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省這次來的人,是以霍家為首的。

畢竟,霍家是醫藥世家,他們也對七葉火蓮勢在必得。

帶頭的,名叫霍天浩,算是霍天成的堂弟。

霍天成死後,就是他接替了霍天成的繼承人位置。

這個霍天浩,比起霍天成可要傲慢多了。

他看到林漠,臉上頓時抹過一絲不屑。

「林寨主,這是什麼情況?」

「你請我們來做事,怎麼什麼阿貓阿狗都往這裡放啊?」

「你這是看不起我們廣省十大家族呢,還是看不起蘇省十大家族呢?」

霍天浩陰陽怪氣地說道。

蘇省十大家族帶頭的也是個年輕人,名叫陳柏宇。

他並不認識林漠,聞言不由奇道:「霍兄,這什麼情況?」

霍天浩指著林漠:「這小子,來自廣省,是廣省一個小家族的上門女婿。」

「說白了,就是一個吃軟飯的窩囊廢!」

「陳兄,我是廣省十大家族的代表人物,你是蘇省十大家族的代表人物。」

「咱們是來談正事的,結果,這桌邊坐了一個騙女人錢的小白臉。」

「你說,這是不是在侮辱咱們啊?」

陳柏宇聞言,眉頭立馬皺了起來,不滿地看向林漠。

林昭面色一寒。

若是換做以前,他根本不會理這些事,畢竟那是林漠和他們之間的私人恩怨。

但現在林漠是林嘯的兒子,侮辱林漠,這就等於是侮辱他啊。

林昭剛想說話,林漠卻搶先開口。

「霍天浩,你們霍家,還真是記吃不記打啊。」

「你是不是忘了,你堂哥怎麼死在廣陽市的了?」

「呵,我是個上門女婿不假。可是,你霍家能奈我何?」

「霍家死那麼多人,最終,不還得乖乖向我低頭?」

林漠朝林昭揮了揮手,示意他不要理會這件事。

他不想暴露自己和林昭的關係。

霍天浩勃然大怒,拍案而起,指著林漠怒吼:「姓林的,你他媽跟誰說話呢?」

「你真以為老子怕你不成?」

「信不信老子先在這兒弄死你!」

林漠冷笑:「霍天浩,你別忘了,這裡是吳寨。」

「吳寨有吳寨的規矩,你覺得你可以不把吳寨的規矩放在眼裡嗎?」

林昭聞言,立馬哼了一聲,以示自己的威嚴。 ,

第333章

蘇有容帶着甜甜,到豪華的大客廳里,等了一會兒。

甜甜閑不住,活蹦蹦的開心的小寶貝,拉着媽媽的手,到外面花園玩去。

蘇有欣在房間里溫習功課,也結束了。

她得聽二姐夫和小霜姐姐的,不能久坐,要起來多活動。

這小姨也到花園裏,陪甜甜玩耍。

花園裏,有假山,有風水大池子。

池裏有錦鯉,池邊有花圃、涼亭。

蘇有容想起白天,宋三喜搬家時,抽空去買了魚食。

於是拿出來,三個人在那喂著錦鯉,也特別開心。

樓上,做完孕保健的蘇有晴,在張小霜的陪同下,也來花園裏。

大家一起餵魚,別開生面。

宋三喜的廚房裏忙着。

一抬頭,窗戶里,就能看見這大大小小的美女們。

數一數,五個呢,呵呵

嗯,感覺養眼,舒適。

沒一會兒,一輛豪華大氣的平治S600,緩緩的開進了院門。

大小五個美女,都轉過頭來,看着。

只見,平治停到了蘇有容的賓利旁邊。

宋三喜看着就笑了。

林洛嬌,下車來。

身着職裝黑大衣,身材高挑,曲線起伏,氣質不俗。

那精緻的淡妝小臉,更是俏艷風華,美極了。

兩個女兒,明明和虹虹,跟着下車來。

兩個小丫頭,當場就看到了這邊五個美女,特別是甜甜。

甜甜激動了,揮舞著小手奔過來了。

「呀,明明,虹虹,你們來了呀!原來我們家的客人是你們啦!甜甜好高興呢!歡迎來我們家作客喲」

「哇,甜甜,你們家的房子好大,好漂亮呀」

三個小夥伴,愉快的手牽手,在停車場旁邊的花園空地上,愉快的轉起了圈兒。

林洛嬌看着,也是由心的一笑,笑容特別美。

她,朝着蘇有容她們這邊走來。

揮手笑意,表示招呼。

蘇家姐妹三個,還有張小霜,也是頗為吃驚。

這林洛嬌,是真的很美。

行走間,又有種乾淨幹練的氣質。

蘇有容心裏,略有點不舒服。

雖然,林洛嬌還不及她素顏的靚麗,但是,淡妝真的也超美,精緻俏艷,有種特吸引男人的味道。

沒想到,宋三喜說的客人,是她呢!

想想她替咱工作、賺錢,蘇有容還是暫時釋懷了。

帶着笑意,迎過去,「明明、虹虹的媽媽洛嬌是吧,我是甜甜的媽媽,蘇有容!」

她,很大方,伸出手去。

「是啊,我是林洛嬌,你好啊宋夫人。」林洛嬌也伸出手來,優雅的握了握。

一句宋夫人,客氣、恭敬,讓蘇有容耳根子都舒服。

「你好啊林總。歡迎來我家作客!」

「謝謝!宋夫人可真是天生麗質,傾國傾城呀!」林洛嬌是由衷的讚美,內心真的很驚訝,是真沒想到宋先生的妻子,如此美麗,令她都有些不及顏色。

「呵呵,林總過獎了。林總也是美如天仙的大美人呀,看這身材,這臉蛋兒和氣質,絕了!」

「呵呵,可不及宋夫人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的美呢」

正那時,宋三喜微笑着,大步出來,還系了個廚裙。

家居暖男大叔的形象,很生動。

「哈哈,你們倆大美人,在這就相互吹捧起來了?」

宋三喜開着玩笑,走近了。

那邊,明明姐妹倆,脆生生的叫着「三喜叔叔」,跑了過來。

她們,可喜歡三喜叔叔啦!

三喜叔叔笑起來真好看,說話又好聽,做飯又好吃呢呀!

甜甜不甘落後,叫着耙耙,也開心的撲過來了。 朱宏偉對鄭明明不好說什麼,只能對莫曉輝說:「看你把鄭總惹得?」意在指責,想莫曉輝給他留點面子。

莫曉輝當然聽出意思,畢竟朱宏偉在人家地盤上混,也不能斷了兄弟的生路,連忙道:「鄭總,多有得罪。想你也明白,不願答的,避重就輕,還望海涵?」莫曉輝覺得自己也不能太過,自己畢竟要盡地主之誼。

鄭明明此刻才深深體會到,雖然楚洛說話沒邊沒譜,但那種風格反倒讓自己很舒服。

眼下,跟莫曉輝對話,總覺得有些不輕鬆。擁有同等功力的人,對招起來,且有輕鬆之理?

莫曉輝雖然讓鄭明明海涵,但鄭明明剛卸下的一些防禦裝備又不得不重新武裝起來:既然你不想回答,那我還不想問了,誰稀罕你的答案?

酸葡萄的心理,就像一股青煙瀰漫開來。

「楚洛姐,貝貝怎麼還在哭?」都把貝貝當擋箭牌了。

楚洛抱著貝貝走出了卧室:「也許是餓了。」

鄭明明走過去逗貝貝。

說來也怪,貝貝一見到鄭明明,立馬收住了哭,突然笑了起來:「e……」

楚洛沒想到如此,大喜:「明明,看來你和貝貝真是有緣,你看,貝貝多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