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間!場中所有還留存着的參賽者目光都聚集了過來!

原來,這就是那個滅絕!那個傳說中滅門的兒子!

而不知道的這件事的,也驚訝的轉過頭來,這年頭還有敢取這種名字的。

江北是爲了老哥感到開心的。

這更是說明了他的小計劃可以繼續進行了,雖然很難,但是得試試。

而江北這一排的測試者,也拿着一根新的鐵條走到了江北面前。

江北嘴角抽了抽,還是輪到他了,這玩意怎麼跟面試一樣,有點緊張呢?

看着這大佬一言不發的把鐵條舉到了頭頂,給了江北一個眼神兒。

開始吧。

江北長出了一口氣,很慌。

主要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行不行。

不對,男人不能說不行!


閉着眼睛,伸出右手,食指指着那個鐵條。

有點抖。

“嗯……”像是在蹲坑的時候和地心吸力作鬥爭一樣。

剛纔老哥不也是在這樣嘛。

“大佬,咋樣了,斷了沒,斷了沒呢!”江北一邊努力地控制着丹火,一邊問着。

那舉着鐵條的測試者嘴角不由得狠狠抽了兩下。

看着面前已經明顯跑偏了的火焰,不知道該怎麼說。

你稍微正一正,那不就通過了嗎?

好在江北沒得到答覆,也眯縫着眼,看到了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趕緊正了正身子,對那測試者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重新來過。


而那測試者也知道江北有通過測試的實力,便由着性子再來一次了,緊張嘛,人之常情。

這次,江北爲了以防萬一,神識也隨之擴散出去!

剛剛就跑偏了,這次得穩住!不能拉胯!

憋足了勁兒!

“嗯……”

“譁!”

這泛着金光的火苗瞬間足足竄出去兩三米高!

懵了,所有人都懵了,咋又來了個傻逼?

剛纔那小子都被攆出去了,還有敢這麼幹的?還敢拿普通火焰去冒充丹火?

鐵條斷了。


測試者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火太大,一個不小心臉都被燒的黢黑。

頭髮也焦了,看這情況,回去可能是得剃毛寸了。

“大佬!咋樣了大佬!是不是過了!”江北喊了一嗓子,閉着眼,一隻手指着天,還在那問着。

沒辦法,太緊張了,一言不合就是淘汰啊!

這是拿出了十成的力道去搞的!

“過,過了……”那測試者傻愣愣的答應了一句。

“咳,咳咳!滅霸!晉級!”

嗓子裏都冒黑煙,怎麼就碰到了這種大神?丹火能竄出來這麼高?

你特麼是來謀殺的嗎!測試個丹火的強度而已,你至於的嗎! 臨了,這臉已經被燒的黢黑的測試者還一步三回頭,看着剛剛的罪魁禍首,正跟旁邊的那滅絕倆人對着傻笑。


這小子確實是天境的,沒什麼大毛病啊……

這年頭都是些什麼人?要不要這麼猛,嚇死人啊,還特麼放火燒我!

江北後面的那個參賽者連測試都不測了,傻愣愣的看着江北。

他叫啥?滅霸?他旁邊的就是滅絕?

那個一天之內被傳得神乎其神的滅門強者的兩個兒子?

要不要真的這麼猛啊!人如其名啊!

直到那黑臉的測試者輕咳了兩聲,他才反應了過來,趕緊弄丹火。

不出意外的,被江北這麼一嚇唬,心神不穩,沒燒斷……

拉胯了,很傷心,都怪這滅霸嚇到我了。

怒氣值+122

蒼天在上,江北真的沒想着坑人家!

而此時,不光在場的人都懵了,臺上看着的那個老頭也懵了,喉嚨滾動,狠狠地嚥了口唾沫。

隨後雙眼泛着精光看着江北這邊。

這是個奇才!僅僅天境五階,就能把丹火的強度弄到如此地步!

絕對的煉丹奇才!

不管他最後能不能晉級前十,一定要把他吸入丹會!這就是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啊!

而此時,江北和江南顯然還沒注意這些。

“弟弟,你真猛!頭髮都給人家燎着了!”江南對着江北豎起了一根大拇指。

甚至還從兜裏顫顫巍巍的拿出煙盒,雖然有點不捨,但是看在都順利進入下一輪了,比較高興的份上,還是遞給了江北一根。

“一般一般,老哥,想不到啊!你也成了!”江北接過來點上猛吸了一口,也跟着老哥開始互舔。


“哪裏,還不是老爹的功法好用,一下就竄起來了!”江南嘿嘿樂着。

“哪能這麼說!哥,你這也是天賦高!沒準咱倆就都第四輪了呢!加油!”

“對!弟弟你這麼說沒毛病!”江南也是樂了。

沒辦法,閒的沒事跟老哥來一波商業互吹,大家都會比較開心。

顯然,能晉級到第三輪,已經是讓他覺得很開心了。

後面的情況江北是懶得看了,大概也就是十個裏面有八九成都是淘汰了,這個比例很穩定。

溫習一下腦袋裏的知識點。

嗯……煉丹這玩意好像也不太難。

什麼手勢,時不時的弄點丹訣進去,控制火候,然後讓丹藥在爐子裏面轉來轉去。

好煩,雖然不太難懂,但是做起來好像很麻煩。

不過多時,這第二輪也終於結束了。

老頭雙眼帶着亮光擺了擺手,示意下面還在議論的晉級人員安靜一下。

這老頭還是比較有影響力的,果然,大家都不說話了。

老頭現在很激動,他已經看到這屆有不少的天才了。

尤其是那個火苗一下竄的老高的滅霸,簡直是奇才啊!

雖然丹火這東西弄得猛了沒啥用,但是也說明了人家天賦好啊!

神識是不可能的,這小子才天境。

要是真有神識的話還讓他們這把老骨頭有什麼臉活着。

“很好!通過了第二輪的淘汰,能剩下這麼多的選手,老夫很欣慰!”

老頭子朗盛開口道。

再配上這個一臉期待的表情,顯得還真像那麼回事兒。

“剛剛完成了丹火的測試,我相信大家也都在期待着第三輪,畢竟這是真正的比拼丹術的時刻了!”

“有能力的,自然會繼續留下,沒能力的,也只能離開!”

“既然如此!本會就再給大家一炷香的時間來恢復!以求能在第三輪展現出各位最強的實力!”

說罷,走下去了。

“來人!召集丹會的所有管理者,舉行臨時會議!”

下了場的老頭瞬間就朝着旁邊的侍從低聲喊了一嗓子。

“是!副會長大人!”

此時,江萬貫也有點懵。

結束了之後才終於回過神來。

這敗家玩意,給他的衝擊力實在是有點大了。

那大火,衝上去那麼高,都把人家測試的給嚇着了。

嘖嘖嘖。

這敗家玩意,行!

弄不好還真沒準就讓他搞到第四輪了!

而且大兒子也沒讓他失望!

只是不知道第三輪的成丹測試如何,要是真的能成丹,沒準真能挺到第四輪去試試。

想到這,心裏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