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 ▪T Tκan ▪C ○

“不行。”

陳天的笑容更自然,嘆息道:“還是雷兄退出吧,我們都是南域修士,我也不想在這裏廝殺,徒增讓鬼都修士笑話。”

燕旭擡起頭,冷漠的目光盯着陳天,說道:“我在南域就說過,我很不喜歡你。”

“彼此彼此。”

陳天聳了聳肩,毫不在意。

“現在走,我算領了你的人情,下次見面我會饒你一命。”

燕旭相當的霸道,帶着一股高高在上的味道,對於陳天很是不屑。

“你算什麼東西,在本少面前還敢張狂!”

魏辰的臉色當即陰沉下來,而且比他更加霸氣,倏然間一揮手,數以萬計的天碑密密麻麻出現在燕旭的四周,剎那間封印虛空。

天碑流轉,一道道驚世劍氣從虛空中顯現出來,殺伐之氣更重,想要力斬燕旭。

“混元虛空劍麼?”

雷戰目光一閃,咧嘴笑道:“以後若有機會,當會領教的。”

魏家的劍訣不同與仙聖劍宗,殺伐之氣更重,無比的縹緲,讓人防不勝防。

這還是因爲魏辰修爲太淺的緣故,若是修煉到聖元境施展這門祕術,一劍穿梭虛空,能隱匿所有氣息,一劍揮出,對方還沒有反應就會被力斬。

昔年魏辰老爹大鬧南域,又曾與北域的一個大派結下樑子,他單槍匹馬,殺向那個大派,一劍斬殺所有長老,半柱香的時間殺盡宗派所有人,殺的北域人心惶惶,無人可敢爭鋒。

魏辰沒有他父親厲害,不過老子天下第一的脾氣卻是一點不差的繼承了,尤其是看不慣比他還囂張的傢伙。

大不了一劍斬了他,直接幹掉。

這時,陰陽教的聖子燕旭,也展現出一位絕世天驕的手段。

他擡起頭看了一眼魏辰,雙目無情而冷漠,帶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威壓。

接着一道銀光在身上閃爍,無數閃爍着莫名光澤的星輝懸浮在他身邊,如一片星河,一顆顆星辰圍旋着他動。

星天術!

陰陽教的絕學,這是一門絕技,演化到極致能讓一切都化作星辰,一擊飛出如星辰隕落,能粉碎萬古,鎮壓諸天。

無數幻化出來的星辰,在他身邊圍繞,移到可以鎮壓九天的氣息倏然爆發出來,那一顆顆星辰向四周蔓延撞去,將無數天碑粉碎,不過同時那一顆顆微小的星辰也在粉碎。

他身邊的虛空發生大崩潰,開始極度的扭曲,只是有一道匹煉護住了他。

“切,星天術麼?不過爾爾。”

魏辰見對方擡手間破掉自己的混元虛空劍,也並不在意,只是撇撇嘴,認爲對方的實力不過如此。

“既然戰了,就戰一場吧。”

燕旭很強勢,破開魏辰的殺招後,一步跨出,無數氣流在他腳下向四周虛空散去,滾滾真元席捲而出,發出巨大的呼嘯之聲。

陳天臉色也變得無比的陰沉,他骨子裏本來就要比魏辰還要強勢,當下眉頭一皺,就要搶先出手,哪怕在這裏斬了他們也無妨。

南域一代天驕又如何?

長生界就是一條染血的戰路,該有天驕級高手隕落了。

雷戰閃現出無比兇殘的氣息,一股暴虐而熾熱的氣息直衝雲霄,溫度不斷驟升,能焚滅一切。

四大天驕的混戰,迫在眉睫!

轟!

然而,就在此時!

一股雄渾到極點的妖氣從森林深處滾滾席捲而來,妖氣澎湃,聖威浩蕩,帶着血腥的殺機。

嗤嗤嗤嗤!

一道道毒針忽然憑空飛出,橫貫了虛空,洞穿空間,足足有數千根,化作犀利的殺招籠罩陳天等四人。

“卑微的人族,敢打擾本王休眠,你們都要死!”

一道宏大無極的聲音從深處傳來,這些毒針帶着呼嘯的破空聲撲殺而來。

“哼!”

陳天四人同時冷哼。

“我們南域修士雖然不合,但也不至於被長生界的畜生羞辱,先斬了這頭孽畜!”

雷戰第一個出聲,接着一聲長嘯,隨即轉身一拳揮出,金焱獅王拳無堅不摧,形成一片璀璨的烈火汪洋,拳意如山,無窮無盡瀰漫十方虛空。

…… 轟轟!

剎那間,所有毒針被轟碎,化作虛無,雷戰的臉上露出無比瘋狂之色,殘忍至極的笑容浮現在面容上。

“拳焚天地!”

他又是一拳擊出,橫掃無數攻伐,巨大的拳罡之力攜帶着天地的偉力,無邊火海淹沒一切,朝森林深處的六尾毒蜈衝去。


“無知小輩也敢冒犯本王的威嚴!”

六尾毒蜈動怒了,一股磅礴的聖威從深處傳來。

一道巨大的獸影出現在衆人面前。

這是一隻巨大的蜈蚣,足有數千丈長,有六條毒尾,渾身呈暗褐色,彷彿一座山嶽,極其的震撼。

那股龐大的聖威鋪天蓋地,這是一頭邁入聖境的巨妖,早已經開啓了靈智,無比的恐怖和可怕。

“一頭初階妖聖,也敢在我們面前猖狂!”

陳天等四大天驕是何等心高氣傲之輩,這隻六尾毒蜈雖然可怕,卻也不懼。

轟!

其餘三人全都面色平靜,齊齊出手。

萬道劍光璀璨而下,化作一道巨大的金色劍輪橫空斬去,裂斷虛空,天地崩毀。


無數星辰在虛空中凝聚,一條星河從燕旭手中揮出,有着雷霆萬鈞的力量,襲殺六尾毒蜈。

шшш▪ ttκΛ n▪ C ○

魏辰更是神祕莫測,擡手間便是魏家的混元虛空劍決。

四大天驕聯手,剎那間風雲變色,驚人的殺氣席捲而開,瀰漫九天十地。

“異域來的幾個小輩,憑你們這些手段也想對付本王,真是不自量力!”

六尾毒蜈嘶嘶鳴叫,數千丈的身軀陡然爆發出一陣神光,聖威浩浩蕩蕩,粉碎了所有攻擊。

“妖聖領域,竟然觸及了聖道,還差半步就是一重妖聖,到那時就會成爲一尊睥睨諸天的強大妖聖。”

不過他們四人是不會再給六尾毒蜈任何機會了。

轟!


撕裂天穹般的可怕殺機從他們身上涌現出來,陳天等人全部神色冷漠,想要絕殺六尾毒蜈。

“送你上路。”

燕旭冷漠出聲,一柄黑色巨戟出現在手中,如山嶽般沉重的威壓散發出來,無數星辰鑲嵌其中,舞動間如星辰變幻,神祕莫測。

毫無疑問,這是一件聖兵,一件六品聖兵。

他化作一道流星橫劈下去黑色巨戟激射出一股股可怕的能量波動,刺向六尾毒蜈的身體。


“吼!”

六尾毒蜈開始反擊,數千丈的身軀一震抖動,剎那間就化作一位面色陰沉的中年人。

一股妖聖的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望着燕旭撲殺而來,露出冷酷的笑容。

但接下來,冷酷的笑容變得無比凝重,因爲陳天三人也殺了過來,四道壓塌蒼穹的殺機將他完全籠罩。

轟!

無比激烈的戰鬥開始了。

陳天揮動殺生刃,一條條刀芒不斷劈出,斬碎虛空,裂開天地,浩大殺氣瀰漫諸天。

魏辰隱匿在虛空中,時不時從虛空中出現,將一塊塊天碑打在六尾毒蜈的背後上,激射出一片片血花。

雷戰獰笑,眼眸深處閃爍着嗜血和狂暴,金焱獅王拳幾大殺招連連施展,能摧毀一切。

化作人形的六尾毒蜈冷笑,從容不迫的應戰,與南域而來的四大天驕激戰在一起。

他的實力的確讓人驚悚,似乎是修煉了某種強大的祕術,從他體內噴涌出一道道黑霧,如黑色的魔龍一般席捲九天十地,輕易的破碎了陳天等人的攻擊。

黑霧如魔龍,交織出道的紋絡,隱約施展出一尊真正的妖聖力量。

六尾毒蜈身上所散發出的氣息幾乎撕裂了蒼穹,無數道黑色的能量波動散發而出,他幾乎立於不敗之地。

陳天掄動殺生刃,與數道黑色妖氣對撞在一起,當殺生刃劈在那些黑霧上後,發出了鏗鏘不絕的聲音,這些黑霧無堅不摧,很不好對付。

六尾毒蜈的實力,要遠遠超越先前擊殺的那尊半聖。

以陳天四人的戰力尚且打得那麼艱難,足以可見六尾毒蜈的實力,以及長生界可怕的底蘊。

他們四人越戰越勇,終究是南域頂級天驕,自身潛力非常可怕,四人力戰六尾毒蜈,竟是絲毫不落下風。

而且祕術層出不窮,漸漸地讓六尾毒蜈也疲於應對,那些黑霧的攻擊力大不如前。

“血魔奪命掌!”

六尾毒蜈暗自震驚,這四個人族小輩戰力真是讓他驚悚,與自己糾纏這麼久也不見疲態,戰力實在太過恐怖了。

一股令人窒息的聖威忽然升騰而起,滾滾妖氣席捲而出,六尾毒蜈雙目射出兩道神芒,無邊威壓震得四人連連後退。

咚!

六尾毒蜈右手向前一探,一隻巨掌散發着滔天妖氣將四人籠罩在內,垂落一條條血色瀑布,如囚籠一般,將他們與外界隔絕了。

“這是!”

魏辰先是一怔,接着臉色微變:“媽的,這是昔年妖族的一門絕學,被喚作血魔奪命掌,要練成這門神通需要吞噬許多生靈的血肉才行。”

“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