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貨竟然不動聲色的退到了人羣的最後面,假裝和他們一起衝向我,其實,他卻已經做好了背後偷襲的準備!

冉瀟這傢伙,雙臂上青筋暴起,目光始終遊離在刀仔和赤練蛇的身上,這一刻,他就像是一條潛伏在暗處的獵豹,彷彿隨時都有可能向刀仔或者赤練蛇,發出致命一擊那般!

然而,冉瀟有冉瀟的算盤,我有我的心思,他想幹什麼,我不會阻攔,同樣,我想幹什麼,他也猜不出來,就比如說,現在!

“來的好!”面對來勢洶洶的九大雙花紅棍,我不退反進,而我的第一個目標,自然是爛頭王!

當即,我弓身屈膝,雙腿發力,整個人好似炮彈一般,直接朝着爛頭王彈射而去!

十大雙花紅棍的戰鬥力不可小覷,速度自然也是奇快無比,只不過,這只是針對普通人而言,而對於我來說,他們還是太弱了,包括他們的速度,在我眼中,也是完全不值一提,相反,我的速度,對於他們來說,卻是極其致命的!

幾乎是電光火石之間,我便已經衝到了爛頭王的身前,那傢伙的表情甚至都還沒來得及轉變,我的鐵拳,就已經印在了他的胸口處……

咔!

一道刺耳的斷骨聲登時響起,聲音尚未消散,爛頭王的身體,便猶如斷線風箏那般,直接朝着擂臺之外,飛射而去!

“第二個!”我一拳轟飛了爛頭王,並沒有任何的停頓,腳步微移,反身一擊掃腿,直接攻向了距離爛頭王最近,我根本不認識的雙花紅棍!

嘭!

又是一道肉與肉硬撼的悶響聲傳出,那漢子被我一擊掃腿,直接踢中了大腿部位,當即,那倒黴的傢伙腿上一軟,整個人便單膝跪在了我的身前!

“雖然我不知道你叫什麼,但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你是第三個倒下的人……”我冷眼撇了那漢子一眼,旋即,我掄起了手掌,狠狠的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回到古代當匠神 咔!

斷骨聲,再次響起,那倒黴傢伙的肩胛骨,被我乾淨利落的一掌拍的粉碎,繼土狗和爛頭王之後,這傢伙成爲了第三個倒下的雙花紅棍! 接連廢了兩名雙花紅棍,整個過程,絕對不超過兩秒鐘,臺下那羣富商名流,眼珠甚至都還沒來得及轉動!

可是,我所面對的,畢竟都不是普通人,十大雙花紅棍,每個人都是內勁高手!

在這不足兩秒鐘的時間內,擂臺下的富商名流沒有作出任何反應,但不代表擂臺上的雙花紅棍們也會無動於衷!

其餘的雙花紅棍們,抓住了爛頭王和那個不知道叫什麼的傢伙,拖延住我的兩秒鐘時間,他們,也佈置好了陣形……

冉瀟,刀仔和赤練蛇,在外圍,而以靚仔豪和大咖陳爲首的其餘四人,則分別站在我的四周,成裏四外三的陣形,將我合圍在了中心!

“上!”靚仔豪怒吼一聲,率先對我發難。

靚仔豪腿法如風,彷彿踢裂空氣一般,朝着我全力攻來!

校園美女同居 然而,靚仔豪動了之後,大咖陳和另外兩名雙花紅棍,也紛紛配合靚仔豪,四人分別從四個方向,全力朝着我攻了過來!

這四位雙花紅棍聯手狂攻,就算是中天位後期的內勁武者,一時間也會有些吃不消!

只是可惜,他們的對手,是我……

我的嘴角噙着一抹冷笑,飛快的掃了一眼圍攻我的大咖陳和靚仔豪四人之後,又趁機撇了外圈的赤練蛇,冉瀟和刀仔一眼……

我發現,那三個傢伙似乎也蓄勢待發,只不過,赤練蛇和刀仔的目標是我,而冉瀟的目標,卻是那二人!

再說場中,靚仔豪等四人,似乎並不打算給我任何的思索時間,我的目光纔剛剛掃過赤練蛇和刀仔,而靚仔豪等四人的攻擊,便已經落到了我的身上!

靚仔豪的腿,直接掃在了我的右臂上,大咖陳則是攻我的下路雙腿,另外兩人一人襲我的後心,一人攻我的腰間,四人的攻擊,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降臨到了我的身上!

如此火爆的激戰場面,看得擂臺下的富商名流們,一個個驚呼連連,而處在風暴中心的我,卻是連眼皮都沒眨……

四大雙花紅棍的攻擊,如約而至,只不過,我卻是硬抗下了所有攻擊,而且,我的身體甚至連晃都沒晃一下!

如此震撼的一幕,外行人也只是看個熱鬧而已,真正能夠體會其中恐怖的,也只有攻擊我的四個人了……

四個中天位中期的內勁武者,竭盡全力的攻擊,完完全全的落到了我的身上,可是,我卻依舊猶如蒼松,紋絲不動,這種場面,其實已經不能用“震撼”兩個字形容了,最起碼,對於大咖陳和靚仔豪等四人來說,完全可以用“恐慌”或者是“驚駭”來形容!

當即,大咖陳和靚仔豪等四人的臉上,立刻被一種驚恐彷徨的神色,覆蓋住了,甚至於,四人的眼底之中,還閃過了一抹心死的神色……

心死了,便無心再戰!

心死了,也無力再戰!

僅僅一個回合,靚仔豪和大咖陳等四人的戰意,便徹底瓦解,崩潰,泯滅!

然而,他們沒有戰意,不代表我沒有,相對的,我現在戰意正盛!

“第四個……第五個……”我低聲唸叨了一句,隨後,我的雙臂徑直揚起,雙拳猶如出海蛟龍,直接轟向了那兩個不知道叫什麼的雙花紅棍身上!

嘭嘭!

兩道悶響聲頓時傳來,那兩名雙花紅棍,和之前的爛頭王如出一撤,直接飛出了擂臺,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我這一拳,每人最少被打斷五根肋骨,他們,已經無力再戰了!

瞬間解決了兩名雙花紅棍之後,我那陰冷的目光,也直接落到了大咖陳和靚仔豪的身上…… 那大咖陳和靚仔豪,見到了我充滿殺意的眼神之後,竟然下意識的齊齊向後退了一步!

二人這一退,完全是出於身體的本能,是那種大腦感應到了危險,然後下意識將“後退”的指令傳遞給了身體,身體在思維還沒有確定是否後退的時候,便已經遵照了本能的反應,開始向後退了起來……

這就代表,大咖陳和靚仔豪,和那羣被我轟飛的雙花紅棍一樣,心已死,戰已崩!

不過……我還是那句話,他們想不想打,不重要,重要的是,小爺我現在很想揍人!

“靚仔豪,你是第六個!”我陰冷的目光直接定格在了靚仔豪的身上。

僅僅是被我看了一眼,靚仔豪的臉上,便已經布上了一層死灰色……

當即,我飛身縱躍,以寸勁之威,手掌直接拍在了靚仔豪的肩膀上!

“咔吧”一聲響起,靚仔豪的肩胛骨,瞬間便被我拍的粉碎!

然而,我並沒有停止攻勢,手掌順勢化成了爪,直接扣住了靚仔豪的咽喉,下一瞬間,我的手臂猛的發力,將靚仔豪硬生生的提了起來,然後,我便將靚仔豪的身體,狠狠的朝着擂臺砸了下去!

哐!

一道震耳欲聾的巨響聲陡然炸裂,沖天的煙霧之中,隱約可見,我獨自一人立於戰臺之上,而靚仔豪的身影,已經完全消失在了衆人的眼前……

待到塵煙散去,衆人才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此時,那羣富商名流,包括那幾大雙花紅棍在內,全都齊齊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因爲,靚仔豪的整個身體,都被我砸進了戰臺之中,青石板的地面,已經完全將靚仔豪的身體淹沒了!

“大咖陳對吧?你,是第七個!”我揚了揚嘴角,凜然一笑,笑的大咖陳面如死灰,全身輕顫!

當然,我是不會給大咖陳任何準備時間的,當即,我直接一個箭步,衝到了大咖陳的身邊,肩膀一沉,直接撞到了大咖陳的胸口……

我這一下,看似簡單,可其中,卻是蘊涵了內勁之力,當然,我並沒有將大天位的內勁完全釋放,最多,也就用了中天位後期的水平而已,所以,並沒有達到內勁出體的場面!

饒是如此,那大咖陳,依舊被我一肩,撞的倒飛出了擂臺,他,已無再戰之力!

然而,趁着我收拾大咖陳和靚仔豪的空隙,赤練蛇和刀仔,也是分別出現在了我的左右兩側……

刀仔挺起短刀,直接襲向我的心口,速度極快,而赤練蛇則是揚起手掌,一捧黑色粉末立刻灑向了我的面門!

嫡女為凰:重生王妃有點凶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刀仔和赤練蛇出手的一瞬間,我陡然發動了大天位的內勁,頃刻間,一層淡淡的氣勁便包裹在了我的身體之外,以我爲中心,周身十釐米左右的範圍,都產生了那種彷彿被火灼燒的輕微扭曲狀!

刀仔的短刀,刺到了那層無形的氣旋之上,赤練蛇的毒粉,也被阻攔在了氣旋之外,二人的攻擊手段,皆是無法前進分毫,只能停留在我身體十釐米之外的地方,乍看之下,就像是刀停了下來,毒粉飄在了半空那般,無比的詭異!

“你是……大天位的宗師?”刀仔艱難的吞了吞口水,眼中盡是驚駭與恐慌!

“內勁出體!他真的是宗師!”赤練蛇發出了一道難聽的尖叫聲,好像見了鬼似的,“宗師之境,可內勁外放,連子彈都能擋,更何況是刀和毒粉?”

“算你們有見識……”我陰冷的笑了一聲,“不過,你們依然會是第八個和第九個!” 說實話,宗師之境的內勁,竟然能夠達到如此恐怖的效果,就連我,也是始料未及!

可話又說回來,這一刻,我對赤練蛇和刀仔,是真的動了殺心……

赤練蛇和刀仔,明顯就是對着我的要害攻來,分明想要我的命,如果我沒有邁入大天位之境,今天真的有可能被他們給暗算了,可惜的是,我已經邁入了大天位之境,他們的刀和毒,對我而言,並沒有效果!

那麼,接下來,就該我反擊了!

我猙獰一笑,好似毒蛇的目光徑直定格在了刀仔的身上,沒辦法,誰讓他離我最近呢?

當即,我的手臂猛的探出,速度無比之快,甚至快到了刀仔根本就沒有辦法作出任何的反應,隨後,我便化掌爲爪,直接扣住了刀仔的咽喉,這一刻,我沒有任何的猶豫,手掌猛的一用力,直接捏碎的刀仔的咽喉!

“咕嚕”一聲,刀仔的發出了一道詭異的聲音,此時,刀仔瞪大了眼睛,雙眼中,寫滿了不敢相信,那雙眼球,好像隨時都有可能爆出來似的,恐怖極了!

逐漸的,刀仔身上的生命體徵,開始消散,他,死了!

之前與我交手的雙花紅棍們,我都有留手,只是打殘他們,但卻並沒有直接取他們的性命,而刀仔,算是真正意義上,死在我手上的第一個雙花紅棍了!

“赤練蛇,該你了!”我扭過頭,朝着赤練蛇凜然低吼一聲,旋即,我便好像丟垃圾似的,將刀仔的身體,不對,是屍體,隨手丟到了擂臺上,刀仔的屍體還未落地,我便率先朝着赤練蛇發起了進攻!

而另一邊,赤練蛇已經被眼前的場面嚇傻了,她根本就沒辦法作出任何的反應,直到我衝到她的身邊,用同樣的方法扼住她的咽喉,在將她的咽喉捏碎之際,她都沒有作出任何的反應,就像是木頭人那樣,靜靜的等待着死亡的降臨……

我單手掐住赤練蛇的脖頸,只是微微一用力,她的咽喉便被我捏碎了,當即,赤練蛇的頭,便好似一棵歪脖子老樹那般,吊在身體上,如果不是有皮和肉的粘連,恐怕,赤練蛇的腦袋,就要掉下來了!

隨後,我鬆開了手掌,赤練蛇的屍體也直接落到了擂臺之上……

我傲然立於擂臺之上,靜靜的掃視着擂臺下方的那羣富商名流,這一刻,會場內的所有人,包括坐在角落裏的李俊,都彷彿陷入到了石化狀態,只是張大嘴巴,瞪起雙眼,好像看怪物似的凝望着我……

無比詭異的沉靜氣氛,充斥在會場之內,就彷彿,世界靜止了,時間,也停止了……

當然,我並沒有去看冉瀟,因爲,這傢伙早在我釋放了大天位的出體內勁之時,便已經完完全全的收斂起了氣息,好像旁觀者似的,嘴角含笑的退到了擂臺的邊緣……

沉默,足足持續了幾十秒,終於,冉瀟率先出言,打破了會場中的詭異氣氛……

“楚大師手段通天,冉某自愧不如,就不獻醜了!”冉瀟氣定神閒的朝着我雙手抱拳,拱了拱手,隨後,這傢伙便瀟灑的轉過身,走下了擂臺,就好像,他主動認輸棄戰,並不是什麼可恥的事情,也不是什麼丟面子的事情,而是一件非常普通,非常平常的事情……

其實,我完全能夠理解冉瀟的心情,雖然我並不知道他的修爲到底達到了何等境界,但我知道,冉瀟並不是屬於現實世界之中的人,他和我一樣,都是披着普通人的僞裝,生活在現實世界中的異類! 直白的說,我們都是靈異世界,或者是黑暗世界之中的人!

我們,對於俗世的眼光,並不是太在意,而俗世中所謂的面子,在我們心中,也是一件完全不值一提的事情,簡單的說,我們,對於俗世,不屑一顧!

所以,冉瀟做出這種決定,並沒有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如果,這是一場靈異世界舉行的會武大戰,冉瀟,就算是拼死,也會一戰到底,因爲,靈異世界,或者說,黑暗世界,纔是我們這類人生存的世界!

伴隨着冉瀟走下擂臺,這場十大雙花紅棍舉辦的拳賽,應該算是正式落下帷幕了……從開始,到現在,十大雙花紅棍之中,七人被我打殘打廢,兩人直接斃命,一人棄權,前前後後也不過才幾分鐘的時間,可是,就是這幾分鐘,卻是完完全全改變了港島江湖的平衡!

十大雙花紅棍,在港島江湖中的地位,極其之高,整個港島的四九仔,草鞋,白紙扇,甚至是紅棍,都將十大雙花紅棍當成了追趕的目標,崇拜的對象,而如今,十大雙花紅棍在我手上,連幾分鐘都沒有撐住,便七殘二死一認輸,如此壯舉,稱得上神蹟!

這一戰過後,我,楚大師之名,在港島,將會取代十大雙花紅棍,成爲一個具有特殊意義的名號!

我,不是那羣江湖人追趕的目標,因爲,我的戰績,他們可望而不可及!

我,不是那羣江湖人崇拜的對象,因爲,崇拜,已經不足以描述我這一戰所帶來的影響力!

我,絕對會成爲整個港島江湖,幾十萬江湖人,信仰的人!

信仰,會產生一種發自內心的敬畏,也會產生一種潛意識的懼怕,更會給人來來一種無能爲力的無助,無法抗拒的服從!

擂臺上,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旋即,我便將目光投向了李俊……因爲,我知道,十大雙花紅棍的拳賽,落幕了,但,霍東方爲我安排的陷阱,卻纔剛剛開始!

可是,面對我的目光,李俊卻並沒有表露出任何想要開始行動的意思,相反,就在這時候,擂臺下方的觀衆席,突然沸騰了起來!

那羣富商名流倒是還好說,他們來,其實就是來看熱鬧的,十大雙花紅棍的死活,與他們無關,最多,他們也就是驚歎我所展現出來的逆天之力,可是,與十大雙花紅棍一同到場的那些江湖大佬們,可就不淡定了……

雙花紅棍,可是每個勢力的中堅力量,更是勢力的代表人物,那些戰死或被我打殘的雙花紅棍,倒是還好說,雖然他們輸的很慘,但最起碼,他們沒有退,而冉瀟……

“冉瀟!”一名豎着賭神髮型的中年大漢霍然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指着冉瀟怒喝道:“你身爲洪門的雙花紅棍,更是十大雙花紅棍之首,難道,就連試一試的勇氣都沒有嗎?”

要知道,連紅棍都沒有資格進入會場,所以,那羣坐在觀衆席的大佬,只能是三大勢力的二路元帥,而且,指着冉瀟怒罵的中年大漢,肯定是洪門分部的二路元帥,因爲,冉瀟不戰而退的舉動,已經傷到了洪門分部的面子!

看來,冉瀟這次退戰,所要面對的壓力,要比我想象中更加的嚴峻……

當即,我的目光便落到了擂臺下方,氣定神閒的冉瀟身上…… 擂臺下,冉瀟異常平靜的撇了一眼說話的二路元帥,忽的,冉瀟揚起了嘴角,邪魅的笑了起來,“老葛,你既然這麼看中洪門分部的臉面,那你上去和楚大師打一場好了!”

“你……”那洪門分部的二路元帥被冉瀟一嗆,竟然半晌說不出話來,只是一臉憤怒的站在原地,繼續指着冉瀟。

沒辦法,讓那二路元帥上臺來和我打,我估計,他還沒那個勇氣!

然而,冉瀟再一次拒戰,倒是直接引爆了擂臺下面那羣后知後覺的富商名流……

“那年輕人叫什麼?楚大師?”

“他叫楚風,是內州河省的風雲人物!”

“他還是人嗎?你們剛纔看見了嗎?刀仔的短刀,好像被某股力量阻攔住了,竟然無法前進分毫!”

“還有赤練蛇的毒粉,也詭異的漂浮在了半空!”

“這算什麼?我在內州河省有公司,我公司的人就對我說過,河省的楚大師,道法通陰陽,上入得了天宮,下入得了地府,實乃當世第一奇人,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只是,不知道這年紀輕輕的楚大師,和成名已久的霍大師,誰厲害?”

一衆富商名流開始熱烈的討論了起來!

誠然,通過這一戰,我在那羣富商名流心目中的地位,直線上升,甚至,已經上升到了可以和霍東方一較高下的程度,要知道,霍東方在港島的地位,那可是無與倫比的……

當即,那羣富商名流便不約而同的齊齊轉過了頭,將目光定格在了坐於角落的李俊身上……

李俊,乃是霍東方的親傳弟子,如果這羣富商名流們好奇我和霍東方之間,到底孰強孰弱,那麼,李俊,無疑是最好的試金石!

而另一邊,李俊絲毫不理會那羣富商名流的目光凝視,只是自顧自的品着美酒,甚至,連我,他都沒有看上哪怕是一眼!

擂臺上,我微微皺起了眉頭,凝視着李俊的雙眼,也閃現出了一抹茫然……這李俊,有些奇怪,而且與羅藝之前提供給我的資料,完全不一樣!

當初,羅藝提供給我的資料上已經表明,李俊是一個眼高於頂,囂張跋扈的傢伙,我當着他的面,打殘了他同父異母的兄弟大咖陳,無疑是在打他的臉,可是,這傢伙竟然沒有任何的反應,這有些說不過去,最起碼,按照李俊的性格來說,這應該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纔對!

還有,面對那羣富商名流的集體凝視,李俊竟然還能沉得住氣,這又與資料上顯示的性格,有所衝突……

按照正常的邏輯來說,李俊這種囂張跋扈的人,現在應該馬上站起身,向我發出挑戰纔對,可他,卻是穩如泰山般的坐在原地,而且還品着酒……

然而,就在我好奇李俊爲什麼像是換了一個人的時候,忽的,李俊放下了手中的水晶杯,而後,他緩緩的從沙發上站起了身……

李俊從沙發上站起身之後,並沒有直接看向我,而是轉頭,望向了那羣富商名流,當即,李俊突然開口,聲音幽冷的對那羣富商名流說道:“一分鐘之內,你們最好馬上離開這裏,否則,生死不論!” 李俊話音剛落,會場內,再次陷入到了詭異的沉靜之中!

然而,這份沉靜才維持了幾秒鐘的時間,猛然間,那羣富商名流之中,便有一半的分,紛紛起身,倉惶的奪門而逃,另外一半則仍舊留在會場之內,並且對李俊展開了口誅筆伐……

“李小先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就算是霍大師站在這裏,也未必會說出這種話,你知不知道,我們這些人的財富,完全能夠左右港島的經濟,難道你還敢動手殺了我們嗎?”

看來,李俊此人,平時太過囂張,這羣富豪名流早就對他有所不滿了,之所以,富豪名流們曾經沒有發作,那時因爲,當時的港島,霍東方一家獨大,李俊背靠大樹,而且港島的富豪名流還特別相信風水鬼神之說,所以,大家不敢得罪李俊!

而如今,形勢不一樣了,港島突然冒出了一個有可能和霍東方分庭抗禮的我,那麼,這羣投機者自然會下意識的想要往我的身上押寶,再加上李俊剛纔的囂張態度,進而,刺激到了這羣富商名流的底線,這才導致這羣富商名流,和李俊之間的矛盾,直接激化,尤其是李俊那句,生死不論!

沒有人不怕死,尤其是這羣富商名流,他們對於自己生命的愛惜程度,其實已經達到了一個讓人髮指的地步,不然的話,他們也不會如此的崇信風水鬼神之說!

而李俊那句“生死不論”,自然是觸及了富商們的底線!

不過,面對留下來的那羣富商們的質問,李俊卻是恍若未聞那般,只是自顧自的搖着頭,一邊冷笑,一邊幽聲說道:“本來想留你們一命,爲大人以後的計劃多佈下幾枚棋子……既然你們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們!”

李俊的話音剛剛落地,陡然間,彷彿有人將空調的冷氣,開到了最大等級似的,一陣徹骨的陰風席捲而來,直接在會場內肆虐了起來!

那羣富商們,皆是情不自禁的抖了起來,甚至還發出了一陣陣絡繹不絕的“咯咯”聲,對,就是那種上牙和下牙不斷撞擊而產生的聲音!

對於普通人而言,這陣陰寒之氣,僅僅代表了冷而已,可對於我而言,卻不然,因爲,我對這種陰寒之氣,特別熟悉……毫無疑問,這是鬼氣!

只有陰魂出現的時候,纔會產生的氣息,而且,這陣陰氣極其濃郁,從氣息的強度,我能分辨出,這次來的陰魂,絕對不少!

幾乎是在陰氣綻放的同一瞬間,我,包括冉瀟在內,我們二人齊齊的將目光鎖定到了李俊的身上……

難道,這是李俊招來的猛鬼大軍?

他真的這麼大膽,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召喚猛鬼大軍?

難道李俊不怕觸犯圈子裏的規則嗎?

當即,我腦中靈光一閃,隱約想到了一些關鍵點……比如說,這次拳賽,在正午十二點準時開始,而正午十二點,乃是比午夜子時更盛一分的極兇之時,這個時間,纔是陰魂最爲強盛的時間段!

貌似,這猛鬼大軍,應該是早就爲我準備好的一道開胃菜……

就在這時候,忽的,會場之外,陡然響起了一陣整齊劃一的腳步聲!

踏!踏!踏!

就好像有一支隊伍,正在走正步一般,而且,步伐還極其規整,腳步砸地的聲音,也極其響亮!

一時間,整個會場之內的所有人,都突然安靜了下來,靜的讓人有些壓抑…… 那羣富商名流在此時,一個個的臉色也變得極其難看,所有人的目光都下意識的集中在了會場的出入口,也就是那扇巨大的銅門之上,那一雙雙寫滿了驚懼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銅門,因爲,那整齊劃一的腳步聲,便是從外面,傳進會場之內的!

人對於未知事物的恐懼,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就比如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