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是謬讚了。”

南意棠客氣的笑着,說完了便掛了電話。

秦北穆三天沒有回家,南意棠不知道他去了哪裏,也不會去問,第三天的晚上,夜已經深了,南意棠以爲他今晚上也不會回來了,就睡了。

半夜,迷迷糊糊的時候,南意棠感覺到有什麼沉重的壓在自己的身上,幾乎讓她喘不過來氣來,她難受的想要推開,但是雙手卻被人給抓住了,按在頭頂上。

南意棠開口想說什麼,脣卻被堵住了,滿是酒氣,她睜開惺忪的睡眼,看到秦北穆佈滿了紅血色的眼睛,他的目光很冷,但是充滿了佔有慾,此刻將她壓在身下,跟野獸一樣要把撕扯成碎片一樣。

秦北穆喝酒了,身上到處都是酒氣,南意棠被他這麼霸道的吻着,酒精幾乎都要讓她頭暈了。

秦北穆喝醉了,也就比平時更兇了,一點都不留情面。

南意棠很疼,疼的咬住了嘴脣,不停的求饒,但是秦北穆根本聽不進去,反而因爲她的求饒聲更加兇狠。

她迷迷糊糊的暈過去,又在一陣激盪中醒過來,這樣翻來覆去的折騰,簡直跟要他的命似的。

南意棠實在是太難受了,她覺得秦北穆是想要用這樣的方式讓她死在這裏。

“求求你,秦北穆,秦先生……”南意棠紅着眼睛,抽抽噎噎的哀求。

“求求你,放過我吧,停下來,放過我吧。”

南意棠求饒到最後,嗓子都啞了,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她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結束的,那樣的疼痛和折磨是無休無止的。

“南意棠,你爲什麼就不能對我有一點真心?你知不知道,我……”

秦北穆紅着眼睛,撫摸着南意棠汗涔涔的虛弱的臉,低頭,慢慢的吻了上去。

這一晚上的折騰,南意棠還是病了,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晚上了,她睡了一整天,渾身痠痛,身體都是痠軟着的。 羞人的地方,更是火辣辣的疼的厲害,秦北穆真的是狠了心的折騰她,她也是命大,竟然沒被秦北穆給弄死。

秦北穆不在,只有她自己,外面的天都是黑的,她嗓子疼的難受,很想喝水,可是一動彈,就難受的身體到處都是疼的。

南意棠咬着嘴脣,伸手去夠牀頭櫃上的水杯。

還沒碰到,倒是有一雙手出現在了自己的視野裏,將水杯拿了過去。

南意棠頓了一下,擡頭看到秦北穆幽深的眼眸,雖然沒有了那個時候的狠厲,但是南意棠也不敢斷定秦北穆經過這一晚就真的息怒了。

“水涼了,你現在要喝熱水。”

秦北穆去給她倒了一杯溫水來,拿了靠枕墊在南意棠的背後,讓她靠着,給她喂水。

南意棠垂着眸子,很乖的喝着水,她實在是沒有什麼力氣,太難受了,現在秦北穆對她做什麼,她連反抗逃跑的力氣都沒有。

只是, 試愛成婚:甜心再結難逃

“還要喝嗎?”秦北穆問道。

南意棠搖了搖頭,秦北穆就把杯子放在一邊,在她的牀邊坐下,過了一會兒,誰也不說話,氣氛就有些尷尬,像是時間停滯了一樣,南意棠很難受,秦北穆估計也不太舒服。

他從水果籃裏拿了一個蘋果來,削着皮,南意棠就這麼看着。

“吃點。”

南意棠接過去,乖乖的開始吃。

秦北穆看着她,伸出手去摸了一下南意棠的額頭。

“還有點低燒,等會兒再吃兩顆退燒藥。”

“嗯。”南意棠點了點頭。

“還疼嗎?”秦北穆在猶豫了許久之後,纔開口問道。

南意棠搖了搖頭,眼睛盯着地面看着。

“對不起。”

南意棠愣了一下,擡頭看着秦北穆, 我家嬌妻兩千歲

南意棠其實沒想過秦北穆會跟自己道歉,畢竟她跟南意棠的關係一直都是這樣的,她是秦北穆包養的情人,不管秦北穆怎麼對她,都只要他樂意。

她向來是沒有尊嚴的,秦北穆給她什麼,她都得受着,可是秦北穆說,對不起。

何必呢?何必如此讓人看不清,做都做了,那麼無情的,可是又偏偏展現出這麼一面來,倒像是真的有過深情一樣。

“對不起。”秦北穆抓着南意棠的手,又非常認真的說了這麼一句,目光裏有那麼些許的心疼和愧疚,俯身下來,吻在了她的額頭上。

“你爲什麼非要做這些?你知不知道我不想傷害你。”

“我,以後都不會再跟那些人來往了。高煜銘那邊,你要是不高興,我儘量少去看他,可以嗎?”南意棠的聲音都還是沙啞的,因爲委屈,又有那麼些哽咽的感覺,格外的惹人憐惜。

秦北穆抱着南意棠,拳頭握了又鬆開,最終換做了溫柔的語氣,輕輕的撫摸着她的後背:“好。”

這件事也不知道算不算是這樣翻篇了,秦北穆沒有再提起,他們兩個之間也像是沒有發生過這件事一樣,看似都回到了原來一樣。

西郊的項目一停,確實給慕家帶來了困難,和北宸偌大的基業不同,慕家並沒有充足的資金鍊,再加上之前慕家經歷的種種變故,慕氏企業其實際上已經是千瘡百孔了。

西郊的項目如果能夠如期落地,慕氏企業的資金就能及時回籠,各項產業才能運轉,可是如果一直停滯着的話,就相當於慕家的錢就要一直被壓着,這種情況下慕家也只有兩種選擇,要麼就這樣繼續跟北宸耗着,但最後的結果肯定是耗不過北宸,慕家就要先垮。

另一種結果,是慕家退出,但是由於當初合同簽訂的款項,慕家退出,不能拿回投入的所有的錢,只能拿回一部分,損失必然是少不了的了。

不管走那一條路,慕家都會吃虧,這就是秦北穆給慕容擎的教訓,就看慕容擎怎麼選擇了。

大家都在等着看笑話,慕容擎纔剛剛接手慕家不久,現在就面臨這麼一個難題,如果處理不好,慕家可就不行了,大家也都會質疑慕容擎的能力。

這本來是一件很值得猶豫的事情,但是慕容擎的選擇卻很果斷,他選擇瞭解約,雖然損失的那部分錢並不是小數目,但是他並沒有多大的猶豫,質疑聲也很多,可南意棠知道,慕容擎的選擇沒錯。

否則,這個項目一直扣在北宸的手上,慕家就會一直因此而受到牽制。

“老闆,慕氏集團已經把解約合同送過來了,請您過目。”祕書將合同拿了上來。

“他倒是個果斷的。”秦北穆看着合同,他也知道慕容擎跟慕家的其他人都不同,是個聰明人。

他也不是真的要逼得慕容擎走投無路,這些不過是個教訓,慕容擎跟南意棠走得近,可未必一條心,慕容擎這個人,不是會囿於兒女情長的人,他可以因爲利益跟南意棠合作,也可以因爲利益而放棄南意棠,所以秦北穆沒怎麼將他們給放在心上。

倒是那個高煜銘和凌慕白,都是個癡心妄想的,秦北穆的心裏都是在意的,不能讓這些人再出現在南意棠的身邊。

慕家的合同很順利的談下來,南意棠不動聲色的關注着,沒想到秦北穆竟然真的答應的那麼爽快,難道他一點都沒看出來慕容擎在這背後藏着的別的心思嗎?

“今天你別加班,我有個宴會,需要你跟我一起去一趟。”

南意棠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是秦北穆發過來的。

“好的。”


“等你下班的時候,會有車去接你。”


“好的。”

南意棠也把自己當做是秦北穆的附屬物,他想要自己做什麼,南意棠就乖乖的做什麼。

晚一點的時候,秦北穆的車來了,南意棠就上了車。

“今天去哪?”

“在西山公館。”

“今天去的還有什麼人嗎?”秦北穆有的時候會帶着南意棠一起去參加宴會,基本上都是生意的事。 “這個我不太清楚。”司機說完了之後就繼續開他的車,司機都是秦北穆安排的,所以也只聽秦北穆的話,雖然跟南意棠見面的次數不少,但是南意棠基本上跟司機的交流很少,大約這些人心裏都是有些看不起她的。

秦北穆沒有讓她換正式一點的衣服,想來這樣的聚會應該也沒有什麼太重要的人蔘加,南意棠也就沒怎麼放在心上。

到了地方,司機放下南意棠就走了,她自己一個人走上去,發現這裏基本上沒什麼車子停着,看着倒像是沒什麼人過來一樣,心裏還覺得有些奇怪,秦北穆不是叫她來參加宴會嗎?

這周圍,怎麼看着如此冷清?南意棠走過去,心裏有些遲疑。

西山公館風景是很不錯的,都是些顯貴休閒的地方,各種娛樂設施都有,這一邊的風景都用小燈籠點綴着,仿的是中式園林的打扮,和以往不同的就是這些紅色的燈籠和樹上的紅布條。

從小石板路走上去,南意棠一個人都沒見到,進入了大門,院子裏的燈忽然滅了,變得漆黑一片,只有遠處的那些小燈籠成爲僅有的微弱的光源。

南意棠轉過身軀,朝那些光亮看去,霎時間愣了一下,那些光亮,在黑暗中組成了非常清晰的字:“棠棠,生日快樂。”

今天,原是她的生日的,只是親人都不在了,生日好像也沒有了意義,秦北穆從未跟她提起過,南意棠還以爲秦北穆根本不會知道她的生日是在哪一天的。

南意棠愣在那裏,看着風中搖曳的紅色布條,上面也是用金色的熒光筆寫着字的,在黑夜裏閃爍着,南意棠拆了一個下來,上面寫着她的名字,後面跟着平安康健,每一個布條上的都是手寫的字,不重樣的都是對她的祝福,掛滿了這滿山的樹。

遠處,絢爛的煙火點綴着夜空,南意棠擡起頭來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棠棠,要天天開心,好好生活。”

好巧啊,這八個字,還真的都是南意棠目前爲止沒有做到的,她不快樂,每一次在秦北穆面前的笑都是僞裝,而她的生活也從來都不是爲了自己。

南意棠看着不同顏色的,不斷變幻在自己面前的煙花,眼睛忽然有些溼潤,秦北穆,爲什麼要弄這些?

對她不好也就算了,只是簡單的把她當做是情人一樣就好了,爲什麼非要弄這些來?有什麼意義呢?

秦北穆在那一片絢爛的背後走了過來,他的身後跟着一羣人,有安知意,還有原來她在樂團的隊友,南家以前工作了多年,就像是家人的那些人,推着蛋糕車,燭光搖曳着。

一定是氛圍的原因,秦北穆纔會看起來如此的溫柔,就連嘴角都是微微上揚着的,帶着些許的笑意的。

秦北穆走過來,在她的面前站定,微笑着說:

“生日快樂。”

“怎麼都不告訴我,我還以爲……”南意棠嘟囔着,眼睛卻是溼潤的,秦北穆笑着低頭吻在她的額頭上,將人給摟在懷裏。

“想看你笑,想看到你真的快樂。”

秦北穆在她的耳邊,輕聲的說;“就像是現在這樣子的。”


南意棠閉着眼睛,將內心起伏的情緒壓了下去,這一刻,她真的破天荒的覺得,就這麼被秦北穆抱着好像也不錯,如果他們之間沒有那麼些愛恨情仇的話,如果秦北穆對她真的有那麼點真心的話,如果南秋怡這個人從來都不曾存在的話,那該有多好啊。

就一會兒,就現在這麼一會兒,讓她暫時的把那些血仇都給忘記了吧。

“哇,好羨慕啊。”

BOSS穿成小可愛[快穿] ,“快親一個吧。”

“是啊,是啊,親一個,親一個。”

南意棠的臉有些紅了,這麼多人看着,倒是真實的流露出了些許小女兒羞澀的姿態。

“你們別鬧了。”

秦北穆卻直接笑着,在她的脣上吻了上去,南意棠想掙扎,還有那麼多人看着呢,可是被秦北穆這麼抱着,她當真是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就這麼隨他去了,讓秦北穆親着。

一吻結束,南意棠的眼眸裏都是水光,臉也紅透了,那些親友就都圍了上來,笑着。

“生日快樂啊,棠棠。”

“生日快樂。”

“你們過來,都不告訴我,還把我一個人矇在鼓裏,也太壞了。”南意棠拉着安知意,嘟囔道:“尤其是你,你怎麼也一點風聲都沒有透露給我?”

“哎呀,你男人要給你驚喜,我既然是你的好朋友,自然也想着看你高興。你看看,滿面紅光的,我不是也開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