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歸元眉毛挑了挑:「你真想知道?」

種傀頓感不妙。

「算了,我們就是聽命令拿獎勵的,上頭的事情我們不想參合。」

說完后就不再開口。

種傀這個隊長都不說話了,其他的隊員就更不會多說什麼了。

甲王本身就沉默寡言的,火刑祝融又被懟的說不出什麼大道理,打不過嘴遁也說不過,乾脆閉嘴待在一旁,至於說音麗華,正專心的給同伴處理傷口也沒有搭話。

這裡最有發言權的其實是她。

光看姜夜那如擎天光柱的精神意志,而且精神意志磅礴大氣就知道,姜夜本身是那種意志堅定的人,不管他是不是人。

陸歸元身上湧出淡淡的金光,隔絕了種傀小隊四人。

「你知道,聯邦不反對個人英雄主義,甚至還很推崇,不管你擁有的是什麼樣的力量,只要不成為破壞社會的力量,聯邦是不會追究的。」

「聯邦是自由平等的,對待所有的守法公民都是如此。」

「成為異調局的調查員,關閉你的育文中學節點,上交你獲得異常力量的過程,未來前程可期。」

姜夜露出了笑容,果然不愧是老油條了,這種時候竟然還在試探他。

姜夜就不信陸歸元不知道育文中學節點的配置,雖然不知道他們知不知道詭王府,但是前兩層已經探索了,如今讓他關閉節點不就是在試探他要是關閉了節點會不會死嗎。

最麻煩的反倒是最後一個條件,姜夜拿出的信息肯定會受到最高規格的檢測,就是稍微造假一點都會被識破,要是原原本本的過程說了,就會暴露自身特殊的屠夫系統。

不過陸歸元能拿出三條,說明還有迴旋的餘地,不會就這麼給定死了。

姜夜抿了抿嘴唇,伸出兩根手指頭,看向陸歸元說道:「我當然是守法公民,不過我只能答應前兩條,這是底線。」

陸歸元表面上沉吟,心中已經露出了喜色,以姜夜表現出的戰鬥力,就是達不到S級的標準也已經夠到線了,相比於人道毀滅,還是放在自己身邊更好,誰知道擁有異常之力的玩家到底會不會死。

很多異常節點,節點內的異常被殺后不會死亡,只會扣除攻略的次數,等到攻略次數達到了一定程度才會完全消滅異常.

在不確保能不能消滅完全消滅姜夜的情況下,他們也不想輕舉妄動,姜夜擁有的力量已經足夠造成社會的動蕩了,為了社會的穩定都要先穩住姜夜。

等到摸清楚了姜夜的底細再進行決斷。

他們打的是這樣的主意,姜夜同樣如此,等他再強一些,主客顛倒,姜夜手握的實力就是他最大的背景和說話的底氣。

姜夜和超人、蝙蝠俠可不一樣,他本身就是惡靈屠夫啊。

「這件事,可……」

陸歸元說話的時候,姜夜的神色突然一變,神情已經完全變成了冷峻的模樣。 整個會堂的目光都聚集在宋芸的身上了。

攤牌了!

他要攤的是什麼牌?

江映桃眸子疑惑無比,看着近在咫尺的宋芸幾人,然後下意識地側目看了看宋長青等人,見宋長青等人的神色陰沉着,江映桃的神情不由得凝固了一下,心頭一噔,難道宋家人知道宋芸即將要說的是什麼?楚塵的身上真的有什麼秘密嗎?

「宋芸!」宋長青不由得鐵青著臉,沉聲大喝,「你下來,不要在上面胡說八道。」

「我以我的生命來保證,接下來我說的每一句話,都千真萬確。」宋芸抬目一掃全場,「首先,我宋芸以及妹妹宋晴,從這一刻開始,正式脫離宋家,我們兩個從今往後,與宋家再無任何瓜葛,希望在場的每一個人,共同見證。」

宋晴點點頭,握著張劍的手,目光堅定。

她們選擇站上這裏的那一刻,就徹底與自己的娘家走上了對立面,並且還是,勢不兩立,水火不容的那一種。

所以今晚,她們要更加不遺餘力地將宋家踩下。

這只是開始罷了。

宋斜陽氣得渾身都在發抖,指著宋芸,卻說不出半句話來。

在場的媒體記者們都激動了,單憑宋芸的這句話,就已經是大新聞了。

如今的宋家在禪城如日中天,可卻突然間爆出兩個外嫁女要與宋家決裂的消息,自然令人好奇其中的內幕。

「太過分了!」宋秋也憤怒,「脫離宋家?我宋秋也沒你們這樣的姐姐。」

現場一陣吵雜。

郜安國已經站在了一側,此刻也在注視着高台上的這一場『鬧劇』。

「郜先生,你不該讓他們上台的。」一道聲音響起來,正是楚開平,「不論他們將要說的是什麼,這樣做,不僅僅破壞了整個稱號徽章授予儀式,更加是對楚塵的不尊重。」

郜安國側目看了一眼,他認識楚開平,郜安國在華夏各界都有一定的身份地位,但是,面對楚開平,郜安國還是不敢怠慢,他知道楚開平是華夏特別行動部門的一位重要人物,並且,楚開平的身後,還有一個連他也觸摸不到的超級家族,「我也是為了這個稱號徽章負責。」郜安國無奈地說道,「如果楚塵真的有什麼……稱號徽章頒發給他的話,會引起更大的轟動,所以……希望你能理解。」

楚開平沒有再說話。

他和郜安國只是點頭之交,所以才會在這個時候提醒一句。

郜安國還堅持自己的選擇的話,楚開平也不會再說什麼。

宋芸潤了一下嗓子,現場再次安靜下來。

「接下來,我說一下楚塵的來歷吧。」宋芸說道,「五年前的一個夜晚,宋顏拿着剛到手的駕照,新手上路,不料卻撞飛了一個人,這個人,正是後來名滿全城的宋家傻子上門女婿,楚塵。」

在場有輕微的一陣嘩然聲音。

傻子?

很多人都知道楚塵近段時間來名震八方,並不知道他曾是個『傻子』。

「在這裏細述一下,當時的宋家正處於風雨搖擺之際,遭遇着巨大危機,可笑的是,宋家所有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一個道士和一個傻子的身上,道士說,只要傻子入贅宋家,宋家的危機就能夠迎刃而解!這麼荒誕的要求,宋家,居然答應了。」宋芸的聲音如同一顆顆子彈飛射出來,撼動現場的同時,更是要引爆全網。

「楚塵原來是個傻子?」

「我是禪城人,我可以證明楚塵確實當了很久的宋家傻子上門女婿,只是最近突然間開竅了。」

「我也是禪城人,可我還真的不知道楚塵入贅宋家還有這樣的一層原因。」

郜安國的眉頭一皺,這就是楚塵的黑料?

宋芸繼而開口說話了,「一轉眼五年過去了,五年期間,宋家確實已經化險為夷,逐漸地走上了正軌,但是,就在道士指定的五年期限過去,楚塵……卻醒了。」宋芸玩味地笑了下,「可真夠準時的。再接下來發生的一些事情,我想在場的很多人都清楚了,直到今晚,楚塵將要被授予這樣的榮譽,我沒法不將這件事說出來。」

「由始至終,這都是道士和楚塵策劃出來的陰謀!從車禍開始,一步步地將他們的魔爪伸向了宋家。本來危機重重的宋家,因為一個傻子的入贅就化險為夷?這隻不過是他們計劃中的一環罷了。」宋芸冷冷地說道,「他們試圖通過矇騙宋家,掌控宋家,再以宋家為跳板,步步為營,矇騙所有人!」

「你們或許會說,這隻不過是我在胡說八道罷了,沒有任何實質的證據,那麼,我提供一個證據!」宋芸的眸子注視着高台上的楚塵,突然間,一字一頓地開口說道,「楚塵,你敢將你的身份證拿出來嗎?」

一道道目光齊刷刷地看着楚塵。

楚塵的身份證?

無數人的瞳孔紛紛睜大到了極致!

郜安國的面容更加是瞬間陰沉。

如果楚塵的身份證有問題,那代表着,這或許真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騙局!

那就要鬧出大笑話了。

難怪錢老爺說,十分鐘后,自己一定會感謝他。

華夏文化傳承使者稱號徽章要是授予給一個來歷不明的人,那可就貽笑大方了。

高台上的錢老爺和錢步邵笑容滿面,望着楚塵。

會堂中還有幾道早已經期待已久的目光都集中在楚塵的身上,他們就等著這一天的到來。

楚塵的目光與宋芸對視了一眼,半會,楚塵回答,「我沒帶。」

宋芸的面容流露出玩味無比的笑意,「是沒帶,還是不敢拿出來啊。」

聲音一頓之後,宋芸的聲音響亮,一字一頓地拋擲而落,「楚塵拿不出身份證,是因為……他是身份證根本就是假的!這只是一張虛假的身份證,五年前,宋家為楚塵偽造了這張假身份證來與宋顏登記結婚。」

話語一落,頃刻間引起了軒然大波!

楚塵的身份證是假的?

楚塵不是楚塵!

那……他是誰?柯南枕着手躺在床上,他在想小蘭最近的態度,小蘭真的發現他的真實身份了嗎?

對某些事不在把他當成小男孩,對他也是怪怪的,有的時候甚至會發脾氣,小蘭以前從沒對他發過脾氣。

柯南心情複雜,、十分糾結,如果小蘭發現了,他要承認嗎?

他又想起阿笠博士、服部平次、他老媽老爸之前

《柯南之柯學玩具屋》第128章灰原哀:大柯,起來喝葯了~ 北俱蘆洲所有的大妖都是看著天庭的方向,彌勒魔化的消息,很快的就被三界中所有大羅金仙都在第一時間察覺了這件事!

北俱蘆洲上無當聖母歪著頭,看著孫悟道歡脫的身影,臉上露出欣賞的表情。

「鬧吧,鬧吧!鬧得越大越好。」

「天宮毀了,佛門必然會沾染上大因果,本座倒要看看玉帝到時候會如何對如來說。」

無當聖母笑呵呵說道。

然而持觀望態度的不僅僅是北俱蘆洲。

三界之中,無數的勢力,無論是門派還是散修,全部都在關注著天庭的動向。

長安城大唐皇宮中,兩個人正在和李世民彙報著欽天監通過天象得出的結論。

而身處凡間的觀音正努力的恢復因為黃眉大王而損失的信徒。

觀音正在佈道的時候,突然覺得佛門的願力發生了變化。

她掐指一算。

「東來佛祖?」

「他到底是在搞什麼鬼!」

觀音無比驚駭。

天庭乃神洲四地主宰,如今引起這麼大的變故,所產生的因果必然會影響人界。

因為彌勒佛所對天宮造成的破壞,無數的殘垣斷壁掉落人間!

造成了無數的傷亡。

而彌勒佛的身影落在凡人眼中,他們對佛門的印象再一次粉轉路,或是路轉黑。

觀音好不容易挽回的一點形象,又泡湯了……

「阿彌陀佛。」

「最近的天氣總是陰雨蒙蒙的,真是奇怪。」