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這還只是一個開始。

半空中的火焰和冰霜之矛並沒有對峙多久,一道細小的火炎分支便從夏凱的雙拳處延伸了出去,它順着冰霜之矛的身體快速繞行,如同具有生命的一條火蛇一般,從尖刺到矛身均勻的纏繞了一圈。


“破!”一個充滿力量的喝聲從半空中傳來,瞬間就讓五人組的身體劇烈一顫,因爲他們發現在這個聲音落下的時候,合五人之力實力達到三階法術的冰霜之矛居然發出了清脆的破裂之聲,接着,大塊的冰凌應聲落下,在清冷的月光照耀中,放射出美麗的光華。

“不!怎麼可能…?”刀疤男失神的跪在了地上,看着前方草地仍然晶瑩的冰凌,他像是瘋了一樣大喊大叫起來。

夏凱一個起落便出現在了五人組的身前,帶着仍舊熾熱的高溫淡淡的說了一句話,“把卷軸交出來!”

刀疤男擡頭看着眼前的夏凱,佈滿全身的火焰讓他有種錯覺,眼前的對手不是一名普通的新生,而是一位火焰之神,在神靈面前還有抗拒的權利嗎?

五人臉上再也沒有了之前的不可一世,他們現在才明白,自己引以爲傲的殺手鐗冰霜之矛並不是萬能的,僅僅在這一百名新生中就遇上了不可戰勝的對手。


五道灰色光芒一閃,夏凱將五捆卷軸都收入了自己的空間戒指,雖然他只需要一捆,但對於這恃強凌弱的五個人,失去雲靈學院的入學資格將是對他們最好的教訓。

“好!”靈獸塔之外,葛老興奮的大喊一聲,夏凱出其不意的爆發雖然讓他頗爲意外,但總算這三名天才學員都保住了,葛老甚至能夠預見因爲他們三人的加入,雲靈學院將會發生多麼巨大的變化。

“你們還好嗎?”將刀疤男五人打發後,夏凱有些擔心的問起了銀月和禹青,剛纔的那一擊看似輕鬆,但夏凱心裏卻很清楚冰霜之矛的巨大威力,要不是自己憑着晉級帶來的火靈根爆發,以及傷口處提供的未知力量,自己是不可能把冰霜之矛破解的。可以想象同樣是靈士等級的銀月和禹青爲了幫自己爭取時間,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只是靈氣有些消耗過度,沒什麼大礙。”禹青蒼白的臉勉強笑了笑。

“你呢?銀月姑娘。”

被夏凱叫道自己的名字,銀月顯然有些意外,但還是搖了搖頭,示意自己沒事。

“剛纔多虧了你們,這是兩瓶益氣散,可以幫你們更快的恢復靈氣。”夏凱手中出現了兩個瓷瓶,分別遞到了銀月和禹青手中。

“我需要將一捆卷軸交到一個朋友的手裏,大恩不言謝,以後我們還有很多見面的機會,時間所剩不多,我要先走一步了。”夏凱向兩位拱手道。

禹青和銀月服下益氣散同時點了點頭,便進入了修煉的狀態,夏凱摸了摸食指上的空間戒指,身形一閃,便朝着繆瑤的方向飛奔而去。

位面內不時傳來法術的碰撞之聲,想必是沒有獲得卷軸的新生正在爭取最後的時間,但夏凱對這些戰鬥全然視若無睹,此時他心裏關心的只有一件事情,繆瑤是不是安然的待在原地,希望自己手中的卷軸能夠及時交給她纔好…

新一天的朝陽已經緩緩升起,靈獸塔一層位面的中部位置,有一名妙齡女子透過草叢的縫隙朝遠處看去,臉上時而激動時而憂慮,微蹙的眉頭顯示着女子心中的不安情緒。

“不知道,凱哥哥怎麼樣了…”女子自顧喃喃道,這名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的少女不是別人,正是被夏凱視爲妹妹的繆瑤。

冒牌高人 ,在這一天當中,繆瑤的心緒先是欣喜,後是不安,再到現在的擔心和焦慮,短短一天的時間卻彷彿比一年還長。

突然,前方有一陣悉數的聲音傳來,繆瑤憂愁的表情瞬間就被點亮了似的,一顆心也隨之劇烈的跳動起來,她探頭往前方看去,並不敢弄出太大的響動,畢竟只要在這片位面之中,就意味着任何時候都充滿了風險。

儘管如此,繆瑤還是寧願相信那個聲音是凱哥哥回來了,此時距離48小時的時限還差了一段時間,如果那個人真的是夏凱的話,那就意味着他不僅拿到了代表入學資格的卷軸,還實現了對自己的承諾,幫自己也爭取到了另外一份。

但前方的草叢搖擺幾下後,就恢復了平靜,卻沒有任何身影出現在繆瑤的面前,繆瑤滿是期待的神情漸漸變得沉凝,她低頭看看了自己的腳踝,經過一天的恢復,傷口早已癒合,夏凱給的血晶丸藥效出奇的好,比自己家裏最好的療傷藥還要優勝的多,莫非他的背後也有一個非常強大的勢力?

繆瑤突然猛地搖了搖頭,她覺得這樣胡亂猜測別人的家世是非常不禮貌的行爲,特別是對方還是待她如此好的凱哥哥。 第一醫院離開後,蕭凡就打車先回了陸家。

趙鈺琪知道蕭凡家裏出事,也沒有繼續挽留蕭凡吃飯,而是撥打了一個電話。

剛到門口,就遭受丈母孃沈秋燕的一串連珠炮:“你個廢物知道回來了?”

“整天遊手好閒,現在嫣然都被你連累出事了!”

“嫣然真是苦命啊,但凡你有一點用,也不會有現在的局面,你爸呢?怎麼沒跟你在一起?”沈秋燕說着說着眼淚就掉了下來。

蕭凡微微皺眉道:“媽,我來是告訴你嫣然公司的產品出了問題。不過我已經找人幫忙澄清了,嫣然應該很快就出來了。”

他幫了趙鈺琪很大的人情,所以自然也相信趙鈺琪這金陵女強人不會食言。

“你一個廢物東西,能有什麼本事,這事你不用操心了,宏超已經來找過我了,他會出面擺平的。”

說到這裏她不免鄙夷的看向蕭凡,在她心裏,最佳女婿就是張宏超。

“你還是趕緊出去把你爸找回來,這老頭子電話打了也不接,這都一天了。”

“爸還沒回來嗎?他之前沒有跟我在一起。”蕭凡也有些疑惑,本以爲老丈人陸正國只是一時之氣,但這都一天了,還沒有回家。


“好好的一個陸家,被你攪和成這樣,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啊!”

蕭凡知道丈母孃沈秋燕油鹽不進,也沒有必要解釋,只好閉嘴不再說話。

回陸家就是想通知一下他們,順便安撫沈秋燕。

另外最重要的一件事,蕭凡一直沒有忘記!

陸嫣然的照片!

想到之前的一幕,蕭凡依舊頭皮發麻!

怨靈的存在本就是家庭的不幸,最近發生的事情都讓蕭凡想到了那張照片,可能黴運連連就是邪氣作祟!

上樓後,蕭凡推門而入,徑直走進了陸嫣然的房間。

屋裏黑沉沉的,散發着隱隱的寒氣。

一陣香氣撲鼻,蕭凡眉頭緊鎖,趕忙打開了燈,可下一幕還是讓他頭皮發麻!


燈光搖曳之中,一張濃妝豔抹的面孔沒有一絲血氣。

她一臉煞白,嘴脣卻紅的突兀,眉眼也黑的深邃!

蕭凡待在原地目光如炬,他發現怨靈好似長大了,看來這怨靈會吸收人的生氣成長!

怨靈見蕭凡望着她,咯咯的笑着,笑聲陰冷淒涼,深入骨髓!

眼看怨靈接下來甩出一頭濃密青絲,蕭凡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看來只能迅速消滅了,蕭凡體內金光迅速運轉,循環不息!

天地玄宗,萬氣本根!

鬼妖喪膽,精怪亡形!

“滅!”

一道純粹的金光直擊怨靈面門!

就在金光擊在怨靈臉部的時候,接下來的一幕讓蕭凡頭頂一炸!

只見怨靈臉上肌肉猙獰,滿臉怨恨與不甘,雙眼也變成了深邃的血洞,一張黑洞洞的大嘴張到了極致,竟一口把金光吞入口中!

蕭凡閉上眼睛,他覺察出怨靈身上還附有一魂兩魄!魂魄凶氣極重,正是慘死之人應有的現象,難怪會成長如此之快!

體有金光,覆映吾身!

視之不見,聽之不聞!

只見蕭凡的身體周圍滲出一絲金光,金光循環不息,不到片刻,金光變成了一條如大腿般粗的金龍附在身體周圍。

“嗡!”

一聲龍吟聲震人心魄!

怨靈痛苦淒厲的尖叫着,眼中一抹怨毒之色!

蕭凡雙手合十,只見金光在蕭凡手中形成一道符咒!

蕭凡猛然掙開雙眼,目光如炬!

今天就讓我來超度你吧!

總裁嬌妻養成記 ,萬氣本根!

包羅天地,養育衆生!

頌持萬遍,身有光明!

“去!”

“咻!”

金光符咒飛快的貼在怨靈額頭上,緊接着,一道正道的光悄然進入怨靈身體。

怨靈發出一聲慘叫後。

接下來就看見怨靈原本騰空的腳竟然落了地,怨毒狠厲的神色竟也慢慢變得迷茫!

“去吧!”

蕭凡擡手一揮,怨靈便隨着金光符咒一起消散於天地間了。

做完這些蕭凡凝神靜氣,竟發現右手手腕上的金光印記變得更加深刻,而且還多了一道略微暗淡的金光印記!

梟寵七月:傲妻不負責 ,蕭凡鬆了口氣。

就在這時,房間被突然打開,陸嫣然推門而入,一臉疲憊的坐在了沙發上,這纔看見蕭凡。

立馬變得氣勢洶洶:“蕭凡,你怎麼在這裏?你給我滾出去,我說過多少次了不準進我房間!”

說到這裏,她想起了什麼,忙去櫃子裏找照片。

可是原本藏照片的地方,並沒有看見照片。

“蕭凡,好啊你!把我照片拿出來!還給我!”


蕭凡淡淡的說道:“那照片有邪氣,被我銷燬了。”

“呵呵,你就沒發現最近爲什麼那麼倒黴嗎?”

蕭凡也是一愣,可能怨靈消失的時候,它的寄宿體也跟着一起消失了吧。

不過他並不覺得欠陸嫣然什麼。

“你當我三歲小孩嗎?拿這種東西唬我?”陸嫣然越來越氣,拿起枕頭就丟向蕭凡。

“你給我滾出去,我不想看見你。我要跟你離婚!”

她不明白,爲什麼蕭凡不好好找個工作上班。

她恨自己爲什麼當初瞎了眼會選擇他,更恨蕭凡的懦弱無能!

現在公司面臨倒閉破產,給她帶來了深深的無力感。

就在這時,樓下傳來沈秋燕的破口大罵聲:“蕭凡,還不給我滾下來,家裏來客人了也不知道出來。”

蕭凡無奈的嘆了口氣,只好下樓。

“伯母,嫣然既然已經回來了,怎麼不下來。”張弘超殷勤的看着沈秋燕說道。

張夢月也誇大其詞的說道:“是啊,伯母,我哥這次可是花了很大的代價才把嫣然弄出來,不然嫣然可能要在裏面呆好幾年呢。”

沈秋燕一聽有些震驚,看來事情不小,好在張弘超都幫忙解決了。

震驚的同時,更堅定了她對蕭凡的厭惡嫌棄,但凡蕭凡有用,嫣然也不用受那麼多苦。

她暗自決定,等陸嫣然下來,就讓陸嫣然和蕭凡離婚。在她眼裏,張弘超張少,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對她又好,時不時還送禮物,關鍵是一直喜歡着陸嫣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