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這一槍的原因爲何,但這個所謂的王門四界聚集夜,卻是正式開始了。

王俠這一槍放出,死是死了,卻也立刻把所有賓客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連帶還沒來得及遁逃的侍衛,全都成爲了整個場上的中心,受所有人的“矚目”。

對於在場賓客,來參加一次盛名已久的“三大界聚集會”,他們的心情也是很激動很敏感的。這種規模的活動在三大界中實在太少,很多一輩子都碰不到一面的人都會因此結識。當然,有人聚集就肯定會有摩擦,有摩擦那爭端肯定也不少,所以歷代聚集會也是鬥毆結仇的“聚集時刻”。

要是隻以爲那只是幾個人的小打小鬧的話,那就實在是太沒見識了。歷史上聚集會上規模最大的一次“對拼”,上百個賓客當場擄袖子拔槍對砍,幾個大界裏的高層人員甚至也參與其中,甚至因此死了個把當時牛哄哄的名人。這場對拼雖然很快被嚴格處理,三大界和好如初,但它的存在卻也是所有人心中的梗,提防着那次聚集會再次出現這種規模的對拼。


所以,賓客對於這種鬥毆,其實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但是趙衣他們很沒準備啊!

畢竟就只是幾個十三四歲的小傢伙,心理素質壓根不過關,還被肖張一個莫名其妙的信息給弄得暈頭轉向,又有個李軼聰在裝神弄鬼地忽悠墨尊,這一槍響,對於他們來說,就好像是預告着晚上的“大事”來臨。

於是,哪怕和槍響之地相隔了整個大堂,受不了緊張的趙衣當場拔出了匕首,在他的帶領下,墨尊也刷的一下拔出了自己的配槍,顫抖的手拔向天上,砰地一聲朝天一發。

不好意思,手抖。

這下影響就有些大了,其他賓客剛聽到這邊有人開槍,還沒反應過來,另一邊就是一聲槍響,也是一愣。等他們轉過頭來時,更是二丈金剛們齊摸頭————你們是要幹嘛啊?

這兒不是你們這些小孩胡鬧的地方,趕緊把槍收起來滾下去,不小心走火了可怎麼辦啊!

但他們還沒來得及出言喝止,另一個變動就出現了。

先前還站在那兒有些不知所措的侍衛,在墨尊這一手抖之下,竟然臉現異色,眼見衆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去,突然暴起朝離自己最近的一箇中年漢子衝了過去,手上微微一揚,一道黑光微微閃起。

這一下意欲偷襲,無論速度還是時刻都選的非常到位,一擊務求必殺,普通人萬萬是躲不過的。

可是他錯了,這次會議如果不是三大界聚集會,他這突然一下就是去襲擊總統,估計都能湊點效果。

但是這裏就是三大界聚集會,所有人都猶如驚弓之鳥一般敏感,這所謂的偷襲,卻是在第一時間被所有人感受到了。

而在座的人,雖然有一大半都是個忽悠,但不巧的是,這個侍衛選的人正好就是少有的高手!

中年漢子感受到背後的涼氣,甚至連轉身都沒有。而眼見這道黑光就要觸及他的後頸,這位侍衛臉上已經現出放鬆和準備好退後的樣子。

下一秒,他的面門被重重一挫,轟的一下給打飛了。

中年漢子名曰百里寒,時任百里拳掌門,此時來參加這三大界聚集會,見到一個如此不自量力的人竟然敢襲擊自己,本身就是一陣不屑。這種人也敢來搗亂聚集會?真是膽大包天。

然後他就見到一羣膽大包天的人憑空出現了。哦,說錯了,不是一羣,是一堆。

一羣和一堆有什麼區別呢?這麼解釋吧,一羣人是放眼看去整個地面上站的都是人,一堆則是放眼看去,天上地下滿滿地堆得都是人。

在那個侍衛被擊飛的一瞬間,像是變戲法一般,從天上的吊燈後,地上的地毯裏(怎麼藏的?),狹隘的桌子下,精細的椅子後,嗖嗖嗖的幾下躥出來了一羣奇怪衣服的蒙面人。他們身上的衣服一眼看上去實在是太出衆了,至少如果他們敢跑出去逛一圈肯定是很出衆的,但是在此時燈光照耀周圍顏色鮮明的大堂,這種衣服卻變成了一種保護色。

似乎晃一下就不見了。

這麼多人隱藏得十分到位,一羣賓客最開始到現在竟然都沒發現。直至他們跳出來時,才發現已經被上下左右精確完美地包了個餃子。

真真正正地做到三維立體環繞。

豪氣雲天的百里寒,當即打了個哈哈,然後義無反顧地…撒腿就跑。

大堂似乎是跑不出去了,那兒人最多,少說也有個幾十個。還是往人羣裏跑跑,待會兒趁亂再突圍。

不巧的是,其他人和他想的一樣。

大家都不是來打架的,其實就是來湊湊熱鬧,大部分人還帶着自己家小輩,完全是拖家帶口,此時卻碰到了這幅架勢,哪還有什麼所謂的戰意啊?此時所有人都只有一個念頭,往中央跑,等過會兒趁亂找機會再逃。

於是真正混亂的一刻立刻就到了。

所有人都在往裏鑽啊,驚嚇恐慌的聲音到處響起,還有幾個人,也不知道是怎麼當家長的,竟然把孩子直接一丟,自己就不見了。可憐的幾個還不滿十歲的小傢伙慌慌張張地和大人們一起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有些更是直接坐倒在地哭了起來。除了少有的幾個站了出來,其他的人在中央直接堆出了一個人堆。

那些突然出現的穿着怪異個人也是微微一愣,沒想到這三大界聚集會裏的人竟然如此不堪驚嚇。但下一刻,他們全都揚起了手中的武器,朝着裏面衝了上去。

趙衣他們所處之地本來就在邊緣,這一下登時受當前衝。

“李軼聰雪菲兒凌樂你們都給我朝裏走啊,別在這兒呆着!”這個時候,趙衣拿着匕首的手已經滲出冷汗了。自己怎麼就這麼倒黴啊,唯一參加的兩次宴會都能碰到意外,這次的人看上去比上次的要多了不知道多少倍,能逃出去就是大運了!

他幾聲命令李軼聰等人退後,卻是將慕容夜的身軀牢牢地護在身後。顯然,他覺得對於慕容夜來說,在哪兒都不如在自己身旁更安全。

但是看着眼前這麼“一堆人”,他也是滿頭皮發麻。

一旁的墨尊也不比他好多少,手上的雙槍也是微微顫抖。

他學的都是暗中偷偷殺人的把戲,又不像達藍衝那麼萬能,這種火拼的陣勢,可真不是他喜歡的情景。

可那又能怎麼辦?難道跟着自己其他朋友一起逃跑尋求幫助?自己要是這麼做的話,恐怕死得不但更快,就算僥倖活下去了,也是沒臉見人了吧。

所以,他堅持站在原地,鼓起勇氣看向這“堆”恐怖的敵人。

這一刻,學校的精英氣質頓時在他身上顯現了出來。他雙眼清澈,毫無畏懼地看向…其實還是挺害怕的。

媽的,真是看一眼就想逃啊!我到底要拿這“堆”人怎麼辦啊!

正在雙方即將接觸交手的前一刻,一個巨大的聲音突然在大廳裏響起,如同獅吼雷嘯,直震得所有人耳朵生疼。

一個充滿威嚴和霸氣的聲音:“動手!”

四大界聚集會,正式開始! 這一聲“動手”,不但將所有混亂的賓客震住了,連那些外來的襲擊者都是各個愣在當場。但這一愣之後,不禁都是樸然大怒。我們明明是進來襲擊的,怎麼反而被對方一吼之威給嚇着了,這事說出去還不得被同行笑死。

上百個“奇裝男”立刻發出幾聲怒吼,捂着手上的刀劍就要衝上去。

陣陣嗖嗖聲自天花板響起,幾個奇裝男朝頭上一看,只見幾個不知道從哪兒蹦出來的傢伙突然出現在他們頭頂,腳筆直朝下,呼啦啦地從天而降,衣服被空氣激得亂抖,樣子看上去是要多拉風有多拉風。

奇裝男們看着一陣嫉妒,這羣人怎麼出場比自己還帥啊?真是人比人帥死人。

這麼嗖嗖幾聲,從天上陸陸續續地像是神仙下凡一般降下了數十個人,每個人都是面無表情,既不看眼前的敵人也不管背後的賓客們,只是腳下所站之地,將背後一羣人和眼前的奇裝男們完全隔離,每個人之間的距離就如計算過的一般相同,氣勢登時大增,壓得衆人們壓力大增。

賓客中雖然大都只是龍套級別的人物,平時在三大界里根本上不了檯面,但總是有些有眼光見識的人。這些人此時都是驚訝地感覺出,這些突然出現的“救命稻草”們,每一個渾身都散發着一股淡淡的氣勢,如果將其中任何一個夾出來放在任何一塊地方,那這個人也會成爲最中心最顯眼的那個。就這麼幾十個人,雖然每個散發的氣勢不同,但這些賓客裏最有眼界的人,都不敢直視這裏氣勢最弱的那個。

他們每個人都太恐怖了!

這種舉手投足散發着王霸之氣的人真的不過就是些小傻逼罷了。這羣人站在那兒連根指頭都沒動,一些心理境界比較低的都差點跪下了。

趙衣也是滿心驚訝,在他的感受下,這些突然出現的人每一個都給他帶來一種壓抑感。他們中隨便一個好像都不弱於雷米叔叔一樣。這麼多堪比異能學校的一級教師級別的人一起出現,震撼力是多麼強啊?


其實趙衣還是有些誇大了,雷米平時在自己學生面前,又怎麼會將自己的氣勢暴露出來呢?而這些突然出現的人卻是隻求將敵人震撼住,自然是全神貫注,氣壓比之平時會不會超水平發揮都說不定。要是真的每個都堪比雷米,那學校的教師質量也太低了吧!

但終究有件事是個事實:這突然出現的幾十個人絕對不容小視。

伴隨着他們的出現,一干奇裝男也是一陣頭皮發炸。原計劃裏似乎沒有這麼難啃的骨頭啊!不過在短暫的愣神之後,一干人竟然同時回覆了冷靜————對方只是看上去有點厲害,終究人數不多,一個個也沒到絕世高手的程度,乾脆用人海戰術直接衝。

別人或許看不清楚,但是他們自己人還是很瞭解自己的人數的————足足一千個高級忍者,雖然真實世界的忍者不如動漫裏的那些全能騎士霸氣,但通常也不是正常人能想象的,這麼多人,這世界哪兒都能橫衝直撞了吧!

於是他們又不怕了,眼神重新變得沉默明亮,微微眯起朝對方掃去,也是讓對方陣陣不適,就好像被毒蛇盯住了一般。

火拼之勢,一觸即發。


就在這時,一個長袍男子從大廳後方走了出來,朝兩方人中央走去。也不知道爲何,他的出現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大家就這麼看着他大踏步走到了中心,而那個男子也是一陣擡頭挺胸高傲地向前行走,彷彿他是個穿梭於粉絲之中的明星一樣。

臉上還是那副很有親和力的微笑,雖然看久了有些膩————這男子不是艾菲特副校長,那又還有誰能做出這副姿態?


伴隨着他的出現,場中央一觸即發的對持氣氛登時煙消雲散,雙方的注意力全都聚集在他一個人身上了,被這麼多人盯着,這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肯定不會太好受。但艾菲特竟然還微微一笑,朝這羣奇裝男們揮手打了個招呼。

“你們好!”

這一句話說出去,登時讓他身後的人驚得下巴脫節。早知道這個副校長行事大膽不拘小節,沒想到這麼不拘小節啊!對面就是敵人啊,你一上來就打個招呼,你是在侮辱我們呢,還是在侮辱他們呢?你就不怕他們一時受不了衝上來給你幾刀?


不過話說回來,衆人心底還是生出了一絲佩服。敢在這麼多人的注視下打趣的人,這個世界上估計也就這個男人了。

幸好,對面的人根本沒有衝動。作爲一個忍者,冷靜這一門課可是佔分不小,在場的都是忍者裏的好學生啊,這一門課自然沒落下。

然而艾菲特下一個動作卻是讓忍者們激動了。只見這傢伙微微張嘴,像是要說什麼,突然嘴型一圓,重重地打了一個嗝。

嗝呃——————————————————————

一陣清淨~~~

**靜了,除了艾菲特這傢伙清了清嗓子的聲音以外,大廳裏就像是沒個活人一般,全都安靜了。

∑(゚Д゚)大家的表情就像是這樣的。

可能眼睛再大一點,嘴巴再寬一點吧。畢竟這副樣子用正常的文字已經無法解釋了。

這個位高權重的學校副校長,看上去英俊瀟灑,大方得體,竟然會在大庭廣衆之下,幾十個高層人員百來個外來敵人面前打了個飽嗝,似乎,還打得很舒服。

這就是猴子突然張嘴和你打招呼說how are you ?也沒這個嚇人啊!

這也,也太不嚴肅了吧!

有些人甚至感覺身體一陣冰冷,心中一陣恐慌:這位副校長不會想殺人滅口吧?

艾菲特顯然還沒有這種丟臉的覺悟,還一臉無辜地說道:“哦,不好意思,剛剛吃得有點飽,啃豬蹄來着。這王家準備的飯還不錯,吃起來挺有味道,比外面加滿味精的餐館要好吃多了。哦,對了,看你們大家也都沒吃好飯,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吃頓晚餐?”

他這句話是對着眼前這些忍者說得,口氣普通得就像是在和自己朋友說話一般,很是溫馨很是正常。

這才讓人感到一陣不正常。

不少人也微微皺眉:這個副校長是要幹嘛?

你要是真想和人打的話,你一句話下來我們所有人都衝上去揍人。你要是想和人家好好談的話,麻煩你可以把姿態放的嚴肅點嗎?

你這麼做下去,我們很丟臉啊。

和這相反的是,這次的忍者們很沉默。

不知道是不是氣得太厲害了,反正就是一句話也不說,一個聲都不吭,靜靜地站在原地,眼睛微微閃着光看着艾菲特,場面極爲詭異。

其實,他們還是聽不懂。

忍者也沒規定過一定要精通各國語言啊!

艾菲特說完了,看了看這羣人,突然臉色一變,從剛剛還是滿面春風的微笑,變成寒氣十足的冷笑,說道:“還藏着的那些人,以爲躲在那兒我看不出來麼?”

砰砰砰砰,連續數聲槍響,卻是艾菲特身後的幾個護衛開槍了。他們的速度很快,幾乎是別人眼睛一晃,槍就憑空出現在他們手上,在聲音還沒響起時,子彈就已經射出了。

這種速度,是一種什麼實力啊?

可是這麼恐怖的速度下,竟然沒有打中任何人。

因爲,這幾個人是朝天上射擊的。

衆人的表情一下子變得耐人尋味了,這麼霸氣的出手,速度的攻擊,難道只是給我們開眼見的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倒也的確大開一次眼界。不過,麻煩你能不能先把眼前的這些傢伙都解決掉,剛纔那幾槍要是射在這些人身上,不是立馬就能少上好幾個人?

所有人都很疑惑,除了那些站在艾菲特背後的人以外。

艾菲特微微一笑,沉手重重地咳嗽了一聲。

嘭嘭嘭幾聲,這次不在是槍聲響起。

而是,從天花板的方向,再次出現了幾個不知從何而來的黑衣人,齊刷刷地落在了地上。

可惜,都是死的。 這一次,艾菲特沒有再裝神弄鬼了,只是輕笑道:“殺吧,他們沒有隱藏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