傷、暴傷兩條分支,其實就是爲了彌補我的輸出上不足。

當然,這個所謂的輸出上的不足,是相較於純攻加點的SSS戰殺系。像我這種動不動就上電視,拿+10全屬性獎勵的男人,即便是隨機加點,攻擊也是可以傲視那些SS戰殺系的。

其實想要彌補攻擊上的不足,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趁現在3級城鎮就我一個玩家,瘋狂掃蕩支線任務,拿光所有+10全屬性的獎勵。但我沒有這麼做,因爲會不利於村子的發展,還有我個人的發展。

按照我這個領先大衆玩家3~4天的等級,要是現在就把支線給掃了,等大衆玩家來到這個村子的時候,經驗祝福就消耗3~4天了。2級村落有史詩劇情任務,3級城鎮也有,大衆玩家的整體實力纔是完成任務的關鍵所在,我一個人無敵是沒用的。

再來就是我個人的發展,爲什麼屬性高了反而不利於我的發展呢?因爲,就憑現在這屬性,我都已經近乎無敵了。 神醫都市行 ,等我絕對無敵了,這遊戲就沒意思了,我會變得消極的。

所以說,凡事一定不能只顧眼前的利益,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啊。

於是乎,剛到獬廌城的我,沒有刷支線也沒有刷魔獸,而是做了3件事:

第一件:升級身上的1級技能,由於時間充裕且積分不足,我沒有直接購買祕籍,而是選擇一對一輔導。在導師的精心教導下,我花費了將近10小時,把身上所有的1級技能領悟成了2級。

第二件:賺錢,怎麼賺?煉藥啊,所有的煉藥技能都升級了,這邊又有這麼多高品的新藥材。即便是以稍微偏低的價格賣給藥師公會,以我的煉藥技術,依然是一臺活活的印鈔機。

第三件:錢夠了,就開始買地、買鋪、買人,城主說了:以我現在的聲望,可以連地帶鋪買10間,還可以從他那裏直接買NPC,用來管理商鋪。這麼好的機會我當然不會放過,在張強和李父的指點下,我把城內位置最好的10間一併買了下來,還買了不少看上去畢竟精明的NPC。

在我精密的計算下,剛好在天黑前把這3件事完美解決,而我從石崗村帶過來的近13萬兩黃金則是被一掃而空。

啊,感覺身體被掏空。 退出遊戲後的林清音,小臉通紅地躺在我身旁,正準備起身,卻被我一把抱在了懷裏。

“清兒小寶貝,你是不是感冒了?怎麼臉這麼紅?”

“你自己幹過什麼你自己不清楚嗎?”

“我好像沒對你做過什麼吧?”

“你是沒對我做什麼,但你的那些紅顏知己呢?”

“哦,你說那個啊,當然是做一些日常的修煉啊。”

“你們半夜的時候…能不能小聲點,能一心二用的,不止你們幾個。”

“這個你應該跟我的幾位娘子說纔對吧,那些聲音又不是我發出來的。”

“你不是會佈陣嗎?以後夜裏佈一個隔音陣。”

“其實不用這麼麻煩的,有一個更簡單有效的方法,你要不要試一試?”

“什麼方法?”

“就是…加入她們的小團體啊。”

“你…想得美。”

“你看啊,咋們現在抱也抱了,親也親了,是男女朋友了吧。”

“算…算是吧。”

“不如…”

“不行。”

“你該不會是怕了吧?”

“胡說。”

“我跟你講啊,咋們凌魂觀的鎮觀之寶,凌魂心經裏有一篇雙修篇,修煉速度賊快的。我現在的修爲已經超越你了,你一直單修,怎麼可能追得上一直雙修的我?”

“可是…”

由於半夜的時候,幾位娘子陸陸續續帶着我的分身出了主臥,此刻的主臥裏就我跟林清音兩人。正所謂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女孩必有所失,就在林清音猶豫不決的時候,我吻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