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首的是四個長頸族的女人,她們對著眾人呲牙咧嘴,樣子十分不友善,帶有很大的敵意。

「哦,你們不要誤會,我們是路過此地,我認識你們的族長卡秋薩!我和她有過一腿呢!」雷洛老爹道。

江帆暗自打量這幾個長頸族的女人,皮膚黝黑,脖子上套滿黃色的圈,赤裸上身,嘴唇很厚。比起薩克塔族人起來,簡直沒得比,前面的是金鳳凰,後面的是烏雞婆!

黃富悄聲道:「帆哥,這幾女人也太難看了吧,長的跟烏雞似的。」


江帆望著這些長頸族人脖子上的黃色項圈道:「他們脖子的圈是黃金打造的?」 誰知蘇若言的下一句話令慕卿頓時啞口無言。

「所謂的娘家人就是要對外人特別好,這樣才會換來他對你的好。」

半晌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慕卿只好尷尬地轉移話題。

「話說你準備什麼時候找男朋友啊?估計叔叔阿姨都開始催你了吧?」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千萬別和我提這件事,提起來我就開始感覺到頭大。」

蘇若言頓時哀嚎一聲,想起那個場面就感覺有些頭痛。

「我爸媽在我休息的時候給我拿來了一沓照片,重點是一沓啊!超級厚的你知道么?」

聽到這話,慕卿腦中頓時浮現出那個滑稽的場面,有些忍俊不禁。

「他們勒令我今天下班之後就開始挨個見面,我看了下照片,就算我每天見十個,都夠我見一個月了。」

「噗嗤……哈哈……」

慕卿頓時認不住了,笑得前仰後合。

耳邊傳來好友不停的笑聲,蘇若言雖然有些哀怨,但是心中默默地鬆了口氣。

「你還好意思笑啊?你的好閨蜜即將踏上相親的不歸路,你也不安慰我。」

「不笑了不笑了,晚上我陪你去相親好不好?」

聞言,蘇若言頓時雙眼放光:「你說得是真的么?你真的願意陪我去解決這些人?」


「當然願意了,為閨蜜兩肋插刀,義不容辭啊。」

慕卿忽然想起晚上還有和封時奕的約會,不由得有些懊惱。

耳邊的慶幸聲依舊,慕卿有些犯愁等下要怎麼和封時奕開口解釋。

誰知封時奕今天異常的通情達理,慕卿說完之後就同意了慕卿的請求。

殊不知封時奕早已經聽到了他們兩人的談話,見到慕卿笑得那麼開心,封時奕便打算讓她們兩個多多接觸。

叩叩叩。

慕卿剛要出去的時候,辦公室的門就被敲響了。

「進。」

宋文推門走了進來,有些糾結的看著封時奕。

見狀,慕卿挑了挑眉,離開了辦公室。

「說吧,有什麼事情?」

宋文這才遲疑著開口:「總裁,我今天能和您請個假么?我家裡非要我去相親,我拗不過……」

看到宋文有些為難的表情,封時奕微微勾了勾唇角。

「去吧,這幾天忙前忙后的也沒顧上休息,就當給你放假了,好好休息。」

「謝謝總裁。」

待宋文離開之後,封時奕忽然感覺到有哪裡不對,可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到底是哪裡。

隨即搖了搖頭,想不出來就算了,封時奕低頭繼續看著手裡的文件。

當天下班后,慕卿就被蘇若言拉著去了餐廳。

蘇父蘇母看到慕卿的時候,眼底閃過一絲驚訝,隨即蘇母拉住慕卿的手。

想說什麼卻也沒有說出口,最後輕輕地拍了拍慕卿的手。

「好孩子,以後想家了就來叔叔阿姨家裡,這裡永遠都是你第二個家。」

「謝謝阿姨。」

慕卿不由得感到鼻子有些發酸,沒想到蘇父蘇母不但不嫌棄她,反而對她這麼好。

「這有什麼好謝的?趕快坐下,等下我和你林叔叔就回去了,你幫我看著點這個丫頭。」

見到蘇母指她,蘇若言不服氣地吐了吐舌頭,伸手抱住慕卿的手臂。

「反正媽媽你就是看卿卿哪裡都好,感覺自己不是親生的。」

「卿卿當然哪裡都比你好,看看你哪有個女孩子的樣子?」

蘇母毫不掩飾對蘇若言的嫌棄,低頭看了眼手錶。

「好了好了,時間差不多了,你給我記住,不許出些怪問題為難人家知不知道?」

「知道啦。」

蘇若言連連揮手:「爸爸媽媽你們就快點回去吧,不要擔心我。」

將蘇父蘇母送走後,蘇若言終於鬆了口氣:「終於走了,我又自由了。」

「你啊,安心找個男朋友不就沒有這麼多事情了么?」

蘇若言不滿地拱了拱鼻子:「我才不要這麼隨意的找男朋友,我要找到我愛的……」

「並且愛你的,只有嫁給愛情才會幸福。」

慕卿直接接過蘇若言未說完的話,然後有些無奈的看著蘇若言。

「動不動就是這句話,你不嫌累我耳朵都嫌累啊。」

聽到這話,蘇若言不滿地嘟了嘟紅唇,正要說話時,對面便來了一名奇裝異服的男人。


「你好,你是宋阿姨介紹的是么?」

「對,我就是蘇若言。」

男人確定了蘇若言的身份之後就坐了下來,隨即看到慕卿,有些詫異。

「這位是?」

「我閨蜜,來幫我把關的。」

蘇若言合上震驚的下巴,桌下的手緊緊地握住慕卿的手。

感覺到蘇若言此刻心中的怨氣,慕卿嘴角便不自覺地勾起。

「來相親還要組團啊?知不知道一杯咖啡是很貴的?」

聞言,慕卿拿出錢包掏出一張百元大鈔放在桌面上。

「這杯咖啡我可以自己出錢,就連你等下要喝的咖啡我也可以出錢,但是我想你配不上我閨蜜。」


蘇若言此刻恨不得跳起來給慕卿鼓掌,說的太霸氣了,她喜歡。

男人惱怒地瞪了慕卿一眼,恨恨地起身離開。

「我的天啊,這都是什麼人啊,太奇葩了。」

「我也覺得叔叔阿姨這次有點不靠譜,不過接下來不是還有么?不要急。」

見過這個之後,蘇若言就對其他人沒有什麼期待了,但是還不敢走,只能等著。

「你好,請問你是宋阿姨介紹的吧?」

面前再次站了一名男子,穿得還算是正常,只是嗓音有點令人不敢恭維。

蘇若言勉強揚起笑臉點點頭:「沒錯,我就是蘇若言,你請坐。」

男子坐下之後,時不時的抬頭看蘇若言一眼,隨即低下頭抿嘴笑笑。

「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見到男子不開口,慕卿只能輕輕推了推蘇若言,蘇若言心不甘情不願的詢問對方名字。

「講英語。」

蘇若言有片刻石化,不過還是耐著性子解釋著。

「不是,我是想問你叫什麼名字。」

「講英語啊。」

聽到這話,蘇若言勉強揚起嘴角笑了笑:「好,What’syourname?」

男人似乎有些無奈,隨即從包里拿出身份證遞給蘇若言。 「是的,所有長頸族人的脖子上的圈都是黃金打造的!」雷洛老爹道。


「我靠,這些人脖子上的黃金足足有好幾斤重吧?還都是富婆呢!」江帆笑道。

片刻之後,長頸族的族長卡秋薩來了,她的脖子更長,足足有一尺多長,圍滿了黃色的圈,厚厚的嘴唇,小小的眼睛。赤裸上身,下身圍著獸皮,赤腳上還帶著幾個黃色的圈。

看到長頸族族長卡秋薩的長相,江帆和黃富兩人幾乎要嘔吐,我靠!長的跟鴕鳥似的。那麼長的脖子,身體消瘦,該大的不大,不該大的都大,暈死!

卡秋薩看到江帆和黃富眼睛立刻發光,色迷迷地望著他們,「哦,美男子,我喜歡你們,你們今天晚上到我屋裡去睡吧!」

江帆和黃富差點沒吐了,連忙搖頭道:「哦,我們就不去了,要去還是請他們幾個人吧!」

江帆和黃富同時指著孫海劍和張中傑,孫海劍和張中傑差點沒氣死,這不是要命嗎!這種貨色白送我們都不要!

「嘿嘿,卡秋薩,你真有眼光,這兩個小夥子是我們這裡長得最帥的!」孫海劍笑呵呵道。

我靠!孫老頭夠陰的!江帆和黃富兩人立刻慌了神,黃富笑嘻嘻道:「薑是老的辣,你別看他們幾個老了點,但是他們經驗豐富,花樣多啊,包你滿意!」

孫海劍鼻子差點氣歪了,這小子真會瞎扯,這不是讓我們幾個老傢伙去受罪嗎!

「哦,我不喜歡他們幾個老傢伙,我喜歡你們兩個身強體壯的,那樣才有味道,今晚就你們陪我睡吧!」卡秋薩用生硬的華夏國語說著,慢慢地走到江帆和黃富兩人面前,伸出手掌。

江帆和黃富嚇的直往後退,「這是幹什麼?」江帆驚訝道,他不知道這個鴕鳥要幹什麼!

「這是讓你們親吻他的手,表示同意!」雷洛解釋道。

我靠,手比雞爪還難看,噁心死了!江帆和黃富兩人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哎喲,我肚子疼,我要上廁所!」江帆急忙找個借口。

卡秋薩指著樹上道:「廁所在樹上,你去吧!」

聽了這句話江帆差點沒暈倒,我靠!長頸族的廁所在樹上!抬頭看樹上,發現樹上架了兩塊木板,難道這就是廁所?江帆正疑惑的時候,雷洛老爹說話了:「不要看了,那兩塊木板就是廁所,長頸族人就是在樹上大小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