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哥,聽王坤說,馬文傑是想要招納你進社,應該不會爲難你吧?”李東說道。

“沒有事兒,去了再說。快到了吧?”葉晨當然知道,王坤這傢伙的心思,招納自己進社團只是一個藉口,目的在於針對自己。但是也不想讓李東有所擔心,也就沒有必要透露。

“快到了,就在前面。”見到葉晨一臉的從容,沒有絲毫的擔憂,李東也稍微放鬆了一點,要是到時,他們找葉晨的麻煩,那自己肯定會出手阻止。

來到武術社,這裏的有十幾名成員,在不停的練習,其中有一個身高一米八五左右的男子,不停的指導着。可以看出,這個男子應該就是馬文傑了。

臉頰上,沒有什麼表情,一臉的嚴肅。葉晨走了進去,淡淡的看着這裏。

馬文傑也看着了葉晨,知道這個就是王坤口中的那個小子,看着如此單薄的少年,馬文傑甚至有點覺得王坤大題小做了。這樣的人,竟然還讓自己出手解決。

“你就是葉晨吧?”馬文傑氣勢兇兇的走到葉晨跟前,一股子的傲氣。

“我是,有事兒?”葉晨看着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中的馬文傑,撇了撇嘴。

“哈哈,葉晨,你來了啊,很好,很好。”這時,王坤從一間房中走了出來。看着葉晨,就一臉的笑容。這次,有馬文傑在旁邊,自己還怕他幹嘛?

“哦,我以爲誰呢,原來是你這個傻逼啊。你找我有事兒啊?”葉晨道,王坤一臉的笑容,很得意。來到馬文傑的身前,聽到葉晨罵自己,王坤惡狠狠的瞪了一眼。說:“真不知死活,到了這個地方,還那麼囂張。”

馬文傑的臉色明顯陰沉了幾分,這裏是自己的地盤,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葉晨倒好,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中。皺了皺眉頭,語氣十分的不滿的說:“葉晨,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嗎?這裏是武術社,不是你撒野之地,在你做出判斷之前,認真考慮怎麼去說話。”

“好了,我也沒有時間陪你們玩,有事直接說吧,要是讓我加入武術社的話,也不是不可以,給我一個社長什麼的就足夠了。”葉晨說道。對於這裏,這些人,葉晨也沒有必要放在心上。不過,他倒是覺得馬文傑這人,說話倒是有幾分霸氣。

馬文傑雙眸閃爍一股殺意,葉晨這傢伙,竟然如此張狂。但是馬文傑還是冷靜的說:“想做社長,可以,那你必須打敗我,不然的話,就別想了。”

“哦?打敗你就可以了是吧?要是我打敗你了,是否甘願聽從我的一切安排?”葉晨也看得出,馬文傑這人,直率,豪邁。骨子中透露出那股不屈的精神。或許與王坤的關係好,才答應幫助他,修理葉晨一頓。

“只要你能打敗我,我心甘情願的把社長之位讓給你,同時,一切聽從你的安排,放心,我馬文傑說話,從不食言。”馬文傑說道,他堅信自己,只要自己出手,打敗葉晨根本不在話下,要是葉晨都不能打敗,那自己就心甘情願聽從葉晨的安排,畢竟,本身的實力,自己比誰都清楚,在春江市,敢和自己比試的人,沒有幾個,或許除了影子,寒天兩人,並沒有人是自己的對手。

當然,如果葉晨打敗了他,說明葉晨的實力肯定在自己之上。馬文傑是一個武學上的熱衷者,對於那些比自己厲害的人,都十分的尊敬,應該他也崇拜強者。是一個十足的武癡。

葉晨思慮片刻,自己要控制整個春江市黑勢力,單憑自己的人,根本不可能,想要獨傲天朝的黑勢力,那麼自己需要更多的人手。馬文傑在葉晨看來,只是一階武夫,對武學熱衷,如果能讓他跟隨自己,那麼也未嘗不可。想到這裏,葉晨說:“既然如此,你要輸了,以後就聽從我的差遣。你也就是我的小弟。”

頓了頓,馬文傑沉默片刻,說:“行,你要是輸了,怎麼處置,就聽王坤的吧。”

“行,那開始吧。”葉晨話音剛剛落下,馬文傑舉手示意自己的人退後,空出一個比試的地方。王坤也是饒有興趣的看着,在他看來,葉晨必敗,這已經是沒有任何爭議的結果。

葉晨一向都是講究一招制敵,讓對手徹底失去放手之力,雖然不知馬文傑有多大的攻擊力,但是葉晨想來,他還不足以構成對自己的威脅。所以,葉晨準備一招將馬文傑制服。

“你先出手吧。”馬文傑擺出一個待攻擊的身姿,淡淡的對葉晨說道。

“還是你先吧,我一出手的話,就沒有你什麼事兒了。”淡淡的一抹微笑,葉晨坦然的站在原地。馬文傑一聽,頓時一怔,這傢伙竟然囂張到如此地方,什麼叫你一出手,就沒有我什麼事兒了,這不是一般的囂張,而是很狂傲。

“那我就不客氣了,接招吧。”說着,馬文傑就快速的輪動步子,一掌在前,一拳居中,快速的向葉晨而去。他很有信心幾招之內,擺平葉晨。

葉晨也不怠慢,但是卻站在原地不動,眼眸凝厲的觀察馬文傑的攻擊身姿,看着井然有序的步伐,也沒有什麼破綻,不過,葉晨只是想看看馬文傑的功底如何,很快,馬文傑已經閃到自己的跟前,嘴角一抹邪邪的笑容,倒是讓馬文傑一怔,不過他也沒有在乎。

霎時,馬文傑已經逼近,葉晨想都不想,直接踢出一腳,他要的效果很簡單,就是一招解決馬文傑,在葉晨瞬間踢出這一腳的時候,馬文傑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他並不認爲,葉晨的這一腳的力量會有多大。所以隨意的出手攔擋。

不過,就在攔擋的時候,馬文傑震驚了,葉晨的這一腳的力量之大,超乎了自己的想象,單憑這一腳的腿風,就已經十分凝厲,霸道的氣勢,沒有讓馬文傑多想,‘砰’的一聲悶響,這一腳直接與馬文傑的手掌接觸,而馬文傑的手掌顯然力道不足,被這一腳一踹,頓時扭曲了起來,緊接着,葉晨的這一腳,直接踹在馬文傑的身上。 馬文傑那裏能想到,這一腳竟然如此強悍,直接破了自己的手掌,直擊胸部,表情瞬間的展露出那驚愕之色,緊接着,馬文傑直接倒飛出去,重重的落地,掀起淡淡的塵風。

就在葉晨這一腳踢在馬文傑的身上的時候,李東徹底傻眼了,瞪圓了雙眸,久久不能回神,這電影中才有的一幕,竟然活生生的在自己的眼前上映。這簡直就是一種振奮人心的一幕。

震驚的不止李東,還有王坤,這一刻,他深知,葉晨的強大很恐怖,戰勝自己甚至是馬文傑都只是一招之間。其他的所有人,更是震撼,馬文傑有多厲害,他們比誰都清楚,曾經,他們十個人一起聯合攻擊馬文傑,結果這十人被打得狼狽不堪,滿地找牙。而此刻,馬文傑被一個看似弱不禁風的少年,僅僅只是一腳,直接擊飛。

可想而知,這個少年的實力已經可謂登峯造極,這只是對於他們來說,原來都認定馬文傑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解決葉晨,誰知道,結果並不是如此,而是令人震撼。

許多人,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眸,在仔細的看了看,確定馬文傑被擊飛在地上後,他們才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馬文傑這時,漆黑的雙眸充滿了震撼和激動。之所以震撼,是因爲葉晨竟然一腳就踢飛自己。至於激動,這就是他崇拜強者的心態。

葉晨收起那帥氣的一腳,然後臉頰沒有絲毫的表情,淡然的看着這裏的一切,看着馬文傑,冷冷的說:“服不服?不服再來。”

馬文傑那裏還敢來,上去純屬找死,他也感受到了,葉晨並沒有用盡全力。而只是隨意的一腳,急忙的說:“葉晨,不來了,我服了,沒有想到,你竟然如此厲害,一腳就解決了我,你說的沒有錯,你一出手就沒有我什麼事兒了,不管是你先出手還是我,結果都是你一出手,就沒有對方的事兒了。”馬文傑在怎麼傻,也不會和如此強大的人硬拼,忍着疼痛的站了起來,繼續說:“我徹底服了,心甘情願的做你的小弟,以後你就是我的老大,只要你有什麼吩咐,我絕不會推辭。”

“話到這份上了,我也就不多說什麼了,你們繼續吧,沒有事兒,我就先回去了。”葉晨也不想對馬文傑多熱情,跨步之餘小聲的說:“以後好好的鍛鍊,時機成熟,讓你們進行專業的集體訓練。”

一陣頓然,這話,深有含義,馬文傑點點頭,在心中也堅信了跟着葉晨的決心,這一個深藏不露的強者,很難想象他背後是否有更大的勢力。說完,葉晨也沒有管王坤,至於這傢伙,葉晨也沒有必要追究,剛剛看到自己的這一慕,想必已經嚇傻了。

果不其然,王坤此時還一愣一愣的看着葉晨,全身似乎僵硬了一般,動也不動。馬文傑這時發現,自己的額頭,不知什麼時候,冒出了一絲絲的冷汗。微微擡起頭,還心有餘悸的看着離去的葉晨。乖乖,這老大太牛逼了。

“社長,你沒有事吧,剛剛那傢伙好厲害啊。”一個看起來比較厚實的男生,跑到馬文傑的旁邊,攙扶着馬文傑,他也看到了葉晨的強大。這簡直敢也不敢想。

“沒有事兒,這就是咱們以後的老大,以後我們都是他的小弟,你也看到了,老大是不是很牛逼。”馬文傑雖然胸部和手腕有傷,但是臉上卻帶着笑容。能有這樣的老大,確實能讓人興奮。

“確實,社長,我剛剛還以爲我在看電影呢,這特麼的比電影還好看。”男生看着一臉笑容的馬文傑也是興奮了起了,確實,有這麼牛逼的老大,說不定今後就像小說中的一樣,牛逼轟轟的。

“我擦,好看是不?”馬文傑頓時臉上一跨,老子都快要被打散架了,你還說好看。

“沒,沒有呀,社長,只是,老大太厲害了。”男生也看着馬文傑那陰沉的臉色,也是尷尬的低下頭。不過,馬文傑也沒有責怪他的意思。

王坤,一愣一愣的走到馬文傑的身前,說:“大哥,你看,我能加入武術社不?”之前看到葉晨的厲害,王坤也知道,自己在傻乎乎的和葉晨去鬥,那就是不把生命當回事。尤其做敵人,不如做葉晨的小弟。只要自己加入武術社,你們也算是葉晨的小弟了。


“既然你想的話,就加吧,不過,你以後注意點,不要再去找老大的麻煩了。”馬文傑對王坤加入武術社也沒有異議。

“放心吧,我除非是不想要命了,我加入武術社,也就是想做老大的小弟。”王坤看着漸行漸遠的身影,也堅定了自己的信念。

葉晨的這一腳,確實有了很大的作用,威懾力很強。

回去的路上,李東還一愣一愣的,隨後,鼓起一絲勇氣,說:“葉哥,我以後能不能跟着你,做你的小弟?”

葉晨停住了腳步,注視着李東,淡淡的笑了笑,說:“做什麼小弟啊,咱倆做兄弟不是很好啊。走吧,回教室。”

聞言,李東心中一暖,沒有想到,葉晨竟然和自己做兄弟,想起以前那牛逼轟轟的馬文傑,也只是葉晨的小弟,而自己卻是他的兄弟。李東也不想在等待那道人說的什麼人了,他決定從今以後,跟着葉晨,說:“葉哥,我可以做的的兄弟?”

“當然可以,咱倆就是兄弟了,走吧。”葉晨看着這傻乎乎的李東,淡淡的笑了笑,至於他這麼興奮麼?不過想來,和自己是兄弟的人多了,狼族和虎族成員,雖然是自己的人,但都是自己的兄弟。不過,葉晨想起蝴蝶族,就感覺渾身精力充沛,那裏都是火辣辣的美女。當然,也只有葉晨能驅動她們。

美麗的背後,隱藏着極度的危險,那些都是專業的殺手,妖嬈的身姿,風情萬種。魔鬼式的身材,魅力十足。

很快,來到教室,葉晨自然和李東坐在一起,馬俊也回來了,一臉無神的坐在後面,看着葉晨坐在自己的前面,頓時一怔。生怕這傢伙不由分說的揍自己一頓。

“香茹姐,葉晨哥回來咯,看來起沒有啥事,你說得真對。”楚雨馨看着沒有事的葉晨回來。也是鬆了一口氣。林香茹美麗的俏顏,一雙漂亮的秋水眸子,隨意的看了看葉晨。 “他要是有啥事,才奇怪了呢。好了不說了,趕緊看書。”林香茹說完,又開始了看起來書來。


“好的。”

葉晨一副呆呆的模樣,拿着書籍,也不知道看什麼,自己一直都沒有學習的習慣,眼下真的要去學習的話,根本沒有心思。李東拿着一個HTC的手機,不停的玩弄着。

“老大,你看,這美女怎麼樣?”李東這時直接改口叫葉晨老大,這樣他也覺得踏實一點,葉晨也沒有說什麼。李東翻了半天,找出一張很清純的美女相片,看上去就像是P出來的模樣,但是細細看去,好像又是真的,葉晨本來也是一個很色的人,所以看着李東手機裏的這個清純的美少女。饒有興趣的看了一眼,說:“這美女,看起來不錯,要是能見到真人就好了。”

當然,葉晨不認爲這相片中的美女自己能見到,只是想想而已,這樣的美女,也只是看看相片,對於真人的話,一般沒有機會見到。追求的人一定很多。

“嘿嘿,老大,喜歡不?”李東看着葉晨的眼中有些許失望,知道葉晨對這美女有興趣。不由分說的問葉晨是否喜歡。

“喜歡又能如何,別說你認識?”見李東這笑眯眯的眼神,一副厚實的憨笑,看起來給人一種傻兮兮的感覺。葉晨很懷疑這傢伙認識這美女。

“嘿嘿,我和她關係還不錯。”李東其實也非常喜歡這美女,但是自己也感覺到配不上她,也只是把她當成自己的妹妹。

“我靠,不是吧,你還真認識?而且關係不錯?”葉晨沒有想到,李東竟然和這相片上的美女竟然相識,同時重要的一點是,這傢伙和她的關係很好。

“她叫韓韻,和我關係很好,我們從小就在一起長大的。”葉晨把手機拿了過去,看了看,照片上的美女,看起來確實很清純,這是一種天然的美麗。沒有半點的粉飾。

“還不錯,單身麼?”要是李東真的認識韓韻,那自己去追求一下,也沒有什麼不妥,如果能追求到的話,那自然是一件美妙的事,要是不能的話,也不會留下遺憾,畢竟自己曾經追求過。何況自己的任務或許四年就結束了,保護林香茹的同時,也可以追求自己的所愛也不是不可的。

“嘿嘿,當然是單身,許多富二代和***都窮追不捨,但是韓韻對他們一點都不理會,越是這樣,那些傢伙越是覺得這樣的女人才是自己要真正追求的女人。”李東解釋到,想起那些有錢的公子哥,總是炫耀着自己,李東就很氣憤。當然也有少部分的富二代,並不是那種喋喋不休的人,他們也懂得適可而止。

“呵呵,意思她還單身中?怎麼找到她?”葉晨聽了李東的話,對韓韻也有好感,對於那些玩弄感情的公子哥,韓韻也很厭惡,這樣的女子,寧願有一個平淡的生活,也不追求物質的享受。

李東自然不認爲葉晨是那種玩弄感情的人,對葉晨也是十分的信任,之所以把韓韻介紹給葉晨,是想要韓韻過得很好,不至於那麼的幸苦。被那些公子哥纏着確實很苦惱。


“要不,老大,今天中午的時候,我帶你去。”李東說道。

“這不妥吧?就這樣冒然前去。”葉晨道,這樣前去,和那些公子哥有什麼區別?雖然自己不是什麼公子哥,但總免不了被誤會,這樣一來,就不好辦了。自己還沒有談過戀愛呢。雖然和楊雪有了關係,但是也並沒有所謂的愛情,不過,楊雪也是自己的女人,就一定要保護好她。

“沒有事,我經常去她家幫忙的,她們家是開了一個小館子,經常需要人手,我空閒的時候,都會去。”韓韻家在校外租下了一件商鋪,在那裏開了一家飯館,平時生意都很好,吃飯的人,許多都是學生,不過也有那些追求韓韻的公子哥。

所以,也比較繁忙,李東和韓韻關係不錯,兩人打小一起長大,也是經常去飯店幫忙,韓韻也很感激李東,兩人一直猶如親兄妹一般。不過,李東對韓韻也只是那種清純的兄妹關係。

“那行,中午去。”葉晨聽了李東的話,也是笑了笑,這樣一來,自己可以憑藉這個理由去探視一番。

“敢情好啊,老大,我請客,嘿嘿。”李東笑着說道。

葉晨淡淡的點點頭,也沒有在說話。給林香茹發了一條短信後,就趴在桌上了。不一時,葉晨收到了林香茹的短信:你有事兒,就去忙吧,放學我和小馨去菲菲家。

看完短信,葉晨看了一眼林香茹和楚雨馨,然後繼續趴在桌上。

“香茹姐,你和誰發短信呢?”楚雨馨看着林香茹鬼鬼祟祟的拿出手機偷看,猜想香茹姐肯定在偷看什麼。


“呀!你嚇我一跳呢,剛剛葉晨給我發了一條短信,說中午有事不能和我們一起回去,讓德叔來接我們,然後我告訴他,中午我們要去菲菲家。”林香茹被楚雨馨嚇了一跳,然後擡起腦袋,稚嫩的白皙俏臉,一抹淡淡的微笑。

“嘿嘿,香茹姐,你不老實哦,和葉晨哥偷偷發短信。”楚雨馨壞笑的看着林香茹,一副抓姦在牀的模樣,讓得林香茹拿起那憤怒的小拳頭,說:“小馨,你在亂說話,小心我揍你。”

“好波,香茹姐,小馨不說了哦,嘿嘿。”楚雨馨知道林香茹只是嚇唬自己而已,不過林香茹這樣說了,楚雨馨自然也不會說下去。

“香茹姐,你說葉晨哥怎麼樣?”楚雨馨看着葉晨,問着林香茹。被這麼一問,林香茹微微一怔,葉晨總體的來說好算不錯,主要的是葉晨還是一個廚神,做出的菜,讓人忍不住的一掃而淨。同時,還是一個很強勢的保鏢。

“還算不錯,怎麼,小馨,你喜歡葉晨麼?”林香茹看着楚雨馨有點怪怪的,也不知道這妞怎麼了,怎麼感覺對葉晨好像有意思呢。

“香茹姐,我喜歡葉晨哥,你會吃醋麼?”楚雨馨確實有點喜歡葉晨了,但是葉晨畢竟是林香茹的保鏢,如果自己真的和他有什麼關係,那麼林香茹和葉晨之間就會有一定的尷尬。

“不會呀,你不會真的喜歡他了吧?”林香茹好奇的看着楚雨馨。 “是哦,我喜歡葉晨哥呢,喜歡他做的飯,嘿嘿。”楚雨馨傻兮兮的笑了笑,心中也是莫名其妙的,開始關注葉晨,也害怕一些事。

“喜歡的話,就去給他表白哦。”林香茹說道。

“呀,小馨纔不要。”楚雨馨雖然喜歡葉晨,但是真的去表白了,要是葉晨不喜歡自己,那就尷尬了。

林香茹這時,心中也很矛盾,聽了楚雨馨的話,感覺到俏鼻之間有點酸酸的感覺。

很快,到了放學後,林香茹和楚雨馨跟着菲菲一起回去,葉晨則是和李東前去校外,韓韻的家,準備去搓一頓,當然這只是表面說詞,實際去做什麼,兩人都知道。

這裏,是一條很寬的道路,在道路中間,也蓋上了一些小商鋪,人流也很大,畢竟這時是高峯期,下班放學,集中在一起。葉晨和李東穿梭在人羣中。目的就是韓韻家的飯店。

約莫五分鐘,葉晨在李東的帶領下,來到一家叫香雅閣地方,葉晨看着招牌上的字,就微微一笑,一個很優雅的名字,走進飯店,這裏也不是很大,大約可以容納十多席的地方,五十多平方米,這時,還有四五桌還沒有人,葉晨和李東就隨便找了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坐下。

“老大,小韻還沒有回來,我去弄幾道菜,我們慢慢吃,然後等着她回來,應該很快的,她每天都會回來的。”李東說道,然後起身,準備去弄幾道菜,當然,李東在這裏,也學會了一些,也能做出幾道像樣的菜。

“嗯,去吧。”葉晨也不着急,現在到是覺得有些餓了。李東來到廚房,韓韻的母親,陳樺真正忙碌着,手中握着炒菜的器具,廚房內,油煙瀰漫。韓韻的母親看着李東,面帶笑容的說:“小東啊,今天這麼早,想吃點什麼,阿姨給你做,不要客氣。”

“嘿嘿,阿姨,我今天帶來了一個同學在這裏吃飯,就幫不上你什麼忙了,我來親自做幾道菜,陪我的同學一起吃。”李東說話的同時,取下一個小鍋,還有一些佐料。把小鍋架在煤氣爐上,開始調節溫度。

“好的,小東,你很少帶同學來這裏的,既然這樣的話,你就做點拿手的好菜,不要虧待了你的同學,要不要阿姨幫你呢?”陳母笑了笑,李東這小子很少帶朋友同學來這裏,今天帶來的同學,或者二人的關係不錯,剛剛開學,和同學談得來,也是很好的,而且,李東做事也比較有分寸。

“阿姨,不用麻煩你了,店裏還有其他的客人呢,就不用管我了,我可以的,嘿嘿。”李東見陳母如此熱情,李東也是很欣慰。隨即,李東開始炒菜了。經過很長時間的不斷實踐,現在的廚藝也進步不少。

葉晨在外面,也顯得十分的無聊,拿起一隻筷子,開始玩弄起來。也不在意別人的目光。熟練的在手中翻來覆去。一些高難度的動作,不斷的出現,看得一旁的客人,一愣一愣的。


這時,店外,一個很清純的少女,揹着一個小包,看上去十分的可愛,葉晨也注意到了那個少女,和李東手機內的一模一樣,葉晨甚至覺得自己有些看花眼了,人世間竟然有如此清純之女,沒有任何的粉飾,一切很自然。

少女進來後,將書包放在一旁,就跑去了廚房,這時跟進了一個風度翩翩的男子,顯然是跟隨韓韻一起來的,男子找了一個位置,坐在葉晨的鄰桌,目光卻緊盯着廚房,在這個位置,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廚房。

廚房內,韓韻進去後,就開始了忙碌起來,一個超級美女,就這樣在這樣狹窄的空間內,不停的忙碌,纖細稚嫩的玉手,來回和水體各種液體打交道。

“韻兒,今天你小東哥的同學來我們家吃飯,你等下也去和他們一起吃吧,這裏就暫時交給媽媽就可以了。”陳母一邊炒菜,一邊說道。

“那好吧,小東哥,你的朋友和你一個班的麼?”韓韻來到李東的旁邊,接過李東手中的活,李東有點不好意思讓韓韻接過去。

“嗯,是的,我們是同班同學,也是他幫助我解決了欠下的債款。他對我也非常好。”李東說道,然後拿了一個盤子遞給韓韻。

韓韻接過盤子,將炒好的菜倒在盤中,繼續說:“他幫你把債款還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