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葉劍宗的強者基本上都隨葉峰離開了,此刻根本沒有人能對付這些巨人。

「這種小門派居然也有如此強大的防禦大陣。」一個萬象境巨人皺起了眉頭。

「我們可不能在這種小門派身上浪費時間。」另外一個萬象境巨人說道:「我們負責的區域共有十八個人族勢力,必須在兩天之內全部滅掉,如果在這裡逗留的時間太長,兩天之內豈能滅掉這些門派?」

「全部人都退下!」那個追殺葉峰的巨人忽然開口。

正在攻打萬劍洞天入口的巨人們紛紛推開。

四個萬象境巨人聯袂走到了入口處,同時出拳,轟向前方光芒氤氳的圓形入口。

「轟隆!」入口劇烈震動,符文不斷從入口處噴涌而出。 龍璇眼眉一挑,微笑說道:“既然你是魔法班的人,我就跟你切磋一下魔法,如何?”

只見衆人都是一驚,啞然失色,魔武班的人雖然兼修魔法和武術,但畢竟分心二用,二者無法同時達到顛峯狀態。

此話無疑是一種蔑視,法師臉色頓時潮紅,怒道:“好,龍璇就讓你見識一下,究竟什麼纔是真正的魔法。”

正說着,只見場內六位老師似乎已用盡全力,支撐起魔法光罩,散發着耀眼的光芒,幾乎就在同一時間,法師的身形急速的移動起來,衆人大爲驚歎,緊接着,各種魔法絢麗多彩的向中央打去,只是在龍璇身前一米處好象遇上屏障似的停了下來,無功而返。

與此同時,擂臺下的觀衆此刻看上去竟是象被牽制的木偶一般,怔怔出神,就連應有的詫異叫聲也發不出來。

一片無聲,有心跳,獨自顫動,冷汗浹背,法師的身形也緩慢下來,也許是疲憊了喘息着,可能是心中的驚奇,但各色魔法光彈還是源源從他手中的法杖迸發而出。

此時的龍璇,左手成掌直伸向上,掌心向天,閉上雙目,口中低聲誦讀奇異咒文。 豪門蜜愛:總裁的迷煳小嬌妻 ,猛然睜開雙眼,臉上剎那間漲成通紅,左手重重的下揮,同時大喝一聲:“禁錮。”

一聲悶響,左手掌心中黑色光芒瞬間大盛,法師和六位老師同時口噴鮮血,手腳不停掙扎,顯然傷的極重,卻是沒有跌下,更是無法動彈分毫。

光罩瞬間崩潰,一股強大的氣勁突襲而至,衆人不禁運氣抵抗。

廣場上下一片寂靜,只有那墨綠色法杖失控前發出的絢麗魔法無力飄散亂轟。

只有場下一人用一種從來沒有聽過的充滿痛苦近乎**的聲音低聲道:“黑暗魔法,是黑暗魔法。”

擂臺中央的龍璇臉色很快恢復了正常,很明顯實力已非當初,就在那人說出話時,他似乎也有了什麼感覺,擡頭向人羣中望去。

堅忍和狂野的目光,劃破了時空,燃燒着不息的慾望火焰,從黑暗世界裏,重現於世界。

龍璇轉過身子,面向場下,望着擂臺下芸芸衆人,近步向法師走去。

廣場上下一片寂靜。微風吹來,他的衣裳隨風飄動,在空氣中劃出黑色陰影,隨着他的腳步移動變幻着,向前方驚慌的人籠罩而去。

法師的臉色煞白,顯然對眼前之人的實力大出意料之外。要知道現在大陸之中有這般實力之人幾乎可以媲美魔導師。

龍璇很快走近,全身散發着肅殺之氣,向前每走一步,圍着衆人都情不自禁的就是顫抖一下,彷彿重重踐踏着心靈一般。

面無表情,淡淡的說道:“你可認輸?”

法師面容大變,此刻眼睛中沒有一絲恐懼,卻有說不出的情緒,似乎是百感交集,驚訝,迷惑,,不甘,痛苦和擔心,一一浮現。

現場中無形的壓力似乎壓的人喘不過氣來,也不知過了多久,才聽到法師略帶顫抖的聲音:“決不認輸,有膽量的就解除我的禁錮,堂堂正正的鬥上一場。 美女局長的貼身高手 ,不甘心。”

龍璇看着他, 婚情沫沫 ,點了點頭,說道:“好,我答應你,可不能讓我失望啊。”說完,龍璇向周圍衆人掃射一眼,最後轉身口中輕輕一聲:“破!”

之後,一言不發,此時看來竟是有幾分桀驁,幾分孤獨。

周圍的人一陣聳動,瞪大了眼睛看着擂臺上的法師,只見他身體一下子解除了束縛,眼神中複雜一閃而過,喘息,深深的喘息,良久,似乎從驚魂中鎮定下來,緩緩舉起雙手在胸前虛抱,開始誦讀咒文,不多時,天地空氣變得冰冷。

只見有一道細小水柱在他雙手間形成,略帶藍色,稍後,水柱逐漸變大,顏色瞬間轉爲深藍,並在空中化做刀鋒狀。

周圍的人都發出驚歎。

龍璇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說道:“果然沒有令我失望!”

法師眉頭一皺,雙手一分,那象刀一樣的水柱破空而出,尖嘯着向龍璇衝來。所過之處,連地下石板都被劃出淺淺的溝槽,顯然法師這回就是使出了全力。

巨大的水柱咆哮着衝來,龍璇整個人就象置身於旋渦中心,全身衣服劇烈飄動。就在水刃快要侵身,周圍魔法學院的學生老師已有幾個發出驚歎的叫聲時,只見他緩緩的伸出左手。

那修長的左手,黑暗的氣體馴熟的聚攏,圍繞着生生不息。


“嗡”

水柱在手掌前停住了,水氣因爲受到阻擋而更加狂暴,風聲越來越大,到最後已經變成刺耳的尖叫。無處可去的水柱越來越粗,令人想到被困洪荒之中的野獸一般,怒吼震天。

龍璇向前踏出了一步,整個水柱象被一堵牆整個給推回來似的,也隨着退後了一步。法師蒼白的臉上立刻涌上一一片紅暈。

龍璇頓也不頓,連續向前走了三步。巨大的魔法能量反挫,法師全身不斷搖晃,一張臉因吃力而時紅時白。

擂臺下,有人開始害怕起來,他們清楚的看出勝負,就連想開口驚呼,但一張張嘴就被強大的氣流堵住說不出話來。

這時龍璇已經走了幾步,和法師僅相隔兩米,水柱就在兩人之間狂吼着。現在誰都看出了這場較量的結果。

看着面前這個清秀的法師,他咬着牙正在苦撐。白色的長袍隨風飄舞,白皙的臉龐因用裏過度而顯得暈紅。風過處,他眼中有決絕之意,然而看起來已經臣服。

法師雙腳一軟,苦撐了這麼久後剎那間身體的力量崩潰了。他無力的倒下,失去了控制的水柱呼的一聲倒飛而來。

他絕望的閉上眼,在那之前,他看見了前方男子的臉。旁邊不知名處一道凌厲的彩色光球怒吼着衝了上來,目標顯然就是龍璇,在疾飛到一半時卻發現他的手一偏,那水柱一下子轉了方向,離開了法師向光球衝去。

“噗噗………….”

輕微的咋響,彷彿以卵擊石一般,水柱毫無損傷的電制狂涌,或跌下廣場,或直衝雲霄。場下的人慌亂下,左右逃竄,結果又是十幾個人被撞倒再重重的摔在地上。

眼眸中閃爍着絕望,表情扭曲起來。

就在這危急的時刻,龍璇左手猛然變掌爲拳,似乎在抽搐着什麼,重重的下拉一下。

“碰”的一聲,水柱被無形巨力生生的撕破,看似兇猛的水龍捲,竟是這麼輕而易破,未免有些兒戲,有絲狂傲。

許久,風力漸漸平息,地上一片狼籍,卻是沒有流下半絲水滴紋路。地上僥倖逃生的學生,怔怔的看着面前的男子,深處激昂的跳動,又有幾分驚怕。

龍璇冷冷的說道:“還有誰不服,請上來切磋,不需要這麼陰險毒辣。”

這時,旁邊一個魔法班的學生憤怒的大吼一聲:“我就跟你這個傢伙拼了!”他的話得到了一羣熱血學生的響應,瞬間就要衝出了十幾個學生。

龍璇臉色一沉,正要有所行動,法師已大聲叫道:“站住,你們差得太遠了,不要……….”

他的話沒有把衆人壓下,似乎狂叫着象視死如歸的英雄向龍璇衝來,看着他們憤怒的面容,露出了一絲嘲諷的笑意,但默默的運氣,身外刃剛鬥氣騰昇而起,看那架勢,似乎沒有動手的意思。

法師疲憊而堅決的搖頭。

時間在那一瞬間似乎停頓了一下。

一個清朗的聲音突然響起:“站住!”


空氣忽然變得微微灼熱,狂暴躁動,一堵無形的結界突然出現於前方,將他們盡數震懾住。

一個清秀脫俗,長髮披肩的女子出現在人羣之中,她身上穿着白色的法師袍,袍上還鏽着金色的花紋,隱隱有種仙子一般的感覺。

擂臺上的學生苦澀的叫道:“安娜。”

安娜向他們點點頭,然後走了上來,面對着龍璇。

站在衆人面前的是四年級魔法班的首席生,她的名字早在從前就傳遍了整個學校,甚至是皇都的每一個角落。

兩人對視良久,她的目光深邃而刻骨,用力的握着手中法杖,沒有一絲一毫的畏懼。

然而龍璇的眼光平和而且沒有半點威嚴,面對着安娜似乎只剩下期待,說道:“我下一個對手,應該就是你吧。”

周圍衆人一片譁然,有些幾乎合不攏嘴,不知情的人還以爲一個女孩子上場是不恰當的。

安娜看着前方,一字一字的說道:“不,這場比賽我們已經輸了。”

臺下一人忽然大叫:“還沒開始,怎麼就輸了呢?不行,我們還有三輪呢。”

龍璇皺了皺眉頭,半晌才說道:“那你們派誰上場。”

身旁的法師冷笑一聲,說道:“你們不是他的對手,但如果不是你一直堅持的話,我們也不一定會輸。”

龍璇沉下臉,看着法師,法師也毫不示弱的盯着龍璇,沒有剛纔的恐懼。過了一會,才點了點頭,說道:“好,不過就是點到即止,別傷人。”說完,轉身走去,下了擂臺。

魔武班,久違的朋友都怔怔的盯着,不自覺的眼眸竟是紅了,喉嚨似乎都被哽咽了,彼此間只有眼神的交流。

突然在龍璇的身後傳來了哀哀地叫聲:“老大!你可回來了。”

轉過身來,對着日光淡淡的笑了笑,重重的說道:“兄弟,我回來了。”

下一刻,盛雲和維浦也出現在眼前,他們都楞楞的看着,彷彿吃了一驚,顫抖的說道:“龍旋,是你嗎?我沒有眼花吧,剛纔正看美女的時候,日光突然嚷着說發現了你的氣息,我們就跑過來了,原來真的是你啊。”

身後衆人竟是同時苦笑一聲,沒有說話。


盛雲又想起了一個問題,道:“菲菲呢?你不會讓她獨自留在人龍……”發現另外三人兇狠的目光後馬上改口:“你們不是歷練麼?怎麼只有你自己一個人回來啊。”龍璇看了看盛雲,真爲自己寒心啊,要知道如果人龍帝國的事被傳開了,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可能會掀起搜索人龍的浪潮,把龍璇他們當熊貓看也不爲過啊。

聲歇,就見菲菲他們從人羣中走了出來,截道:“盛雲,你不是想我了吧?”

盛雲困惑的看着菲菲,點了點頭,隨即就發現周圍那些殺人的目光,慌忙的搖頭晃腦,踉蹌的說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莫名其妙的是,周圍的空氣中凝滯着強烈的殺氣,菲菲可是學校有名的美女,剛纔那句話簡直就等於得罪了全校的追求者,困窘無助的向三人發出求救的光線。逗得原本沉悶的氣氛消失不見了。

“好了,不要再鬧了,先把眼前的事情解決了吧,我們過來集中一下。”

“報數!一,二,三………..二十一,二十三………”

衆人倒吸一口涼氣,眼前彷彿出現了血戰的情景,還以爲是誰自告奮勇衝上了擂臺,正準備爲班犧牲,轉身一看,只見維蒲呆呆的怔住,眼中倒映着一個身影,赫然就是旁邊的藍冰,不明液體緩緩的滲出,瀰漫在空氣變味。

明顯的是他並沒有發現周圍的異樣,獨自享受着腦海裏的幻想,不時還芟夷一笑。 「哈哈,加把勁,馬上就要打開了!」一個萬象境巨人笑道。

其餘三個萬象境居然哈哈大笑,再次出拳轟向萬劍洞天的入口。

萬劍洞天內。

天器子和洛騫等人全部聚集在議事廳,個個臉色凝重。

「長老,外門的人馬上就要攻進來了!」一個混元境的弟子忽然開口。

「敵人很強,我們只能拖延時間,等到宗主回來!」一個比較沉穩的弟子說道。

天器子剛想說話,「轟隆」一聲巨響傳入了議事廳,整個議事廳都震動了起來。

「已經來不及了!」天器子深吸口氣,當先飛出了議事廳,其餘眾人緊隨其後。

他們一出議事廳,就瞧見有一群巨人從入口處走了進來。

「巨人族!」大葉劍宗的弟子門看到這些巨人,臉色皆變。

「哈哈,沒想到這個門派居然還有一個萬象境武者!」一個萬象境巨人笑了起來,他所說的人,正是天器子,天器子在幾天前已經突破到了萬象境。

「萬象境初期而已,老子一拳就可以殺了他。」另外一個萬象境巨人大笑。

「哼!老夫倒要看看,你如何一拳殺了老夫。」天器子冷哼一聲。

「不知死活!」萬象境巨人冷笑,大步一邁,一拳轟向了天器子,虛空震動。

天器子眉心釋放出無數靈魂念頭,符文漫天,化作一輛青銅戰車,撞擊在巨人的拳頭上。轟的一聲,巨人一拳轟碎了青銅戰車,霸道的拳風把天器子震退了三步。

天器子穩住身形后抬頭看著巨人,冷笑道:「一拳已過,老夫為何沒死?」

「找死!」巨人暴怒,縱身一躍,撲向了天器子,一拳轟下,這一拳石破天驚,拳未至,天器子的腳已經陷入了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