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這樣狂暴的力量,還在不斷地增加,繼續下去,整個銳水怒海就會發生爆炸,因爲怒海之中擁有大量的氣泡,這些氣泡遇熱膨脹,衝出水面之後,就會一聲聲的暴漲開來,水少的情況下就是燒開水的樣子,水量巨大的時候,就是人間地獄的爆炸慘景。

虎鯨族長可是提醒過李逸,這珍珠母王的那顆珍珠威力無窮,如果任由事情發展下去,用不了多久,這若水怒海就被蒸發一空,到那個時候,李逸才真是形神俱滅。

“必須阻止她!”李逸迅速做出了決策。

一隻無形的大手悄然而至,那是一隻太極無影手,速度到了極致,無影無形,悄無聲息。

“啊!魂丹!你竟然摘了老孃的珍珠,老孃和你拼了!”珍珠母王吼道。

可是,她的珍珠一閃,便消失了,只剩下冒着熱氣的若水怒海,冰山開始消融!

虛空之中,一個巨大的蚌殼出現,就像一張巨嘴一般,擁有吞天吐地的氣勢!

只見一隻飛劍衝去,緊接着緊接着就是八十一條信仰鎖鏈。

那飛劍就是地煞重劍和地煞祭臺的結合體,目的就是毀壞蚌殼之內的一切肉體,而那信仰鎖鏈就是牢牢的封住那張張開的巨嘴,以防不測!

“可惡!老孃化爲厲鬼也不會放過你!”珍珠母王咆哮道。

“你沒有機會化爲厲鬼!” 契約婚戀:冷面總裁愛不夠 。 第0122章:地獄空間

李逸心裏清楚,那地煞重劍和地煞祭臺不僅僅能夠吞噬血肉,連她的靈魂也無法逃脫,就算能夠逃脫地煞重劍的攻擊,但是,也不可能逃得掉信仰鎖鏈的吞噬。

總之,珍珠母王的靈魂和肉體一且被吞噬,瞬間轉化成李逸需要的能量。

只留下了一副堅硬的蚌殼,這可是防禦力極強的寶貝,李逸自然不會客氣,直接收了。

除了這些之外,一個妒天級的空間戒指飄落下來,李逸直接撈入手中,發現。裏面放置着無窮無盡的腦袋大的珍珠,足有億萬顆,基本上算是一年一顆。

“發了!這一次大豐收!”李逸禁不住興奮地說道。

就在這時,天地之間,風雲變幻,整個若水怒海怒浪滔天,咆哮了起來!

所有的若水就像發了瘋一般,在一盞茶的工夫,全部融入到如水滴般的水之韻晶體上,發出燦爛的光芒,浮在虛空中。

李逸一把抓到手中,正準備仔細觀察,一團火便蹭的一下躥了出來,從李逸手中毫不客氣的奪取。

李逸精神之海中的人形之火,手裏就拿這這顆水之韻,歪着腦袋看了看,就放進了嘴裏,像吃糖豆一般,令李逸一陣肉疼。

頓時,李逸感覺到,整個精神之海有了若水怒海般的感覺,那是一種真實的感覺,一種確實像海一般的感覺。

從此以後,在李逸的精神之海中,變多了一道至柔至善、至堅至銳的水之規則。

李逸正沉浸在這種奇妙的變化之中,突然之間,一聲巨響,就像火山爆發一般,一股炙熱的熔岩噴出。

“壞了!昊天鉅艦!”這時候,李逸才想起昊天鉅艦的事情,他一出水韻空間,就碰上了珍珠母王,之後就是一場惡戰,還沒有工夫考慮昊天鉅艦。

當時,李逸把昊天鉅艦放在一座冰山上,並沒有引起珍珠王母的注意,或許,珍珠王母根本就不把那艘昊天鉅艦放在眼中,後來若水沸騰,冰山融化,自然,昊天鉅艦便漂浮在若水之中,再後來,若水盡去,這昊天鉅艦便落入海底。


這一聲巨響, 禍害修仙界

由於若水怒海消失,重力消失,地殼中的火焰終於可以鬆一口氣,釋放出炙熱的岩漿。

然而,這並不是真正的火山爆發,沒有火山灰,只有無盡的岩漿熔岩,冒着火苗衝出地殼,就像虎鯨噴出水柱一般,而此時的昊天鉅艦就在這水柱上。

李逸毫不猶豫的飛回昊天鉅艦,坐回了玄武寶座上,掌控着一切。

而且,他的萬古長青聖體,在本能的提醒着李逸,它比較怕火。

就在李逸完全掌控了整個昊天鉅艦的時候,又一種比較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在李逸的前方,竟然發現了一個洞口,要知道,這若水怒海深萬億丈,此時李逸和昊天鉅艦都在最若水怒海底部,自然這洞口離地面是萬億丈的距離。

更奇怪的是,龐大的昊天鉅艦悄無聲息的縮小,千萬倍,由原來的兩億丈,寬五千萬丈、高千萬丈、錐形桅杆兩億丈,變成了二十丈,寬五丈、高一萬丈、錐形桅杆二十丈,而且隨着岩漿熔岩,逆流而上,進入到另外一個空間當中。

縮小的昊天鉅艦,按照十五度左右的角度向前方駛去,進入到的一個新的世界,給人的感覺就是炙熱的地獄,熔岩的世界,頭頂山空,熔岩橫流。

虛空之中,炙熱的氣流亂舞,就像大火焚燒乾柴,時不時飛向虛空中的火星一般,給人的感覺就是在火焰中航行一般。

除了炙熱的氣流,還有令人恐怖、毛骨悚然的怪獸叫聲,聽起來就像吸血鬼一般,只聞其聲,不見其影。

鉅艦下面,炙熱的岩漿好似吞噬一切,一把妒天級別的寶器被李逸實驗性的扔了進入,瞬間融化,這讓李逸目瞪口呆。

怒天級的寶器要比武皇巔峯的武者還要堅韌,竟然在瞬間融化,不用說,如果是人掉了進去,絕對沒得活,就是想救都來不及。


實驗的結果讓李逸立即傳令,所有人不許靠近船舷,只能夠在瑞帝皇宮的凸字形廣場待着。

當昊天鉅艦進入新的空間的時候,炙熱的空氣代替了原來的嚴寒,使那些將士們自動的走出來,一探究竟,沒想到的是,一處宮殿,看到的竟然是地獄般的景色,一個個驚恐萬分,甚至不知所措。

聽到李逸的傳令之後,方纔知道,他們的主帥還在,頓時吃下了一顆定心丸,紛紛來到廣場上,脫去衣甲乘涼。

李逸看到這種狀況後,立馬斥責,讓所有人做好隨時作戰的準備,同時,也開始醞釀着另一件事情。

那隻水玄武已經不適合在這樣的空間中作戰了,而是被李逸放進了九幽獄塔第一層療養,同時,還把大量的珍珠送給它,當做他的獎賞,甚至從珍珠王母那裏得到的一顆巨型珍珠,也斯毫不吝惜的送給這隻可愛的水玄武。

水玄武能夠冒着生命危險去偷吃珍珠,而且龜甲之上還帶着珍珠般的光澤,再傻的人也清楚,這些珍珠對水玄武有很大的用處,此時的李逸擁有者億萬顆珍珠,它們除了用於裝飾之外,沒有絲毫的用處,送給需要它們的水玄武,那是再明智不過的選擇了。

安置好水玄武的事情,李逸開始着手培養第二隻火玄武。並且打開了帶有火字的第二個錦囊。

“吸血狂、逆流上,牛頭怪、別上當,火之精、不可放!”

簡潔、乾脆,而又保密,如果不身臨其境,恐怕絕對無法這些字的含義。除了這些字之外,就是另外的兩顆位面晶核,這一次,帝魂燈對它們無動於衷,甚至想利用信仰鎖鏈探查一番的心情都沒有。

李逸直接把這兩顆位面晶核融進了九幽獄塔之內,一個融進了火獄塔,另一個融進了土獄塔,之後,利用這岩漿的能量,開始培養火玄武,雖然這岩漿威力無窮,但是,對於信仰鎖鏈,卻絲毫沒有脾氣,只能任其抽取能量。 第0123章:嗜血飛羽

昊天鉅艦緩緩地逆流而上,岩漿岩洞顯得越來越蜿蜒曲折,如九曲十八腸一般。洞頂,一根根血紅色的鐘乳巖倒立下來,就像剛剛嗜血的怪獸牙齒一般,看了就讓人在心裏發毛,而且越往裏面走,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叫聲越來越多,讓人感覺到就是進入了一個嗜血怪獸的血盆大口中一樣。

李逸利用神識搜索着這一切,可是心裏越來越沒底了。

突然之間,如一團火一般的怪獸從空中飛來,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叫聲讓衆將士不寒而慄,只見那怪獸長着蝙蝠一樣的嘴臉和腳掌,可是,飛翔的翅膀卻像蒼鷹一般。

整個身體在洞中看起來就像一隻展翅的蒼鷹,可是,李逸心中清楚,這個洞穴中,所有的事物都被縮小了千萬倍,像這樣一直展翅一丈有餘的怪獸,如果離開這個洞穴,那應該是千萬丈的存在。

當然,那些在昊天鉅艦的將士們就像一粒塵埃一樣,被這些飛翔的怪獸視而不見。

怪獸圍繞着昊天鉅艦盤旋,久久不去,既不發動攻擊,也不離開,就像偵察兵一般,仔細的琢磨着眼前的一切。

突然之間,就像感到了什麼,一支支帶着火苗的飛羽傾瀉而下。

只感覺到整個凸字形廣場中燃燒起一團團的火焰,一聲聲撕心裂肺的哀嚎聲扣動着李逸的神經!

“這是什麼樣的怪獸?竟然強悍如斯?”

李逸心中納悶。

那一支支飛羽只要碰到鮮血,便會毫不客氣的吞噬,化爲一團火焰,直到血肉徹底消失爲止。

而且,攻擊的對象,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片人,剛纔僅僅數支飛羽,就已經要了上萬將士的性命。

在這個空間中,人是渺小的,甚至還不如一粒塵埃大,面對強悍如斯怪獸的攻擊,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它們飛的太高,而且也實在太龐大,不是普通的人能夠對付的。

太極八卦九龍戰弓騰空出世,一聲龍吟響徹虛空,迎頭撲向那可惡的怪獸,只見飛羽凌亂的飄落,在熔岩之中久久不能融化。

“這難道就是瑞帝記憶中的嗜血飛羽?遇血便燃、遇火不熔、堅不可摧、銳不可當的嗜血飛羽?應該沒錯,連帝龍都無可奈何,無法吞噬其中的能量,看來確實是嗜血飛羽。”李逸心中暗想。

在瑞帝的記憶當中,這嗜血飛羽怪獸最強大的就是它的羽毛,堅硬無比,可謂是天地之間最爲變態的存在之一,而且極爲的嗜血,只要碰到鮮血,不吞噬完畢決不罷休,而且又堅硬無比,連妒天級法器都無可奈何。

由於它的羽毛威力實在太大,所以,瑞帝就把嗜血飛羽這樣羽毛的名字來代替整個怪獸的名字,實際上,也可以叫做嗜血怪獸,至於怪獸的其他部位,那就不值得一提了,可以輕易地破碎。

實際上,老天是相對公平的,給你一個強大的功能,同時,也會給你留下一個巨大的缺陷,只有這樣纔是平衡的。

“下一次攻擊的時候,衆將士一起攻擊怪獸的腹部,那是它最薄弱的地方。”李逸傳令道。

同時,死死的盯着那嗜血飛羽,心中開始另外一種想法。

一隻嗜血怪獸被李逸消滅以後,只留下了虛空中的串串哀鳴,陣陣噹噹傳向遠方,雖然有幾隻迴應,但是,原來那種時不時的就有一聲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叫聲消失了,在以後的許多天都消失了,整個行進的過程中,一片的死寂。

李逸心裏明白,這是大戰在即的象徵,也可能對方正在細細的觀察李逸的一切行動,在沒有確定之前,那是肯定不會發起攻擊的。

再說了,昊天鉅艦被縮小千萬倍,也就相當於一個普通的小舟,而一丈左右的人族被縮小千萬倍之後,也只能是塵埃一般的存在,對於這樣微小的人族能夠在瞬間斬殺它們的同族,確實需要慎重的考慮。

此時的李逸能夠做的只能是保持鎮定,隨時準備攻擊。

可是,十天過去了,沒有絲毫的動靜。

火玄武終於被複制了出來,一團一般的爬入了岩漿之中,在那裏,炙熱的岩漿纔是它的至愛。

有了火玄武,李逸心裏就感覺到安全多了,畢竟,它也是一支強大的力量,尤其是它的本能,能夠告訴李逸很多有用的消息,最起碼會發出一些危險的警告,以提前做好準備。

火玄武身上,像水玄武一樣,背上也揹着九幽獄塔,身上搭着信仰鎖鏈,看上去就是一隻火玄武在拉着昊天鉅艦在前進。

這熔岩的火能量精純度那是越來越純淨了,原來的岩漿熔岩,裏面還包含着大量的雜質,隨着高度的升高,雜質漸漸下沉,留下精純的火能量也是正常的。

在原來的岩漿溶液中,還時不時的能夠看到一些黑色的條紋,可是現在,卻不一樣了,幾乎全是一片赤紅,整個虛空被燒烤的扭曲,一團團熱浪在眼前亂舞。

岩漿的河道顯得越來越開闊,就像馬上入海一般。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昊天鉅艦在狹窄的岩漿逆流當中,度過了七七四十九個炙熱無比的日夜之後,突然之間,視野開闊,就像進入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一般,而且在進入的時候,就像跨過一個界線一般。

界限的這一邊,是無盡的岩漿逆流。而界限的另外一邊,卻是廣闊無邊的火海。

火海之中,無天無地,只有無盡的火苗!

從跨過邊界的那一刻起,一切的一切都變化了,千萬倍的縮小,消失了,昊天鉅艦恢復了它偉岸的身軀。

更令人奇怪的是,在這充滿火的世界中,沒有酷熱難耐,基本上和若水怒海的溫度一樣,稍微略高一點。

而且整個火海之中,以李逸龐大的神聖,雖然無法感應到火海的邊界,但是,能夠感受到整個火海像洋流一般,在緩慢的移動,至於移動的方向,李逸感覺不出來,這片火海實在太大了,大到無邊無際。

“進入到了這裏,那些嗜血怪獸應該不敢再過來了吧!”李逸心中暗想。

可是,事實會真的如此嗎? 第0124章:擎天巨矛

令李逸沒有想到的是,在他覺得僥倖的時候,一場危險已經悄然而至了。

百隻嗜血怪獸,排着雁行方陣, 總裁,管好你兒子

當時,在整個熔岩通道中,那裏並不適合它們這些能夠飛翔的的嗜血怪獸作戰,而且,當時的所有人族,小的像塵埃一般,幾乎無法看到,就是他們想進行攻擊,也只能是憑着感覺瞎攻擊。


可是,到了火海之中,那就不一樣了,艦長兩億丈,寬五千萬丈、艦舷高千萬丈的昊天鉅艦那可是一個龐然大物,而且火海茫茫,唯有這裏一艘極爲顯眼的鉅艦,那簡直就和標靶無疑,是一個極好的攻擊對象。

李逸的神識,很快就感覺到了鋪天蓋地的嗜血怪獸,這展翼千丈的嗜血怪獸,一百隻殺過來,也確確實實是鋪天蓋地的氣勢。

太極八卦九龍戰弓一出,龍吟陣陣,九條帝龍毫不猶豫的破空而出,遠遠地迎接那些萬里之外的嗜血怪獸。

李逸心裏很清楚,絕對不能夠讓這些怪獸靠近,它們堅硬的嗜血飛羽,每一根都有百丈,和蒼天巨木差不多,一百隻的嗜血怪獸,怎麼着也得有幾萬根嗜血飛羽,一旦瘋狂的掃過來,沒有幾個人能夠受得了,就連昊天鉅艦也不行。

一條條帝龍咆哮着,從這些嗜血怪獸小腹處穿破而出,剩下的就是一陣陣哀鳴,九隻怪獸在瞬間被滅,殘破的身體從空中墜下。

一道又一道太極八卦圖破空而出,席捲這些屍首而去。

“屍首是你的,但是,它們的羽毛給我留下,我有大用。”李逸對太極童子說道。

“放心吧主人,這些羽毛給我都不吃,真是可惡,它們堅硬無比,比補天石還堅硬,我就是想吃也吃不動,全給你留着!”太極童子無奈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