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很快收回了手。

她現在心裏想的是如何改變現在的局面。

禹煙抬頭看向儲以南。

我的天!

好帥!

面前的人如此眉清目秀。

難道是正常男人見得少了。

她的心跳得飛快。

「禹小姐上車。」

喊聲讓禹煙回過神來。

儲以南紳士的打開了車門,請她上車。

兩人上車后,傅純一腳油門。

車子如弦上的箭一樣飛了出去。

飛到半空中的專用通道。

禹煙努力抑制內心的激動。

高科技。

身旁的人男人突然出聲,「禹小姐不認識我?」

禹煙眼珠子轉了下,一秒變成星星眼。

她雙手捧臉看着帥氣的男人,「儲影帝,你是我的偶像。我剛才太激動了,開了個玩笑。」

「我太喜歡你了,當初當演員就是想着有一天能和你搭戲,要是夢想成真的那一天我做夢都會笑醒。」

呵呵。

兩年前他還沒有出現在大眾面前。

要不是調查過她,差點被她騙了。

演技倒是不錯。

不知道駭浪娛樂的人是不是都瞎了眼。

讓一顆明珠蒙塵。

禹煙看對方沒有反應,她乾笑一聲。

扭頭看向窗外。

從空中俯視城市。

腳下就是高樓大廈。

馬路上的車如同玩具車一樣。

眼前的一切都是新奇的。

禹煙很快將剛才發生的事拋在腦後。

她恨不得貼在車窗上往下看。

高樓大廈如同模型,蜿蜒的公路好像一條條寬的繩子。 「噹噹噹噹!」江蕪驕傲地把包包里的東西給拿了出來。

一隻做工精美又不失簡約的金簪,一盒象棋,還有就是上次逛街買的玉佩。

玉簪是她親自畫了圖紙交給別人定做的,象棋是買回來以後她一個字一個字刻上去的,相比之下,玉佩上傾注的心意就少了許多——

起碼在傅海這邊是這樣看來的。

他端詳着手裏的棋,不無幸災樂禍地調侃江應康,「叫你不作為吧,現在乖孫最愛的,是我們倆。」

說着還驕傲地指了指自己的心口,白鬍子一翹一翹的,別提有多搞笑了。

歸雨聞言,掃了眼拿着玉佩絲毫不掩開心的江應康之後,對着傅海的肩膀拍了一下,「你這老頭子,給你點顏色就能開染坊了,還在這嘚瑟呢!」

「切,不嘚瑟就不嘚瑟,今天晚上啊,你們一塊吃,我要帶着乖孫給我刻的棋去跟那幫老頭子殺它個百回合!」

傅海作勢就要揣起老花鏡出門,被歸雨無情攔住,「看完電視再說。」

一家人重新坐回了電視前。

歸雨頭上簪了江蕪送的金簪,她本就長得大氣,哪怕是老了也別有一番風韻,江蕪又結合了自己的審美和對歸雨性格的理解,把金簪設計得又華貴又不顯得繁重,日常出去溜達也能別着。

這不,一戴上去她就捨不得拿下來了。

江應康手裏端著玉佩,嘴角的笑就一直沒下來過,眼角的褶子都能夾死一堆蚊子了。

可不止呢!不光這玉佩,上次的畫,幼檸也說要送給他!

江蕪看了看他們的反應,不由得打心眼裏嘆了聲太好滿足,自己做得太少太少,可哪怕只有一點點,也能讓他們開心得像個孩子。

她把目光重新投向了電視上的綜藝節目。

鏡頭已經完美跳過她受傷那段,來到了處理完事情之後,覃雙海一個人在橘子林裏面和他的將軍一起摘橘子,裝橘子。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他不是個花架子,是有在認認真真做活的,反倒是執意撇開他,要求先去挖草藥、蘑菇攢積分的黨樂樂,一把意見提出來,手機視頻端的彈幕里就出了一片罵聲。

尤其是節目組把她此前和覃雙海的「商議」,與沖江蕪大喊、導致江蕪受傷兩件事聯繫起來之後。

本來江蕪這邊的粉絲並沒有什麼大的反應,江蕪受傷的事他們也蒙在鼓裏,節目播出前沒人知道。

偏偏黨樂樂的一些大粉到江蕪的微博底下質問,把之前的江蕪「疑似有金主」的熱搜搬了出來內涵她,說是她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把黨樂樂逼齣劇組的。

語氣之激烈,讓一些路人都看不下去了,覺得黨樂樂留下來的這些粉絲指定沾了點什麼邪氣。

也都忍不住進去說道兩聲。

幾方拉扯之下,黨樂樂就徹底陷入了眾多網友的口水當中。

不乏有跟風黑的,但更多的,要麼是江蕪的粉絲心疼江蕪,便自主地在後援會發了視頻,把黨樂樂在覃雙海那裏的表現和她在看到江蕪即將摘到松茸時的表現串在了一起。

文案只配了個瞪眼微笑的表情。

好像什麼都沒說,又好像什麼都說了。

一個簡單的視頻經歷了簡單的剪輯(拼湊),造出了不簡單的效果,還簡單地上了個熱搜。

平白給江蕪硬拉了一波粉絲來。

江蕪窩在一旁,完完整整把粉絲後援會的視頻看完之後才合上了手機,至於黨樂樂現在的狀態,她管不了也不想管。

本就是一條平行線上的人,各自發展互不干涉

但她要來招惹,江蕪也不會聖母一樣推翻自己粉絲的說法,去給她找補點面子。

***

「你看看你都幹了什麼好事!」方怡早已沒了脾氣,把一堆解約文件隨意地扔到了黨樂樂面前。

「本來以為你被人節目給解約了能消停點,現在粉絲又鬧出這麼個事兒來,說到底,還是管教不言。」

黨樂樂沉默著拿起了幾個解約合同。

這個結果,在她被解約的時候就預料到了,但親身經歷總歸是比想像中更加難受的。

她一聲不吭,眼淚一滴一滴砸在文件上,倒讓方怡沒了法子。

原本在她跟《寵物》解約時就已經罵過她一次,方怡捏了捏眉心,被她的狀態搞得有些心焦。

畢竟是自己一手帶火的苗子,方怡也不想多為難她,便放緩了聲音開口道。

「你什麼性子我清楚得很,順風順水慣了,一下遇到這麼多比你天分好、運氣好的人,難免心思走歪……」

黨樂樂抬眸,驚恐地看了方怡一眼。

「你以為你做的那些事我不知道?」方怡呵笑了聲,「把那電影之前的女主角推出去替你擋槍,還是糊弄那個對你有意思的師弟?」

「你什麼樣的人我再清楚不過,有野心有能耐,就是這麼久了還沉不住氣。」

至於知道了為什麼還幫黨樂樂?

那自然是因為價值。

這個圈子裏能帶來價值的就那麼些人,手段多一點又怎麼了,走到最後還火遍一片天的,能有幾個真正手上乾乾淨淨的?

經此一事,黨樂樂必然成熟許多。

她且賭一把,反正互聯網的記憶來得快去得也快,等過段時間再給樂樂安排個討喜一點的女配角,稍稍賣賣慘,採訪的時候把這次的罵戰朝粉絲護偶像這方面引。

還怕不能翻身么?

想到這裏,方怡瞄了眼黨樂樂。

對方已經冷靜下來,臉上掛着淚痕,楚楚可憐地看着方怡。

「我聽你的,只有你的救我了怡姐!可是我現在該怎麼辦啊怡姐,要是就這麼回去了,我爸媽會罵死我的。」

黨樂樂看她語氣沒那麼嚴肅了,慌忙抓住她的袖子,苦苦哀求,就差沒直接跪下了。

方怡輕嘆了一口氣。

「唉,你說你圖什麼?這圈子裏一夜爆紅的人多了去了,也多的是曇花一現的小糊咖。。。這段時間你先消停消停,過段時間風聲過去了我再給你爭點資源。」

「以你的條件,想翻紅還不是容易的很?」

黨樂樂還想說點什麼,剛一張口,就被方怡明顯帶了幾分警告的眼神嚇退了。

她面甘心不甘地咬了咬唇,重重點了點頭。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天神下凡?病魔下飯!」

「恭喜C皇i6研發成功,i7還會遠嗎?」

「四個倒霉蛋和五個幸運兒!」

「鑒定完畢,C皇比霸哥還下飯,峽谷之巔最混的混子!」

「還是霸哥混得明白啊,不給隊友添堵!」

「你這幾頁不玩的劍魔是不是該解釋下是不是演?」

0/6的余小C被彈幕嘲諷得啞口無言,只能擺著一張臭臉默默繼續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