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秦陽淡淡道。

“你覺醒了?”對方似乎很詫異,隨即,對方很肯定道:“不,你覺醒不了,有人在幫你!”


秦陽笑了,聽對方斷定的語氣,似乎對他很瞭解,而且就算秦陽自己,也不知道他覺醒不了。

隨即,發問:“我爲什麼覺醒不了?”

“哈哈哈。”對方似乎很好笑,直到秦陽厭惡,對方纔開口:“告訴你也無妨,你不過是f級的普通人,就算獲得了頂級覺醒果實,自身資質不足,也定然無法覺醒。”

秦陽恍然,大學的那份體檢報告上,他的資質是f,原來從那個時候,官方就在組織測試了。

而且看官方的行動,就算靈氣復甦不是由他打開,也遲早會打開。

“能告訴我那位幫你的人叫什麼嗎?能擊敗我的三位隊友,實力定然不凡。”對方又開口了。



秦陽沉默一陣,淡淡開口:“正是紅魔鬼大人!”

“紅魔鬼,紅魔鬼!”對方唸叨這個名字。

火影中的開箱狂魔 果然是一個危險的名字!那麼我倒是要看看,這個紅魔鬼大人有什麼本事能夠護得了你!”

“你和紅魔鬼都給我洗乾淨脖子等着吧!”對方最後一句話是在大吼,爆發了憤怒。

然後,對方果斷掛斷了電話。

秦陽有股淡淡的危機感,看來對方要動真格的了,也許剩下的三人會傾巢而出也說不定。

雖然如此,但沒有畏懼。

三個人又如何?他的實力每天都在變強,就算一次性對上三人,也不是沒有勝算。

這時候,電話又被打響了,秦陽接起來。


對方直接問:“我想知道,我的三個隊友還活着嗎?”

秦陽差異了,看起來對方是個好隊長啊,這麼體貼的嗎?

“活着!”秦陽給了對方一個確定的答案,又問道:“是許天安排你來對付我的?”

出乎秦陽的意料,對方很詫異:“許天?一個家族紈絝大少,有什麼資格安排我?”

“不是許天?”秦陽也差異。

對方又說話了:“許天這種靠家族覺醒的大少,雖然覺醒果實多的用不完,但沒有戰鬥經驗,根本不配和我們相提並論。”

“那是誰?”

“不妨告訴你,指揮我的是許家的人不假,但許天這樣的,恐怕還命令不了我!”對方語氣很穩定。

說完,不等秦陽再開口,對方便掛斷了電話。

秦陽放下手機,陷入思考。

對付自己的居然不是許天,而是許家另有其人!

也對,許家是個大家族,許天只要告訴家裏人他想對付誰,恐怕各方勢力都會壓過來。

但是,自己身位情敵這麼個身份,許天還有臉對家族成員說?

或者說,是許天極其親近的人,所以會幫助許天?

思考一番,最終將結果定在了許天身邊的人上。

由此,秦陽更加戒備許天了,許家的勢力太大,光是許天這麼一個紈絝大少,都能牽出一個大身份的人。

必須除掉許天,給許家人一個警告,不然各種騷擾會無窮無盡!

一夜很安靜,對方的隊長並沒有在晚上到來。

第二日,秦陽再次對着紫霞修煉。自從突破之後,他能感覺到,沒次吸收的紫霞數量大增,一日的修煉,比得上突破前兩日。

同時,秦陽對於這呼吸法的來歷也是更加好奇了。

他決定下次去了另一個世界,要好好的問一下鹿。

修煉結束後,秦陽吃下大量肉塊,帶回來的肉食已經吃的差不多了,也該補充一些。

隨後,他穿上一身耐磨的衣服,直接出門去了。

他準備前往濟城來這邊的路上,不出意外,那個隊長今天應該會來。戰鬥地點不能選在院子,不然家裏要被拆掉。

而且要在路上打個伏擊,最好能秒掉對方一個,這樣對付起來更容易。 小鎮外,接近濟城的郊區,空曠無人,地勢起伏。

這裏的地形也曾發生過變化,雖然沒有多出高山等地形,但卻盡皆都是土坡,適合藏人。

秦陽埋伏在山坡後面,臉上帶着一張厲鬼面具,讓人無法識別出面容。

前方就是從濟城去小鎮的公路,若是對方駕車來,定然會經過這裏。

汽車的馬達聲傳來,秦陽探頭去看,一輛黑色轎車,和昨日來的兩人開的車一樣。

秦陽放下揹包,拿出伯爵的手機,一個電話給隊長打過去。

然後,秦陽就看到轎車內的一人,拿出手機接聽。

電話接通,秦陽不說話,默默掛斷了電話。

他的目的就是鎖定一下目標。

隨即,他面色冷清下來,拿出雪亮佩劍,這把劍的威力強大,能增加他不少應對手段。

他閃身而動,幾百米距離瞬間而過,埋伏在路邊的樹後。

黑色轎車接近了,車速並不快,可以看到車內,一人拿着手機困惑,秦陽明白,這個人就是他們的隊長。

真的是對方,三個人全部出動了。

秦陽眼中閃過冷色,心中十分冷靜。他根本不認識對方,對方也和他毫無交集,但對方拿了許家的命令就來對付他,他不能無動於衷。

秦陽的所作所爲,說到底,都是爲了自保而已。

隨着轎車接近,下一瞬間,秦陽爆地而起,手中的雪亮佩劍揮舞而出。

這把劍鋒利無比,他測試過,就算是巨石,也能如同切豆腐一般切開。

鏘!

雪亮佩劍發出一聲脆鳴,之後,那黑色駕車如同豆腐般被劃開,坐在副駕駛的一人,一隻手臂直接被切斷。

刺啦。

轎車緊急剎車,車上三人極度驚怒。

他們三人都是覺醒者,居然被偷襲了,這簡直不可忍耐。

秦陽抓住機會,再次揮劈,堵住副駕駛的門,不斷攻擊。勢必要先解決掉一個。

坐在副駕駛的這人心裏極度憤怒,但更多的,則是委屈。

對方僅僅是一劍,就劈斷了他一隻胳膊,讓他戰力大打折扣,不僅如此,對方還專門逮着他一個人攻擊。

同時,他心中也帶起了震驚,堵住車的這個帶着厲鬼面具的男人,實力太強了,僅僅幾下,他身上出現數道傷口。

“給我住手!”

坐在後座的隊長,帶着憤怒開口,一拳轟碎車門,下一拳直接朝着秦陽砸來。

拳上帶着白芒,讓他的拳頭看起來和鐵塊一般。

鏘!

秦陽揮劍,砍在對方的拳頭上,發出脆亮的響聲。

藉機,秦陽後退,對方也朝後退了幾步。

“你是紅魔鬼?”隊長表面上很冷靜,冷聲問道。

“是我不假!”秦陽裝着嗓子回答。

他現在帶着厲鬼面具,再加上對方認定他不會覺醒,也不會有這種實力,自然會將他認爲紅魔鬼。

“很好!果然強大!”隊長冷聲道。

隊長說着,實則心裏震驚。昨天得知紅魔鬼這個代號的時候,他還在思索,會不會是秦陽捏造出來的人物,沒想到還真有。

而且實力也強的可怕,剛纔一個偷襲,就重傷了他一名隊友,讓隊伍的實力下降了三分之一。

剛纔他和紅魔鬼對了一招,也不是很理想。要知道,他的異能就是白芒,只要白芒覆蓋的地方,都會堅硬如鐵,不可摧毀。

但是對方一劍,居然在他拳頭上闢出一道傷痕。

這紅魔鬼,當真強大!

這時候,車上的其餘二人也下來了。斷臂的那位胳膊處的血嘩啦啦流,而且身上還被秦陽捅了幾個窟窿。

儼然已經失去了戰鬥力。

另一人,也就是開車的司機,則是穿着一身綠衣,甚至還專門帶了一頂綠色的紳士帽。

讓人看了微微驚訝,這人是對綠色情有獨鍾?

“不管你是紅魔鬼還是綠魔鬼,敢傷害我們的人,你今天都走不掉!”那綠衣人對着秦陽吼道。

接着,他和隊長眼神互相示意,下一瞬間,隊長身上白芒大盛,向着秦陽衝來。

而綠衣人,則是在後方,雙手撐住大地。

秦陽見此,心中也是警惕大盛,隊長的異能是白芒,單打獨鬥不是自己對手,但綠衣人的異能是什麼?

這個問題很快得到了回答。

秦陽腳下,數條綠色的藤蔓破地而出,纏住了秦陽的雙腿,限制了他行動,並且,藤蔓在向上攀爬,要限制秦陽的雙手。

這是個控制人行動的選手。

秦陽立刻揮劍,將腳上的藤蔓盡數砍開,此刻,那隊長的攻擊已經近在咫尺。

秦陽不猶豫,一劍直接劈過去。這把劍鋒利無比,近戰的時候,就是最強的武器。

隊長剛纔已經吃過虧,自然不敢和秦陽的劍硬碰硬,閃身而過,又是一拳向着秦陽腰部而來。

於此同時,地下那藤蔓再次生長出來,對秦陽造成極大的困擾。

轉瞬間,幾個回合過去。

就算對方二人控制和輸出都有,但秦陽以一敵二依舊不落下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