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輩葉秋,見過秦長老。」

葉秋禮貌地說了一句。

「嗯。」

秦永義淡淡地點了一下頭。

「秦長老,你剛才說這裏只有四個仙級武技?」

葉秋問道。

「沒錯,所以老夫才會說你小子真是運氣好。」

秦永義回答道。

「嘿嘿,我的運氣向來都這麼好。」

葉秋顫顫一笑,這個仙級武技的名稱叫「天力轟殺章」,看這名稱就知道是吊炸天的此武技,趕緊收進腦中去。

他急忙將捲軸展了開來,上面的修鍊方法以及步驟,便是化作一抹流光,順着眉心穴進入了葉秋腦中,捲軸也隨之化為虛無。

「全在腦中了,回去后再好好研究它,這裏這麼多的武技,得多抓幾個。」

葉秋剛想繼續抓捕。

這時秦永義說道:「你不要抓了,二樓的武技每人僅能抓取一個。」

「多一個都不行?」

葉秋皺了皺眉頭,問道。

「不行。」

秦永義回答得很嚴肅。

「不行就算了。」

見對方那口氣根本沒有商量的餘地,葉秋也懶得求他,轉身向樓梯口走去。

「小子你先等等。」

秦永義突然叫道。

「何事?」

葉秋轉過身來,不解地看着對方。

「你小子先前使用甚麼手段將那隻貔貅嚇癱的?」

秦永義從空中飛落下來,狐疑地看着葉秋問道。

「如果我告訴你的話,你能否再讓我抓取一個功法捲軸?」

葉秋咧嘴一笑,反問道。

很想得到一個高級的身法武技,好將原來的身法武技換掉。

因為隨着修為的提升,原來的身法武技「逍遙步」,都有些跟不上他的節奏了。

「你小子跟我講條件?信不信老夫有一萬種方法讓你說出來?」

秦永義眉頭一挑,臉色有些不悅了。

「咋的,我不說出來……你就要折磨我?」

這種策露露的威脅令葉秋很憤怒,不過,面對這樣一位修為深不可測的老者,可不能貿然發飆,說道,「咱無冤無仇,即便我不把嚇癱貔貅的方法告訴與你,你身為前輩也沒必要使用酷刑折磨我吧?」

「這倒是。」

秦永義點了點頭,說道,「老夫也不屑向你個毛頭小子出手,你老實把嚇住貔貅的方法說出來,老夫可以再讓你抓取一個捲軸。」

「行行,我告訴你便是,不過等下你可別食言,必須得讓我再抓取一個捲軸啊。」

葉秋轉怒為喜,又有些擔心等下這老傢伙會食言。

「你快說!」

秦永義也是不耐煩了,當即呵斥了一聲,同時一股無形的威壓也釋放了出來,令葉秋頓時感到心頭一沉,呼吸都有點困難了。

老傢伙,你就不能淡定一點嗎。

葉秋心裏罵了一聲,急忙說道:「我用『龍之怒吼』把貔貅嚇癱的。」

「龍之怒吼?」

秦永義愣了一下,說道,「是啥武技?還是武魂?」

「並非是武魂,也不是武技,目前晚輩還不懂如何提煉武魂。」

葉秋說道。

聽得此話。

秦永義感覺葉秋是在騙他,老臉之上隱隱出現一絲怒色。

不過他暫時沒發飆,說道:「那你再吼一聲讓老夫聽聽。」

「前輩,我實話跟你說吧,我的那個龍之怒吼人類是聽不到的,只能作用在獸類身上,而且沒有實體,只是一道吼聲。」

這話還沒說完,葉秋就開始有些緊張起來了,因為此刻的秦永義,老臉上已經燒起了洶湧的怒火。

葉秋暗道一聲不妙,這個老傢伙不相信自己的話,要發飆了。

「不是武魂,不是武技,還沒有實體,你個臭小子特么忽悠老夫啊,趕緊說出真相來,不然我滅了你。」

秦永義果然是發飆了,他吼罵着,一股強橫的威壓從其身上散發了出來,頓時葉秋上方的空氣受到壓迫,猶如水浪一般蕩漾開來。

下一刻。

葉秋感覺有一座山峰落到了自己身上,旋即他毫無抵抗能力的趴在地上了,還禁不住吐了一口血。

「他娘的你個老傢伙,小爺我就是不說,老子死也不說!」 「你們說,我們能不能覺醒召喚師天賦?」

「唉,希望能夠覺醒吧,不然以後的日子就不好過了。」

「我肯定能覺醒召喚師天賦,我要帶著家人住進城裡,城外太危險了!」

……

蘇葉慵懶地趴在桌上,一副鹹魚模樣的聽著前面幾位同學小聲交流著。

突然前面一位同學轉頭看向蘇葉:「蘇葉,如果覺醒了召喚師天賦,你想要考哪個大學?」

這是一個長相清秀的妹子,長長的頭髮梳成一條單馬尾,讓其看起來多了幾分活力。

她叫柳夢,是高三五班的學習委員,從小和蘇葉一起長大,再加上兩家是鄰居的原因,經常一起上學放學,所以算得上是蘇葉的青梅竹馬。

兩人的關係一直很好,對彼此也是相當的熟悉,可最近他感覺蘇葉變了,變得就像一條鹹魚,就連即將開始的覺醒儀式都不怎麼感興趣了。

「能不能覺醒召喚師天賦還不一定呢!」

繼續保持著趴姿不動,蘇葉頭也不抬的說到:「如果能覺醒了召喚師天賦,我當然想要加入魔大了!」

「我也想加入魔大,蘇葉,如果我們都覺醒了召喚師天賦,那就一起加入魔大吧!」

「嗯,等覺醒了召喚師天賦后再說吧!」

宛若一條鹹魚,說完這句話后,蘇葉再次閉上了眼睛。

見此單馬尾少女眼中難免閃過一抹失望,但她也不好多說什麼,轉過頭去繼續和其他同學聊了起來。

蘇葉是一個穿越者,前世只不過是一位撲街網路寫手的他,在一次熬夜爆肝后,就直接穿越到了這個幻想與現實融合的世界。

一千年前,幻想與現實融合,原本只存在於幻想中的生物大規模出現在地球,並對一切現實生物展開攻擊,短短十年時間,就造成地球超過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口被滅絕。

為了反擊,倖存者們開始研究次元生物出現在地球的原理,終於在九百五十年前,聖者蘇夜發現了幻想規則的存在,並成功研發出召喚法陣,召喚出了世上第一個從者,大英雄阿拉什!

從此人類面對次元魔獸不再沒有任何反抗之力,能夠覺醒召喚師天賦成為召喚師的人,都能使用聖遺物通過召喚法陣召喚出自己的從者,憑藉從者與次元魔獸戰鬥。

召喚師的出現,吹響了人類反攻的號角,在驅逐次元魔獸后,成功的建立起一個個基地市,使得人類文明得以延續。

之後更是在聖者蘇夜的領導下,一個個基地市聯合起來,成立了如今的聯邦。

聖者蘇夜當任聯邦首任議長,一位位強大的召喚師成為聯邦議員,召喚師的地位一下子凌駕於普通人之上。

不過想要成為召喚師,那是需要天賦了。

每年聯邦都會將滿十八歲的青年聚集在一起,統一舉行覺醒儀式。

這是普通人改變自身命運的最大機會。

只要能在儀式上成功覺醒召喚師天賦,不僅能直接保送聯邦內的各大學府,更是會贈送一件普通品質的聖遺物。

同時只要覺醒了召喚師天賦,全家都能搬到保全的基地市內,不再受到城外次元魔獸的威脅。

至於沒有成功覺醒召喚師天賦的人,只能選擇繳納高昂學費,加入馭獸師學院,成為一名控制次元魔獸的驅獸師,或者加入其他普通學府,將希望寄托在下一代之上。

「覺醒儀式即將開啟,請各位同學在導師的帶領下前往操場!」

巨大的廣播聲響起,令原本還有些嘈雜的教室瞬間陷入了安靜,一位留著小鬍子的中年導師走進教室:「請所有同學排好隊跟我來,注意到操場后保持安靜,不要影響到其他人!」

在一位位導師的帶領下,武陵三中所有高三學生有序的按照班級排成一個個方陣。

「覺醒儀式開始,所有人只有一次機會,在覺醒過程中,所有人不得喧嘩!」

一名老者走到操場中央的白色平台上,正是武陵三中的校長,一名實力達到精英的召喚師,在武陵城內僅次於城主。

在他話音落下的瞬間,一個覆蓋了整個操場的魔法陣出現,將操場上所有人籠罩。

原本還有些嘈雜的操場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閉上了眼睛,靜靜感悟著體內的幻想能量。

這是一次徹底改變命運的機會,沒有人敢不認真對待。

見狀老校長很滿意的點了點頭,這些可都是人類未來的希望啊!

蘇葉閉著雙眼,眼前漆黑一片,良久,一道金色閃光劃過漆黑,令蘇葉心中一喜。

他知道,這是即將覺醒的徵兆!

他果然擁有召喚師天賦!

接下來他只要等那一道金色閃光形成召喚法陣,那就代表著他徹底覺醒成功了。

「叮!檢測到宿主覺醒召喚師天賦,最強聖遺物系統正式激活……系統激活中,還請宿主稍等片刻……」

聽到這聲音,蘇葉內心的喜悅達到了一種無以復加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