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頭鼠目,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給我盯緊了他,別讓他在這個時候整出什麼么蛾子,也別打草驚蛇,王湘玲的案子已定,就算上訴也不會有成功的幾率,別什麼都沒幹就惹得一身腥。」

「是!」

「我自己進去,你在這兒等著……」

「……是!」

吳世國看着厲默川走進看守所的背影,眼睛微微一眯……

吳世國離開后,王湘玲還沒來得及被押回去,有人突然衝過去在押着她的人身邊耳語了幾句,隨後兩人互看了一眼,朝王湘玲淡淡道:「王湘玲,有人要見你!」

王湘玲心裏一喜,難道是子塵來看她了?沒想到吳律師這麼有能力,剛說另想辦法,這會兒就已經讓子塵來了……

可當王湘玲看到來人不是靳子塵,而是厲默川時,原本欣喜的臉瞬間變得猙獰,情緒激動的朝厲默川撲了過去,卻被兩個警察反手禁錮了,王湘玲身子雖然動彈不得,可嘴裏卻大吼大叫的罵着,「野種,雜種,你來這裏做什麼!滾,我不想看到你……」

「老實點,你出言侮辱他人,是還想做幾年牢嗎?」

一聽到要坐牢,王湘玲終於安靜了下來,可她一雙眼睛憤恨的瞪着厲默川,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

「警察先生,我不想見到他,請你們帶我回去!」

兩個警察互看了一眼,都看向了厲默川……

。。 因為此刻並不單單隻是他一人,所以楊間也沒有拒絕。

有兩位馭鬼者在場,就算是真的出現了靈異事件,壓力也會小上很多。

所以很多時候,靈異事件之所以會感覺到很難處理,傷亡率很高,除了因為厲鬼是屬於不可控因素外,人手的缺少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掛斷電話后,楊間對著蘇遠點點頭。

蘇遠頓時領會了他的意思,隨後對著那個身材發胖的萬德路說道:「吃飯就算了,沒空,下次有時間再說吧。」

伸手不打笑臉人,畢竟這傢伙還挺客氣的,蘇遠卻也不好過於無禮。

畢竟他也是講道理的人~~

雖然被拒絕了,但是萬德路卻也不氣惱,笑呵呵的道:「那兩位不介意的話留個電話唄。」

蘇遠沒有理會他,而是將他丟給了楊間,自己一個人先去探查情況了,楊間被這樣糾纏的有點沒辦法,只好留下了自己的手機號碼。

「我沒有名片,這是我的號碼,不過我大多數的時候有點忙,另一個估計更沒有時間,雖然你好心請我們吃飯,但真不一定有空,到時候你可別怪不給你面子。」

「當然,當然。」萬德路記下了這個號碼,臉上頓時笑開了花,似乎比撿了一袋子錢還要讓人高興。

隨後楊間才匆匆跟了上去。

等到兩人走後,那個穿西裝的中年男子才小聲的說道:「他們兩個是什麼身份,該不會是便衣吧?」

「肯定不是,這兩人的級別很高,剛才的電話我在一旁聽著,上面安排任務都是商量的語氣,還不敢得罪,絕對是大人物,如果不是飛機上出了點情況,又正好少人,他們絕對不會臨時受命。」

「你也看到了,槍說掏就掏出來,一點也不避諱,這說明什麼?說明他們拿槍光明正大,如果是路數不正的人,拿槍肯定是藏著掖著的。」

「很有可能是國內的一些保密組織,估計職位還不低」

那個西裝男子聞言沉默了,半響之後又到:「萬總,你說我現在去道歉還來得及么?」

此刻他算是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就不該去招惹這兩人,如果真是那種人物的話,回頭要是算起帳來,要收拾他豈不是跟收拾案板上的肉一樣容易?

別看他是某個公司的管理人員或是高層,可是除了有點錢之外,其他的屁都不是。

萬德路沒有回答,而是心底滿是不屑。

這傢伙道不道歉跟他有個屁的關係,只是讓他擔心的是這兩人拿著槍走了出,這飛機會不會出什麼大事了吧?

然而不管這些人怎麼想,但此刻蘇遠和楊間卻在一個空姐的帶領下,前往著出事的地方。

路過其他乘客的時候,其他乘客都很平靜,睡覺的睡覺,玩手機的玩手機,彷彿像是一點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看樣子應該是消息被隱瞞了,沒有傳播開來,引起恐慌。

「說說看,到底出什麼事情了?」

面對蘇遠的詢問,那空姐非常小聲道:「我也是聽其他同事說的,有一位乘客死在了洗手間,聽說死狀很詭異。」

「有多詭異?」

對於馭鬼者而言,死亡,屍體這類的東西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基本上無法引起太多的情緒波動。已經高度免疫了,幾乎不會有任何的不適。

所以不管是蘇遠還是楊間,聽到這樣的回答之後,都是一副很平靜的樣子。

「我沒看見,只是聽同事這樣說的。」

隨後那空姐說到,兩人就此住口,然後在空姐的帶路下,很快來到了客機上的一處小隔間。

蘇遠一眼就看見地上躺著一具女性的屍體,臉上蒙著一件衣服,遮住了臉,周圍瀰漫著一股莫名的陰冷,空氣之中似乎還殘留著一股若有若無的異味。

這是屍臭的味道。

「果然是靈異事件!」

看到這,基本都不用確認了,可以直接下判定,這飛機上有鬼。

馭鬼者因為身體里存在鬼的緣故,在大多數的情況之下是可以憑感覺就可以確定周圍到底有沒有靈異的存在。

而地上這具女屍。

按正常的推斷來說這女乘客應該是剛死不久,絕對不會超過半個小時。

但偏偏附近卻殘留著一股淡淡的屍臭味。

這顯然不合常理。

所以這屍臭味多半不是來自這位死者的,而是那隻鬼的。

這味道的殘留代表著之前的某個時間段,一隻鬼在這附近的機廂里徘徊著,而這個女乘客只是比較倒霉,被這隻鬼盯上了。

蘇遠直接蹲了下來,掀開了蓋在屍體上的那件衣服,查看這屍體的死狀。

死者是一位四十左右的女子,化著濃妝,但此刻眼睛睜的老大,臉上帶著絕望和驚恐,彷彿臨死之前看見了什麼無法接受的恐怖場景。

雖然他不是法醫,但是各種各樣的的詭異死法他都見過不少,尤其還是被所殺之人。

就拿眼前的這女子來說,她的腦袋在脖子上轉了好幾圈,那脖子上的皮都快被擰成麻花了,而且在脖子下面,皮膚更是一塊紫一塊青,像是被什麼東西掐出來的。

死是死的很慘,但是卻正好能夠對的上原著中的某一段劇情。

如果不出意外,楊間的鬼手就是出自這裡的。

那是一隻很特別的斷手,無法以常規的形式被人發覺,必須得用鬼域才行,並且一般的鬼域還看不到那隻手的存在。

楊間正是因為獲得了那隻手,駕馭之後無意之間又竊取了鬼差的部分靈異,使得那隻手具備了壓制厲鬼的靈異。

在絕大多數情況下,一般的厲鬼是無法對抗那隻鬼手的壓制的,當然,如今僅僅只是剛被釋放復甦的鬼手,雖然還不具備那種能壓制其他鬼的能力,但也足夠恐怖了。

「怎麼樣,有什麼發現嗎?」

在蘇遠盯著屍體看一邊思索的同時,楊間也蹲了下來,見他沉默了那麼久,不由得出聲問道。

而其他人見到這一幕頓時臉色發白,腹內一陣反胃,直接就一個踉蹌趴在旁邊吐了起來。 無盡星輝如海納百川,以驚人的速度向著蕭越體內涌去,頓時他感覺整個人由內到外生出一股暖洋洋的舒適感,像是被情人溫柔的雙臂擁在懷裏。

隨着星輝湧入,那顆高懸於空的黯淡穴竅開始慢慢變亮,近而發出道道如星辰般璀璨的光芒。

終於……

蕭越心中震喝:「丹田竅,給我開!」

轟隆!光芒亮到極致后,體內傳來一聲巨響,那顆穴竅像是恆星一樣大放光明,亮到近乎刺眼。

翁~~

一瞬間,亮如恆星的穴竅驅散了內世界氤氳的混沌氣流,視線開始變的清晰起來,放眼望去視線內出現了不只一顆黯淡的星穴,這些都是蕭越體內還未開啟的封閉穴竅。

「紫府丹田。」

看着眼前出現的一幕,蕭越福至心靈的低聲喃語。

諸天星辰體,第一次修鍊需點亮丹田竅,此為武道修鍊之基——紫府丹田,同時也是諸天星辰體360顆穴竅的源頭中樞。

丹田竅點亮,蕭越頓時感覺和之前完全不同了,一股股神秘的氣息開始在其中涌動,近而緩緩流轉全身各處。

真氣每流經一處,力量都會所有增加,當真氣快速流遍傳身,體內早已充斥着澎湃的力量,似乎舉手投足都能造成莫大的破壞。

「成功了,凡胎一重。」

蕭越心中難掩驚喜,從這一刻他正式踏上了一條與普通人不同的路,一條充滿未知和神秘的道路,體內時刻涌動的強大力量,吸引着他想要探索的更多,走的更遠。

「好可怕的起源遊戲,現在我可以肯定它不是地球的產物,恐怕遊戲中的每一種武技功法都是真實存在的,但其他玩家沒有武道之心,想和我一樣在現實修鍊,可能性很小。」

僅僅開闢一道穴竅,修為就達到了凡胎一階,而且眼下丹田真氣未滿,依舊在自動運轉,不斷吸納著來自無垠星空的星辰之力,真至填滿整個紫府丹田才會停止。

「等到丹田真氣全滿,到時就可以開僻第二道穴竅了。」

蕭越很想一股作氣修鍊下去,想到兩女在遊戲里等著,只好暫時結束。

「算了,等到晚上下線的時候再修鍊吧,第一天加入工作室不能失約,不過現在有了真氣,武技應該能用了吧。」

蕭越眼中閃過一道精芒,體內真氣運轉開來,五指握拳對着身前打去。

閃雷拳。

滋啦~~

一擊轟出,身前形成道道強烈的電芒,空氣都彷彿被可怕的電漿酌出焦糊的味道,甚至一道跳躍的電芒崩射在地板上。

咔嚓。

一塊堅硬的地磚出現了明顯的裂紋。

「嘶,好強的威力,遊戲中的閃雷拳都沒有這麼強,難道是圓滿境的閃雷拳?」蕭越沒想到被武道之心吞噬后的閃雷拳,在現實里同樣達到了圓滿境。

這對於蕭越而言完全是意外之喜,節省了他大量的時間,以後在現實中只要一心提升修為就好。

「不過凡胎一重的真氣量太少了。」

感受着空蕩蕩的丹田蕭越微微皺眉,不過目前他的肉身力量差不多有三百公斤,只靠單純的力量打在普通人身上都足以致命了。

諸天星辰體對實力的增幅,遠超蕭越的想像。

「這些是什麼?好臭。」

正式踏上修鍊之路的喜悅緩緩平復,蕭越注意到全身皮膚蒙了一層油膩的黑色物質,正散發着強烈的惡臭。

要是被葉萱和鈴鐺聞到這股味道,說不定以為他掉糞坑裏了。

蕭越打開門,小心翼翼的聽了聽兩女房中的動靜,鑽進衛生間痛快的沖洗了好幾遍,換了一身帶來的衣服才神清氣爽的走出來。

「下次修鍊要注意了,這也太費衣服了。」看着換下來的衣服糊了層噁心的油膩,已經沒法再穿了,蕭越不禁無語。

回來房間后蕭越直接上線,之前還想看看更新后的新內容,不過一次修鍊耽誤了太長時間,再不上線兩個女孩恐怕要發飆了。

白光一閃,蕭越出現在牛家酒館內,現實中的機緣讓他不再將起源當成一款遊戲,重新上線的心情自然有些不同,眼中透出耐人尋味的光芒。

叮~~

「恭喜玩家為戰而生,您成功登上華夏區戰力榜,是否選擇匿名。」

「戰力榜是什麼鬼,這次更新的內容嗎?」剛上線系統提示就來了,蕭越愣了下照例選擇匿名。

沒有着急去看戰力榜,蕭越先將兩女葉萱二女的ID加為好友,通過驗證后直接拿出了遷村令,添加了兩女的ID。

唰~~

身前空間一陣扭曲,兩個亭亭玉立的大美女憑空出現了。

看到兩女在遊戲中的裝扮,蕭越不禁眼睛一亮,徹底被吸引住了。

鈴鐺一身漂亮的米黃色連衣裙,足蹬細長的高跟鞋,在袖口處有着一個明顯的LV字樣,完全就是一副時尚女孩的打扮,讓蕭越懷疑自己是不是進錯了遊戲。

再看老闆葉萱同樣是一件黑色的Gucci半膝裙,將現實中很少展露的大長腿,完全的展示了出來,配上那張禍國殃民的臉,根本就是個妖精,在他認識的女孩中,論長相除了旁邊的鈴鐺,只有冰霜女王那個強勢妞能夠一較高下。

靠,怎麼想起那個女人了。

「怎麼樣,漂亮吧。」鈴鐺原地轉了一圈,裙角飛揚盡顯青春活力。

「是很漂亮,這麼漂亮的裝備哪爆的?」

「你沒去論壇看更新詳情?老實交待剛才幹嗎去了,有沒有跑到我和小萱身邊做什麼噁心的事。」

「話題岔的太開了吧,再說你們房門鎖著呢。」

「意思就是你有想法,唯一的障礙就是一扇門嘍?」

「懶得理你。」蕭越感覺把兩女弄來一個新手村有些草率了。

「小萱你看,我就說當初不該招個男的混進工作室,這傢伙明顯意圖不詭,被戳穿了心思還敢沖老娘翻白眼。」

「鈴鐺別鬧了,當初不是你說總是爬樓太累,招個苦力進來嘛。」葉萱沒好氣的拍了鈴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