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雨靜靜的聽着。

“然而想要到達武宗的境界,可就不是那麼簡單了,除了天資,資源與奇遇同樣重要。”

“我便還拿你林家的人舉例吧,就如你的一羣叔叔們,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基本與武宗的境界無緣了。嗯。。。你那個消失的三叔如若真能有什麼奇遇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畢竟他也算是稀有的體質吧,算是有點天資。而你的父親在外闖蕩,奇遇肯定是不會少的,能夠拿到水火之靈,嘖嘖,就算是到了武宗境界,他也能算是其中的佼佼者吧。”

“那二師傅,我呢。。。”

“你?”風致停頓了一下,隨後哈哈大笑,“你碰到我,就是最了不得的奇遇,哈哈哈。。。”

林清雨:“。。。”

風致停止了笑聲,繼續說着,“所以,碰到武宗,萬萬不可輕敵,能到達這個境界的人,一般都有自己的底牌。”

“嗯,我知道了。”

“嗯,早些休息吧,化靈挺耗精神的。”

林清雨的房間內,燈火熄滅。

第二日,林清雨起了一個大早,成功得到昊雷錘,恐怕一連幾天他都要處於興奮之中。

蕭家兄妹起的也不晚。

“林兄弟,昨晚可是化靈成功了?”庭院內,蕭莫向林清雨打招呼,昨晚林清雨屋內的異象他自然那看到了。

“嗯,”林清雨點點頭,“感覺不錯。”

“呵呵,僅僅從化靈圖的複雜程度上看,這昊雷錘絕不亞於我蕭家的蕭王戟。”蕭莫呵呵笑着,突然身上的氣勢爆發出來。林清雨心中一凜。

蕭莫手中五色光滑閃爍,一道光芒漸漸拉長,最終光芒散去,一杆九尺大戟持在手上。

戟身通體烏黑,手臂粗細,一條龍形紋雕盤旋其上,黑光流轉,戟刃寒光烈烈,殺氣騰騰,好一柄化靈神戟!

蕭莫將長戟根部觸在地上,“林兄弟,要不要試一試你的昊雷錘。”

林清雨眼中光芒大放,“小弟正有此意。”

正待要召喚出昊雷錘,大門突然打開了。

“終於見識到傳說中的蕭王戟,果然名不虛傳啊。”門外,一位銀甲男子昂首闊步,大步邁進,他的身後一隊身穿鐵甲的軍隊跟了進來,隊伍前更有一位灰衣的老者,隱隱散發的氣息連林清雨都感覺震顫,顯然是武尊境界,還是在武尊境界修爲高深之人。

看着這道銀甲身影,林清雨臉色一沉。

“董霆。。。”


此刻,林清雨臉上並沒有帶着人皮面具,真實俊美的面貌一覽無遺。

“二師傅,你怎麼,不示警啊。”林清雨面色鎮定,心中卻是埋怨起了風致。

“嗯?哦,我剛睡醒。。。”風致的聲音帶着幾分懶散。

林清雨:“。。。”

“靈魂也需要睡覺麼。。。”林清雨心中哀嘆。 直到此時,那兩名法士的車內,才發出了一聲低微的驚咦聲來!

自車內探身而出,二人冷冷地看了年辰數眼,那法士巔峯修爲之人,更是將目力運足,狠狠地看了年辰幾眼!


法士此舉,年辰不爲所動,場中身影一閃,年辰已經取下了脫木勒的長弓箭壺,再一個漂移,從黑漠身旁閃過,那張檀木硬弓也到了年辰手裏。

此時,高空中的黑翎雕妖獸羣,已然發動了再一次的凌空下擊!

年辰將兩隻長弓合攏一處,從箭壺內取下長箭,搭在兩弓的弦上,向後一拉,兩張弓同時如滿月般張了開來,嗖的一聲,長箭向空疾射而去!

年辰絲毫不停,轉眼間完成了相同動作!嗖嗖嗖,一隻只利箭如連珠般向着高空的黑翎雕羣射去!

以年辰如今的神目之功,那羣低階妖獸,自是如掌上觀紋一般歷歷在目,甚至妖獸下一刻的飛行軌跡,還有眼中無盡的驚駭神情,都清晰地浮現在年辰的眼中!

正欲下撲的雕羣,在一陣箭雨中,大半黑翎雕瞬間被箭矢穿透,凌空向下急速掉落!

其餘的黑翎雕妖獸,一見人類中有此神通之士存在,紛紛一振雙翼,向遠處逃去!任憑那二級首領如何長鳴呼叫,也絲毫沒有迴轉之意!

年辰將長弓收起,一轉眼間,迎上了那修爲教高草原法士冷冷的目光!

只見法士向遠處潰逃的妖獸看了一眼,一柄黑氣纏繞的小劍自其手中飛起,咻的一聲,將高空處的二級妖獸黑翎雕斬爲兩截,隨即一個急速轉向,向着遠處的雕羣追去!

在一陣嘶鳴聲中,所有潰逃的妖獸紛紛掉落塵埃,無一漏網!那隻黑色小劍隨即疾射而回,被收入了法士體內。

再次看了年辰幾眼,兩名法士轉身,向着自己的馬車走去。

兩位留步!

黑漠忽然從一旁急速走了上來,口中冷冷地發出了留步的話語!

轉過身,那名練氣頂峯的法士眼中凌厲的目光一閃,直直地向黑漠射來,臉上的神情極爲猙獰!

怎麼,閣下找本師有話要說嗎?

不去看另外四名部落首領制止的眼神,黑漠再度跨前一步:

兩位上師舉手投足間,就將所有的妖獸擊殺殆盡,卻爲何遲遲不肯動手,而非要等我族人死於非命,而且我等已合力擊退妖獸時再來干預!是何道理?

臉上神色一變,那名法士身上瞬間透出一陣無形的壓力,讓所有的草原人衆忽感渾身壓力大增,不堪負荷!


這區區威壓,自然是不入年辰法眼,自己所遇到的神識威壓,比這法士所發出的,何止要強大千百倍!

就是自己隨意發出的靈識壓力,也比這名法士要強大許多!

眼看自己的威壓產生了預想的效果,那法士隨即冷聲喝道“

怎麼,你是在教訓本師嗎?

嘴裏說着,那針對黑漠的威壓瞬間加大一倍,忽然一涌,向着黑漠高大的身軀直壓過去!

一陣難以抵禦的壓力,忽然而至!黑漠知道這是法士在給自己一個下馬威,以報復自己對二人的不敬!

渾身骨骼咔咔作響,黑漠依然硬挺着,不讓自己的身形往下墜倒,只頃刻間,臉上的汗珠便如斷線珍珠般,滾滾直下!

倉的一下,脫木勒原本歸鞘的彎刀再度拔出!直指對面的兩名法士:我們五個部落,是花重金僱你二人來護行,不是叫你等來此作威作福的!

聒噪!那名修爲低下的法士,忽然將儲物袋一拍,一道黑光向脫木勒直射過去!

變起倉促,脫木勒眼看無法閃避!

一旁的年辰,臉上苦笑之色浮現,隨即身形一晃,眨眼來到脫木勒身前,那道黑光叮的一下擊在年辰腰上,隨即一彈而回,被一臉驚愕的法士收進了儲物袋內!

煉體士!

練氣頂峯的法士嘴裏低聲說着,看了年辰一眼:

閣下既是練體士,卻爲何爲了區區幾名螻蟻和我等做對?難道你真的以爲本師就對區區一名練體士無能爲力嗎?

年辰心中的殺意,在這名法士的話語間,忽然涌起!想了一下,便又強行壓制住自己的想法,如今,能順利地找到“地靈芝”纔是當務之急!於是拍了脫木勒的肩膀幾下,年辰自顧向自己的坐騎走去!

修爲低下的法士,眼見年辰如此無禮,不禁勃然大怒,手往儲物袋內一拍,卻被另一名法士制止,二人低語了幾句,那名法士隨即點了點頭,安靜下來!

我等受僱於你們,只是答應在生死關頭施以援手。不是任何小事都要出面料理,這一點必須記住,如果再有不敬,那麼其後果、不是你們這些凡人能夠承擔得起!

隨即二人自顧進了車內。

另外四名首領害怕黑漠再生事端,走到其身前,正欲開口,黑漠卻突兀地像是恢復了常態一般,對幾人笑了一下,拉起脫木勒,隨即走到自己的位置處。

風波過後,再度啓程上路。

而衆人不知道的是,就在大隊人馬急速遠去時,一張詭異的血紅小幡,忽然飄在峽谷低空處,將所有的魂魄盡數吸進幡內,才飄飄悠悠地向着兩名法士的馬車追去。

經過這一陣風波後,原本融洽歡騰的氣氛,難免陷入沉悶之中!

年辰卻是正好懶得開口說話,一路上,他白天趕路,夜晚就進入混沌空間內修煉!現在的年辰,對於實力的渴望,達到了最高點!

修煉法力!

淬鍊肉身!

還有無時無刻的道心體悟!

這一日,走在前方的一干人衆忽然驚喜地叫了起來!

前方,是一片一望無垠,色彩斑斕的溼地!無數的大小水窪,毫無規律地散落在無盡的草地上,在碧綠水窪方圓數丈的周圍,草色顯得蒼翠欲滴,而再遠處,所有的草色已經稍顯乾枯,泛起了一陣金黃之色!

藍天,碧水,翠綠,枯草地,把這一片千里闊野裝扮得絢麗多姿!

一條寬闊的大道,彎彎扭扭地在溼地中盤繞,伸向無盡的遠方!這是唯一能通車馬穿越溼地的路徑。

年辰極目遙望,在無垠的溼地盡頭,一座高大的雪山,如插天的屏障!而在雪山下無數高地起伏的山脈上,積雪星星點點,只在峯頂處露出一絲妖嬈,其餘卻是蒼翠的密林!與那巨大的雪山交相輝映,好一處景緻!

穿過了這片溼地,就是衆人的目的地——託日烏雪山。 楊恆知道對方這麼做就是想逼他出城,然後派人來殺他,他不可能這麼容易就中計。

他沒有再理會宣帥齊,直接對尹靈兒幾人說道:「我們走!」

他在這裡人生地不熟,只跟巨金商會熟一點,打算去巨金商會在護神城的分會暫時住幾天應付一下。

宣帥齊看到楊恆等人要走,趕緊喊道:「等等!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和我上護神城的生死台較量一場,我就不再包這些客棧了,那你們也就不用露宿街頭了!」

上了生死台就必有一方要死,楊恆知道宣帥齊想方設法就是為了要殺他,不過他也不在意,直接回道:「我可以答應你,不過要等到這次煉丹大賽結束。」

「好!我就先讓你多活幾天!」宣帥齊說完之後就走進了雅風客棧。

「大哥哥,這個人好討厭哦,你到時候一定要把他給打的滿地找牙!哼!」小九嘟著嘴巴說道。

「你打算參加煉丹大賽?你是煉丹師?」左悠揚有些疑惑的問道。

楊恆淡淡笑道:「等你到時候就知道了。」

這裡幾個人只有尹靈兒看過他煉丹,其他人都不知道他會煉丹的事,他也懶得說什麼,等到煉丹大賽開始之後這些人自然會知道。

「卻,搞得神神秘秘的,好像別人很想知道一樣。」左悠揚不屑的說道,然後接著問道:「你剛剛怎麼不上生死台直接殺了他?」

楊恆搖了搖頭,沒好氣的道:「你以為是殺豬啊,說殺就殺。」然後轉身走進了雅風客棧。

客棧的掌柜得到了宣帥齊的示意,讓楊恆等人住了進去。

十天的時間一晃而過,其他七個人知道楊恆要在這天參加煉丹大賽,都跟著楊恆來到了護神城裡最大的一個廣場上。

在廣場上搭建了一個數里寬廣的高台,高台上又有無數個類似於灶台的小檯子。

此時高台旁邊已經被人圍得水泄不通,而且離比賽開始還有點時間,楊恆等人就站在擂台旁邊開始等著。

「你們看,煉丹堂的堂主和大長老還有城主出來了。」突然有人指著廣場的看台上喊道。

楊恆抬頭看去,只見七個老者和一個中年男子走上了看台。

其中一個老者朝著廣場上壓手示意之後,喧鬧的廣場立即安靜下來。

這位老者朗聲說道:「我是煉丹堂亞元大陸分堂的堂主霍利寂,非常感謝大家來參加這次為亞元尊者開門收徒助威的煉丹大賽。我和我們煉丹堂的其他六位長老還有安城主擔任這次大賽的評委。」

「這次大賽總共分為三輪,決出最後前三名。這三人可以隨便拜我們七位長老中的一位為師,獲得第一名的,還可以額外擁有一個拜入亞元尊者門下的名額。但是你們比賽中煉製出來的丹藥都要無償提供給亞元尊者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