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罪責什麼的他絕口不提,也沒人能逼着他表態,大家都還沒有忘記他的身份—軍閥!軍閥被逼急了的時候,是有翻臉不認人耍賴不認賬的特權的,這是世界通行的。

於是乎在8月下旬,盟軍司令部就迫不及待的拿着這命令要求徐元立刻帶着他的人滾蛋!趕緊將京城平壤和京畿道那好地界讓出來,給盟軍作爲全面攻擊前沿所用。

徐元也不爭辯,當下就執行命令,第一波就將近衛軍和華人部隊全部撤的一乾二淨,第二波纔開始撤離土著士兵,但是麻煩出現了—大部分土著士兵已經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糟蹋去了,想要把他們都通知到拉回來,難!

這時候,很多人都覺得不大對味了!就算土著部隊再怎麼不成器,好歹那也是經過軍事訓練和武裝的軍人啊,萬里迢迢的運到這裏來,那成本就高了去了,哪能這麼一丟就不管了呢?中國人真的就那麼財大氣粗?或者說,他們壓根都是故意的!有這麼一羣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玩意在南朝鮮攪合,盟軍想要徹底肅清擺平這裏,何其難也!有這幫人在鬧騰,那不純粹是給日本人幫忙嘛!弄出無數的深仇大恨來,南朝鮮人不幫着日軍往死裏折騰盟軍纔怪!

但是這樣的懷疑就更加不能說了!這是直接挑起內部爭端的事件,誰說了誰倒黴啊!第二戰區被寄予厚望,盟軍上下都想盡快結束戰爭,他們可不願意因爲這麼點小事跟中國人鬧翻了,這幫傢伙要突然把艦隊一撤不管後勤了,那可就要了這百萬大軍的命了!

徐元也不是完全不負責任,起碼他還是用了半個月的時間儘量收攏土著部隊,總數弄回來能有八九萬人的樣子。這些人回來時已經不一樣了!先,一個個看上不再是乾巴精瘦黑漆嘛烏的猴子形象,居然多了不少的人模狗樣,精神煥溜光水滑,看得出來日子過得相當不錯!

其次,是這幫人果然實踐了他們當初得到的承諾,真的就在南朝鮮到處搶劫女人,得到召集命令後,腦袋沒壞道的、沒有跑得太遠的都生拉硬拽的弄着自己搶劫來的東西和人回到營地,除了上繳必須的那些文物、書籍、貴重金銀的一部分外,他們搶到的人全都帶回來,緊接着就被近衛軍專用的船隊全部運輸到威海附近的某個島嶼上統一安置,讓他們在那裏早就設好的專用營地盡情修養享受!

這八九萬人可算是上了天堂了!對於那位偉大的、可怕的徐大司令可謂佩服的五體投地,這時候要他們拼命肯定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這部分人被運走之後,近衛軍就徹底撤走,一點都不留,至於仍舊散佈在南朝鮮的二十萬土著士兵是什麼下場,他們就不關心了,反正自然有盟軍總部具體負責處理,不過很顯然,這些人的利用價值就是這麼多,他們可以享受這輩子都沒撈到的肆意折騰,卻可能爲此把小命給送進去!

得到國防軍上層的默認和授意後,主持相關工作的中央軍上下咬牙切齒的暗地裏咒罵着開始收拾這幫混蛋!說實在的,懾于軍紀他們不敢胡作非爲,可是一想到那麼多白淨優雅的朝鮮女人被一幫黑皮猴子給操了,他們就覺得渾身上下不得勁,有點吃了大虧的感覺!所以得到憲兵和紀律委員會的命令後,在進攻過程中收拾這幫混蛋的工作是人人爭先!反正從這幫傢伙身上撈到的好處都算自己的,就算偶爾管不住下面的老二,那也是情有可原!黑皮猴子日的,老子偏日不得?沒有這個道理!

美國人不管這一套狗屁倒竈的玩意,他們只要朝鮮的穩定,和朝鮮可以作爲進攻日本前沿陣地的便利性,其他的事情,根本不在他們的考慮之列,這裏的人死多少,被糟蹋成什麼樣,根本不是他們需要關心的事情,哎咋滴咋滴吧!

到了九月中下旬,朝鮮半島的秋天降臨,天氣越的寒冷,那些折騰夠了的土著人忽然想起來,自己是來打仗的!這時候他們現,不知不覺的自己已經變成了人人喊打的耗子,不但朝鮮人跟他們拼命,日本人見到了硬砍,中央軍往死裏收拾,就是美國大兵見了都不待見!歸根到底,是他們犯了不該犯的錯誤,幹了不該乾的事!朝鮮女人,自古以來是中央帝國才能享用的特殊物品,什麼時候輪到他們這羣猴子去辦了,既然幹了這樣的事,他們還打算落下好兒?

再想找他們的保護神,他們的精神領袖,徐元已經回到了國內不在朝鮮,就連華人軍官們都幾乎走*光了,剩下的他們沒有人管了,叫天不應叫地不靈!最要命的,是這裏的天氣越來越冷,第一場1ou水下來後,溫度直降十幾度,不用到下霜,所有的土著人都草雞了!他們一輩子都沒愛過這樣的凍,那小身板一下子都垮掉了!

一羣被所有人都鄙視的外鄉土匪,一羣折騰垮了所有地方卻沒人管的倒黴孩子,一羣彈盡糧絕沒地方補給的野蠻人,終於嚐到了不聽命令肆意妄爲的苦果!寒冷天氣到來的時候,他們一個個的迅病倒,掙扎沒多久就很快成批的死掉!

而撤回中國沿海的那幫土著人很快就被逐步的轉運到南方,不少人更是直接帶着功勳,帶着搶劫來的女人,帶着財物和獎勵,趾高氣揚的乘坐專列運回了南洋,他們的迴歸直接刺激起一次更加瘋狂的從軍潮!同樣是從叢林裏跑出來的土著人,憑啥他們去了一趟中國,回來就變成公民,擁有房產和免費受教育的權利,一家人雞犬升天,還搶了那麼漂亮的媳婦回來,更有着那麼多的財寶?!這樣的好事怎麼就沒有輪到自己身上?!

這下子,整個南洋地區沸騰了!蘭芳國內就不必說了,馬來半島的土著人全都恨不得立刻生上翅膀飛到中國去,老撾、柬埔寨的土著士兵也顧不上鬧革命了,紛紛強烈要求近衛軍要參與到偉大而光榮的戰爭中,他們都聽說了,下一步要進攻日本,那是比朝鮮更好的地方!有更多的寶貝和娘們!

招兵處全都被黑乎乎的土著人給擠滿了!數以百計的練兵場也全都被土著士兵擠滿,不用任何的招呼,就這麼幾萬人滿載而歸就帶來了數以百萬計的參軍者,沒人去關心那些到現在都沒回來的傻蛋,大家都知道他們沒有遵守號令,沒有聽從最高指示而錯過了迴歸期限,只要機靈點,其實獲得這麼天大的好處是最簡單的麼!幹啦!

來者不拒!凡是身體健康沒有殘疾的土著人想要參軍打仗的,全都被招進了部隊接受訓練,他們從1943年的1o月底開始爲期三個月的正式訓練,然後計劃在1944年的3月開始動員進入中國,準備參與戰爭!

在此之前,有不少原本就在訓練中的土著人士兵已經迫不及待的被運到了中國東部的福建附近島嶼和舟山羣島之上,在經過兩個月的氣候適應,特別是相對冷了十幾度的中國中南部的氣候之後,他們基本都習慣了這裏的生活,然後在1943年的1o月,一次重大的軍事行動落到了他們的頭上!

濟南,國防軍大本營司令部!

除卻在北方前沿繼續進攻西伯利亞蘇軍的百萬大軍之外,大本營其實已經沒多少事好幹了,兵力動員就是那麼多,憑藉犀利的空軍和裝甲部隊、機械化不多,百萬大軍在前沿輪番上陣作戰,做到了充分的勞逸結合,傷亡數字一點都不高。而原本作爲天然屏藩的冬天並沒有給國防軍帶來多大麻煩,原本就是北方長大的軍人在卓有成效的防寒措施幫助下,特別是經過一個冬天的習慣後,他們都不會跟德軍那麼慘!

更何況,整個遠東地區的主要敵軍力量所在都被早早肅清,大部分地區更是以加盟共和國的形式存在,原先在蘇聯的強勢鎮壓下他們沒法反抗,現在卻得到了國防軍的承諾可以允許他們自立一國,國家政治權利全部自理,凡是貝加爾湖以西的地區,包括哈薩克共和國在內都支持他們的國家權利和民族自主,這樣的口號迅得到大批人的支持,受夠了蘇聯高壓統治和清洗的當地人也迅倒戈,大大加強了他們的攻擊效果。

因此,大本營除了着重操控後勤部門的運轉之外,就主要是面向全球政局的謀劃,以及東方戰場的綢繆。而這一次,他們討論的則是打破常規,儘快結束戰爭的一次重大的決議!

參謀部聯席會議上,總參謀長李俊峯侃侃而談:“此次我們要擺拖盟軍約束,主動出擊打破僵局,乃是一次具有戰略性前瞻性的重大舉措!若是這次行動大獲成功,則我們國防軍和全體集團力量將獲得在全面戰略上的主動,這是關係到我們能否再未來戰爭結束後的裏一份排上獲得重大好處的關鍵勝利,爲此,參謀部建議,各部門要全部動員起來,務求一舉中的!”

總顧問蔣百里補充道:“此次我們主動出擊琉球羣島,可謂是一次比較冒險的行動,但獲得的利益也非常之大,若我軍佔領此處,則我們將一舉突破日軍之太平洋島鏈,徹底截斷其本土與南洋諸島的聯繫,截斷其海上生命線,一次性破交成功,大大削弱日本戰鬥潛力。同時,我海軍佔領此處,可提前以收回國土之榮耀大大鼓舞我民心士氣,更可以此處作爲制衡未來之美國太平洋霸權前哨陣地,防止我國家本土被其封鎖的可能,直面浩瀚太平洋!”

陳曉奇道:“琉球與我中華有五百年藩屬關係,若非我中華歷朝歷代胸襟廣闊,始終保持屬國的獨立尊嚴,則其早已變成我國土!雖然如此,琉球南部島嶼也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之領土,自上世紀7o年代被日寇侵佔,邇來七十載,是時候將其收回來了!另外,這個地方戰略位置十分明顯,我們必須要爲千秋百代考量,不可在將來受制於人,所以,琉球必須要先置於我們掌控之下,這是毫無疑問的!”

基調定下,參謀部繼續闡述他們的計劃:“日本關東軍在朝鮮的失敗已成定局,前進基地當沒有疑問,接下來的計劃,無論日本還是盟軍,都以爲應當在徹底肅清朝鮮之後,直接進攻日本本土,戰勝之或者迫降之,謀取儘快結束戰爭,因而美軍迫不及待的展開對日本本土大轟炸也就在情理之中。但是我們要考慮到的,是自主的戰鬥,不可一味的被其牽着鼻子走,故而,在美國爲的太平洋聯合艦隊戰勝日本海軍主力之前,我們就要冒險出動,攻擊琉球!此戰,北海艦隊之第一、第三艦隊仍舊承擔重要職責,以艦載航空兵轟炸日軍在琉球的防禦力量,更要以艦炮支援登陸作戰,同時還要防備日軍本土防衛艦隊的打擊,任務很重啊!”

海軍司令沈鴻烈哼哼道:“咱的海軍現在規模雖說不大,論戰鬥力卻可自豪於當世,就日本那點家底子不夠折騰的,把心放在肚子裏就成,海面上的事情,我們說了算!”

這話說得牛哄哄,卻是底氣十足!在遍觀全世界海軍現狀後,沈鴻烈終於知道自己手下是什麼貨色,憑每支艦隊的級航母和導彈攻擊、密集陣近防體系,足可以與任何強大的海軍相媲美,若是噴氣式戰機投入使用,當世根本沒有敵手!因此,他的底氣那是相當的足!有這樣的海軍和航空兵在,日軍算毛啊!

李俊峯點點頭說:“那麼就此決定!這次進攻主力仍是以近衛軍爲主,南洋兵爲輔,總數三十萬登陸部隊,務必一舉攻克,永絕後患!”

徐元冷冷的答道:“只要空軍不出紕漏,剩下的事情,不需操心!”

錯愛:欠你的幸福 “好!衆志成城,此戰必勝!”就此一錘定音!

1943年1o月第一第三艦隊再次出擊,目標直指日本本土,一場直接打亂東部戰場局勢的攻擊就此展開! 百密難免一疏,再者陶氏沒想到沈丹迢會這麼大膽,她居然甩開和她一起出門的沈丹迼,出城去追趙誠之。沈丹迼驚覺沈丹迢不見后,慌慌張張地回來告訴陶氏。

陶氏怒不可遏,立刻打發人去追趕。然而為時已晚,追回來的是沈丹迢身邊的兩個丫鬟之一。丫鬟的一番話,差點氣得陶氏七竅生煙。

「姑娘說,她不想留在魯泰這個小地方,她要回錦都去。她說她絕不會任人擺布,嫁給那些低賤的蟻民的。姑娘寧當富人妾,不做窮人妻。」

「混帳東西!」陶氏氣得將手中的杯子砸在了地上,沈丹迢還沒到婚配的年紀,她根本就沒考慮過這些事,何來擺布?還說什麼寧當富人妾,不做窮人妻。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一樣的自甘下賤。

「太太請息怒,這事得儘快處置,不能讓八姑娘影響到其他的哥兒姐兒。」 絕戀情遊 齊婆子勸道。

陶氏深吸了口氣,努力平復心情,目光銳利地盯著康姨娘,道:「她既這麼本事,會自尋夫家了,我就當我們家沒了她這個女兒!」

康姨娘一驚,她以為陶氏多少會顧忌一下祥清侯府,沒想陶氏會這麼狠心,直接捨棄沈丹迢,跪下道:「太太,求太太發發慈悲,再遣人出城去找找,或許明日、後日就能將八姑娘找回來了呢?」

陶氏冷笑,「這能四處找人,這能到處宣揚嗎?既然她做出這樣的事來,棄家不顧,她就休想家裡再護著她。」

康姨娘舔了下唇角,道:「太太,八姑娘要是進了祥清侯府……」

「啊呸,你給我閉嘴。」陶氏生氣地打斷她的話,「今天八姑娘出在外染了風邪,從明天起卧床不起。」

「太太,不能這樣啊!」康姨娘哭喊道。

「若不是你縱容,八丫頭怎麼敢這麼做?現在你知道哭了,晚了!」陶氏毫不客氣地道。

趴在耳房裡偷聽的沈丹遐,贊同地點了點頭。且不說趙誠之並沒有給沈丹迢承諾,就算是給了,她也不該這麼沒有廉恥,自己送上門去。她是官家庶女,就算是要做妾,也沒有做得這麼低賤的。要知道貴妾、良妾、賤妾的區別還是蠻大的,像沈丹迢這種私奔的妾,是最下等的。

「太太,求您遣人送信回錦都問問,八姑娘可能是回去看老太太了。」康姨娘現在只能往好的方面去想了。

「不用你說,我自會遣人去問。」陶氏冷冷地斜了她一眼,「你們都聽好了,八姑娘生病了,在家裡養病。」

康姨娘眼淚朦朧趴在地上,事情怎麼會到了這個地步呢?不該是這樣的呀?

陶氏派人去錦都的第二天,程家收到了錦都傳來的喜訊,程玿會試第九,殿試二甲第一,也就是第四名。皇上喜他容貌佳、才學好、口齒清晰,當即就授了官,翰林院編修。

翰林院編修雖只是正七品,但要比不入流的庶吉士要強些,而且大豐朝有非翰林不入內閣的慣例。程玿能入翰林院熬資歷,對他日後是有很大的幫助的。

程玿是陶家的女婿,他有出息,陶氏與有榮焉,同樣歡喜的還有郝大夫,只盼著孫子能在程珏的指點下,也能步入仕途,讓郝家成為官身。

雖說程玿暫時不能回來,不過程家還是擺了幾桌酒席,請了相好、相熟的人來慶賀。

「程大哥好厲害,是二甲第一名。程二哥一定會更厲害,考一甲第一名。」沈丹遐咬著得勝糕,笑嘻嘻地道。

「小啊九妹,你知不知道一甲第一名就是狀元?幾千舉子里選一個,很難的,你以為跟你啃糕點那麼容易,吭哧吭哧就吃完了。」程珝撇嘴道。

「你考,肯定難,程二哥不難,程二哥一準是狀元公。」沈丹遐信心十足地道。

「小九妹就這麼篤定程二哥是狀元公?」程珏笑問道。

沈丹遐回首看去,甜甜笑道:「程二哥,狀元公。」

程珏抱起她,笑道:「承小九妹吉言,我定不負小九妹對我的期許。」

沈丹遐重重地點點頭,把手裡的得勝糕往他嘴裡塞。程珏笑著張嘴,接住那塊糕點。 無法阻擋的薄先生 程珏本就不喜歡甜食,今日廚娘手重,還放多了糖,甜的發膩,不由微皺了下眉,然後就淡定地把糕點咽了下去。

因為路程遙遠,錦都那邊還沒傳來有關沈丹迢的消息,康姨娘仍舊被關在貞築小院里。五月初一,沈穆軻趁休沐回來了。陶氏聽到傳信,帶著兒女們到門口迎接。

馬車停了下來,穿著湖藍暗綉雲錦長袍的沈穆軻,踏著木杌下了馬車。隨後一個穿著藕荷色偏襟直裰配淺紅色紗裙,一頭烏黑的頭髮挽著似散非散的慵懶髻的年輕少婦下來了。

少婦的衣著,顯得文秀淑賢,可髮髻卻又透著輕浮,看著就不像出身正經人家,眉目間還帶著點風塵味。孤男寡女共坐一車,這裡面肯定有問題。沈丹遐下意識地覷了陶氏一眼,卻見她神情未改。也是,沈穆軻這麼多妾室通房了,再多一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沈柏密領著弟妹們上前行禮,「兒子(女兒)見過父親,父親一路辛苦了。」

沈丹遐邊見禮,邊撇嘴,他辛苦個屁,一路有美相伴,還不知道有多麼舒服愜意呢?

沈穆軻道貌岸然地抬抬手,道:「好了,進去說話。」他根本沒注意到除了暫時不能抱出來的沈凡邐,還少了一個女兒。

到廳里坐下,沈柏密領著弟妹再次給沈穆軻行禮請安,待沈穆軻喊起后,各自依年紀落座。婢女送來茶水,陶氏親手奉上,在他身邊的椅子上坐下,目光落在隨沈穆軻回來的女子身上,「這位妹妹,不知道要如何稱呼?」

沈穆軻喝了口茶水,道:「這是我新納的一房妾室花氏,花氏過來給太太見禮。」

「老爺也不提前說一聲,我這什麼準備都沒有,還是等明天吧,等一切安排妥當了,在讓花氏給我見禮敬茶。」陶氏把杯子輕輕放在茶几上。

沈穆軻看了她一眼,道:「花氏,你且先退下。」他覺得陶氏是在發脾氣,他是先納,后再回來告知正室,這是不太合規矩的;其他妾室則認為陶氏在給花氏下馬威。

陶氏不管她們在想什麼,道:「老爺路上舟車勞頓的,請先回院子梳洗歇息,等傍晚時分在一起用晚餐吧。」

「去正院。」沈穆軻起身抬腿就走。

陶氏眼中閃過一抹嫌惡,可她是沈穆軻的嫡妻,伺候他是理所當然的事,再不情願,也只能隨他回正院。 .自從被從東北趕出來後,日軍大本營一方面緊鑼密鼓的準備朝鮮反擊戰,一面卻又忙着做本土防禦工作,特別是當從中國東部起飛的戰鬥機對九州島的轟炸展開後,他們意識到從今往後,可能陷入到中美兩國的東西空襲當中難以解拖,所以對於這兩個方向可能的來敵直襲本土,警惕性不是一般的高。

當第一第三艦隊再次起航後,日軍潛伏的釘子就再次揮作用,同時憑藉潛艇和小漁船的偵查他們現,對方的進攻方向,很可能就是九州島!這一次,他們確是可能要展開本土登陸作戰了!

果不其然,艦隊分別從上海東部和福建東部接了在此訓練適應氣候的土著部隊後,就朝着東北方向航行,目標直指鹿兒島,而在朝鮮進攻的聯軍部隊在擊潰日軍的主力防禦後,也開始加鞏固建設西線重要城市的軍事目標,無數的艦船和飛機不停地在那裏停kao,準備對日本本土的直接攻擊。其中,比較引人注意的,是盟軍司令部制定的,由在游擊戰上特別有經驗的中國中央軍擔負起對朝鮮半島日軍的剿殺工作,由盟軍其他部隊和國防軍東北方面軍一部輔助之,以大約七十萬軍隊幹這個,剩餘的部隊開始朝着南部集結,預計將在年底之前徹底肅清全羅道的日軍,初步掌握朝鮮的局勢,其後,將是殘酷而猛烈的越海登陸戰!

加之這些日子以來,空襲的力度驟然加大,針對的又都是九州外圍那些島嶼,特別是鹿兒島地區的那部分軍事目標和堡壘的攻擊,可以想見這正是爲登陸作戰掃清岸防力量,當艦隊到達的時候,直接針對本土的攻擊就必定要大幅度展開!

從上海到九州前線不過五百來公里路程,一天之後,艦隊前鋒就出現在離着九州不到一百公里的西部海面上,緊接着第一波從航母上起飛的戰機氣勢洶洶的朝着佐世保軍港衝過去,目標直指停kao在這裏的本土防禦艦隊之一“武藏號”!

爲了防止被人一次性擊沉.兩艘重型戰列艦,造成對國民過分的打擊,日本海軍嚴令兩艘級航母不得同時出來見人,分成兩支小分隊後分別輪換着在佐世保、橫須賀之間停kao巡邏,中間決不能長期停留。這種行爲在其他國家看來可能會覺得不可思議,海軍本來就是進攻兵種,既然建成了就要拿出去與敵決戰的,哪裏有當小雞雛似的整天放在家門口看着、呵護着,生怕有一絲閃失呢?

這樣的毛病,歸根到底還是“小國.島民”思想作怪,從甲午之前到現在,日本海軍經過幾個時期的變化,從無到有的辛勤積累,幾乎都是砸鍋賣鐵勒緊褲腰帶的辦法一點點攢出來的,1894年的時候如果海軍打輸了,國家都要垮掉!若不是在一次大戰中賺了不少錢,從而令他們將艦隊迅擴充起來的話,恐怕赫赫有名的世界第三艦隊是建不起來的。

儘管如此,在東京大地震後,日.本海軍的建設一下子落入低谷,這其中固然有華盛頓協定的限制,更多的還是他們沒錢!等193o年後中國工業市場全面自主,日本在經濟危機中遭受重創,又爲了打造萬世基業不停地投資東北建立移民基地,展不是一般的慢!這樣的情況下,他們仍舊維持世界第三的規模,與其說是國力強大,不如說是吃老底!

看起來,高達19o萬噸的戰艦數量是恐怖的,是可以威.脅世界的,在轟炸機炸沉戰列艦的做法沒出現以前的確是這樣,但是在1937年後,隨着戰列艦不敗的神話破滅,日本海軍越的“痿”了!

等世界大戰全面爆,日本一度將龐大艦隊重新.振奮起來,襲擊珍珠港橫行東南亞,打得不亦樂乎,但爪哇海一戰當頭一棍,珊瑚海一戰損兵折將,中途島再戰喪失信心,日本海軍的決戰心態越明顯,而內力空虛的窘迫就日艦增加。在戰艦之外,多達97o萬噸的運輸船數量曾經給了日本巨大的輔助,這個什麼都不產的小島國全kao這些船運輸維持國家運轉。但當這些船被大量減少後,麻煩降臨了!

日本的造船業看上去很達,然比起英美來根.本不夠看,就算比起1935年後的中國也差了一截子,到194o年,她就越的頹然了!在這個時候,中國造船業每年的造船量高達1oo萬噸,加上蘭芳國的造船能力,總體在15o萬噸左右,已經大大過日本的4o萬噸,軍艦建造上日本更是不堪一提,中國方面可以集中本國和蘭芳國總數三四十家大型造船廠的力量分段製造艦艇,其度在戰時就算猛增到3oo萬噸也是可能的,並且還根本不用擔心鋼材的來源問題。

而更爲恐怖的.航海大國中,英國在194o年時儘管已經被德國破交戰弄得焦頭爛額,卻仍有225o萬噸的運輸力量,而美國卻在珍珠港遇襲後,整合上百家造船廠瘋狂力,在1943年居然爆出高達每月15o萬噸的建造度!而用於運輸貨物的“自由輪”和2萬噸的“勝利輪”的製造時間是按小時計算的!

經過十幾年流水線造船實驗的鍛鍊,在陳氏美華集團控制下的造船廠引領下的美國造船業潛力之恐怖是駭人聽聞的!日本很不幸惹上這樣的敵人,拼起工業潛力來,不堪一擊!

兩年來,日本的海軍損失就不必說了,單純是運輸船的損失已經過五百萬噸,這還是中國海軍沒怎麼活動的前提下造成的,而今美國的新一代潛艇換了魚雷後,開始瘋狂的肆虐在南太平洋,中國潛艇也不甘示弱的一起摻和,直接導致日本在來自外部的輸入資源降低到不足一成!國家經濟空間窘迫,若不是戰前積累的鋼板石油煤炭糧食還能撐上一段時間,只怕大事不妙!

種種原因,導致日本人將船的存在看得無比重要,他沒有那種“沒了再造”的豪氣,所以使用起來謹慎再謹慎,生怕一個閃失造成不可收拾的後果!“大和級”三戰列艦,可是集中了日本帝國所有工業的精華造成的,這樣的東西是可以放在博物館展覽的,拿出來打仗太奢侈了!

於是乎,在這樣的奇怪思想影響下,日本海軍不但沒有主動出擊將中國艦隊攔截在外面,居然在得知對方空襲到來後大力佈置防禦,將陸基防空火力和艦船上的所有火力都集中來保護“武藏號”,甚至連停在屋久島、種子島的空軍都全部起飛,前去空戰支援!

經過一番激烈空戰,從本州、四國等地起飛的戰機加上其他地方來的戰機一起,勉強將來襲的中國戰機給趕了回去—或者說,是因爲中國艦載機的油料耗盡不得不返回。這一次,日本空軍頹勢更加明顯,中國的最後一款高活塞式戰鬥機的飛行度高達73o公里,而其改型在尾部加裝一臺噴氣式動機時,竟可催生出高達82o公里的時,而其攜帶的2o毫米三管機關炮或者37毫米機關炮的殺傷力,都不是外殼單薄的日本戰機所能比擬的,兩軍交戰的結果,其實就是一羣中國戰機在日本機羣裏面橫衝直撞廝打的結果。

更要命的是,這一次日軍先見識到了攜帶空中格鬥火箭戰鬥的敵機,這些傢伙在兩翼下掛載火箭巢,可以對外射做多14枚火箭彈,雖然直接命中率不太高,但其在接近時的猛烈爆炸產生的彈片卻足以將日軍戰機打壞!這樣的武器參戰後,情勢越的不樂觀!

無論載油量還是航程上,日軍飛機都不佔便宜,而爲了保險起見,他們也沒敢給對方任何突進的機會,這就不免要把多數戰機力量投入進來,沒了繼續追擊的餘力。實際上他們也沒打算去追擊,誰都知道中國人一定是還留着一手的,要麼是等着偷襲攔截,要麼是抽冷子去轟炸機場和戰艦,總而言之他們就是喜歡那麼幹,不能上當,戰機的任務是防衛!

天很快黑了,雙方暫時息止干戈,“武藏號”趁機起錨,偷偷的溜出海港往橫須賀撤退,這個地方太危險了,不能多呆啊!

可是,他們怎麼都沒想到,這一次聲勢浩大的進攻不過是一次障眼法,就在夜幕降臨的時候,在十幾艘潛艇的外圍警戒線協防和空中預警機、夜間偵察機的聯合偵查下,第三艦隊悄無聲息的拖離大隊,帶着數百艘運輸船陡然掉頭南下,朝着琉球羣島衝了過去!

第二天下午,艦隊突然出現在粟國島的北面,在驅逐艦護衛下,兩個師的兵力分別迅出擊,將東西兩個外圍島嶼久米島和伊平屋島佔領,又順勢將慶良間列島佔領,並朝着沖繩島本島衝了過去!

日軍不知出於什麼想法,在琉球羣島的防禦力量幾乎都集中在沖繩島本島上面,甚至連外島上的居民也都撤走一空,留出一堆看似沒什麼價值的地方給他們折騰,按照他們的預測,恐怕以爲這片地區並沒有什麼用途。

但是這樣的看法是災難性的!如果說北部那幾個島嶼勉強可以建立一些小型空軍基地和海防炮火的話,那麼慶良間列島的放開絕對是絕大的錯誤!這裏是一片水深足夠的環島,可以爲一支艦隊提供充足的休息空間,只要稍加修整就可以建成臨時軍港,更可以直接從這裏建設水上飛機補給基地,對於進攻有着無以比擬的好處!

1o月24日下午,在來自福建、浙江地區轟炸機羣的長途奔襲下,沖繩島日軍陣地遭到空前的猛烈轟炸,兩個波次總數5oo架戰鬥機和轟炸機將所有彈藥都傾瀉在沖繩島南部,以那灞爲中心的日軍陣地上,將所有暴1ou在外的防線全部炸成碎片!

隨後的夜間轟炸並沒有停止,包括十幾架重型轟炸機在內的這些機羣一刻不停的連續折騰了一天一夜,等第二天凌晨,第三艦隊成功登陸外圍諸島,只留下伊江島和沖繩島還沒動手的時候,這裏已經捱了過一千五百架次的轟炸,整個沖繩島重要機場和設施都遭到嚴重破壞!第三艦隊進入慶良間列島後,一面抓緊時間修建臨時補給點,一面派出登陸部隊在艦炮和轟炸機的幫助下往前攻擊到更kao近本島的慶伊瀨羣島,並在這裏開始豎起155、2o3毫米重型榴彈炮和22o毫米增程火箭炮,朝着不遠處的沖繩島日軍陣地起轟炸!

第一艦隊在成功惑敵後尾隨第三艦隊到達北部,與1o月25日中午攻下伊江島,隨後在島上建立前進基地,直接威脅沖繩本島,至此,中國軍隊已經完成對日軍登陸作戰的外圍清理,第二批運輸船隊正源源不斷的將登陸部隊運送過來。

日軍這才如夢方醒,原來對方竟不是對着本土使勁,卻費事巴力的去佔領琉球羣島!但仔細一想後就什麼都明白了!原來對方的這一手,卻是釜底抽薪,徹底將日本本土與佔領地之間隔離開來,令日本上下徹底斷了外面的資源供應,兩面戰場相互不能兼顧,從此之後竟是可能生生將日本困死啊!這一手,狠!

不過日軍並沒有覺得會非常麻煩,因爲在這裏他們留了足足四個師團的精銳部隊,另外還可以臨時徵用十萬人當本土防衛軍,並且在整個沖繩島的南北兩端山地中,建立了巨量基於石灰岩山地的堡壘工事,那些地方地域廣大縱深足夠,有這麼多人守衛,一點都不是問題,想要拿下來是沒那麼容易的!

同時,日軍大本營也迅通過一項決議,如果沖繩島真的面臨隨時被攻陷的危險的話,那麼本土守衛的艦隊就必須要主動出擊去做出保護,同時,日軍也必須要想出辦法來幹掉對方的艦隊和航母,否則在空中格鬥始終不能獲勝的前提下,日軍一次次的被動挨打是致命的,不能在這麼下去了!

對付戰艦的方法始終要kao飛機,而戰勝對方的飛機卻不是那麼容易,大本營上下急切間找不出更好的方法,只好下令在全軍全國開動腦筋一起想辦法,誰能拿出剋制對方空軍的方法,誰就是大日本帝國的大功臣!

在這之前,一切就只能依kao沖繩守軍的力量了!但願他們可以堅守到援軍到來的時刻!

第一艦隊主力以艦炮轟炸沖繩島中部,防止日軍北部防禦部隊向南增援,階段名戶狹窄地帶,而後在第三艦隊和海軍航空兵、中國本土空軍的支援下,主要登陸部隊朝着嘉手納基地方向猛攻!

出乎意料的是,日軍在這裏沒有部署更多的表面部隊,已經被空襲炸得一片糜爛的灘頭好似全無防備,這讓拿出大量重型武器開路,隨時準備使用“雲爆彈”清場的近衛軍大爲疑惑,而那些跟着來賺便宜的土著士兵高懸的心也徹底放下,原來登陸戰不像他們想的那麼恐怖!

很明顯,日軍是將主力全部都掩藏到了山區之中,打着算盤的要嚴防死守,纏鬥到底,依託山體內無處不在的防禦體系,大量消耗來敵有生力量,爲總體戰略贏得寶貴時間。

結果,第一集羣登陸後沒有遭到任何的阻攔就上岸了,他們小心搜索之下現並無問題,甚至連嘉手納的兩個大型軍用機場都沒有多少守軍,立刻便加行動,第一艦隊所帶領的全部五萬部隊登陸後,又將第三艦隊的剩餘兩萬人全部迎接上岸,然後兵分兩路起陸上攻擊,兩翼警戒日軍南北守衛部隊的襲擊,主力直線衝刺突破島嶼,要在最短時間內橫越過去,直奔沖繩!

從福建出的第二波登陸部隊很快到來,他們兵分兩路,一路從那灞正面起攻擊,一路主力仍從嘉手納登陸,然後沿着島嶼朝北進攻,直逼石川、名戶!

等第三波登陸部隊到達後,徐元近衛軍爲的三十多萬登陸部隊已經全數到位,將整個琉球羣島的這核心部分各島全部佔領,修建堅固的防禦工事,集中二十餘萬主力在沖繩島上與守軍展開激烈交戰!

日軍儘管放棄了島嶼中部防禦,卻大大加強了南北兩端的山體工事,從慶伊瀨羣島未前沿進攻的部隊在登陸之初就遭到建設在山上的大量隱藏火力的兇猛打擊,而艦炮和轟炸機對他們幾乎沒有任何效果!

不過,對付這種龜殼近衛軍有的是豐富經驗!在誘導出日軍岸防火力點後,高戰鬥機就攜帶火箭彈從空中開始點名,隨後在徹底探查清楚重要目標後,毫不客氣的使用二代“雲爆彈”和單兵小型火箭推進“雲爆彈”,對建立在山體巷道內的日軍掩體工事轟炸!

這種百試不爽的武器是無法抵禦的,兩次攻擊後,那灞灘頭陷落!

而在這時,第一登陸部隊已經橫穿過島嶼,衝到了東側,立刻建立新的登陸點,迎接其他部隊從那裏蜂擁上岸!

駐守此地的日軍第三十二集團軍司令官牛島滿大驚失色!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非常得意的防禦構建居然會這麼不堪一擊!對方的攻擊力量居然又是這樣的犀利,這簡直是在開玩笑,聯繫起前方報告的敵軍特種炸彈的威力,他覺得自己實在太倒黴了!怎麼會老是碰上這樣的事情呢?

他不由得回想起六年前,他還只是個旅團長的時候,在第六師團谷壽夫中將的麾下,指揮一個支隊的兵力對居庸關動攻擊,對北上援助的中央軍衛立煌部兩個師動阻擊,打得有聲有色!到後來,率領部隊長驅直入殺過保定,橫衝直撞打到河間,那是多麼的威風啊!

可是,就在第六師團最爲風光的時候,災難降臨!他們在滄縣前沿攻擊戰時,遭到來自山東軍的猛烈打擊,特別是對方連續使用的新武器和重型武器令他刻骨銘心!他怎麼都忘不掉那些死活打不穿的堅固堡壘,那些鋪天蓋地一次性覆蓋一平方公里的火箭炮,那些剎那間射出百萬鋼珠彈頭的特種彈,那些橫衝直撞將他的部隊碾成粉碎的坦克集羣,那些從天而降把整個鄉鎮燒成灰的燃燒彈,以及那些從天而降如同鬼怪般直接把師團司令部核心全殲了的直升機羣!

1937年的中日戰爭中,出現的各種先進武器,第六師團全部攤上了!就連284毫米列車炮都沒逃過去,那不是一般的倒黴,牛島滿事後想想,非常懷疑對方跟他們有深仇大恨,攢着勁將所有武器一股腦丟到第六師團頭上,否則怎麼解釋,1928年的濟南城下之戰,和第六師團最爲倒黴呢?

現在,第六師團的番號已經可恥的取消了,而他這僅存的第六師團最高軍銜軍人,卻因爲天皇的憐憫而留下來,等着有一天可以洗雪恥辱重建師團。守衛沖繩島的重任壓到他肩頭,可算重視了。

可是,爲什麼,爲什麼又一次的出現這樣倒黴的事情,又是一種新的武器出現在他的防禦區,比起以前碰到的所有武器都更加狠辣,更加歹毒,就連躲入山體幾十米深的人都不能倖免,活生生被憋死在裏面的?!帶着防毒面具都沒辦法活下來,到底是什麼見鬼的東西啊!

牛島滿鬱悶的狂!這樣的倒黴事遇上一次都足夠,而他卻碰上了三次,三次啊!真不是一般好的運氣!難道說,自己天生跟中國軍人犯衝麼?難道說,上天沒有保佑自己,註定要殞身在這裏成神的麼?

隨後的攻防戰更大大驗證了牛島滿的預感。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碰上的這支部隊,比起以前他所知道的世界上任何軍隊的裝備都好,訓練都足,心性更堅韌更殘酷,而實戰經驗更多,論殺人數量和嗜血程度,這支部隊是無人能比的!這是徐元率領的鐵血近衛軍!以數百萬土著人的血肉鑄造成的一把利劍!

這支部隊作戰的最大特色,就是不擇手段!只要能獲取勝利,他們會使用一切有用的武器,他們只關心最後的戰果,而不去考慮因此造成的誤傷,或者因此造成的消耗有多大!所以,儘管只有七萬近衛軍,他們揮出的戰鬥力卻比兩倍於己的部隊更高更強!他們是這時代無與倫比的特種部隊!

沖繩島上多山多叢林,道路崎嶇難行復雜多變,不適合重型武器轉移,卻適合山地部隊的輕裝行進,這就對攻擊部隊提出了極高的要求,而這,卻正是從小就在山裏訓練的近衛軍最拿手的事情!

七萬攜帶突擊步槍、半自動步槍爲武器的年輕士兵,在配備了先進的高能手雷,鋼珠進攻手雷、煙霧彈、眩光彈、單兵“雲爆彈”、毒氣彈、火箭筒、輕型迫擊炮、連射型榴彈射器、無後坐力炮、大口徑狙擊步槍和迷你火神六管機關槍等等兇悍火力下,加上先進的紅外夜視、每人都有的防彈衣,和下到班的步話機,以及先進的移動式通信指揮系統,隨時都有的空中協助力量、武裝直升機、輕型三輪山地越野車,令他們全部變成以班排數量就能揮出一支常規部隊作戰效能的特種部隊,這樣一羣傢伙衝進山裏去,會生什麼事情可想而之!

牛島滿已經儘量想辦法加強沖繩防禦,他甚至將全島的日本百姓和數十年來殘殺剩下的當地人驅趕到兩端的重要城市,逼着他們當了擋箭牌,防止敵軍對城市的猛烈轟炸,又或者被俘後充當嚮導,堅壁清野的焦土抗爭可謂徹底!

這仍舊擋不住進攻者的腳步!近衛軍以小規模兵力不停地迅突進,專門選在天氣狀況糟糕的時候,甚至是半夜三更的時候動攻擊,黑燈瞎火的日軍根本看不到他們的影子就常常死於非命,反應過來的也架不住他們突擊步槍那狂猛的火力壓制,以三八大蓋對上突擊步槍的近距離對戰,結果可想而知!

近衛軍傷亡極小,他們進攻基本都是小分隊偷偷摸進開始,一旦被日軍察覺立刻就地展開火力壓制,隨後就是火箭彈、無後坐力炮、迫擊炮、槍榴彈和重型狙擊步槍的羣起而攻之,日軍碉堡充其量不過幾挺輕重機槍,哪裏頂得住狂風暴雨般的子彈!在破甲火箭筒和單兵雲爆彈手下,沒有拿不下的堡壘!時不時的直升機空中壓制更防不勝防,牛島滿自以爲強大的山體防禦,壓根就看錯了對象!

近衛軍不需要擔心彈藥問題,他們每一支分隊的行進都嚴格按照計劃進行,團一級指揮中心始終通過無線電控制推進方向和陣型,天空中隨時都有運輸機和直升機投放補給救援傷病,以他們的能力和配備的防禦裝備本就少有的損失,更何況在叢林裏,他們這些潛伏專家加上迷彩服的佐助,令日軍無所適從!

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沖繩島外圍就幾乎全部被攻破。

日軍根本沒想到對方進展會這麼快,臺灣方面的守衛部隊、海南島守軍和本土守軍救援部隊甚至還沒有動員出來,按照他們的估算起碼要一個月才能見分曉的沖繩島攻防戰僅僅一個星期就開始叫苦不迭,這下子大本營又是一陣大亂!

而在盟軍總司令部,得知中國人不經過統一指揮就把自己的部隊派出去跟日軍單挑,特別是找了這麼個地方動攻擊,內部頓時有了相當大的分歧!

太平洋海軍司令尼米茲將軍與麥克阿瑟溝通之後一致認定,中國人這一次的搶佔先機,獨自動對琉球羣島的攻擊戰,絕對不是他們所說的“打擊日寇”那麼簡單!這一次的做法,必定是有着非同尋常的戰略意義!聯繫到他們內部早就在綢繆的太平洋戰略規劃,他們都認爲,這一次中國人乾的實在太狡猾了!

在美軍內部,其實對打贏這場戰爭有了初步的信心,區別只在於戰勝的時間長短與付出的代價多少而已,毫無疑問美國現在已經挺過了最困難的時候,而整個盟軍在全時間的戰鬥其實都開始轉入進攻狀態,以美國隊歐洲戰場的物資運輸爲例,德國的破交戰其實已經算失敗了,美國的造船度已經過擊沉度,蘇軍的反擊正在取得進展,德國的物資消耗已經過生產能力,大量年輕軍人的消耗令他們的戰鬥力和工業生產能力都大大縮減,戰爭打得就是後勤力量和經濟水平。

那麼在戰爭勝利後,美國就必須要趁勢崛起主導整個世界,在歐洲美國沒打算怎麼樣,但是對太平洋地區,美國確實志在必得!在這其中,美國的領導人已經覺察到中國的變化,中國崛起勢將不可避免,他們站在了勝利者的一方,有着如此強大的軍力參與分蛋糕是必然的,那麼要抑制他們,就必須從地理上進行封鎖。

琉球羣島的地利,正適合控制太平洋地區的東部核心,臺灣,中國大陸,日本本土,乃至東部航線,正好可以以這裏爲中心警戒影響,若加上關島和菲律賓羣島,則可以形成三角形的大型核心戰略防禦體系,美國必須要佔領這個地方,纔可以實質上操控太平洋地區局勢,封鎖住中國和日本!

對於琉球羣島的攻佔計劃也已經在謀劃,但是沒想到中國人會下手這麼快!聯想起來,他們在南朝鮮搞得那些荒唐事情,逼着盟軍下手把他們趕走,表面上是吃虧了,也造成了盟軍需要的、將朝鮮一分爲二避免被國防軍全部佔據的結果,讓中央軍和美軍在南部獨佔站穩腳跟,南北分治cha下釘子,可謂一舉數得!

上官,別跑! 沒想到這一次恐怕正是對方的以退爲進!完全退出盟軍關注之後,趁着他們正忙碌高興的時候突然下手偷襲琉球島,一舉達成戰略上的主動勝利,這是一步妙棋!盟軍的海軍、陸軍、空軍都抽不出手,而琉球島自古以來跟中國人扯不清,他們現在用收復國土的名義拿回去,美國人再想cha手,難!使用是可以的,想要佔領主導,不容易了!

現在悔恨爲時已晚!琉球羣島的陷落,將極大加日軍敗亡的進程,這對整個世界都是好事,對於中國人的如意算盤,之好徐徐圖謀了!這麼一來,就更加不能令他們擊敗蘇聯了,否則,幹掉日本後的中國,是誰也不能制裁的了! 回到正院,陶氏伺候沈穆軻梳洗換上家常服,順便把沈丹迢的事告訴了他。沈穆軻臉色陰沉,將腰帶砸在陶氏的身上,「糊塗。」

陶氏彎腰,撿起掉在地上的腰帶。

沈穆軻厲聲罵道:「你是不是沒腦子?從魯泰到錦都要走十幾二十天,她就帶著一個婢女,沒有長輩同行,無有人護送,誰能保證她還是清白之身?你不趕緊把事情處理好,拖延至今,你就不怕連累到密兒他們?你個蠢東西。」

陶氏抿緊了唇角,夢中,因為宮變的原因,沈丹迢沒有遇到趙誠之,沒有發生私奔的事,聽從安排安穩地嫁人了。現實一切改變,陶氏雖嘴上說得厲害,但終歸不忍心沈丹迢落到那種悲慘的下場,留了餘地,讓她還能回來。然而沈穆軻絲毫不念父女之情,斷然捨棄沈丹迢。

「知道了,過兩天就讓八姑娘,病重不治而去吧。」陶氏不可能為了沈丹迢與沈穆軻據理力爭,「那麼康姨娘,又該如何處置呢?」

「看管起來,不要讓她胡說八道。」沈穆軻冷酷地道。

「是。」陶氏垂瞼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