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樓拍賣場的規矩,想必大家都了解了。老夫在這裡,也就不再重複。廢話不多說,我們立即開始本次拍賣會,這次拍賣會的第一樣物品,是一件寶器,流光手鐲。帶著它在戰鬥時,能提升百分之三十的力量!絕對是物超所值的寶器,希望大家踴躍參與!」

白袍老者面帶微笑說道。話音落下,招了招手。


一名侍女立即上前,托著一個白色的圓盤,緩緩走上拍賣台,放到案几上。

唰!

白袍老者一把掀開覆蓋在圓盤上的紅布,頓時,一個晶瑩剔透,精緻細巧的淡綠色手鐲,靜靜躺在托盤之上。

一股靈動的氣息,同時在拍賣場里,流傳開來。

「呼!真是寶器的波動!」

「好厲害,這件寶器我要了。」

「哼,我剛剛突破武王,境界不穩,如果拍下它,正好彌補不足。這件手鐲是我的了。」

「喂,老魏,你是男人,戴什麼手鐲啊?」

「男人怎麼了?老子又不是戴在手上!」

……


大廳里一下子熱鬧起來,議論紛紛。

蕭易對此不怎麼感興趣,本就是來看熱鬧的,自然不會加入進去競價。

很快,這件手鐲被人用兩百塊玄級元晶石給買走。

開胃菜過去。

後面白袍老者,陸續拿出了寶器、功法、珍惜材料、靈丹等各種寶貝。

蕭易一直沒什麼心動的物品,有滋有味看熱鬧。順便幫元文振參考參考,出出主意。

不過。

漸漸的,拍賣的物品,越來越高級。各個貴賓包廂里,也有人開始參與競價。

也就在這時。

白袍老者的一句話,讓蕭易精神猛地一震,來了興趣……

… 「下面要拍賣的是一枚妖丹!」

白袍老者笑眯眯的凝視全場,緩緩開口道,「這是一枚七級妖獸的妖丹!黑鱗雕之卵!」

嘩!——

偌大拍賣場,一片喧嘩。

有些武者甚至激動的站起身,雙目放光,死死的盯著拍賣台。

「黑鱗雕之卵,嘖嘖……不愧是英雄樓,好大的手筆啊。」

「七級妖丹,這無論是煉丹,還是直接服用,都是寶貝啊。更何況是黑鱗雕之卵,我一定要拍到手,一定要!」

「真是七級妖丹?不會是假的吧。我要是沒記錯,黑鱗雕都快絕種了!早在十年前,黑鱗雕就沒出現在大眾視野內了,現在怎麼可能還能弄到黑鱗雕之卵?」

「切,你弄不到,不代表別人弄不到啊。英雄樓可是不亞於六大宗門的超級勢力,分部遍及整個大夏王朝,不,是整個滄瀾大陸!能弄到黑鱗雕之卵,沒什麼好稀奇的。他們弄不到,才奇怪呢!」

「這枚七級妖丹是我的!誰都別和我搶!」

……

拍賣現場群情激奮,叫喊聲震天。

「這什麼黑鱗雕很有名嗎?」蕭易很是訝異,脫口問道,「七級妖獸固然強大,但沒必要那麼瘋狂吧?」

「呵呵,如果是其它七級妖獸,確實沒什麼好瘋狂的。可黑鱗雕,它的卵化成的妖丹,這就不一樣了。」

身旁,元文振聞言,笑著解釋道,「老弟或許不知道,黑鱗雕本身實力就很強悍,一身翎羽堪比最堅固的鱗片。它的卵一出生就具有增強體魄功效。如果是妖丹,那更是具有重新塑體之神效!」

「你是說脫胎換骨?」蕭易脫口而出。

「只比脫胎換骨差一點點!」元文振正色道,「如果服用之前,那個人的體魄,就已經達到臨界點,那服用后,百分百脫胎換骨。一個武者體魄的強橫,直接關係到他實力的高低。所以,黑鱗雕的卵和妖丹,才會那麼吸引人。尤其是以煉體為主的武者,更是為之瘋癲。」

「明白了。」蕭易點頭,做恍然狀。心底里,有了另外想法。意念溝通吞天虎,在腦海中問道,「虎大爺,你說小金吃了這黑鱗雕的妖丹,有沒有什麼幫助?」

「這還用問?當然是好處大大!」吞天虎沒好氣介面,「小傢伙現在是遮天鷹,想要成長至成年,擁有遮天鷹真正的力量,各種能量補充是肯定的。你要是不幫忙,光憑小傢伙自己獵食,估計得要幾十上百年的時間,才能完全成長到成年。」

「啊?」蕭易張大嘴巴。

「啊什麼啊。總之,你想小傢伙成長的時間縮短,最好多準備各種高級妖丹、高階靈藥給它補充。就像這枚黑鱗雕的七級妖丹,能拿到手,就最好拿到手!」

一口氣說完,吞天虎消聲滅跡。

蕭易則呆坐在位置上,無奈苦笑。一個月兒,就夠自己頭疼的了。現在到好,小金也要養。幸虧月兒有天蟒火雲石,時刻吸收天地能量補充。要不然,蕭易都有到處打劫的衝動了。

拍賣台上。

「黑鱗雕的妖丹,珍貴之處,是什麼樣,想必大家都知道,老夫也就不說了。」

白袍老者一邊講訴,一邊揭開蓋在妖丹上面的紅色帆布,面朝偌大拍賣現場,微笑道,「這枚妖丹,我們出的底價是五百塊玄級元晶石!每次喊價不得低於一百塊!現在,競價開始!」

「六百!」

蕭易率先喊道。華天雄獎勵了一萬玄級元晶石,這時正好用上。

「七百塊!」

蕭易話音剛落,一個貴賓包廂里,緊跟著傳出報價聲。

「八百塊!」

拍賣大廳里響起一個聲音。

「九百!」蕭易眼皮也不眨一下,繼續加價。

「一千塊!」大廳里另外一個武者跟在後面報價。

「一千五百塊!」第一個跟在蕭易後面交加的貴賓包廂里,一口氣提高了五百。

這一下,拍賣大廳里準備喊價的武者,心虛了。

元晶石不同於白銀、黃金。一千五百塊玄級元晶石,都夠一名武靈境界的武者,突破到武宗了。更能買一門差一些的玄級超等功法。

黑鱗雕的妖丹固然是好,可值不了那麼多錢。頓時間,報價的熱情,消去一大半。

「一千六百塊!」

蕭易不緊不慢,繼續喊價。聲音在寂靜的拍賣現場回蕩。

「一千七百塊!」

那個貴賓包廂再次加錢。

對於一般的武者來說,花費一千七百塊玄級元晶石去買七級妖丹,完全是坑爹啊!

對於那些貴賓包廂里的貴賓來說,七級妖丹珍貴是珍貴,可煉體方法那麼多,沒必要在黑鱗雕上一頭磕死。

因此,整個現場一下子剩下蕭易和那個包廂中的貴賓在拼價。

「一千八百塊!」蕭易再次加價。

有《不死金身訣》在蕭易不用顧忌煉體方面,反倒是適合小金服用的靈丹靈藥,很難遇到。現在碰上,哪能錯過。只要價格不是那麼誇張,這枚七級妖丹,怎麼也要弄到手!

「一千九百塊!」

對方同樣以一副大爺不缺錢的狂傲聲音,在大廳里響起。

這一下,拍賣現場有不少人跟著興奮起來了。在拍賣會看斗價,比看戲還要精彩。

「二千塊!」蕭易不急不緩,緩慢加價。

這話一出口,身旁坐著的元文振,摸了下冷汗,勸解道,「老弟,七級妖丹而已,你沒必要……」

「文振兄放心,我有分寸。」蕭易微微一笑,打斷元文振。

「那……好吧。」元文振張大嘴,嘆了口氣。

另一邊。

「混蛋!這傢伙是誰!居然敢和本少爺爭搶!他想死嗎?」

包廂內,一個滿臉陰霾,臉色虛白的年輕男子,氣的摔茶杯,咆哮吼道。

他是天元城少主,最享受的就是別人的尖叫,是天元城最耀眼的明星。現在不知從哪蹦出一個傢伙,敢和他搶東西,這不是獅子頭上抓跳騷,找死嗎?


「查!給我去查!我要知道這小子是哪路人,敢和我搶東西,我一定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年輕男子,怒髮衝冠,嘶吼的聲音,在包廂里徘徊……

… 「是,少主!」

包廂里,一名中年男子沉聲應道。話音落下,語氣放緩,輕聲道,「少主,查探可以。但我們不能再這樣繼續競價下去了。」

「我們的目標是九轉金丹!」

「黑鱗雕之卵,珍貴歸珍貴,可它到底不如九轉金丹。如果我們在這上面花費過多的話,只怕後面就沒財力去競拍九轉金丹了!」

中年男子勸諫道。

「行了,行了,本少爺知道。」

年輕男子不耐煩的揮了揮手,「本少爺不和他一般見識,讓他先得意幾天。你們給我派人盯好了!敢和本少爺搶東西,我一定要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上!黑鱗雕之卵,最後還是會回到本少爺的手裡,啊哈哈……」

年輕男子暢快大笑。

「是,少主英明。」中年男子跟在後面附和。隨後,躬身退出包廂。

……

拍賣現場。

「二千塊一次,二千塊第二次,二千塊第三次!」

「好,成交!黑鱗雕之卵,最後由這位英雄獲得!」白袍老者遙指向蕭易。

蕭易拱手回禮。取出二千塊玄級元晶石,放在小袋裡,遞給拍賣場的工作人員,交給後台。

很快,工作人員回來,把黑鱗雕之卵,送給蕭易。

「嘖嘖,老弟的魄力真大啊。」

元文振看了眼黑鱗雕之卵,感受那強勁的七級妖丹氣息,豎起大拇指,感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