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穩定,那就很容易會受傷。

而在這個時候受傷,那是他絕對承受不起的。

「好了,終於到了最重要的時候咯。」陸雲深深的吸了口氣。

接下來的這個實驗,將會徹底顛覆人的認知!

前面說過。

任何世界位面的構成,一定有它最基本的底層邏輯。

只要邏輯能夠說的通,那麼預計的效果就一定可以達到。

哪怕就算暫時達不到,也只是知識儲備還不夠而已。

而現在,陸雲在目前的知識儲備,應該夠用!

「按照前面的邏輯,」陸雲嘿嘿一笑:「任意載體+陣法=成品。」

這個任意載體,就是最關鍵的底層邏輯。

靈力測試石可以,大理石可以,皮膚,那就一定也可以!

畢竟從物理方面來說,不管是靈力測試石還是大理石還是皮膚,都是屬於物質!

也就是,任意載體的範圍內!

「所以……」陸雲啪的一下打了個響指:「實驗室,把這個疊加好的陣圖,畫在我的全身穴位上面!」

伴隨著這句話,頓時唰的一下,他的全身穴位上面,都用黑色畫好了組合好的三四五號陣圖!

「吸——」

感受著全身都開始不斷的瘋狂吸收天地間的靈氣,陸雲猛的吸了口氣!

「給勁!」 「吱呀——」

宮原渚的房門被緩緩打開。

只穿着一件寬大t恤衫的真希從渚醬的房間里出來。

先是小心翼翼的邁出一步,見到客廳里的燈是關着的,這才放下心來,稍稍鬆了口氣。

尼尼應該是在房間吧?

椎名真希拍拍小胸脯,小心翼翼的吸了口氣。

說起來,渚醬是真的難哄。

從剛剛開始,她就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什麼話都聽不進去,一個勁的嘟囔着什麼『先告白的就輸了先告白的就輸了』之類的東西。

神神叨叨的……

不過,好歹算是把她睡服了!

椎名真希抿著嘴,露出壞壞的笑。

這就代表着良好的開端。

想要開啟真正的樂園,當然要讓尼尼身邊的女人們都圍繞着尼尼旋轉,才有足夠的操作空間!

所以說,爭而不破、斗而不亂……這才是對親愛的兄長大人最有利的形勢!

在這之後,才有足夠的餘地讓尼尼和所有人同步推進關係。

撒!

起舞吧,美人們!

椎名真希踮起腳尖、仰著頭,雙手高高支起。

一邊暢想着自己為尼尼塑造的未來樂園,椎名真希一邊自我陶醉著,好像樂園開啟的那一天已經到來。

不過,只沉醉在自己的想像中迷糊了一小會兒,就見她繼續小心謹慎的邁開步子。

一雙白皙軟嫩的裸足落在走廊地板上,只餘下微不可聞的響。

在良好的開端過後,自然要再接再厲。

正好這個小屋裏還有另外一個看起來更好對付的目標……

只不過,不知道結衣醬對兄長大人的態度到哪一步了。

「咚咚。」

椎名真希輕輕敲門,貼著門縫小聲道:「五十嵐桑?」

「睡了嗎?」

「沒呢,是真希嗎?」結衣那明顯比白天更精神幾分的聲音從屋裏傳出,「直接進來吧,門沒鎖。」

「是~」

椎名真希的動作無比小心,只把房門開了一條縫,整個柔軟的身體都順着門縫緩緩滑進去。

直到胸口才被夾了一下。

稍微再把門縫開大點。

「呲溜。」

人就進屋了。

就算椎名伊織在隔壁,恐怕也連一點動靜都聽不到。

屋裏,

今天的五十嵐結衣罕見的沒有打遊戲,現在正開着顯示屏,屏幕上不知道運行着什麼程序,進度條一根連着一根的過,雙手則噼里啪啦的不知道打着什麼。

在側面的屏幕上,是一篇正在撰寫過程中的論文。

五十嵐結衣身上套著一件稍微有些濕潤的睡裙,嘴裏叼著一根pocky,一頭濕漉漉的長發被毛巾完全裹起,似乎是剛洗完澡。

見到椎名真希鬼鬼祟祟的動作,有些疑惑的看她。

「是有什麼事嗎?」

「沒啊~」

椎名真希自來熟的趴到結衣的電腦椅背上,似乎伸手就能摟住她的脖子,下巴輕輕搭在椅背上。

「看書看得有點累,想看看結衣姐你在做什麼。」

「這是在寫論文嗎?sci?」

椎名真希作為老哥的貼心黑棉襖,深諳投其所好之道,嘴裏甜甜的叫着姐姐,目光一閃一閃,似乎非常崇拜的看着結衣的好幾個屏幕。

「好厲害!滑鼠是怎麼從這個屏幕挪到另一個屏幕里的?!」

但是不知道怎麼的,進入工作狀態中的五十嵐結衣似乎比平時的理智點數要高了好幾個層級,聽到真希的崇拜聲,心裏也沒有太多起伏。

「嗯?不是sci,是在準備一篇會議論文。」

五十嵐結衣一邊寫着,嘴裏一邊咔吧咔吧的咬着pocky,隨口解釋:「情報理工跟其他科目不太一樣,一般比較看重頂級會議論文,sci倒是比較容易混。」

「真希以後想學情報理工嗎?」

說到這,結衣突然眼睛一眨不眨的轉過頭盯着她。

「啊,那倒沒有,我想考法學部……」

椎名真希一時間有點不適應結衣噼里啪啦打鍵盤時,周身不自覺散發出的那種自信力場。

有種不小心闖進她的領域的錯覺。

「法學啊?那我就不了解了。」

結衣的pocky吃完了,手裏的東西還沒寫完:「真希,能把桌上的pocky遞給我一根嗎?你想吃的話那邊還有,自己拿就行。」

大概是因為真希是伊織家妹妹的關係,平常對零食摳摳索索的結衣,今天居然意外的很大方。

「結衣姐。」

「嗯?」

「伊織哥……他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噗咳咳咳……」

五十嵐結衣嘴裏咔吧咔吧嚼著的pocky好容易才沒噴出來,憋得臉都紅了,但卻仍忙不迭的回過頭,腮幫子都鼓起,一臉震驚的反問。

「納尼?!」

那股子電腦面前唯我獨尊的氣場,登時破功。

「是誰啊?」

結衣雙目圓瞪,像聽到三年未見的老婆剛給自己生了六胞胎。

「不知道。」

椎名真希板著小臉搖搖頭,可見到結衣這反應,嘴角卻是暗暗挑起。

啊啦?這不是很在意么。

口中卻是一本正經:「不過,我也只是來之前有些小小的猜測。」

結衣聞言一滯:「猜測?」

「是哦。」

椎名真希認真的分析著:「結衣姐你知道嗎,我其實每天早上,都會趕在尼尼起床之後的五分鐘內打來一通電話。」

「嗯。」

五十嵐結衣用力點頭。

不止她知道,這房子裏的人基本都知道這件事。

椎名真希說着,語調微微壓低,氣氛逐漸變得有點恐怖:「但是哦,有好幾次,尼尼都沒有接……」

「直到過了一會兒,等我打到第三四通的時候,他才接起來。」

五十嵐結衣一開始還聽得很認真。

但一聽到早起沒接電話,不由自主的就有點心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