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對雙胞胎姐妹不是在外面嗎?她們姐妹倆聯合起來,也是可以和李不忘遠距離溝通的,這是一座橋樑,可以把外面的消息傳遞進來,也可以把裏面的消息傳遞出去!

所以,這會兒李不忘在小心翼翼的把這件事兒說給了雙胞胎姐妹,讓她們兩個想辦法,把這件事兒再告訴給張昊天。

但是最後李不忘還小心的提醒那對姐妹倆,讓她們千萬小心,不要弄出什麼危險來。 姐妹倆自然也會小心,因爲她們明白,現在的這種狀況,自己是李不忘的眼,手,要是真的出現了什麼問題,這事兒不太好辦了。

只是,這要怎麼做,才能把這些事兒告訴給張昊天呢?

還有,這事兒也是很緊急的一件事兒,要是真的拖延下去,那些鬼到了回去的時間了。

姐妹兩個糾結,但是辦法總是要想的,也肯定能想到什麼好的辦法。

張昊天那邊還在分析着三叔和李不忘的關係。

現在已經確定的是,那個大將軍不相信李不忘,也不相信三叔,並且還想用三叔來消滅李不忘,也還要用李不忘來消滅掉三叔。

這個招數,要是玩兒的好呢,肯定會讓他們兩個好像消滅掉對方,但是這個真的好玩兒嗎?

李不忘和三叔也都不是傻的,他們兩個只要是稍微想一下,肯定能想明白這個事兒。

但是既然大將軍想這麼玩兒權衡之術,那讓他好好玩兒,希望他千萬不要玩兒砸了!

“不過,這個或許也是個可以利用的機會也說不定呢。”

前世笑呵呵的說着,這種事兒也不是一次兩次了,當年是這樣的。

現在看來,將軍還真的是沒什麼太大的進展了,不過,這也是一件好事兒,似乎也真的可以利用一下,讓大將軍他們自己內部出現矛盾,之後,漸漸的瓦解掉他們。

在大家商量着這件事兒的時候,窗外似乎有一抹紅色這麼過去了。

墨衣第一個感覺到,也是第一個衝到了窗戶邊。

這地方自己已經佔領了,或者可以說,這地方已經是自己的了,附近的小鬼全都知道自己避讓一下,爲什麼還有小鬼敢從這裏路過?

但是當墨衣真的站在窗戶邊的時候,那些紅色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這不可能,要是小鬼的話,速度不可能會這麼快!

所以,現在只有一個可能性,是有厲鬼經過這裏,然後發現了什麼事兒,這麼離開了。

那隻厲鬼真的會這麼離開嗎?到底是誤打誤撞過來的呢,還是真的特意來這裏的呢?

墨衣站在窗戶邊,繼續盯着外面,想看看是不是還會再次出現。

如果真的僅僅只是路過這裏,那不可能再出現了,但是如果這真的是有目的來這裏的,那肯定還會再出現的!

在墨衣瞪大了眼睛看着的時候,剛纔的那些紅色,果然又出現了!

這一次,那紅色似乎在衝着墨衣招手,好像是在說什麼一樣,但是因爲墨衣和那隻鬼的距離還有些遠,所以根本也是聽不到的。

墨衣好了,“你們看看那邊!”

被墨衣這麼一說,所有人全都集到了窗子邊,想要看看外面到底是有什麼東西能讓墨衣這麼緊張,還這麼嚴肅。

當他們全都看到那一抹紅色的時候,還是周瑩瑩第一個認出來了。

“這不是李不忘身邊的那兩隻女鬼嗎?”周瑩瑩指着那一抹紅色說着。

被這麼一說,張昊天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了。

這不是李不忘身邊的那兩隻女鬼間的一之嗎?這兩隻女鬼一般都是一起出現的,今天爲什麼之出現了一隻呢?

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兒了?

張昊天心裏開始好,前世的心裏也在好,但是在他看來,這沒準兒是個陷阱了!

李不忘是誰啊,這傢伙心眼兒多的很,在這之前幾次三番的想要抓住張昊天了,這次張昊天在墨衣的保護範圍內了,這兩隻女鬼不能得手,肯定會想其他的辦法下手。

所以,現在他們肯定是想吸引這些人的注意力,也好帶這些人離開這個安全的範圍。

外面的世界現在真的是很危險的,要是真的沒什麼準備衝出去了,張昊天真的很可能被這兩隻女鬼給帶走了。

前世趕緊前阻攔,“當沒看到,他們肯定不會做出什麼好事兒來的。”

這是前世心裏想的,也是周瑩瑩心裏想的。

在周瑩瑩看來,這兩隻女鬼一出現,肯定是得到了什麼命令了,李不忘能下達什麼命令呢?一準兒是抓住張昊天了,算是不能抓住張昊天,也肯定是本着這些人來的了。

之前不是抓住了周瑩瑩,然後用周瑩瑩來威脅張昊天的嗎?

這個套路,之前用過了,現在還來用,真的合適嗎?

周瑩瑩和前世的理論是一樣的,並且也都是不想讓張昊天暫時不要離開這個地方的。

這地方是墨衣的,至少現在暫時是墨衣罩着的了,所以這地方目前來說,也真的是安全的了,那些厲鬼,真的都不是墨衣的對手,要是真的敢衝進來,那是在給墨衣準備吃的了。

所以即便是那兩隻女鬼,也不想真的衝進來,這要是真的進來了,也會跟其他的小鬼一樣,被墨衣三兩下吃掉的。

所以他們纔會用這樣的辦法,只要是讓張昊天離開了這個房子,能離開了墨衣的保護圈兒,也可以真的抓住張昊天了。

但是墨衣和張昊天有不一樣的想法。

“你們說,這對雙胞胎是不是想告訴我們什麼事兒?”張昊天看着外面的那隻女鬼,心裏覺得好。

要是真的想讓自己離開這個地方,那這個辦法豈不是太低級了?所以,他們敢這麼站在這裏,應該不是這個目的,說不準,他們是真的想說出來什麼事兒呢。

“我也覺得很像是。”墨衣贊同了張昊天的話。

剛纔吸引自己注意力的那隻女鬼,雖然身戾氣很重,但是並麼有任何要傷害這些人的意思。

自己甚至感覺不到那隻女鬼的惡意。

這事兒不正常了!

要是真的有什麼特別的目的,那應該是找機會偷襲的,這麼明目張膽的來,完全是不可能傷害到任何人的。

“你也覺得?”張昊天看了墨衣一眼,心說既然大家都這麼覺得,那出去看看。

“還什麼覺得不覺得啊,這女鬼不是什麼好東西,你們還真的當她能帶來什麼好東西啊!”周瑩瑩不高興了。

畢竟在周瑩瑩看來,這隻女鬼是有一定的目的性的,要是真的這麼貿貿然的衝出去了,還不知道外面有什麼危險正在等着呢!

“我同意周瑩瑩的說法,外面真的很亂啊。”前世也不贊同。

“我知道,但是是因爲外面很混亂,我纔要出去看看的。”張昊天還是覺得自己應該出去一下,只有出去看過了,才能知道外面到底是什麼情況。

還有,自己是命總註定必須要管這個事兒的,一直躲藏在這裏,算是怎麼一回事兒啊!

治病都是並從淺醫,解決外面的危險,肯定也是從一切都沒發生的時候開始啊!

要是連自己都在這裏躲藏着,那麼還有誰能幫助外面的那些人呢?

“那也不行,你現在的狀況,真的適合出去嗎?”大道理都知道,但是周瑩瑩還是不希望張昊天現在這總時候出去。

剛纔張昊天才回覆過來,還不知道現在那些鬼毒如何了,這要是什麼事兒都麼有,那也還算是好的,但是要是一會兒鬼毒發作了,那要怎麼辦?

還有是,那些鬼毒原本是李不忘弄出來的,也不知道那些鬼毒會不會被什麼控制,要是真的能被控制,說不準啊,那兩隻女鬼是來控制的!

再是,這明明是一對雙胞胎女鬼的,現在也僅僅只是出現了一隻,林外那隻呢?是不是隱藏在什麼陰暗的地方,等待着張昊天一出門,直接衝來呢?

“我是出去看看,你們放心好了,有什麼事兒的,我也會小心謹慎的。”張昊天還是堅持要出去看看。

窗戶外面的那隻女鬼,這會兒真的已經是着急到一定的程度了,要是張昊天再不出去看看的話,那隻女鬼真的很可能衝過來了。

“那也不行啊。”周瑩瑩還是很想阻攔。

這件事兒關乎到張昊天的安全問題,雖然張昊天這個人很運氣好,但是誰敢保證每次都運氣好?

“放心好了,我跟他一起過去!”

墨衣看着僵持不下,乾脆決定跟張昊天一起出去,左右自己心裏也好,那兩隻女鬼的狀況,似乎還有些不穩定。

難不成,是她們的主人出現了什麼問題,然後她們來求助的?

墨衣覺得這個可能行不是很大,畢竟這兩邊一直都是敵對的狀況,算是知道呢求助,也求助不到這裏啊!

可越是覺得不可能,墨衣也還越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周瑩瑩看了墨衣一眼,“你跟他一起?”

在周瑩瑩看來,墨衣其實還算是靠譜的,這麼多次了,都是墨衣在幫忙,所以,要是一定要出去的話,跟在墨衣身邊,自己倒是能覺得安全一些。

“是,我跟他一起出去,要是有什麼危險,那兩隻女鬼交給我了,小菜一碟。”

墨衣從來沒把那兩隻女鬼放在眼裏,她們雖然很厲害,但是真的到自己面前,也不見得是自己的對手了。

周瑩瑩聽着墨衣的話,心裏又衡量了一下,“我也跟你們一起去!”

說着這話的時候,前世也在心裏這麼想的,張昊天都能出去呢,自己也要跟着去,回頭要是真的有什麼需要幫助的,自己也好幫把手。

“你們兩個留在這裏,這裏暫時是安全的,你們守護在這裏可以了,我們外面的事兒全都辦完了之後,也會回到這裏的。”

墨衣拒絕了周瑩瑩和前世。

在墨衣看來,外面的事兒還不知道如何呢,要是真的沒什麼危險,帶着他們兩個,算是帶更多的人,也沒什麼太大的問題!

但是外面的事兒還不太確定,所以要是真的帶的多了,自己也沒辦法全都照顧到了,到時候真的要出現危險了。

本來周瑩瑩還想再爭取一下的,但是當張昊天也用眼神讓周瑩瑩留在這裏之後,周瑩瑩這纔不太高興,十分擔心的留了下來。

眼看着張昊天他們離開了窗戶的範圍內,女鬼心裏開始着急了。

本來姐妹倆是想一些什麼套路,也好讓張昊天他們鑽進去,之後自己發現問題的。

但是想來想去,套路那種東西還真的不知道會不會生效,還有是,現在再來什麼套路的,也不見得有時間了,還是直接說來的較痛快。

反正是吧事情全都說明白了,至於要如何解決,那是他們的事兒了。

墨衣這會兒也重新變成了之前的模樣,一個看着十分帥氣的小夥子。

在稍稍準備了一下之後,墨衣帶着張昊天,急匆匆的下樓,直接去找了剛纔窗戶外面的那隻女鬼。

剛站到女鬼的面前,墨衣開始左右看着,想知道林外那隻女鬼在什麼地方。

“你不用看了,這附近只有我自己,我姐姐正在跟蹤那些厲鬼。”女鬼十分嚴肅的說,這原本是一件十分嚴肅的事兒了。

“跟蹤?厲鬼?”張昊天不明白了。

爲什麼了另外那隻女鬼會去跟蹤什麼厲鬼?還有,好好的要跟蹤的,會是什麼樣子的厲鬼?

“簡單的跟你們說一下吧,大將軍手底下的那些厲鬼,現在全都從那套別墅裏面出來了,也是說,他們現在正在人間遊蕩。”

這話一出,張昊天和墨衣心裏全都咯噔了一聲。

“什麼?你是說……”張昊天難以置信的問着,這怎麼可能啊!好好的,爲什麼將軍要把那些厲鬼全都放出來?這對將軍又有什麼好處?

“沒錯,我說的是真的!將軍覺得那些厲鬼在深山老林裏面時間太久了,不知道人間現在都變化成什麼樣子了,所以特別的允許他們出來轉轉。”女鬼繼續解釋。

張昊天和墨衣自然會懷疑女鬼說的話是真的還是假的。

還有,那個將軍疑心那麼重,真的會心甘情願的放那些厲鬼出去遊蕩嗎?

也不擔心那些厲鬼一去不復返嗎?畢竟這個年代,真的是花樣太多了,對於一些什麼都沒見識過的厲鬼來說,吸引力也確實是很大的。

“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將軍在允許他們出門之前定了個規則,想要離開那個房子,必須要把魂魄的一部分交去,然後等到他們從外面回來了,纔可以把那些殘魂帶走,以後不管是什麼時候,都是這個規則。”

聽着女鬼的話,張昊天也瞬間明白了,果然啊,這個將軍不會輕易的放過任何人或者是鬼。

只要是那些殘魂在手裏,將軍不需要擔心那些鬼不回來了。

要知道,那些厲鬼要是真的少了魂魄,時間短是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的,但是瞬間稍微長一點兒,他們的魂魄會才能問題,到那個時候,算是再找回來那些殘魂,也沒辦法融合了。

這要是一個弄不好,他們有可能魂飛魄散了!

這個辦法將軍都想的出來,可見了,他還真的是惡毒呢!

說是要讓那些厲鬼自由自在,但是最後的那根線,還是緊緊地攥在將軍的手裏。

“你爲什麼要來告訴我這個?”張昊天有些不理解了。

算是將軍把那些厲鬼放出去了,這又跟自己有什麼關係呢?

“我來找你們,一方面是要告訴你們這個消息,另外,我希望你們想辦法救救我的主人。”

說到這裏的時候,女鬼開始發出了嗚嗚的聲音,好像是真的在哭一樣,雙手還緊緊地捂住了那張精緻的臉。

張昊天更不明白了,“什麼意思?救你的主人?”是

這女鬼的主人是李不忘啊,那可是將軍面前的大紅人了,算是真的遇到了什麼危險,那也輪不到自己去救命啊!直接去找將軍可以了?

女鬼乾脆,直接把將軍分發小鬼的事兒說了一遍,又說了一下現在李不忘的情況。

“現在將軍把他控制在房子裏面,他現在連出來都不可能了,所以,我希望你們能想辦法,把他從那個房子裏面帶出來,我們保證,只要是能讓他安全的從房子裏面出來,從今往後,我們再也不回到將軍那邊了,我們找個將軍抓不住的地方,藏起來過日子。”

這女鬼說的也是情真意切的,聽的張昊天和墨衣全都不太舒服。

“這個事兒,我們需要商量一下。”墨衣覺得這個事兒還是不要立刻答應的好,畢竟這不是小事兒,還是要好好的商量一下較好。

“來不及了!那些鬼已經出去好半天了,估計永不了太久要回去了,現在也正好是時候,一來,那些鬼都在外面,他們的魂魄還都缺少了一部分,你們要是有想去抓的,現在是最好的時候了;二來,別墅裏面現在已經基本沒剩下幾隻鬼了,根本也沒什麼太多的守衛,所以想要把我的主人帶出來,現在也是再好不過了。”

女鬼是真的着急了。

還有一個事兒,是之前李不忘並麼有讓女鬼喊張昊天來救自己,僅僅只是讓她去通風報信。

但是在這之後兩隻女鬼自己做主,商量了一下之後,決定改變一下。

畢竟現在要是讓李不忘一直留在那套別墅裏的話,事情肯定會也來越糟糕的。

眼看着張昊天還是猶豫不決的樣子,女鬼慢慢的放下了雙手。

張昊天和墨衣的雙眼一直是停留在女鬼臉的,剛纔看着她雙手掩面,還以爲她僅僅只是傷心而已,但是現在雙手放下來,他們這才意識到,這隻女鬼的確是哭了。

正常鬼是沒有眼淚的,但是有些鬼,真的是傷心到一定的程度了,會流眼淚。

但是這些眼淚和正常的那種眼淚還不是太一樣,正常的眼淚是無色透明的,這種眼淚,可全都是鮮血一樣的。

眼看着面前的這隻女鬼,不管是眼睛裏,還是臉,全都是那種鮮紅的血淚,張昊天和墨衣也是爲之一振的。

看來,這隻女鬼說的那些關於李不忘的話應該是真的,不然她也不可能傷心到這種程度了。

只是,李不忘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意思?這是喊救兵來了嗎?

再是,要是真的把他給救出來了,他真的能遠走高飛嗎?

“沒時間了,你們要儘快決定。”女鬼看着張昊天和墨衣還是沒有要下定決心的樣子,心裏更着急了。

李不忘是不可以在那個別墅裏面時間太久的,這次將軍沒能成功的讓他主動交出魂魄來,下次,還真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一想到自己的主人被大將軍這麼折磨,女鬼覺得心裏針扎一樣的疼。

“這件事我們需要商量一下,還有其他的事情嗎?”墨衣冷冰冰的說着。

眼看着面前的女鬼,心裏卻是感動,也確實覺得可以相信一些,但是這隻女鬼說的事兒也真的是要好好的商量一下。

既然時間不多了,那真的只能抓緊時間了。

“我知道你們要商量,那請你們抓緊時間,我在這裏等你們的結果,要是你們不幫我們,那隻能讓我們姐妹兩個去做這個事兒了。”

女鬼眼神裏面充滿了堅定,這個事兒也是姐妹兩個之前商量好的。

要是張昊天真的可以幫她們救出李不忘的話,那自己是幫忙的,要是他們不肯管這個事兒,那真的只能自己行動了。

墨衣沒吭聲,只是點了點頭,隨後帶着張昊天轉身,又回到了張昊天的家裏。

剛一進門,張昊天吧剛纔的事兒全都說給了周瑩瑩和前世。

“你們怎麼看?”張昊天看來看墨衣,之後又看了看周瑩瑩和前世,想知道他們對這個事兒有什麼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