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殺的富二代!

楚南簡直有一種想非禮她的衝動,各付一半,自己也要付10萬塊啊,非禮一下不行?如果去青樓或紅燈區的話,不知道能非禮多少個女子了,買處的也至少一打吧。


別忘了,A市文化局一個科長,此時一個月的工資還沒有超過一千元。

“如果……你不認識我,真的會送我這件禮服嗎?”秦韓有點花癡地問道。她的思緒如潮涌,雙眸露出盪漾之色。

楚南一愕,既然已經爲了剛纔的裝逼付了10萬塊,那……就繼續裝逼一下吧:“當然。華服配佳人。華服易做,但佳人難尋。”

楚南搖身變成了月亮下花間的李白,出口成詩,頗有幾分曲高和寡的味道。

秦韓又有點醉了,即使她知道楚南只是繼續在裝逼而已。

就如很多女人在聽到花言巧語時,都是知道男子只不過在欺騙自己而已,但是她們還是願意被他們欺騙,並且還暗暗祈禱:要騙就騙俺一輩子吧!

“放心,不會讓你的10萬塊白花的!”秦韓風情萬種地一笑,看見秋詩音向自己招手,也走了進去。

不讓自己的10萬塊白花是什麼意思呢?難道她在適當的時候會以身相許,如果……真是這樣,自己是答應,答應,還是答應呢?

秋詩音爲自己買衣服挺爽快的,有時候被導購員阿諛奉承兩句,她二話不說,馬上刷卡,也不考慮這衣服是不是真的適合她。

但是爲拉拉隊買統一的服裝,她的選擇困難症卻犯了。

楚南也走了進去,她們正在討論,要買超短裙還是買緊身衣,還買紅色的還是買藍色的。

“拉拉隊的服裝嘛,當然是越性~感越好。”導購員微微一笑馬上給了專業的建議“只有拉拉隊性~感了,隊員才容易興奮!”

秋詩音看見楚南進來了,側頭俏皮一笑:“泡妞聖手,你給給建議吧!”

“你們決定就好了,我隨便轉轉。”楚南是一個對打扮沒有太多興趣的人,準確地說不是沒有興趣,而是沒有多少機會可以讓自己打扮,畢竟打扮是需要花錢的,前世的自己從未富過,今生的自己剛剛起步而已。

“楚教練,你畢竟是足球隊的教練,還是說說吧。”秦**色說道,給拉拉隊購買衣服畢竟是公事,公私分明的秦韓認真地問起了楚南。

“既然秦校長開口了,那我就隨便談談吧,對於隊員來講,MM性~感了,比賽更有激情;對於觀衆而言,既可以看比賽,又可以看風景,掌聲和喝彩聲既然高~潮迭起!”楚南頓了頓,“可是……”

“但說無妨。”秦韓認真地聽着。

“可是畢竟是中學的足球聯賽,拉拉隊員又是中學生,我認爲那些隊員們也不希望自己喜歡的女同學穿得太露,他們只是希望她們出現併爲自己喊加油而已。”

楚南說出了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聽得秦韓和秋詩音不住點頭。

“就按我們楚教練的建議爲我們推薦幾套吧。”秋詩音對導購員說道。

最後他們選定了一套紅色的短裙,不是很露,但是也挺性~感的。

“接下來,就要爲我們的楚大教練兼泡妞聖手選購衣服了。”

“不買,我衣服夠穿。”楚南態度堅決,抵死不從。

再買?要是養成了和她們這種富二代逛街血拼的習慣,楚南真的很擔心以後連吃飯租房子都成問題,自己畢竟是一個農村來的大一學生。

所以他必須堅決抵制這種窮奢極侈的生活。

“買吧,沒事。”秦韓嫣然一笑,說道,“你今天的一切消費,都包在我的身上。”

“真的?”楚南眉頭一挑,遏制不住的顫抖道,“不是騙我吧?”

“在你完成任務之前,你的所有消費都可以向我報銷。”秦韓幹脆再大方一點。


天啊,這是什麼待遇啊,如果自己買它一打金條什麼的,那十萬塊不就一下賺回來了,剛纔還在爲那10萬塊錢痛心疾首垂頭喪氣的楚南,一下子滿血復活了!

天殺的富二代,你……這不是玩我嗎!

畢竟前世也活了三十多年了,楚南對男裝還是有些基本的瞭解。知道什麼樣的年齡應該穿什麼樣的衣服。整體來說,他的審美眼光還算中規中矩,不算太落伍。

最後,挑了兩件襯衣,兩條褲子,兩雙皮鞋,又在秋詩音的慫恿下又買了一身洋溢着青春氣息的運動裝,這才刷卡走人。

拿着賬單一看,居然也花了六萬多,差點把楚南嚇得心律枯竭。 只要有錢,購物本身就是一種快樂,並且這種快樂有時候跟購到了什麼東西沒有什麼關係。

楚南、秋詩音和秦韓此刻就是那麼快樂着,快樂到忘記了時間。等稍微冷靜的時候一看,已經是吃晚餐的時間了,早已經錯過了去一中足球場指導訓練的時間。

“放心吧,後天下午的球賽必贏!”楚南不緊不慢地說。

“我說楚帥,你下午是不是裝逼裝習慣了,後天下午的對手可是十一中,上一屆市足球聯賽的亞軍哦。”秋詩音有點嗤之以鼻地說。

“本帥從不打沒有把握的仗,上一屆足球聯賽所有的視頻我都看幾遍了。”楚南傲然說道,“只要秋領隊你組織好你的拉拉隊,或許我們有機會拿冠軍,拿到冠軍的時候,我會分一點點獎金給你的。”

“去!誰稀罕你的獎金。”秋詩音笑着摟了一下秦韓的腰,“我是爲了有機會經常去看看秦姐,纔去做做領隊的。”

“好了,好了,你這燈泡發的熱量是不是有點過了,怎麼跟我的男朋友像冤家一樣!”秦韓佯作生氣,笑着罵道,然後捋了捋耳邊的秀髮,“還是先去吃飯吧。”

去哪裏吃飯呢,這個根本不用考慮,新世紀商城的16樓就是最好的選擇。

正要進電梯的時候,秋詩音的電話響了。

“野丫頭,死到哪裏去了,又一整天不見人。”

“媽,我和秦姐在外面呢,正準備晚飯。”

“無論你在哪裏,馬上給我回來!”

“媽,你講點道理好不好,人家肚子正餓着呢。”

“沒時間跟你解釋,有貴客來,點名要你陪吃飯。馬上回來吧!”

嘟嘟,秋月白就把電話掛了。

什麼人啊,竟然讓向來穩重有加的老媽這樣緊張,秋詩音的小嘴一嘟,跟楚南和秦韓解釋了一下,不得不匆匆離開。

看着秋詩音匆忙的樣子,楚南不禁有點擔心起來。

“沒事,在A市只有腦殘的纔敢得罪她,放心吧!”秦韓笑着安慰說。

“也對,我差點忘了她的恐怖的外號,嘿嘿。”楚南邊和秦韓說笑邊走進了電梯。

“楚……南,是你!”

楚南和秦韓剛剛走出電梯,就有一熱情的女聲傳來,楚南微微一愕,隨即循聲望去。

只見一個穿着短裙,露出渾圓大腿的女人正一臉驚喜地看着自己。

“任……丹!”楚南詫異地看着這個秋詩音的大師姐,噬月洞的大弟子,在噬月洞時,曾私下揚言一個月以後等她小師妹對自己沒有興趣的時候,要吃了自己的女人,手裏竟然拿着頂級奢侈品普拉達包包。

看到任丹,楚南自然想起自己在噬月洞無意中看到了她洗澡的任雪,一個傳統異常的女人,她曾發誓,哪個男人看到她的身體,要不她殺了他,要不她就嫁給他。他心頭一咯噔,任丹下山了,任雪還會遠嗎?

而任丹的身邊竟然跟隨這一個陰沉着臉的男人,唐門門主唐博的公子唐一少。

“哎呀,真是太好巧了,我來到A市還沒見到我的小師妹就先見到你了,真是有緣哦。”任丹還是像以前那麼熱情,走了過來輕輕抱了抱楚南,在他耳邊輕聲說,“是不是被我小師妹拋棄了,還記得你要離開噬月洞時,我曾經跟你說過的話嗎?”

在噬月洞的時候,任丹曾經給過楚南警告“我的小師妹從小到大,沒什麼東西的興趣從來不會超過一個月。”所以曾嘗過不少小鮮肉的她那個時候就開始計劃,一個月後怎麼吃掉楚南這枚小鮮肉。

想不到一來到A市,任丹卻遇上了臭味相投的唐一少。

唐一少呢,對任何女人的興趣不會超過一星期,而任丹呢,完全隨性而爲,或許一個月或許一星期或許就那麼一刻鐘!

任丹看了看穿着職業裝的秦韓,似乎比自己還大一兩歲,曖昧一笑:“新女朋友?”

“是啊,她是……”

“你好!我是一名教師。”

楚南還沒說完,秦韓就接了下去,一直喜歡低調的她,一般場合她都不會暴露自己的家族身份。

任丹滿臉不屑地和秦韓握了握手,寒暄了兩句,聽說教師一個月四五百塊工資,也敢來逛新世紀商城,不過長得還是挺漂亮的,不會是給某個鑽石王老五人包了吧,然後她又私下包了楚南?

唐一少走了上來,他先是不着痕跡色眯眯地啃了秦韓一眼,然後佯作關切地問:“楚兄,那個啥,紫狐幫的姑爺沒有當成?”

“是啊,雖然擂臺贏了,不過贏了也白贏!”楚南謙虛地笑了笑,也關切地問,“唐兄,不用跟從陳少了嗎?”

也許楚南沒有不敬的意思,但是聽在唐一少的耳中卻極爲刺耳,好像說他是陳不動的走狗一樣。

唐一少臉上微變,大義凜然地說:“我唐門曾欠下陳家一個人情,所以我掌門老爸才讓我給他當了一段時間的保鏢,現在日子也差不多了,也算把人情還給他陳家了。”

不知道是真還是假,總之唐一少把自己的形象塑造得挺高大的。

不過楚南還是信了,雖然唐門不是富可敵國,但是畢竟是一方霸主,怎麼會輕易讓自己的兒子給人當保鏢呢?


還有從唐一少能給任丹買頂級奢侈品普拉達包包,能帶任丹來新世紀商城購物,能帶任丹來16樓就餐,就可以看出唐一少的確是富家少爺一位。

“走吧,我們去吃飯吧!”唐一少哈哈一笑,挽起任丹的手,趾高氣揚地說。

“行,我要吃牛排,就是坐在空中瀏覽車吃的那種牛排!”任丹摟着唐一少的手臂撒嬌地說。

“你們要不要一起去呢?”唐一少瞥了一眼穿着地攤貨的楚南,看起來是邀請,實際上是炫耀。

“算了,我們還是隨便找一家吃吧。”楚南還未接上話,秦韓倒先開口了,淡淡一笑說,“祝你們好運,希望能訂到在空中吃牛排的位置。”

於是任丹鄙夷地看了看秦韓一眼,又大有深意地望了望楚南,揮了揮手嗎,挽着唐一少,邁着渾圓的大腿走了,只留下了一陣淡淡的名牌香水味。 購買一件“神仙之衣”一波三折,來吃一下晚餐也漣漪陣陣。

“那裏的牛排很貴嗎?”楚南想起唐一少那誇張的表情,他心頭就有些氣,“就吃個牛排而已,有什麼好拽的!”

“團購的話不貴,只是……那裏的位置有限而已。你難道也想吃牛排嗎?”秦韓莞爾一笑。

“我隨便,只要別太貴就成,不想你破費了!”楚南誠懇地說。

其實秦韓很欣賞楚南這點,就是在很多的時候能爲對方着想。本來呢,知道秦韓是富二代,又答應他在他完成任務之前報銷他所有的消費,他就應該乘機狠狠地K她一頓,可是楚南沒有,還擔心秦韓太破費了。

其實,對於一個億萬富翁的接班人來說,花幾萬,幾十萬都不算花錢。

“其實……我自己倒是有點懷念這家牛排的味道了。”一向低調的秦韓其實在剛纔就決定一件事,既要讓唐一少他們紅紅眼,又不能讓楚南心疼錢。

坐在空中瀏覽車吃牛排這個創意是一個叫梅子西餐廳的創意,這個西餐廳是新世紀商城最高端的餐廳。而最受富豪們歡迎的不是這個空中用餐的創意,而是餐廳裏最正宗的綠色牛肉。

因爲這個綠色牛肉每天是從島國的神戶空運到這家西餐廳,並且每天只供應六人份。

A市是華夏數一數二的繁華大城市,衝着這綠色牛肉來的豪富們自然絡繹不絕,所以說要想吃這兒牛肉的話,基本上要提前一星期或半個月預定。

當然這兒的牛排價格高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每份兩萬,這……不是真正的富豪還真不敢吃,一片牛排能吃上幾口啊,就吃了兩萬塊,相當於普通人兩三年的生活費。

可是來吃過這兒牛排的沒有一個後悔的,因爲牛排的味道也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吃上一口,保證你終生難忘。

當然,梅子西餐廳除了經營空中的每天六人份的牛排,還有經營其他的牛排,價格從幾百到幾千不等。位置呢,對不起,只能坐在空中瀏覽車的周圍的廂房裏,遠遠欣賞着空中富豪們用餐。

誰說吃不到的葡萄總是酸的,其實在坐在周圍廂房中吃牛排人們的眼中,吃不到的葡萄永遠最甜!

秦韓拿出大哥大打了一個電話,內容很簡單,語氣也很平淡:“我是秦韓,馬上給安排一空中瀏覽車,兩人份的牛排。”

她按了電話後才繼續說:“對,要團購的,兩人三百塊的那種!”

兩人三百塊,雖然……貴了點,但是能坐在空中瀏覽車上吃吃牛排也算是一種人生體驗,楚南笑了笑,自然不會反對。

走進梅子西餐廳,楚南四處看了看,除了空中瀏覽車就是包廂,裝修異常高大上,也許……唐一少和任丹有恐高症,應該在包廂裏吃牛排了。

“秦小姐,請問需要哪種空中瀏覽車?”一個服務生特別恭敬地問。

“開放式的吧,順便看看周圍的風景。”秦韓以前當然陪他爸爸和叔叔來吃過這裏的牛排,喜歡低調的秦韓一直都是坐封閉式的空中瀏覽車,封閉式的瀏覽車裏面的人能看到外面,外面的人看不到裏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