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澤你要有解決的辦法就說出來,畢竟我們幾個人雖然得到了你的幫助,可如果這個問題能夠解決,我們的信徒也會更加牢固,想必蘇澤你也不希望江淮他們把目標放在我們三人身上。」

看着小石頭在這個時候也說了起來,看向了一旁的小白。

小白知道蘇澤在想一些什麼,有些話說出來確實有那麼一些困難。

可是,他也願意儘可能的努力,做出來自己喜歡的事情。

「蘇澤,說實話,我也很關心,可是,這是我們大家應該一起面對的事情。」

「我還沒有,大家回房間好好的提升神祇,其他的交給我了。」

蘇澤說完了以後,毫不猶豫的回去了,眾人也沒有看出來蘇澤哪裏不對勁。

小石頭看着蘇澤這樣,心中更加不安了起來,認為蘇澤不可能有辦法。

洪荒世界一直都是這樣,那些厲害的神恐怕也發現了,卻沒有解決。

證明解決這件事情,根本不是很容易。

「江月黎,小白,我們三個人真的要聽蘇澤的話,不用管這方面的事情嗎?」

看着小石頭滿臉疑惑,江月黎選擇相信蘇澤,相信蘇澤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你應該相信蘇澤,他不會讓我們失望的。」

江月黎在這個時候一味的幫助蘇澤說話,讓小石頭不知道如何是好。

覺得他們兩個人認識了這麼久,江月黎肯定會偏袒蘇澤。

「江月黎,你和蘇澤在一起的時間比較久,還是男女朋友,肯定會支持他。」

小石頭的話讓江月黎有一些無奈,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

畢竟,江月黎並不是有私心,她只是看到了蘇澤的天賦,不管什麼事情,蘇澤都可以迎刃而解。

「你們隨意吧!」

江月黎不在浪費時間,回到房間里吸收信仰值,按照蘇澤告訴自己的辦法提升神祇。

小石頭看着江月黎對待自己,心裏更加不滿了起來,才終於再一次開口說了起來。

「小白,你覺得,我們應不應該相信蘇澤,還是想一下其他的辦法?」

把注意力放在了小白的身上,小白意識到了自己不能夠在這裏。

想到這些,小白一點點的冷靜了下來,不讓心裏有太大的波動。

「不用管了,我先離開了,不用繼續留在這裏了。」

聽到這句話以後,小石頭已經明白了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回到了房間里,很快就到了第二天,蘇澤醒來了以後,很是激動。

「系統,現在可以給我那個讓信徒治療的東西了吧!」

雖然蘇澤也不知道是什麼,心裏卻是格外的期待,不知道如何是好。

系統聽到蘇澤的聲音,整個人一下子回過神來,不讓心裏有太大的變化。

「有,你先去洪荒世界,那個東西拿出來了以後,只能夠在一個空間使用。」

蘇澤不明白系統為什麼這個樣子說,卻還是按照系統的要求去做了。

很快就來到了洪荒世界裏,系統直接空投了一個大藥箱子。

蘇澤在洪荒世界裏可以使用的神力,在這個時候挪動藥箱子都很吃力。

頓時明白了系統為什麼非要自己來到洪荒世界。

信徒看到了憑空而降的東西,全部都圍了過來。

看到偉大的蘇澤神明也在這裏,明白這個東西是蘇澤帶來的。

「偉大的神明,這個到底有什麼作用,你可不可以給我說一下。」

。 來到沈家門口,駱家眾人卻是不敢進去。

「駱家全體,前來向林先生和沈小姐賠罪,駱家人目光短淺,多有冒犯,還望見諒。」

老太太領頭,站在門口高呼。

身後,駱先朝和駱蕙心抱着禮物,躬身而立。

「什麼情況?」

宣雲嵐不明所以的看着兒子和兒媳婦,「駱家何時又得罪你們了?」

又一個江北的豪門要倒下了嗎?

林羽搖頭笑道:「談不上得罪,只是把我們的好心當成了驢肝肺,說了幾句不中聽的話。」

「哦,那就好。」

宣雲嵐放下心來,又勸道:「那讓他們進來吧,別人都來道歉了,咱們也別揪住一點小事不放,你爺爺還在的時候,咱們跟駱家的關係還不錯的。」

林羽不動聲色的看向沈卿月,「你生氣了嗎?」

「沒有。」沈卿月嫣然一笑。

「我也沒生氣。」

林羽哈哈一笑,「既然我們都沒生氣,何須他們道歉?我這裏還有點事情,我去打個電話,駱家這邊,你們看着辦就好了。」

林羽一邊說着,一邊起身往樓上走去。

自始至終,他都沒將駱家的事情放在心上。

駱家什麼態度,他並不在意。

在林羽上樓后,沈雨農和宣雲嵐相視一眼,同時起身往外走去。

見到宣雲嵐,駱家的不少人都呆住。

「雲嵐,你……還活着?」

老太太滿臉震驚,心中也跟着激動起來。

宣雲嵐還活着,簡直是意外之喜。

有宣雲嵐在,看在林家往日跟駱家的情分上,好好的道歉認個錯,這件事還是有很大的挽回機會的。

「說起來,也是一言難盡。」

宣雲嵐輕嘆一聲,上前握住老太太的手,「陳阿姨,先進屋再說吧。」

「好好!」老太太高興不已,緊緊的握住宣雲嵐的手,又跟沈雨農打招呼。

待到屋內坐下,在沈家人上茶之際,老太太又迫不及待的詢問起這些年發生在宣雲嵐身上的事情來。

得知無骨墓的事,駱家人頓時不住的唏噓,又暗嘆林、趙兩家人之狠毒。

這一刻,他們也完全明白林、趙兩家為何會覆滅了。

就他們所乾的這些泯滅人性的事,沒有把兩家的人斬盡殺絕,已經算是仁慈了。

「這些年,真是苦了你們母女。」

老太太拍拍宣雲嵐的手,不住的抹着眼淚,不知是真情流露,還是逢場作戲。

「只點苦算什麼?」宣雲嵐神態自若,釋然道:「能活着,就是最大的幸運。」

「是、是!」

老太太不住頷首,又問道:「小……林先生呢?」

她順口想叫小羽,但話到嘴邊才覺得不合適。

饒是不知道林羽到底是什麼身份,她心中也清楚的知道,「小羽」這個稱呼,可不是誰都能叫的。

「他有點事,忙去了。」

宣雲嵐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微笑道:「我也不知道你們跟小羽他們具體是有什麼誤會,不過,小羽和卿月都說沒有生你們的氣,你們不用擔心的。」

「真的啊?」

老太太激動不已,自責道:「林先生和沈小姐真是大人有大量,跟他們的大度比起來,我們實在是慚愧啊!」

說着,老太太又叫駱先朝他們把禮物拿上來。

一對翠綠的玉如意,價值五六千萬。

一樽羊脂白玉彌勒像,也是價值幾千萬的東西。

很明顯,這玉如意是送給林羽和沈卿月的。

而這彌勒像,自然是送給沈雨農的。

「沈小姐,我知道你和林先生不在乎這點東西。」

老太太滿臉堆笑的看着沈卿月,「我們也沒別的意思,只是因為之前誤會了你和林先生的好意,我們實在過意不去,還請你們收下這兩份薄禮,接受我們的歉意。」

「這個我可不能收。」

沈卿月搖頭,態度堅決,「林羽之前說過,既然我們都沒生氣,自然也不需要你們賠禮道歉,這禮物,你們還是拿回去吧!」

「沈小姐,你們就收下吧,這只是我們的一點小心意而已。」老太太再勸。

駱先朝等人也跟着勸說。

「收回去吧!我們不會收的。」

沈卿月再次拒絕,起身道:「我剛想到,郵箱裏面還有兩份文件沒處理,你們慢慢聊,我先失陪了。」

說着,沈卿月沖駱家人微微頷首,快步上樓。

林羽這傢伙,估計早就料到會有這樣的一幕,這才借故離開,害得自己要來面對駱家人的糾纏!

等下找到他,非得咬他兩口!

看着沈卿月離去的背影,駱家人頓時尷尬得要命。

大家都心知肚明,什麼公司的事情,不過是離開的借口而已。

別人壓根兒不想跟他們多說這兩份禮物的事情。

甚至都不想聽他們誠懇的道歉!

「你們就收回去吧!」

沈雨農沖他們揮揮手,微笑道:「他們說不收就不會收的!你們也不用擔心,他們肯定沒有跟你們生氣,要不然,你們現在不可能還能坐在這裏跟我們說話。」

聽到沈雨農的話,眾人心中頓時一凜。

沈雨農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

真惹得林羽和沈卿月生氣,他們唯有死路一條!

又簡單的跟沈雨農他們聊了一陣,駱家眾人匆匆帶着禮物離去。

車子駛出幾公里,老太太吩咐眾人將車子靠邊停下。

一群人紛紛下車,圍在老太太身邊,每個人都神色嚴肅。

「接下來,咱們該怎麼辦?」

老太太重重的嘆息道:「雖然他們沒有因為我們的冒犯而生氣,但現在,想要跟他們拉近關係肯定很難了,咱們到底該怎麼走?」

「怎麼走,其實並不重要。」

駱先朝從人群中走出,滿臉嚴肅的說道:「我們的當務之急,是要按照林先生之前的吩咐去做,哪怕我們不去爭那江北第一家族的位置,至少,也不能讓孟家得逞!」

「林先生的根本目的不在於要扶持我們駱家,只是不想孟章平的陽謀得逞!」

「先把我們該做的事情做好,以後再說拉近關係的事情。」

聽到駱先朝的話,眾人不由紛紛點頭。

老太太稍作沉思,也跟着點頭道:「那就按你說的來做!必須要做好!哪怕拼個兩敗俱傷,也不能讓孟家得逞!這是我們唯一機會!」 等封程親眼確認肖冰玉將兩個鎖扣依次扣好之後,才慢慢挪步。

他也不可能時時刻刻都能看到肖冰玉,還要留有一部分注意給自己呢,走在這上面可不是開玩笑的。

走到了路程的一半,一切都還算順利,肖冰玉也是有條不紊的按照指導員教的步驟做。

然後封程嘴賤的說了一句:「加油,還有一半了。」

肖冰玉聞言吃驚道:「啊?都走一半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