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這兩人被巨蟒嚇了一跳,但他們卻顧不上埋怨侍衛首領,而是急忙問道:「這位侍衛大哥,這條巨蟒,你叫它黑禾大人,它到底是什麼?」

他們本來想說凶獸的,但哪頭凶獸能夠口吐人言?

侍衛首領看到這兩人神態大變,心裡也很滿足,便點了點頭回答道:「黑禾大人原先乃是妖物,它能夠口吐人言,甚至會我們的武技,比一般的掌印師都要厲害。不過,黑禾大人卻遇到了我們的掌印師,季成大人!經過一番激烈的戰鬥,黑禾大人最終被季成大人收服。如今成了我們季族的鎮族靈獸了!」

聽到了侍衛首領的解釋,這兩名年輕男子臉上都有一絲駭然之色。

「妖物,居然是妖物,在季城誕生了妖物。而且還被降服,這怎麼可能?一旦出現妖物,不是大災難嗎?別說掌印師一層了,就算是掌印師二層、三層。甚至都不是妖物的對手。這頭巨蟒,一定還是小妖,不是那種深澤大山裡的大妖,這季城的掌印師真是幸運啊,能夠收服一頭小妖,若是日後成長起來,那可是能媲美掌印師二、三層的恐怖存在。」


或許連侍衛首領都不知道,「妖物」這兩個字意味著什麼。但身為易城這個大城中的人,這兩名男子卻非常清楚,「妖物」的恐怖。

季族的掌印師,能夠力壓妖物,並且收服了妖物,即便只是小妖,那也不是一般掌印師能夠收服的。因此,這兩人倒也不敢再露出倨傲的神態了,反倒對那位神秘的掌印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很快,侍衛首領帶著兩人進入到了客廳,隨後便進去通報了。

不一會兒,一道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快步的走來,看到兩名男子后,眼露精芒道:「易城?那裡距離我季城很遙遠,你們兩人前來有什麼事?」

魁梧男子赫然是季族族長季威。他倒是聽說過一些關於易城的事。不過也都是模模糊糊的,了解的並不是很清楚,僅僅只知道易城很遙遠,是個非常龐大而繁華的城池。被易族牢牢的把持著。

兩名白衫男子不敢怠慢,急忙站起身來說道:「不知道季族長可知道九城聯盟?之前的貝城。其實也是九城聯盟之一,而九城聯盟的盟主,便是我們易城的易祖。這次我們是奉了易祖之命,前來送請柬的,但到了這裡才知道貝城已經易主,那麼這請柬,便只能交給季族的掌印師大人了,還請族長請出掌印師大人,讓我們將請柬奉上。」

「九城聯盟?」

季威皺了皺眉頭,怎麼又冒出了個九城聯盟?不過看著兩人的模樣,似乎不像是在說謊,於是,遲疑間,他便沉聲說道:「將請柬拿出來,我先看看。」

「這……」

兩人猶豫了一下,隨後小心的提醒道:「請柬由易祖親自製成,不是掌印師,根本無法看到其中的內容。」

說罷,兩人還是將請柬拿了出來。

這是一張大紅的請柬,看上去和普通的請柬沒什麼兩樣,季威接過了請柬,雙手想要翻開,但卻怎麼都無法翻開,彷彿有一種無形的力量,禁錮著請柬。

「有意思,大力印!」

季威立刻動用了神印,力量立刻增加了幾倍,但那張薄薄的請柬,卻依舊紋絲不動,根本就無法打開。

「掌印師的手段,還真是神奇!好了,我帶你們去見成兒!」

季威將請柬遞了過去,算是相信了,便帶著兩人離開了客廳,朝著另一間清凈的院子走去。

「沒想到,那位能夠收服妖物的掌印師大人,居然是族長的兒子。」

易城來的兩人也漸漸的了解到了一些關於季成的事迹,沒想到季成的年輕那麼小,甚至還未及冠,卻就帶領著季族走向了輝煌。

他們也同樣是年輕人,自然對季成生出了一絲好感,甚至是崇敬之情。

「父親,你來了?請進吧。」

剛剛走進院子,就從幽靜的屋內傳來了一陣平靜的聲音。

「成兒,我帶了兩名客人前來。你們跟我來吧。」

季威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帶著兩人直接推門而入。

兩人也都懷著一絲激動之情,剛走進屋內,便有些迫不及待的望向了屋內的一道略顯瘦削的身影。

那便是他們這次要找的人,季族創造了傳奇的掌印師——季成!

ps:本來不想求月票的,但後面追的越來越猛,菊花不保,大家有月票的都投出來吧,拜謝拜謝!(未完待續~^~) 一進入屋內,這兩名易城來的使者,便恭敬的向季成行禮道:「尊敬的掌印師大人,我們奉了易祖之命,向您送來請柬,邀請您一個月後,赴易城參加百年一度九城盛典!」

「易城?九城盛典?」

季成轉過身來,目光平靜的看向了這兩名易城使者,而這兩名使者,也終於看清了季成的模樣,的確非常的年輕,只不過在稚嫩的面龐上,那雙眼神中卻非常的深邃,彷彿一汪深不見底的潭水。

這個時候,季威在一旁低聲說道:「成兒,這易城以及九城聯盟的事,我也不清楚,不過他們說是奉命帶來了請柬,只能由掌印師打開,應該是真的。」

「哦?請柬拿來我看看。」

季成聽說這張請柬這麼神奇,也想見識一下。

易城的兩名使者,此時可不敢放肆,在一個比他們年輕,而且幾乎算得上是傳奇的掌印師的面前,他們也沒有什麼可以自傲的。於是,便雙手將大紅的請柬奉上。

季成伸手一抓,將請柬抓到了手中,與季威不一樣,他一眼就看出了請柬上殘留著一絲神紋之力,的確只有掌印師才能打開請柬,若不是掌印師,即便有再大的力量也無濟於事。就是這麼一絲神紋之力,就足以讓普通人無計可施了。

「嗤」。

季成微微一笑,額頭上金芒一閃,一道神紋迅速的化為了一道金色光芒,籠罩在了請柬上,頓時。那絲神紋之力遇到季成的神紋之力后,便逐漸的消散了。

不過,在這過程中,季成的神態卻也漸漸的嚴肅了起來。他感覺到了這絲神紋之力中所蘊含的強大力量,僅僅只有一絲,但卻好像比他一道神紋之力還要強大。

要知道,現在的季成可已經達到了金印神紋的圓滿境界了。不會有人比他的神紋之力更多更強了。

除非,這不是一位掌印師第一層的強者,而是第二層!

「掌印師第二層?是了,一定是這樣,這絲神紋之力,不僅強大、堅韌,而且隱隱還對我的神紋之力有一些壓制,儘管很輕微。但的確是壓制,只有更高層次的神紋之力,才有這樣壓制的效果。」

季成隨後打開了請柬,上面是簡單的問候,當然是對貝城三位老祖的問候,隨後便邀請三位老祖於一個月後,到易城參加百年一度的九城盛典。隨後落款是易巔,應該就那兩名易城使者口中的「易祖」了。

看到季成真的能夠打開請柬,而且看起來非常輕鬆的樣子,這兩名易城使者再沒有懷疑,一個個的神色變的更加的恭敬了。

「好了,請柬我已經收到了,一個月後,我會到易城參加九城盛典!」

聽到季成答應,兩名使者也知道他們的任務完成了,於是便拱手告退道:「我們易城非常歡迎掌印師大人大駕光臨。我們就先返回易城回稟易祖了。」

說罷。兩人便退了下去。

離開了院子后,兩名白袍男子還故意又多看了一眼黑禾,眼神中閃爍著一絲敬畏與興奮之色,邊走邊說道:「沒想到。這等蠻荒貧瘠之地,還能誕生這麼天才的人物。這次我們可是立下大功了,回去稟告給易祖,一定會重重有賞。」

「不錯,九城聯盟很久都沒有出現新的掌印師了,更何況是如此天才的人物?哪怕是那些大宗門的天才弟子,也不過如此吧?」

這兩人很激動,這次發現了季成這個天才掌印師,就算得上是大功一件,至於被季成滅殺的貝族三大掌印師老祖,他們根本就沒有理會,成王敗寇,這在無數的氏族中,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哪怕是易祖知道了,也不會為這件事給交惡季成。

兩人很快便啟程,向著易城返回。

季威重新又來到了季成的屋內,看到季成后,忍不住問道:「成兒,你當真要去易城?這九城聯盟,我們連聽都沒聽說過,恐怕有些古怪。」


季成現在可是季族的定海神針,季威自然不想讓季成離開,而是坐鎮在季族當中。

季成心中卻有了打算,這次就算沒有易祖的邀請,他也是打算外出遊歷的,畢竟這個世界這麼的廣闊,光是南域,幾乎就是無邊無際,更何況在南域之外,還有更廣闊的天地?

這季城所在的地方,僅僅是南域的很小一角,偏安一隅,如果不出去走走,恐怕刀法也再無寸進,自然也無法悟道,無法晉陞成到掌印師第二層。

「父親,放心,關於九城聯盟的事,我們不知道,但卻有人知道。我去一趟貝族,打聽清楚了再做決定。」

季族畢竟根基淺薄,九城聯盟的事,不清楚也很正常,但貝族乃是千年大族,而且,三位掌印師老祖,曾經也參加過九城盛典,貝族的人應該知道。

向季威解釋了一番,季成便直接離開了屋子,召來了小白,跳到了小白的背上,直接朝著貝族的族地飛去。

*****

貝族從貝城遷離出來后,歷經艱辛,終於找到了一塊適合居住的族地,不過他們卻要面臨一些凶獸的威脅,每天都會處於緊張之中,自然沒法與生活在貝城時的安全愜意相提並論。


「嘩」。

忽然,一陣狂風襲來,一些貝族的守衛看到了半空中的一道白色的身影,那是一媲神駿的白馬,正踏風而來。

「是季族的掌印師來了!」

「快去通知族長。」

貝族的人幾乎都認識季成了,畢竟,正是因為季成,季族才得以入主貝城,他們貝族才會淪落到這番地步。


不過,卻沒人敢露出憤怒的表情。當初貝族成為霸主后,連滅族的事都做過,季族沒有將他們滅族,便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哪還敢對季成憤怒?

很快,貝族的高層都來了,為首的是胖乎乎的貝安,他現在已經成為了貝族真正意義上的族長了。不僅能力出色,與季成保持著良好的關係,更重要的是,現在的貝族,就只有貝安以及他父親,兩人擁有神印力量了。

在對付凶獸時,貝安兩人是沖在最前面,是斬殺凶獸的主力。因此,這才慢慢的得以受到貝族族人的尊敬,其族長之位也就越發的穩固了。

「撲哧」。

很快,小白馬降落了下來,一身白袍的季成,從小白的背上跳了下來,他的目光早就已經注意到了貝安。

「貝安。你還是沒變。」

季成笑了起來,貝安那胖乎乎的身影,還是沒變,只是眼神中似乎更多了一深邃。

「季成,你今天怎麼到我貝族來了?」

「怎麼?不請我進去做客?」

「哈哈,這怎麼敢?你可是季族的掌印師,請,我們今天好好聊一聊。」

貝安也大笑了起來,現在兩人的關係,倒更加放得開了。季成沒有對貝族下手。也沒有為難貝族,這已經是難能可貴。

更重要的是,從季成的目光中,貝安發現。季成依舊是那個依舊,一點都沒有變。他們兩人還是朋友!

看到貝安與季成依舊這麼熟悉,貝族的其他人則輕輕的鬆了口氣,看來這次季成前來,並不是要對付貝族。

跟著貝安來到了一間雖然簡陋,但很安靜的屋子,這些屋子都是貝族臨時搭建起來的,只能遮風擋雨罷了,但勝在還算安靜。

季成向四周看了看,忽然開口說道:「貝安,你如今也是貝族的族長了,若實在有什麼困難,可以和我說說,我或許能幫上一些。」

貝安卻搖了搖頭,貝族目前需要的是什麼,難道季成會不知道?神印強者,季族一定不會讓貝族擁有太多的神印強者。

「不用了,我們貝族剛剛來到這裡,只需要過段時間,就能徹底的穩定住局面,到那時候,就差不多會好過一些。」

其實貝族這段時間,已經在與凶獸的戰鬥中,死傷數百人了,貝安作為族長,也深深的感到自責。

季成沉吟了一會兒,似乎下定了決心,緩緩開口道:「過段時間,我會重啟授印大典,對待所有氏族,都是一視同仁,只要有元氣石,我就能幫他刻下神印!」

聽到季成的話,貝安心中一震,「一視同仁」,這就表明了季成的態度,其實,貝族多幾名神印強者,根本就威脅不到季族,光是黑禾,就遠遠不是神印強者所能比擬的。

當初季成之所以要廢印,一是要讓季族的族人心中不再對貝族充滿仇恨,二來也是因為數百人的神印強者,數量上還是太多,如果靠著幾年一度的授印大典,貝族也根本積累不到這麼多的神印強者,自然沒什麼威脅。

不過,這對現在的貝族,卻幾乎是解了燃眉之急,有了神印強者,貝族就能對付周圍的凶獸,徹底的安頓下來,不用每天都承受那麼多族人的死傷。

「季成,謝謝你。」

良久,貝安也僅僅只說出了這一句感謝的話。

「哈哈,貝安,我這次來是有事要請你幫忙,你可知道易城?知道九城聯盟?」

季成大笑了一聲,沒有再授印問題上再多說,而是直接問起了關於易城,關於九城聯盟的事。

「九城聯盟?我聽說過,他們來找你了?」

「不錯,他們來找我去參加九城盛典。」

季成也沒有隱瞞,直接說道。

「九城聯盟我僅僅只聽說過,當時就三位掌印師老祖知道的最清楚,其次便是老族長了。這樣吧,我去將老族長請來,讓他當面向你解釋。」

貝安說罷,便立刻讓人去請貝族的老族長前來。

ps:感謝各位的打賞支持,繼續求月票!(未完待續~^~) 在僻靜的屋子內,季成喝著貝族剛剛採集的粗茶,雖然很粗劣,但勝在有一股濃郁的清香,回味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