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書成手中拿着銀針,突然被人打斷,臉上很是不高興,看到出聲的人只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剛要詢問林凡是誰。一直在櫃檯後面的年輕醫生也注意到了林書成這邊這個情況,立刻跑過來對林凡呵斥道:“你幹什麼?”

隨即,又朝林書成躬身歉意道:“對不起林老,是我沒有注意!我這就把他趕走!”

林書成對他擺擺手,年起醫生這才如蒙大赦,趕緊要將林凡趕到別處去。

林凡卻是一把推開年輕醫生繼續說道:“我說的都是真的!”

林書成大怒,感覺林凡就是來故意搗亂的,立刻對着年輕醫生道:“還不快把他趕走,”

年輕醫生,簡直是要恨死林凡了,趕緊又來拉扯林凡。

最後,林書成的銀針還是落在了小女孩的身上,紮了幾針卻是沒有絲毫的作用,不僅如此,孩子的狀況也出現了更加嚴重的狀況。 只見,小女孩此刻雙眼緊閉,面色發青,動也不動,眼看就要沒了生命氣息。

此刻,林書成的額頭終於也滿是冷汗了,他從醫這麼多年,還從沒遇到過這種情況。

明明只是普通的發燒症狀啊!怎麼會這個樣子?

“老子弄死你!” 眼看孩子的氣息越來越弱,身爲小女孩父親的中年男人瞬間就失去了理智,衝上去要打林書成。

林凡不禁眼睛眯起,他從中年男人的身上居然感覺到了一股濃厚的殺氣。

這個男人身份不簡單!

年輕醫生看到林書成要被打,趕緊撇開林凡上來拉架,但卻被中年男人一腳踹飛了出去,隨後中年男人一拳就朝林書成的頭上砸去。

林書成嚇得臉色大變,他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人,哪裏能夠躲開中年男人這一拳,眼看着一拳就要落在他頭上,林凡卻是閃身上前緊緊抓住了男人的拳頭。

“你冷靜一點,打人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林凡一把把男人的手推開。

中年男人大驚,還從來沒有人如此輕鬆的接住過他的拳頭,眼前的年輕居然能夠做到,實在是不敢相信,他仔細的打量了一下林凡,方纔失去的冷靜也重新回了過來。

不過看到女兒這個模樣,他又開始發瘋起來。

重生之夢裏水鄉 !你要我怎麼冷靜?”

“有我在,你女兒就死不了。”林凡淡淡道。

“好,那你就給我治,治不好老子把你也弄死!”中年男人瘋了似得大吼大叫,宛如一隻紅了眼的野獸。

林凡沒搭理他,轉身探了下小女孩的脈搏,果然和自己猜想的一樣,於是毫不遲疑,直接抓着小女孩的腳倒拎了起來。

“你幹什麼!”中年男人怒吼了一聲,立刻就要朝林凡撲來。

林凡卻是手掌集聚了一股溫軟的內力,輕輕在孩子後背拍了兩下,小女孩的身體立刻就被一股金黃的氣息給包裹了起來,而原本纏繞在小女孩身上的黑氣就像是遇到了天敵,嘶叫幾聲趕緊逃離小女孩的身體。

而此時,原本休克的小女孩突然咳嗽了兩聲,吐出一口渾濁的黑痰。隨後林凡將她正着抱上來,大拇指在她脖頸內側輕微按了一下,小女孩的呼吸瞬間變得順暢起來。

“咦,大哥哥,你是誰?我怎麼在這裏?”小女孩像是才清醒,眼神中帶着一絲茫然。

而中年男人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頓時全身一顫,雙目流出了淚水,激動的叫道:“靜靜!”

小女孩聽到這個聲音,立刻轉過頭去,瞬間就看到了一旁的中年男人,於是趕緊從林凡身上跳了下去,快速跑向中年男人,一把抱住中年男人的大腿,乖巧叫道:“爸爸!”

看到女兒恢復正常,中年男人欣喜若狂,從地上抱起小女孩不禁喜極而泣。

林凡也是十分感慨,親情永遠都是人世間最寶貴的東西,他既能讓一個人發瘋,也能讓一個恢復神智。

“謝謝先生救了我女兒!”哭過之後,中年男人立馬走到林凡身前跪了下來,臉上滿是感激!

“你這是幹什麼?”林凡大驚失色,趕緊將中年男人扶了起來。

男兒膝下有黃金,不是到了絕境絕對不會卑躬屈膝,對於中年男人來說,女兒就是他的一切,林凡將他的女兒給救活了回來,無疑是給深處絕境的中年男人雪中送炭。

“不知道先生如何稱呼?”中年***着身子對林凡問道,眼神中滿是感激!


“我叫做段飛!”林凡簡簡單單就吐露了自己的名字。

回過神來的林書成一聽到林凡的名字,頓時一驚,“這個人也叫做段飛?難道和傳言中治好林書記愛人的年輕人會是同一個人嗎?”

隨即就是搖了搖頭,哪裏會有這麼巧的事?

不過看到小女孩沒事,林書成懸着的心立馬也放了下來,內心有些自責,自己差點就治死了小女孩,他怎麼也沒想到小女孩是被痰噎住了。

於是走到林凡身前感激說道:“多謝小夥子出手相助,老朽方纔險些弄出人命!”

“林神醫嚴重了,敢問您可是賽華佗林老?”之前聽中年男人一直如此稱呼眼前的老人,林凡猜想這人應該就是廣安堂的林書成。

對方雖然剛纔想要趕走自己,不過那是因爲自己打擾了他醫治病人,出發點是好的,林凡對這個林神醫還是十分有好感的,治病救人並沒有帶着有色眼鏡,是個難得的好醫生。


果然便聽林書成說道:“當不起這個稱呼,正是老朽!”

林書成有點汗顏,簡直羞愧難當!


“原來是林老,失敬!”自從結識了王全周,林凡便去了解了一下如今中醫界的泰山北斗,才知道東海也有一個與王全周齊名的杏林國手叫做林書成,正是這廣安堂的當家。

“我行醫幾十年,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況!敢問小友是如何看出這孩子是被痰噎住了的?”林書成此刻還以爲小女孩之所以高燒不退乾嘔不止,就是因爲這口痰給噎住了,從未想過是被惡靈附體!

林凡並沒有直接否認,而是反問道:“林老真的以爲是因爲被痰噎住了,纔會引發的這些症狀嗎?”

林書成聞言一愣,“難道不是嗎?”

林凡搖了搖頭,“當然不是!被痰噎住了雖然會幹嘔,但是又怎麼會高燒呢?這孩子之所以如此怪狀,是因爲惡靈附體!”

“惡靈附體?這怎麼可能?”林書成頓時不信,林凡的解釋實在是太過縹緲,中醫雖然不排斥鬼神之說,但是也絕不會相信這些子虛烏有的東西,自然對於所謂的惡靈附體不會相信。

“我知道這樣說讓林老您一時之間很難相信,但我說的確實千真萬確!林老你若是不信,可以隨同我一起去往這位大哥所住的地方。我剛纔只是將那惡靈趕走了而已,並沒能把它消滅!這個孩子現在也是治標不治本,如果不消滅那惡靈,它遲早還會再上這孩子的身!”

中年男人見林凡這麼一說,當下就是嚇得無比着急,也不管林書成是否答應,趕緊就對林凡道:“段神醫,麻煩您一定要救救我女兒啊!” 他是一個軍人,本來是不相信這些東西的,但見林凡說的如此真切,再聯想到自己女兒怪異的行爲,便已經是信了一大半。

衛臨巔峰 放心吧,既然被我遇到了,我是不會放任不管的!”林凡寬慰道。

“多謝段神醫!”中年男人一臉感激!

“我可不是什麼神醫,林老纔是!”林凡忙謙虛道。

“老朽受之有愧啊!既然如此,我便與你走一趟吧!”見林凡如此真切,林書成雖然還是不相信,但也沒有拒絕!


中年男人似乎也覺得之前的情緒太過了,林書成好心幫他醫治,他卻如此對人家,還罵人家庸醫,想想都不應該,於是趕緊朝林書成道歉道:“對不起,林神醫,剛纔是我太莽撞了!”

“沒關係!我理解!”林書成擺擺手,他能夠理解男人當時的心情,換做是他,他也會失去理智,所以並不怪罪中年男人。

於是幾人出了廣安堂,在門口等着的夏青青見到林凡帶着幾個陌生人過來很是奇怪!趕緊搖開車窗對林凡問道:“姐夫,他們是?”

“這位是廣安堂的林書成林老,這位兄弟是?”林凡剛要爲兩人坐介紹,突然想起他還不知道這位中年男人叫什麼名字。

“段神醫,我叫姜振生!”中年男人趕緊說道。

夏青青有點奇怪,不明白自己的姐夫怎麼一下子就變成了神醫。不過,她沒有多想,而是問道:“姐夫,你帶他們過來做什麼,你不是去幫姐姐去買中藥去了嗎?”

“額,是這樣的,青青!”林凡摸了摸鼻子,於是將事情的大致經過對夏青青說了。

夏青青聽了之後眼睛一亮,才知道是這麼回事,感覺有點好玩,沒等林凡開口,就催促這幾人趕緊上車。

林凡也想讓幾人上車,但是有個問題是,夏青青的寶馬車只能後排坐兩個人,四個人根本就擠不下,於是林凡只能對夏青青道:“青青,要不你跟小田先自己打車回集團吧!”


夏青青一聽頓時不幹了,這是要打發她回去,徵用她的車啊,最重要的是,她也想看看惡靈究竟是什麼樣子的,自然是不肯就這樣回去。

於是田悅只能自己一個人打車回去,雖然她也很想看,但是沒有辦法,誰叫她只是小助理,嗚嗚嗚!

很快,夏青青便開車載着幾人到了中年男人的家。

中年男人的家在郊區一個十分破舊的農家小院裏,就是那種一層的平房,房子一看就知道很有一些年頭了,後面還連着一個院子,院子裏還種這幾棵大樹。

林凡朝周圍的看了一下,發現都是這樣的房子,在經濟發達的東海市,還能看到這樣的房子,也可謂是一大奇景。

夏青青出生富貴家,自然是沒有見過這樣的房子,不過她並沒有嫌棄,還是有些好奇!

中年男人抱着自己的女兒似乎有些尷尬,不過一想到自己女兒的情況,立刻就打開了房門請幾人進去。

“姐夫,這裏面好冷啊!”夏青青一進入房子, 穿書後大佬天天要寵我 ,忍不住環抱雙臂,縮了縮自己漂亮的脖頸。

林凡也是眉頭皺起,如此酷暑的熱天,卻能讓人遍體生寒,可見是有多大的問題。

林凡在整個屋裏檢查了一下,發現並沒有什麼異常,於是不知不覺便走到了院子裏,一眼就看到了種着的幾棵大樹,其中一棵卻是引起了林凡的懷疑,忍不住走近了那棵大樹,只見那棵大樹的下面有個樹洞,正散發出一股冰冷的寒意。

"姐夫,你在看什麼呢?" 夏青青也對着那個樹洞看了幾眼。也沒看出個什麼東西來。

但林凡卻是恍若未聞,站着一動不動,目光一直望着那裏,過了好一會兒,林凡的嘴角終於是勾勒出了一個什麼都明白的微笑。

“姜大哥,這院子裏以前是不是養過一隻貓?”

姜振生不明白林凡爲什麼會問這個,不過還是如實回答, "一年前確實養過一隻,這跟我女兒有什麼關係嗎?"

"那貓呢?"林凡繼續問道。

"一年前得病死了,我給扔了。"

“那姜大哥還記不記得你把貓扔到哪裏呢?”

“扔到哪裏?”姜振生想了想,因爲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了,他一時之間也沒有想起來,不過當看到那個樹洞之後,他便突然想了起來。

“我好像是把它埋到了這個樹洞裏。”

說着,他疑惑的望着林凡問道:"段神醫,你問這個幹嘛?"

夏青青也是大惑不解,不知道姐夫爲什麼問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林凡點了點頭,也沒有回答他,而是又問道:"之前靜靜是不是很喜歡那隻貓?"

"是的,靜靜確實很喜歡那隻貓,還經常抱着它睡覺和說話,自從那隻貓得病死了之後,她還好幾天不想吃飯。"

姜振生說着,越來越不安了,望着林凡問道:"段神醫,靜靜的怪病不會是那隻貓在作祟吧?"

說出這句話,他差點連自己都嚇了一大跳,不過又覺得很有可能,畢竟在廣安堂的時候,林凡就告訴過他,他的女兒是惡靈附體。

林書成越聽越是神乎,眉頭死死的皺起,一臉不可置信的說道:"這怎麼可能?"

從一開始,他就沒有相信過林凡所說的什麼惡靈附體,之所以過來,只是想看看林凡究竟搞什麼鬼?

林凡卻是看着林書成笑道:"怎麼不可能?姜大哥說的沒錯,靜靜之所以如此就是因爲那隻貓的原因。"

見林書成要反駁,林凡卻是不給他機會,繼續對姜振生問道;“姜大哥,之前靜靜發病的時候,是不是形似如貓,雙目瞳孔閃爍一絲綠光,聲音低沉咆哮,而且還會像貓一樣在地上亂抓亂咬,力氣也特別大。”

“對對對!”姜振生的一雙眼睛瞪得老大,林凡所描述的情況居然字字不差,臉上震驚莫名!

而林書成也是張着嘴巴說不出話來,因爲他突然想起來,在廣安堂小女孩發病的時候也是如同貓一般亂抓亂咬。 “靜靜真的是被惡靈附體了?”姜振生艱難的嚥了咽口水,在來之前他只是信了一大半,如今卻是全然信了,因爲林凡所描述的實在是太準確了,就像是他青眼所見一樣。

就連一直不信的林書成也是不禁有點信了。

此刻的姜振生看向林凡的目光全是感激,若不是今天有幸遇到林凡,他和他的女兒會有什麼下場,想想都不寒而慄!

夏青青此刻對姐夫的崇拜簡直是如同天上的太陽,她現在都有點羨慕自己的姐姐了。

林凡點點頭,從剛纔那個詭異的樹洞裏,林凡已經看到了惡靈的本體,是一隻死去的貓,整個房子現在都已經被它給影響了,在加上這院子裏的幾棵槐樹,最是容易招引陰邪之物,要是長事情住在這樣的房子裏,不生病纔怪。

若不是姜振生的身體素質比普通人強太多,他此刻怕是也已經病了。不過,也幸好只是一隻貓死後化作的惡靈,要是人,那就沒有這麼簡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