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星峰也就是一閃念的時間,身形猛地向上竄去,上面的禁制幾乎沒有,這更加堅定了他的想法,解決的辦法就在印上! 後面追趕的五人全都瘋了,他們拚命追趕試圖攔截雷星峰。

雷星峰唯一能夠阻擋後面追擊的就是劍印,當然,真的要阻擋還是沒戲的,但是可以遲滯一下,不讓對手追趕的肆無忌憚就行,眼看印就在不遠處,雷星峰長嘯一聲,直接就撲上去,他也管不了,現在重要的是化解身後的追兵,再這麼搞下去,要出人命了。

幾息間,雷星峰就已經衝到印的邊上,他猛地伸手,一把就抓住了印。

一股龐大到難以想象的力量,陡然就擊打在雷星峰身上,那一刻,雷星峰以為自己完蛋了,全身噼啪亂響,雷星峰口鼻都噴出血來,人在危機的時候,往往會迸發出自己也不知道的力量。

剎那間,雷星峰猛然醒悟,他的人已經被擊打的倒飛出來,而後面五人已經接近,這一刻他陷入真正的危險中。

可雷星峰已經醒悟過來,他知道自己就不該用手去抓印!

雷印突然飛出,猛地向印撞擊過去。

這是雷星峰孤注一擲的作法,不成便成仁,不對,不是仁,而是死人,不成功便成死人!

雷印直接撞擊在印上。

波!

一聲輕響,身後追趕而來的五個人頓時消失不見,雷星峰大喜,知道自己找對了方向。

一瞬間,雷印和印相互旋轉,陡然間,雷星峰得到了大量的信息,這股信息是如此龐大,以至於讓他全身震顫,直翻白眼。

大約過了三天時間,雷星峰這才緩緩落下,雷印回到體內。

雷星峰明白了很多事情,所謂鏡之界竟然是輪藏空間進化而來的,機緣巧合之下,形成了鏡之界,只有極少數的修鍊者才會如此修鍊,這是一種怪異的修鍊方式,而雷星峰得到了這種修鍊法門。

經過對方的印,雷星峰知道了很多事情,他緩緩坐下,一點點消化得到的信息。

雷星峰遺憾的發現,信息並不全,不過這對他已經足夠了,最關鍵的是,他得到了以後修鍊的法門,原本在晉級到中級君王后,雷星峰自己都發愁,一旦晉級到巔峰君王,以後該如何修鍊,他完全沒有概念,沒想到鏡之界的印,竟然有修鍊法門,而且還很完整。

忍不住咧嘴笑,雷星峰想到當初得到鏡之界,卻不知道最大的寶藏就是這玩意,也幸好晉級到中級君王,不然根本就對付不了五人,早就被五樣奇物化作的人打死了,更別提得到印的信息。

雷星峰心裡唯一的念頭,就是發了,這是真正的發了,不是發財,而是信息和修鍊知識,這玩意可說是無價之寶。

鏡之界的印,甚至還給了他幾個陌生的大陸坐標,也許是大陸的坐標,也許不是,可這幾個坐標能夠保留在印中,可想而知有多重要了,只是雷星峰無法猜測,這坐標到底在指向哪裡。

琢磨了片刻,雷星峰就放下了,以後有機會,他會依照這幾個坐標,一一查探,現在不需要考慮這些。

除了修鍊法門,未知地方的坐標,還有就是大量的零碎知識,其中有很多都是關於材料的,然後雷星峰又發現了自己感興趣的東西,那就是禁制,竟然有很多的禁制知識,其中有一部分,就連雷星峰也看不太明白,很深奧。

這讓雷星峰興奮起來,他現在對禁制相當的痴迷,他相信,只要有時間,只要自己肯學習專研,這些深奧的禁制知識就一定能夠掌握,那時候,他的禁制水平還能提升一大截。


鏡之界的主人,明顯也是一個精通禁制的大宗師,其中禁制方面的信息當真很多,雷星峰也就是粗略的翻看了一下,就已經被衝擊的心潮澎湃,他知道一旦掌握這些禁制知識和手段,自己的禁制水平會得到極大的提升。

除此之外,還有不少戰鬥方面的信息,雖然雷星峰經歷過的戰鬥也不少,可是和鏡之界的原主人相比,就相差十萬八千里了,雖然這些信息也是零星殘缺的,可也讓雷星峰大開眼界,原來戰鬥還可以這麼玩!

各種戰鬥的片段,不停在腦海中翻騰,雷星峰感覺就像是看電影,一幕幕的經過,給他極大的啟發。

各種禁制和戰鬥相結合,各種強打硬殺的法門,還有真身的運用,簡直讓雷星峰興奮到了極點,越是深入了解,越是佩服,這鏡之界的原主人,絕對是大牛人,可惜早就死掉了,這才便宜了他。

而且雷星峰還發現了一個秘密,那就是鏡之界的原主人,竟然還留下一縷殘魂,留在了印中,只不過已經沒有了意識,會本能的運轉印,這也是鏡之界一直堅持到現在的原因,不然早就崩潰了。

其實,雷星峰得到鏡之界的時候,鏡之界就已經快要崩潰了,好在雷星峰的運氣不錯,當有人居住進來,並且移栽植物,放置各種材料,這時候,鏡之界總算緩過來,雖然沒有恢復,但是苟延殘喘還是做得到的。

一直到雷星峰晉級成為君王級高手,加上大塊能量晶體的補充,這才讓鏡之界恢復,就算沒有恢復到最好,可也不會像以前那樣,一個不小心就會崩潰了。

這才是雷星峰得到的真正寶藏。

雷星峰心念微動,陡然間,他就出現在自家的院子里,成功了!

這個密室是全封閉,若是不能瞬間挪移的話,是完全無法進入的,這點雷星峰已經有了深刻的認識,就算有人找到這個密室,並且挖掘進入的話,應戰就是五個極其厲害的高手,雷星峰估計,就算邢風來,也未必能夠打敗這五個大漢。

也就是說,別人已經無法奪取鏡之界了。


直到今天,整個鏡之界才算真正屬於雷星峰,任何人都別想奪走鏡之界的控制權。

雷星峰站在院子里,木愣愣的想著心事,有時候還會發出一聲傻笑。

金大亞從後面過來,輕輕拍了雷星峰一下,說道:「怎麼了?笑什麼?」

由於是在家裡,所以雷星峰沒有什麼警惕性,被怕了一下也沒有意外,他扭頭看了一眼金大亞,笑道:「開心,當然要笑了。」

金大亞奇道:「什麼開心的事情,讓我也高興一下。」

瘋鷹在木棚中說道:「站著幹什麼,過來坐著。」

雷星峰和金大亞過去坐下。

金大亞已經蒼老不堪了,以他實際的修為,壽命基本上到頭了,若是沒有什麼意外的話,最多也就是十來年可以活,老頭現在很看得開,按照他的說法,早就該死了,能夠活那麼久,已經是賺到了。

金大亞心態極好,因為修鍊的關係,所以他的動作並不像是老人,和雷星峰一起走入木棚后,隨便找了一張椅子坐下,金大亞說道:「阿峰,什麼開心的事情,說來聽聽。」

雷星峰哪怕已經修鍊到了君王級,他稱呼依舊沒有變,說道:「金叔,我得到一些好處,嘿嘿。」

金大亞道:「難到又發現了一個資源大陸?」

雷星峰翻了一個白眼,說道:「金叔,哪來那麼多的資源大陸,就算有,也被人挖的差不多了,我們能夠找到一個就很不錯了。」

金大亞道:「那你高興什麼?」

雷星峰無奈道:「金叔,我高興和資源大陸無關啊,我找到一些禁制方面的知識,所以才這樣的。」他不想提掌控鏡之界的事情,不想炫耀這件事情。

金大亞倒是知道雷星峰禁制非常厲害,笑道:「難怪,這也不錯。」

瘋鷹笑嘻嘻道:「我敢說,阿峰肯定是胡說八道!」

嗜虎道:「為什麼?」

瘋鷹笑道:「阿峰只要是敷衍的說,眼珠子就會亂轉,哈哈,我可是有經驗的!」

雷星峰道:「別聽鷹叔亂說,我哪有眼珠子亂轉?我那麼老實的人,會胡說八道嗎?」

金大亞頓時笑了,他說道:「這個倒是真的說不準了,阿峰很多時候都是胡說八道的,哈哈,哈哈哈!」

黑鳥飛落下來,說道:「嘎,我贊成!」

風琛宗也笑道:「沒錯,我也贊同!」

雷星峰道:「喂,你們怎麼回事?欺負我嗎?」

眾人大笑,能夠讓雷星峰吃癟,也是一件好玩的事情,隨著雷星峰的修為增長,他們感覺彼此的距離似乎越來越遠了,這樣說笑一下,感覺就好多了。

午陽進來,說道:「什麼事情那麼開心?」

頓時眾人再次大笑,因為這話竟然和金大亞差不多。

午陽道:「咦,你們笑什麼?我說的話很好笑嗎?」


風琛宗道:「不是的,是剛才有人問了同樣的問題,都是問阿峰為什麼那麼開心。」


午陽道:「我可沒有問阿峰為什麼那麼開心,我是問大家笑什麼?」

雷星峰道:「沒什麼,祖師爺,今天怎麼有空回來?」

午陽道:「回來找你。」

雷星峰直起腰來,說道:「什麼事情?」

午陽道:「新基地完成了,還剩下的幾個禁制要你去安排布置,我回來提醒一下,這事情只能你來做,秘門中可沒有第二個禁制師。」 雷星峰點點頭,說道:「沒問題,我會抽出時間去一趟,對了,祖師爺,大裂縫那裡收穫如何?」

午陽道:「非常好,只是不敢遠離,好在這麼長時間,一個人影也沒有看到,我們所在的位置,應該很偏僻。」

雷星峰道:「沒錯,那地方一般人都不會去,而且資源相對較少,就算有人去,一般也是路過,所以看到人,或者星獸,千萬別驚慌,而是躲起來,這樣就危險不大了。」

午陽道:「我知道,我們都很小心的。」

雷星峰道:「我可能要閉關一段時間,去大裂縫修鍊。」


午陽道:「要多長時間?」

雷星峰道:「我去將基地的禁制布置完后,就去修鍊,至於需要多少時間,我也不清楚,也許幾十天,也許要幾百天,這可說不準。」

午陽道:「嗯,你自己小心,家裡有我們大家在,你不用擔心什麼,我們會很小心的。」

雷星峰道:「我們有鏡之界,只要自己小心,別人就算髮現我們,也毫無辦法。」

午陽笑道:「我有些修鍊問題,趁著你還有點時間,給我解說一下?」

這種解說雷星峰經過很多次了,只要在鏡之界的高手,基本上每人都會問,雷星峰一邊思索著一邊解答,他突然發現,其實在鏡之界的印中,還有別的修鍊答案,只是他沒有試驗過,也不敢亂說。

解答了一部分人的修鍊難題,雷星峰這才離開鏡之界,直接去了大裂縫,這裡如果不亂跑,也不挖掘礦藏,基本上被發現的可能性極小,因為這裡太大,不論是人類還是外族人和星獸,數量都極其稀少,也許幾千平方公里,也未必能夠攤上一個人。

隨手就布置了一個迷幻禁制,雷星峰依靠一棵大樹坐了下來,先梳理的是修鍊功法,低級的基本上沒有,大約時間太久遠了,基礎的修鍊功法就剩下一些片段,雷星峰也沒有什麼想法,畢竟他的基礎修鍊早就過了,他好歹也是高級修鍊者了。

印中擁有基本完整的高階修鍊功法,其特別的地方,讓雷星峰異常興奮,仔細學習,後期的修鍊,和前期完全不同,雷星峰並不知道,高階修鍊法門有很多種,這是其中一種,是一種很古老的修鍊法門。

這修鍊法門未必是最合適的,但是這是雷星峰唯一能夠得到的,並且也是一種頂級修鍊法門。

將整個修鍊功法梳理了一遍,化為自己的知識,前後思索了很久,雷星峰並沒有按照這種方式修鍊,畢竟他還沒有達到這種高度,還需要慢慢琢磨,慢慢探索,修鍊到了高階,越是到了後期,越是要慎重,和初期修鍊不同,後期的修鍊,一旦錯誤,就真的沒有辦法改變了。

這也是雷星峰如此慎重的原因。

學習了修鍊的知識后,雷星峰開始接觸禁制知識,對於禁制,他已經有了極其深刻的理解,即使印傳輸的知識很深奧,他也能找到自己熟悉的部分,一點點學,一點點摸索。

除了學習外,在空餘時間裡,雷星峰主要就是修鍊,之前晉級太快,需要他慢慢調整,同時進行修鍊積累。

期間,雷星峰也看到有人從天空中飛過去,不過他一點也沒有想要和對方交流,所以只是默默地看著對方飛走,一看就知道,這是路過的人。

時間慢慢流逝,很快就過了幾十天,除了偶爾吃點食物和點水外,所有的時間都在修鍊和學習。

這次閉關修鍊,對於雷星峰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通過這次修鍊,奠定了他進軍真正高階修鍊者的基礎,靠著這次得到的好處,以後的修鍊,就不存在缺乏修鍊法門的困擾,可以一門心思的修鍊,只要收集到足夠的材料,他就可以無障礙的修鍊了。

經過這次修鍊和學習,雷星峰整個人都變了,在回去前,他收起禁制,起身飛到空中,放出自己的真身,做最後一次調整,整個真身已經恢復人的形象,星獸外形徹底改變,也就是說他已經消化了整個真身,並且回歸自己的真身,威力急速提升。

雷星峰第一次感受到了,真身完全貼合心意,以前總是有些地方感覺不對,尤其是在戰鬥的時候,畢竟他是人形生物,和星獸有很大的區別。

這次調整非常重要,一旦固化星獸真身,對於他而言,絕對是一個悲劇,以後再想進步,就非常困難了,就算本體晉級,真身還是無法達到某種高度,會影響他戰鬥實力。

這是雷星峰一個心病,沒想到經過這次調整,擺脫這個噩夢。

每次亮出自己真身的時候,雷星峰都有一種自卑的感覺,別人都是真人真形,唯有他是真人獸形,簡直難以忍受,以至於他最終發掘劍印的威力,能不用真身就不用了,現在就沒有問題了。

龐大的真身,每次踏足大地,都引起一陣震蕩,那種力量充滿的感覺,讓雷星峰陶醉,這是真正屬於自己的力量。

第一次,雷星峰感覺到了踏實,他甚至有了一種奇怪的想法,如果邢風站在面前,他應該也能戰鬥了,而不是連站都站不住的菜鳥。

轟!

一拳打出,地面出現一個巨大的坑,雷星峰開心的咆哮了一聲。

得意忘形的結果,就是引來了一個人。

還很遠的時候,那人就已經爆喝道:「混蛋,你在幹什麼?」

雷星峰真正得意中,聞言就是一拳打去,他剛好手癢難耐,也不知道自己的實力有多強,有人來,不管是人類,外族人,還是星獸,他都會試著去戰鬥一次,檢驗一下自己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