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在這一刻,她在朋友圈裏發佈的成爲了真實,不是她主動勾引林肖未果,而是林肖想追她,她還沒有答應……

不得不說,在自己騙自己的這一點上,王嵐已經練到了登峯造極,九九歸一。

但與此同時,潤豐地產門口的水窪中。

被淋的渾身溼透,正在等到道路救援的姚平坐在車廂內,順手打開微信刷到了王嵐這條朋友圈,頓時氣的火冒三丈。

老子還在這裏像個傻逼似的等拖車,你他媽在寶馬上和別人調情?

騷貨!

姚平表面上看起來正經,其實內心也是非常好色的,而今晚他之所以答應載王嵐回家,就是聽說王嵐晚上要去酒吧。

他心裏的小算盤同樣啪啪響,他原本的計劃也是和王嵐一起去喝點酒之後,藉着意亂情迷的酒勁兒發生點肉體與靈魂的深入交流。

就像王嵐想要睡林肖的計劃一樣。


但現在全泡湯了!

他拿着手機,雙眼通紅的看着那條說說,嘴角忽然涌出一絲冷笑,兩根手指迅速在下面評論了一條。

“呵呵,這不是我們公司今天剛入職的小保安嗎?嵐嵐,你的品味可越來越差了,另外提醒一下……現在社會上有很多人用租來的豪車騙人,作爲一個前輩,我希望你擦亮眼睛,不要被眼前的假象矇蔽。”

評論成功!

姚平嘴角微微翹起,他幾乎可以想象的到,當自己這條評論被其他人看到之後,王嵐會有什麼反應。

是的,他從一開始就不相信那臺寶馬是林肖的。

如果林肖真的開的起寶馬,他還會來應聘一個保安的職位?

他閒的?

姚平可不認爲世界上有那麼多有怪癖的富豪,放着紙醉金迷的生活不過,會來體驗底層生活。

這臺寶馬要麼就是林肖租的,要麼就是其他人的,他只是碰巧開了一次而已!

姚平信心滿滿,看到自己評論成功之後,手指飛動,又打了一行字。

“而且身爲一個保安,林肖目無領導,他明天能不能繼續在公司待下去都是未知數,明天晨會上,我會重點點評一些部門的員工對待領導的態度問題!”

姚平的這些話很有水平。

他不僅在短短一句內貶低了林肖,還在不經意間點出了自己的“領導”身份。

什麼叫老陰逼啊?


這就是!

點擊發布!

評論失敗!

姚平愣住了,他再次點擊了一下發布評論,結果系統在提示評論失敗的同時,彈出一行小字。

“您不是她(他)的好友,無權進行評論,請先添加她(他)爲好友後再次進行操作!”

麻痹!

王嵐那個小碧池把老子拉進黑名單了!

姚平頓時氣的眼冒金星,一腳踹在方向盤上。

……

林肖的車上,王嵐皺眉看着朋友圈下方一片和諧的評論區裏,姚平那條宛若白雪中的狗屎一樣顯眼噁心的評論,頓時撇了撇嘴嘀咕道:“這個老王八蛋,真煩人。”

車輛停在一棟小區的樓下,王嵐邁步走下車,站在樓道口可憐巴巴的問道:“林肖,你晚上真沒時間啊?”

“不好意思。”林肖淡淡的說道。

“那好吧……”王嵐十分失望的嘆了口氣,然後又嫵媚一笑,不經意間露出白嫩的肩頭,說道:“要不上去坐坐,喝杯熱水?你餓不餓,我下面給你吃啊?”

林肖無奈的抿嘴。

王嵐真不愧是飆車界的老司機,一語雙關玩的的確溜。

而且你讓我上去是吃麪嗎?

我都不好意思點破你!

你那是饞我身子!

“算了吧,我怕我上去之後就下不來了。”林肖一笑。

“膽小鬼……”王嵐風情萬種的白了林肖一眼,然後語氣還是挺失望的擺了擺手說道:“那你回去吧,改天我請你吃飯啊!”

“好。”林肖一笑,也沒有拒絕。

車輛在小區內調頭,急匆匆的離去。

當晚,林肖回到出租房自己弄了點東西墊補了一下肚子,然後做了一組搏擊訓練。

大汗淋漓之後,他躺在牀上開始回想今天發生的事情。

他沒有想象到自己居然也有揮金如土的一天,也沒想過會有那麼多的女人主動送上門。


他回想自己的人生。

前二十年顛沛流離,無比清苦。

在部隊時雖然不愁衣食,但訓練、執行任務則更加刻苦,包括退伍之後的日子,他的人生就像一根緊繃的弦,一直處於高度緊張的狀態。

在今天之前,他一直認爲一夜暴富是一種很土的追求。

在部隊他也養成了想要什麼,就要靠自己去追求的習慣。

但今天,他體會到了和以往完全不同的人生。

花錢如水流,不必刻意的拘束自己!

這種感覺,真的是太爽了!

恐怕現在就是部隊再讓他回去當神劍……咳咳,那個營的營長,他都不會回去了。

他從抽屜裏翻出一個金燦燦印着紅星的神劍肩章,目光中露出懷念的神色,他輕輕的撫摩了一下,然後用鐵盒將它扣住鎖緊了鐵皮櫃的最下方,目光無比堅定。

從此之後,再也沒有神劍營兵王林肖,取而代之的,是即將成爲鎮南集團董事長的林首富! 次日清晨,當林肖再次邁步走入潤豐公司的大廳之後,就感覺周圍的人看自己的目光怪怪的。

剛走進值班室,外號叫“二胖”的保安走了過來,滿臉愁容,欲言又止。

“有什麼事,說!”林肖一眼就看出對方心裏有話,卻又不敢說。

二胖猶豫了片刻說道:“隊長,姚經理今天一來公司就怒氣衝衝的去總經理辦公室,說要開除你。”

林肖愣了一下,然後問道:“那總經理是怎麼說的?”


“大哥,我哪敢靠近聽啊?”二胖無奈的說道,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小保安,根本不敢偷聽一個經理和總經理之間的對話:“不過咱們蘇紅葉老大剛纔也過去了,現在不知道情況怎麼樣……”

林肖想了想,自己昨天揍了王彪之後,他當即就上去找姚平告狀了,可下班的時候姚平卻並沒有找自己麻煩。

而之後就因爲自己沒有幫姚平修車,今天一早姚平就去找總經理揚言開除自己……

由此看來,這樣姚平應該是那種非常自私的性格。

在自己表外甥身上發生的事,他可以選擇拖延……或者無視。

但一旦自己的尊嚴受到挑釁,他就一刻也忍不了了!

思索了片刻,林肖還是決定上去看看。

“二胖,一會兒幫我籤個到,我過去聽聽。”林肖衝着二胖勾了勾手指頭,壓低聲音道:“千萬別告訴別人哈!”

“隊長,你不怕被人抓住啊?”二胖很吃驚。

“放心,我以前是特種部隊的,我要是搞竊聽,就姚平那種貨也配發現?”林肖一笑,邁步從旁邊的樓道徑直向三樓的總經理辦公室走去。

而二胖看着林肖的背影消失在樓梯拐角,暗暗嘆了口氣。

“這個新隊長人挺不錯的,就是有點喜歡吹牛逼……”

其實打心眼裏,二胖還是不希望林肖被開除的。

原因很簡單,林肖昨天承諾在他當隊長期間給保安隊的兄弟們加薪啊!

……

林肖悄悄來到三樓,剛走到樓道口,就聽到總經理辦公室傳來激烈的爭吵聲。

“不行,像林肖這種目無領導、不服從調任的員工,我堅決不能允許他繼續留在公司!這是對公司文化的一種侮辱!”姚平憤怒的聲音傳出來,在空曠的三樓蕩起一陣陣的迴音。

林肖踮起腳尖,身體在瞬間繃緊,腳步輕的宛若小貓踩在毛毯上,沒有一絲一毫的聲音。

他輕輕靠在總經理辦公室的門外,聽着裏面的動靜。

“哦?不幫你修車就是目無領導了?這在他的工作範圍之內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林肖的崗位是保安,而不是修理工!”正在此時,一個成熟且韻味十足的聲音卻冷漠響起,林肖立刻聽出這個昨天那個美熟女經理陸紅葉的嗓音:“如果我讓行政部的人去通廁所,你們也會去做嗎?!”

林肖意外的挑了挑眉毛。

他料想到蘇紅葉會維護他,但沒想到她的態度如此強硬。

“你這是偷換概念!”姚平憤怒叫道。

“我這是講明事實。”蘇紅葉漠然說道:“隔行如隔山。”

“我說的……我說的不是他會不會修車的問題,我說的是他對待領導的態度問題!”姚平被蘇紅葉懟的有些說不出話來,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領導有困難就算他幫不上忙,也要表達一下自己的態度,可他連車都沒下,就看着我自己在那裏淋雨!”

“嗤……”

緊接着便是一陣極度嘲諷的笑聲,蘇紅葉足足笑了七八秒之後才說道:“車子壞了你不會自己叫道路救援嗎?你自己非要犯傻在那裏淋雨我有什麼辦法?而且既然林肖幫不上忙他爲什麼要下車?就是爲了滿足一下你那可笑的自尊心,讓他陪你下來一起淋雨?”

一個靈魂四連問,將姚平懟的啞口無言。


林肖站在門外,雙眼發亮。

這個蘇紅葉的嘴實在是太厲害了!

老毒舌啊!

過了良久,姚平才憋了一句話來:“反正……我認爲這個人素質低下,簡直就是個垃圾!絕對不能繼續待在公司!”

林肖在門外聽着,臉色漸漸陰沉了下去。

他可以接受別人的針對,但絕不接受這種涉及到人格層面的侮辱!

他正準備推門,忽然聽到蘇紅葉乾脆利落的罵聲:“放屁!我覺得林肖比你那個只會偷懶耍滑的外甥強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